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零二章 而且早就認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零二章 而且早就認識字體大小: A+
     

    邵夏乘電梯回到自己的樓層,見樓道里坐着一位睡着了的人,雖然那人臉埋在膝蓋上,但也能看得出是劉地。她知道他沒安好心,便打算不驚動他,偷偷進去關門了事。誰知轉動鑰匙還是發出了聲音。

    劉地醒來見邵夏打開門正要往裏走,忙站起來急走幾步:“等你好一會了,看見我也不個招呼,怎麼對罪了邵經理?”

    “噢,原來是劉兄啊,誰知道是你呀,請進。”邵夏不得不閃出身子相讓。

    劉地笑了笑,心裏說:一日偷盜,終生是賊,還想跳出我的手掌心?癡心妄想!他不客氣的大搖大擺地走進去。

    “劉兄吃過晚飯了嗎?今天怎麼有閒心到我這裏來?”邵夏應付着。

    “來蹭飯啊,下不去市了。”劉地指指自己的肚子說。

    “怎麼不去春妹那兒用餐?她可是燕天的媽啊。”邵夏已基本猜透了他的遭遇。

    劉地掏出手機,找到了那條短信遞過去:“有人在那兒,我去不方便的。”

    “你們這些臭男人,不知道自覺着有多少臭本事,不撞南牆不回頭。好好待成春妹,安安穩穩地過兩天太平日子吧,別想三想四的了。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邵夏又端出自己的信仰。

    “躺在炕上異想天開,什麼也不會有。只有奮鬥過了,失敗也不後悔。我決不信天由命,爭過來是一輩子。”劉地表示出不認輸的韌勁。

    邵夏見勸而無功,也就不再言語轉而好似專心做飯,但心裏還在謀劃着怎麼應付這位不速之客。

    劉地倒也不客氣,象在自己家裏一樣,找出茶葉沖水喝。

    只炒了兩個菜,微波爐熱了熱饅頭,邵夏便端上了飯桌。

    “沒酒嗎?”劉地皺了皺眉頭問。

    “讓你說着了,還就是真沒酒了。承同一般不喝那玩藝,我更不愛好,所以沒買過。將就着吃點,你不還得趕回去嗎?”有酒,邵夏不是不捨,怕他喝上酒後死皮賴臉的不走,她不想再這樣混下去。

    “我不單獨蹭飯,還打算蹭牀呢。漫漫夜長,誰受得了,相信你也一樣。”劉地露出奸詐嘴臉。

    “那不行。從今後,承同如果象你一樣胡來,我堅決不再招成你們!飯後,馬上走!如果以後還想繼續來往的話。”邵夏立馬沉下臉來。

    “何必呢?咱也不是交往一天兩天了,誰還不知道誰啊。撇清關係,談何容易!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跑不了你,也走不了我,一杆子到底了。”劉地也沉下臉來。

    “難道不能安安穩穩地靜下心來過幾天清寧日子嗎?腥風血雨還沒受夠?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邵夏被要挾,少了一些底氣。

    “今夜我在這裏住定了,料你也轟不了我,還不說我手機裏有咱四人**的豔照和錄相,一對一你也只有乖乖就範的份,好說好道怎麼也行。不要把好好的高興事情弄成掃興,對誰都沒有好處!”劉地繼續威脅。

    “那好,今夜你可以住在這裏。但,你必須做到:一,這是最後一次;二,住下前,必須先把照片刪除乾淨。否則,一切免談。”邵夏口氣堅決。

    劉地笑了笑,點頭答應。他已在電腦裏儲存了這些照片和錄相,隨時都可以拿出來幹那沒完沒了的最後一次。

    燕凡一心撲在工作上,他用一切精力一邊想方設法讓老企業復春擴充,改善框架結構,一邊調查取證規劃新項目企業,把丁從從、汪玉、丁誥也忙了個不亦樂乎。讓企業快速膨脹是一方面,沒法面對同爲自己女人的母女倆也是主因。

    這天,在完成了全國中華飯店連鎖店的電話會議後,燕凡拖着疲倦的身體回到了燕丁大廈。

    常雲快步前來敞門,並告訴他汪玉已經回來在臥室休息,說吃晚飯也別叫她,可能面容憔悴的她是生病了。

    燕凡心中愧疚。己經六個多月了,還不說挺着個大肚子,一個健壯的人整天這麼竄裏忙外的,連個星期天也沒有誰能頂得住啊,尤其是已年近五旬。他放輕步子,輕輕擁開門,屈指一算,快一個星期由於她在外地沒見她了。看看平躺在牀上的汪玉,雖然肚子比先前有些脹大,但臉龐顯然消瘦了,而且細微的魚尾紋也悄悄爬上了她的外眼角。已經一個多月沒碰她了,看看她日夜爲燕丁奔波累成這樣,真的不忍心。他心痛的淚水沒讓其流出來,邊嚥着邊輕輕挪步,打算讓她多休息會兒。

    汪玉並沒生病,是無私工作差點把她給壓垮了。她也沒睡着,她要看看一個多月藉口保胎沒動她的男人是不是還用那個藉口。感覺中他要走出臥室,便慢慢睜開眼,他正輕輕地拉門。

    燕凡拉開門,臨往外走打算再看她一眼,卻見她已經醒了,他忙走過來。

    汪玉見他走過來,忙着要起身坐起來。

    燕凡快步來到牀邊,輕輕按住了她的身子,又拿住了她的雙手:“汪姐,躺着吧,你確實辛苦了。”

    汪玉還是堅持着坐起來:“我辛苦無所謂,儘量爲你分擔工作壓力纔是主要的。”

    “謝謝我的汪姐,有你這樣的女人陪伴,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燕凡真心流露,有些激動。

    二人的手機同時傳來一樣的鈴聲,也都同時掏出手機觀看。

    汪玉打開信息,只見上面寫着:燕郎可能今晚回去。我順路來看姥姥,她不讓走,要留宿一夜。沒辦法,燕郎就麻煩你照料了。知道你很辛苦,咱也幾天沒見面了。燕郎日夜兼程的工作,加上他對咱倆的態度改變,他一定有什麼心事。我猜測是他恢復了記憶而正在苦惱中。你想法弄明白,真的恢復了記憶那真的可喜可賀。你說服燕郎,這邊條件好一點的話,請他把家人全搬來。如果那邊條件好,也可以搬過去。他調丁誥爲總經理,我就覺得蹊蹺。但求他不要忘了咱倆,他還有兩個骨肉在此,每月來一次也行。

    燕凡奪過手機,仔細看了一遍,這已證明汪玉的懷孕也是他的功勞。他指了指她的肚子。

    汪玉見瞞不過去了,只好點了點頭:“我沒與他同過房,只有你。”

    燕凡也點點頭表示認可:“我沒有恢復記憶,但今天我要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祕密,這祕密只有我知道,最多隻讓你再知道,你必須保證嚴守這個祕密,並保持一顆平常心,否則我不會講。”

    汪玉點點頭,看着他。

    “一個多月沒過夫妻生活了吧?想不想?告訴我。”燕凡並沒講。丁從從不在,或許說出實情也會讓汪玉覺着糾結。讓兩個糾結的人在一起,除了難堪和糾葛,只剩下尷尬了。料準從此以後,無論夫妻生活是多麼享受,也只有還原的糾結陪伴了。

    汪玉含情脈脈,輕輕把臉埋在男人懷裏,充滿着幸福的喜悅。

    燕凡不敢瘋狂,小心翼翼的完成了三十天來的第一次交融。

    常雲在外面輕輕敲了敲門,可以下去吃晚飯的信號。

    二人穿好衣服。

    燕凡一笑:“先下去吃飯,吃完飯再上來告訴你,行嗎?

    “先告訴我,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汪玉問。

    “應該是好消息。”燕凡並不是撒謊。

    汪玉點點頭,打消了不吃晚飯的念頭,牽着燕凡的手走下來進了飯廳。

    常雲給其每人面前放了一小碗米飯,並面向男主人有些歉意地說:“燕總,魚沒買着鮮的,只有這排骨新鮮。明早我早起去買活鯉。”

    燕凡還是說話前笑了笑:“不必,也不用天天那兩樣菜,調劑着吃,還要照顧到汪姐、從從及你的口味。”

    “我愛吃這糖醋排骨,從從愛吃糖醋鯉魚,每頓不強求這兩糖菜齊全,至少也要有一種。”汪玉明明是在爲了自己的男人着想。

    很快,飯吃完了,二人又攜手徒步登樓。進了臥室,汪玉索求消息的目光。

    燕凡衝了一杯咖啡放在自己面前,又倒了一杯清開水遞給汪玉:“你不是一直在找你的女兒汪倩嗎?”

    “對呀。不過,我成了你的女人,應該是咱的女兒呀。”汪玉有點興奮。

    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呀,燕凡心裏彆扭着、埋怨着。

    “快告訴我,汪倩在哪裏?真沒想到你是神人,竟爲我找着失散了近二十年的女兒,啊,咱的女兒。快說,在哪兒,咱馬上去。”汪玉站起來。

    “先別高興,這是好消息,還有你不能接受的消息呢,希望你要有思想準備。”燕凡的表情嚴肅。

    “不會吧?”汪玉的興奮度驟降:“千萬別告訴我咱的女兒已離開了我們啊!”

    “我說出來咱共同面對吧。”燕凡說:“她很好,已經結婚,而且與你一樣,也懷孕近六個月了。”

    “好啊,才黑天不久,你駕車,咱馬上去看女兒吧,辛苦辛苦你,怎麼說你也是她的繼父。”汪玉站起來,急不可待的樣子。

    “你們早見面了,而且早就認識。”燕凡坐着沒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