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零一章 她同往常一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三百零一章 她同往常一樣字體大小: A+
     

    樹欲靜而風不止。燕家表面看似風平浪靜,但暗流激涌,正義和邪惡的博擊已經快要浮出水面,對燕家的真正考驗來臨了。

    潘辰一心想獨霸燕氏和那兩個女人。第一步,他要首先征服吳春,接着便是邵夏。只要這倆女人投進他的懷抱,享受豔福是小事,關健是能控制她倆,達到吞霸燕氏全部財產的目的。

    這天傍晚下班時間段,潘辰等候在百合花小區附近,見吳春的轎車駛進百花小區便追了過來。

    吳春進小區前已從反光鏡裏看見了潘辰快步追蹤而來。她減緩了車速,等到了A棟樓前,下車時正好走並肩。

    “吳行長,還是你快呀。”潘辰熱情的打着招呼,並握着她遞來的手,微笑着。

    握過手後,吳春把手往樓門一伸:“九哥,到寒舍坐坐吧,如果不嫌棄。”

    “謝謝。”潘辰隨吳春進樓道鑽進電梯,到十樓出來。

    吳春打開防盜門,先讓進客人,她隨後關着門問:“九哥,共進晚餐嗎?”

    “吳行長不是在殺雞問客吧?這麼大的企業家,還這麼吝嗇,傳出去讓人笑話。”

    “九哥說哪裏話,我還怕你不住下呢。”吳春笑着說。

    “那我先謝謝吳行長了。不過,孤男寡女是否有些不太方便?”潘辰投石問路,在揣摸着晚上是否會實現野心。

    “看你說的,我都不在意,你在乎啥?都是過來人,不相信你,我還相信誰?咱就地取材自己做還是到樓下酒家,看你的意思了。”吳春不會放棄說服機會。

    “不跑孫腿了,湊付着吃點算了。爲了守護你的正當權益,我不打算馬上離開這裏。天長日久有的是時間。”去酒店?我沒回來的藉口啊。在這裏佯裝酒醉,還好吃你這口菜呀。

    “那我先衝上水你喝着,恐怕你要等一會的。今晚陪你,就不去看燕天了。”吳春起身奔向廚房,忽然想起今晚是劉地來值班,便掏出手機發短信。

    “還讓別人來嗎?”潘辰有些失落。

    “不。九哥來了,我讓下邊送兩瓶高檔紅酒過來。”吳春迅速發出給劉地的短信。

    “這麼大個行長,還得親力親爲啊,爲什麼不僱個保姆,把燕天接來母子同居?我不會做菜,幫着給你當個副手打下作吧。”爲了讓豔遇快點來臨,潘辰不辭勞苦。

    吳春點點頭,邊洗手邊說:“天兒與乾坤有專人護理。兩個育嬰師,一個保姆,住在一起互相照顧,是她們要求的。也好,天天晚上都去看,還不影響工作兩相宜。”

    二人開始做菜。潘辰想起那天在這裏那次合理的身體碰撞,心裏有些拿捏不住,便試探着問道:“天下女人,沒有人的姿色能與吳行長相媲美者。”

    “沒想到九哥也會奉承人啊。我,充其量是個普通女人而已,除非在你心裏還有丁點認象。否則,九哥是在諷刺我吧?”吳春已揣摸透他的用意。

    “有沒有人對你有非份之想?不少吧?”潘辰在一步步接近主題。

    “那是不可避免的。但我練過散打和拳擊,他們只是言語試探試探,直到現在還沒有敢動手的。”吳春表述清白後笑着調侃:“你不會也在打我的主意吧?”

    “既然你練過,我有那個賊心也沒有那個賊膽啊。我就不信你就沒有那方面的需求,除非你不是個正常的女人。”潘辰有點心猿意馬。

    “我是個正常的女人,這毋庸置疑。但守婦道這是其一;他都走了多半年了,沒遇到合適的這是其二。”吳春向她傳遞着信號。

    “我合適不?”潘辰終於暴露本質,接近於搖搖欲試。

    “你雖然是合適的人選,但我還沒有思想準備,暫時還沒有出軌的打算。”吳春發出比較明確的信號。

    “在燕家你沒有名份,出軌從何談起?你可不能一輩子就這樣受寡。既然我合適,不如咱倆結合了吧。”潘辰抓住了她的左手。

    “你不怕我給你一刀嗎?”吳春平靜的面容,向他晃了晃右手的菜刀。

    “死在牡丹下,做鬼也瀟灑。只要能得到你,死在你的刀下又何妨?你不知道你的魅力會征服天下所有的男人嗎?”潘辰竟一把抱住了她。

    吳春假意的往外掙了掙便停止了抵抗,任其抱進臥室。嘴裏輕聲說着:“不要,人家不要,你不要這樣嘛,不要。”

    潘辰纔不管她要不要呢。好似怕人聽見她的“不要”,因爲他的手也沒有閒着,只有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吳春的假意抵抗消聲匿跡了,低吟聲由低變高,雙手採住了他的頭髮。

    潘辰第一次得到這麼漂亮的女人,得意忘形的同時在肆無忌憚,什麼燕家基業全部拋在腦後。也讓吳春得到了空前享受。

    激情後的熱血,慢慢恢復了身體原有的溫度。想起還差一頓晚餐,只好就衣而起。

    兩個人五個菜,沒費多大會工夫,也沒見下邊送來紅酒,那次吳春發的第二條送酒短信雖然讓潘辰過了目,但卻是一個沒法送達的號碼。她邊埋怨着沒送酒來,邊從酒櫥裏拿出一瓶:“這瓶才千多元,九哥就將就着點吧。”

    “一千多元算是好酒了,平常人家也消費不起呀。”潘辰又一次投石問路,不過是另一個野心:“我可以爲吳行長拼死拼活,請問我可以得到什麼回報?”

    “今晚這回報還不夠嗎?你得到我了,如果天兒如願得到應屬於他的財產,那不就是我的?與你的有什麼本質的不同?你還要什麼回報?可不能貪心不足蛇吞象啊,那樣不好。”吳春瞅他一眼。

    “那你坦誠的告訴我,燕天真的是燕老闆的後嗎?”潘辰問。

    “你與我的這次,是我第一次和第二個男人的首次性結合,你說天兒是誰的?你是不在賺了便宜賣乖?如果是,請便,不送!”吳春露出不悅。

    “我的吳行長啊,發哪門子神經?我是要心裏有底,做到出師有名啊。”潘辰舉杯,要與她以碰示好。

    吳春碰過後收起不悅:“好吧,不怪你,但以後不要再無事生非,屈死好人壞人笑。”

    “不過,還有一事,不知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也不知該說不該說。”潘辰一仰頭幹了紅酒。

    “咱都這樣了,你這不是屁話嗎?”吳春又露出不滿。

    “好,我以後在你面前所有語言不再忌諱。這事是個祕密,燕老爺子要求高度保密,而且要總哥們起了誓,今天你是否需要知道?”潘辰不是吊胃口,他是在爲自己介入這個家族加法碼。

    吳春沒回應,自己斟酒自己飲,也不看他,表示出無所謂。

    潘辰知道碰着了對手,這女人富有心計,難對付。他只好不再賣關子:“燕老爺子與蔣麗證實燕冬還活着!”

    吳春還一怒色:“那你今晚是犯了一個無可挽回的死罪!”

    “爲什麼這麼說?我正爲保護他的妻兒而努力呀!”潘辰沒想到會被定罪。

    “剛纔在臥室你就那樣保護他的女人嗎?你個大總哥怎麼了,還敢與江湖上的冬爺對抗嗎?是不是有點自不量力!”吳春根本不相信冬還活着,那是他在故弄玄虛。

    “你可以不相信,但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雖沒在場卻很有可能知情的江漢,看他怎麼說。”潘辰知道江漢是她線上的。

    “你打。”吳春不受擺佈,但她要了解這謠言背後有什麼企圖。

    潘辰無奈,真的接通了江漢的電話:“江助理,我有事請教。”

    “聽聲音,您是九哥吧?請問。”江漢的聲音。

    “聽說燕冬燕老闆還活着,不知是真是假。相信江助理常在蔣董事長身邊,肯定知道內情,是不?”潘辰打開免提。

    “我孤陋寡聞,沒聽說過有這個說法。但我考慮不會是真的,但願不是真的。否則蔣麗不會與我有這種關係,而且還要生我的孩子。”江漢很清晰的聲音。

    潘辰掛機,看了她那不屑一顧的表情一眼,好似自言自語:“最好是他離開了這個世界,否則我也讓他真的消失!”

    “你敢!”吳春倒也希望燕凡還活着,倘若是真的,她不會再去偷窺燕家財產。

    “你!”潘辰睜大了詫異的眼睛,他沒想到她會憤怒。

    劉地接到吳春的短信,他不相信她因爲不舒服而讓他今晚別去找她,肯定是有人捷足先登了。他本想借口照顧她而仍然過去,但他知道她說一不二的性格,再說也不願碰上不好對付的情敵而出現意外。他想到趙承同回家給老孃拜壽,空出的位置可去頂替,便打車去了邵夏那裏。

    邵夏又做了一次激烈的思想鬥爭。緣於趙承同參預了謀害燕凡的計劃,而對她又不敢吐露真情,只好藉口不能一下子退出劉地的聯盟,怕引起不良反應,她也得勉強同意了一步步退出的建議。她計劃用一年的時間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晚飯前,她同往常一樣,去了乾坤那裏坐了一會,然後駕車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