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章 還是那個藍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章 還是那個藍天字體大小: A+
     

    “只要有冬爺的手令,一切都好辦。如果春姑亮出冬爺的手令,又得到總哥們的承認,我衛英一馬當先。可春姑要注意一件事,要有律師做司法公證才能順應民心。”衛英考慮周到。

    “冬簽署那份文件,當時燕氏集團的專職律師是譚眚譚律師。冬也委託他在關健時刻堅持正義。但蔣麗爲了實現她的野心,硬是把譚律師解僱了,重新換了一位女律師,名叫蘭蘭。沒與她有過來往,不知她能不能堅持正義。”吳春爲後路朝壞處說着。

    “那有點麻煩。既要受委託律師出面做證,又要現任律師到場。”潘辰好似很懂法律。

    “如果沒有蔣麗背後挑唆,人很容易聚齊。但蔣麗一插手,事就難辦了。可事情還需要她出面,別人沒有召集董事會的權利。”吳春還在留着後路。

    “只要老爺子在場,兩個律師有一位在場,尤其受委託的那位律師更加重要。關於蔣麗,我們與她交往並不深,但根據她的言談來看,此人並不象壞人,也不象你說得那麼陰險毒辣。”潘辰對美女董事長認象蠻好,這種表態還能提高他得到吳春的籌碼,在算計得到女人身心上詭計頗多的他當然不會錯過。

    “還不說你才與她僅有一面之交,老爺子天天與她見面,還被她耍弄得整天圍着她轉,就是大智若愚的冬,也被她玩弄在股掌之中,休看她乳毛未乾,卻人小鬼大,是個老謀深算且極會僞裝的人。幹工作什麼不是,壞心眼卻無人能及,不可輕視。關於展視冬的絕密手令,能出席的人員,兩位律師出於本質工作,都會按時到達指定地點。而對於其他人,有蔣麗橫加干涉,我不敢保證,可蔣麗卻一定會到,她總是人前人後各一面。因爲當初冬把鑰匙交給了老爺子,老爺子也一定要到會才行。到時候還請潘大總哥和衛總哥幫我一把,完成冬的夙願。”吳春提出請求。

    “明天他們都要回去了,我再住兩天,衛總哥沒雜事也住兩天吧。咱兄弟再下去看看,去接觸接觸蔣麗,探探她的口風,再去拜見拜見老爺子,旁敲側擊一下,好根據具體情況再做進一步打算。”潘辰面向衛英。

    衛英點點頭,表示同意。

    全國業餘歌手大獎賽總決賽,在各方面的建議下,更名爲世界華人業餘歌手大獎賽,而且又增添了贊助商,總獎金突破了一千萬。在更改了兩次日期後,今晚在央視一號大廳向世界實況轉播比賽盛況。

    慈悲組合比賽前已被外界一致看好,甚至一度有已內定爲冠軍之說。

    曲英本意是用姑娘之身報答重生之恩,而在控制**方面沒有堅定意志的燕凡最後還是如了她的意。

    在結束了報恩儀式後,曲英的本意隨之改變。原先的以貢獻姑娘之身做爲一次性報答的意圖不復存在,而且還想把這種報恩方式持續下去。在她看來,這不但不是報恩,而是又接受了一次恩惠。

    不出意料,通過全國及世界華人網上和手機短信投票,沒有助威團的慈悲組合以絕對優勢力壓其他進入前三名的選手,獲得這次世界華人業餘歌手大獎賽的冠軍。

    頒獎結束後,曲英本打算與燕凡共度良宵,怎奈王思思與思音早已在大廳裏等候許久。又加曲英所在院校的正副校長親自駕車來接,這對配合了僅僅十幾個小時的組合不得不再次選擇了各奔東西。

    曲英雙手緊緊握住燕凡的雙手,滿含熱淚:“燕哥,這一分別又不知道何時再得相見,只得保持電話聯繫了。燕哥,保重。”

    燕凡點點頭:“希望你還是堅持完成學業,再與演藝公司簽約。簽約,還是參考一下華太公司,這個公司以我看,還是靠譜的。好,保持聯繫,再會。”

    曲英上了校長的車,降下車窗玻璃。

    燕凡上了王思思的車,也降下車窗玻璃。

    慈悲組合分乘兩輛車,車窗裏伸出臉和手擺動着相背而去。車裏,拆散的組合成員分別接受着各自親朋好友的或短信或電話祝賀。

    丁從從與汪玉看完直播,二人都隱隱有些失落感。燕凡,已成爲公衆人物,雖然貫以草根明星,但以他的氣魄,相信草根二字不日便可拋棄。這麼一位炙手可熱的美男子,又是這樣的瀟灑帥氣,只怕被賊掂記。

    忽然藉口爲保護肚子拒絕親熱,這裏面隱藏着什麼?是真是假?丁從從和汪玉都說不準。但都含糊着,擔心着,人生路上如履薄冰。只有把全部精力用在工作上才能減輕思想壓力,兩個女人你幫我助的在擴充和努力激活着舊廠新工,從成績中尋求屬於她們的那份樂趣。

    燕凡從京部連夜返回,雖然碩果累累,當他面對這對母女倆的時候,怎麼也不能從罪惡感中脫身。雖然**強盛,又在京部與思音母女倆錘鍊了幾個夜晚,可當面對真正屬於自己的兩個女人時,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對思音母女,那只是逢場做戲罷了。只有與這母女倆其中一人單獨相處時,燕凡才做一些較爲親密的動作,也只限於親吻和撫摸方面的親暱動作,藉口還是月份大了。他知道,這個藉口最多還能維持半年。而這半年時日眨眼即逝,再找什麼藉口?

    蔣麗經常與公公、婆婆呆在一起,研究着如何對付突發事件。

    雖然拜年時燕凡承認蔣麗腹中胎兒是他的骨血,但根據蔣麗所說的日期,現在應該臨盆了,但一點跡象也沒有。這?

    潘辰與衛英在其他五位總哥返回原藉後又一次拜訪了老爺子,當然少不了蔣麗陪同。雖然大總哥與衛總哥一再表示不參預燕氏內政,而從整體上保護燕氏企業不受外部邪惡勢力的侵擾,但言語裏也聽出了爲吳春和邵夏鳴不平的話外音。

    燕文正與徐英蘭不得不花費時間專門解釋了這兩個女人的所做所爲和在人們心中的臭名聲。並再三強調,只有蔣麗才能代表冬兒,代表燕家。如果江湖英豪偏愛冬兒,那麼就應該支持蔣麗工作。

    潘辰已大體弄明白了燕家的豪門恩怨。但他嚮往這兩個豔麗女人,更垂涎這燕家的鉅額財產。他不僅要得到這兩個女人,更要得到整個燕家的利益。既然衛英自願留下,便可以藉助其勢力打自己的如益算盤。如果到手,利用這鉅額財富再在江湖廣使錢財,不怕江湖不統一。到那時,便可以呼風喚雨。有了勢力,也就不愁步入政界,光宗耀祖就不是憑空想象。

    衛英心繫燕家,也聽出了潘辰偏向吳春和邵夏。雖然自己很少發表見解,但是卻鐵心保護燕家。也略知潘辰爲人不十分地道,而且也沒有什麼勢力,心裏不免對潘辰有些蔑視。本來打算也要歸回原藉,不得不又改變了主意,決定留下來,爲心裏永不磨滅的那個偶像與潘辰抗爭。

    燕紅三姐妹都接了蔣麗的電話,知道了江湖人士要來燕氏插一腿。在燕紅的招集下三姐妹在燕紅家裏聚齊。

    燕青剛坐下便岔了話題,首先對蔣麗提出質疑。算日期應該臨盆了,可直到現在沒有動靜,惟恐也不是燕家的骨血,提議直接把她劃入吳春、邵夏一類裏。並堅決主張通過父、母罷免她,連同那兩人全逐出燕家,以絕後患。

    燕紫持不同意見。就目前來說,要團結一致,槍口對外,先解除那兩個女人的一切職務,繼而掃地除門。再調整方向,藉助蔣麗的權力,對付總哥們的插手。最後,再開了蔣麗,讓燕氏走向平穩。

    燕青提議對江湖的插足向公安機關報案,用法律維護燕家和平。

    燕紫馬上表示反對,黑道中人千萬不能惹。殺人、放火司空見慣,萬萬不能惹火燒身。對待他們,請神容易送神難。只要逐出了那兩個女人,斷了他們的支持目標,就等於破了他們的陰謀,他們就自然退出了。

    最後,聽取了酒後回家的王軍發表的意見,先把吳春、邵夏整出銀行和保險公司。因爲此二人已搬出燕墅,實際上已經是掃地除門了。也不用小題大做,反正在燕家也沒有什麼正式名份,從此也就不了了之了。

    郭延不僅要監視劉地、趙承同、吳春、邵夏他們,又加上了兩位總哥,使他顧此失彼。蔣麗讓江漢多去劉地那裏摸一些情況,讓郭延專心注意兩位總哥以防不測。關健時刻,蘭蘭已同江漢訂了終身。爲給江漢贖罪,找到蔣麗哭訴了忠心。事已至此,爲了壯大正義的力量,蔣麗重新原諒了江漢,並攜同蘭蘭再次拜訪了曉萍。沒想到這次聶總哥來去匆匆,只與曉萍通了一個電話並沒會面,說有急事處理便回去了。其實曉萍接了一個電話不假,是南總哥聶志讓曉萍忘記他,任其找個好男人嫁了,別再等他。

    天,還是那個藍天,地,還是那個綠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