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這文件是手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這文件是手寫字體大小: A+
     

    “不明白你們所說的燕家內部和外部糾葛是什麼意思。”吳春在又幹了一杯後說。

    “啊。”潘辰說:“意思很明顯。你們老燕家內部起了糾紛,有老爺子指掌着蔣麗解決。外部糾葛指燕氏受到外界威脅,我等決不會袖手旁觀。”

    “燕家內部與外因,不知各位怎麼界定,大總哥可以說一下嗎?”吳春開始了嘴上功夫。

    “一切由老爺子夫婦爲中心,凡他的言論與決定,在沒了冬爺的情況下,便是代表燕家的具體體現。”潘辰說出七位總哥的共識。

    “我公公早已金盆洗手,不問政事。而冬早已有了明確安排。現在,蔣麗懷了他人的孩子。我家燕天,夏姐所生燕乾坤,都是冬的後人,而且面臨着被掠奪權益的危險。七位總哥,沒忘記的話,冬爲兩聶總哥舉行宴會時,兩聶總哥說過義不容辭。今天,九哥也說過決不會袖手旁觀。不知三位還記得否。”吳春的臉有點沉。

    “沒錯,春姑儘管放心,承諾到什麼時候都不會改變,我們會一如既往的遵守。”兩聶表述了對承諾的承諾。

    “對,江湖,雖然高深莫測,但最講義氣,我決不會袖手旁觀。”潘辰知道沒法約束神州的江湖,只有保證他自己。

    總哥們都在酒席上,吃人家嘴短,也都長短不齊地表了態,願意爲了冬爺而甘灑熱血,當然有不可信的成份。但總哥們大多隻把此宴請的主題定格於吃喝,只有衛英在思索着吳春的話可能出於豪門恩怨。而潘辰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打算先弄明白燕凡是否還真的健在。如果沒了,他對這兩個女人和這份家業的貪婪之心就有得手的希望。如果真如老爺子所言,就得讓燕凡徹底脫離這個世界,貪婪之心尚有實現的希望。

    九點,總哥們都已酒足飯飽。劉地爲掩人耳目率先告辭。邵夏與趙承同也先後藉故離開。吳春的房間面積挺大,加七個人無足輕重。其他人安歇了,唯剩潘辰與衛英在客廳。

    “吳行長,不瞞你說,燕冬在叫燕凡時,我就認識他。他,真的瀟灑倜儻,一表人才,而且談吐風雅,眼神裏就飄逸着睿智聰慧,人世間難得的稀有瑰寶。我的江湖之路,就是他指引的。吳行長,有什麼事儘管講,我衛英爲你排憂解難。”衛英一臉正義。

    “你走向江湖是冬指引的?怎麼說?”吳春爲爭取力量,打算進一步增加與他們的友誼,以達到他們心甘情願地讓她利用的目的。

    “小孩沒娘,說來話長,還是不說了吧。是他的一句話,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衛英搖搖頭停住了。

    潘辰對於燕家也略知一二,對吳春及邵夏的孩子,風言風語的也聽說過根不正苗不紅。於是,問道:“吳行長,我可以問一個不禮貌的問題嗎?你可以不回答的。”

    “大總哥,誰跟誰呀?有事儘管問,保證逢問必答,對冬的朋友沒有隱私可言。”吳春知道他要問什麼。

    “外邊傳言,你與邵經理都對冬爺不忠,而且都與他人有了孩子,我想這些都是謠言。”潘辰還有些不服地說:“有些人專靠無事生非、製造流言蜚語博取人們的好奇心。”

    “大總哥,沒有流言蜚語,就不算花花世界了。尤其是燕家,更是社會上人們注視的焦點。本來是一朵美麗的白雲,經過一傳十、十傳百後就變成了一場暴風驟雨。燕天與燕乾坤,都做過親子鑑定,我馬上找出燕天的鑑定書供兩位參考。”吳春站起來向臥室走去。

    “春姑不必去找了,我與衛總哥百分百的相信你。”潘辰也站起來。

    吳春走過來將潘辰摁坐在沙發上:“二位喝着水,半秒鐘的工夫,真相便會大白的。”

    潘辰被摁坐時,他不知吳春是否故意,竟用隆起的胸脯結實實地掃了他的肩膀,他心裏立即狂跳了一下。與此同時,他見吳春的眼裏朝他有一種他說不明白的暗示。雖然只有短短的一、二秒那麼短暫,但在他心裏卻認證地那麼深刻。他恍惚到,在她身上的野心或許算不得野心,說不定這麼漂亮卓越的女人真的能夠投進他的懷抱。

    吳春找出那份用錢買來的鑑定書,回座時順便遞給潘辰。

    潘辰掃了一眼,將其放在衛英方向的茶几上。

    衛英眼光根本沒往鑑定書上睃,對真假也沒有懷疑,因爲這份鑑定書對自己沒有絲毫關係。

    潘辰倒是相信了,但他仍然懷疑吳春與其他男人存在着曖昧,於是從反面問道:“這說明春姑是清白的,是不?”

    “你說呢?”吳春既要表明自己的清白,又要向潘辰送出雙方互相利用的信號,肯定與否定相結,沒法回答才問回去。

    “當然,冬爺活着,對冬爺忠貞是春姑的責任與義務。假如說冬爺不在了,這忠貞和義務當然也就不存在了。只是不知春姑對以後有什麼打算,請告知。”潘辰爲野心一探虛實。

    “能有什麼打算?孤兒寡母的,任人宰割啊。冬沒有了,冬的女人也名存實亡了。我的行長之位,夏姐的經理之位,也是朝不保夕。”吳春嘆了一口氣,又搖了搖頭,無可奈何的樣子。

    “那同樣是冬的女人,蔣麗還懷了別人的孩子,現在卻是燕氏的一把手,高高在上任董事長。春姑與邵經理都爲燕家留了後,當是有功之臣,爲什麼還要任人宰割?還用孤兒寡母來形影?這說不過去啊。真若如此,等於沒有天理。”衛英感到不服。

    “是不內中還有緣由也說不定。如果春姑信得過我這個九哥,雖然我在老爺子面前重誓過不介入燕家的私人恩怨,但春姑是江湖上公認的冬爺之夫人,我就不能旁視無睹。捨得一身剮,敢把皇上拉下馬,爲春姑母子尋求正義!”潘辰覺得有了介入藉口。

    “內中的針線千頭萬縷,理不清,越理越亂。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各位,本來燕家是相信我倆的,尤其是冬活着的時候,本來要我與夏姐分擔總經理和董事長的職務,並對股份做了分配。不幸的他走了,還沒來得及實施。”吳春擠出幾滴眼淚。

    “說這些,已經沒用了。如果冬爺留下親筆書信,那還有章可循。可冬爺不足三十歲,絕對想不到會遭遇車禍身亡,所以不會安排身後事的,這是最遺憾的。”潘辰嘆氣。

    “不。”吳春有意擦了擦流過幾滴淚的地方,那地方已淚停珠滾,根本不用擦。

    “春姑有事您直接說吧,別讓我與衛總哥老在這裏被動了。”潘辰有點不耐煩了,但他抑制着,沒表露出來。

    “冬不僅事先有了規劃,而且還形成了文件。這文件是手寫,只不過文件在夏姐的保險櫃裏,而且由兩個人分別掌握着密碼。”吳春終於把陰謀說出來,並準備進一步答辯。

    “春姑,請原諒我多嘴,有些話不知當問不當問。”潘辰沒有分析事情的真假,只爲控制這兩個女人制造人爲的緊張氣氛。

    “大總哥有不明白的事情儘管提問。”吳春早已準備好了。

    “如果說冬爺準備好了文件,那相等於他的遺囑,就當然具有法律效力。可冬爺年富力強,不可能會做出遺囑,這不符合規律,讓人們不能信服。”潘辰又加着砝碼。

    “先前,燕家內部都曾有人要致冬於死地,這是家醜不說也罷,但外部的競爭對手與不良之人也對燕家虎視眈眈。鑑於秋姐與董媽就是豪門恩怨的犧牲品,所以冬已預測到不一定哪一天,也會殘遭毒手。所以,讓他不可思議的安排了身後的事情,這是他有先見之明。”吳春不失時機地說。

    “這麼說,老爺子夫婦及蔣董事長以及燕氏宗親都知道冬爺有這個決定了。”潘辰隱隱覺得話的正確性有待商榷。

    “那是當然,保險櫃的鑰匙還在老爺子手裏呢。不過他們訂立攻守同盟,爲了個人利益那個小圈子不預承認。只是把我母子及夏姐母子排除在外。尤其蔣麗,明明她與野男人搞大了肚子,卻污陷燕天與燕乾坤的清白,其心腸之狠毒昭然若揭。”吳春忿忿不平。

    “這不對呀,老爺子應該一碗水端平。自己的孫子不親嗎?天下哪有這樣的爺爺奶奶?少見!”潘辰表示氣憤。

    “冬先前有過交待,如果在他身後,我與夏姐母子若被人欺負,可以找總哥替俺出頭。不知大總哥及總哥們怎麼看待這個事情。”吳春投石問路。

    “春姑放心,我說過不會袖手旁觀,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不過,我要親眼看到冬爺的親筆書信方能徹底相信。”潘辰心外之言。因爲守着衛英,所以裝出一副重事實的樣子,他知道,吳春已是他很快就會捕捉到手的獵物。

    “兩位放心,證據在夏姐的保險櫃裏。等把蔣麗及俺三個大姑子等董事成員,還有老爺子夫婦集齊了,再在總哥的見證下,我們共同開櫃,到那時會水落石出。”吳春以爲勝利到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