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想獨吞榮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想獨吞榮譽字體大小: A+
     

    “是的,滕兄言之有理。冬爺足跡遍步神州。在我的大西南,我也曾遇見過冬爺。雖然沒敢相認,但事後打聽與冬爺打交道的人,還真是他。沒能接待,後悔了不少日子,直到現在都愧疚。請都請不到,送上門來不敢認。”西南幫總哥正悔也編造謠言。

    “誰不說呢。據我所知,冬爺先後六次到過我的大中部本營。接到各分幫的報告,等我前去拜見,總是前腳趕後腳,都撲空了。”最大的幫派總哥中杜也捏造謊言,隨聲附和。

    “這不是矛盾嗎?明明知道冬健在,還費事八力的籌款修冬陵。說句難聽的,各位看不上冬,可以另薦其主,也別祈禱我的冬走這條路呀。各位,開句玩笑,別當真。既然諸位知道了冬健在,重修陵墓一事就不要再提了。”蔣麗巴不得他們的謊言。

    潘辰面向其他六位:“你們都見過冬爺,怎麼不早說?這好,好似足球比賽的烏龍,弄出了笑話。”

    “之所以奉你爲大總哥,沒稱爺,就懷疑冬哥還活着。所以,冬爺的位子還要給他留着。但我們也不敢百分百的肯定。天下之大,同姓同容的人有得是,所以是半信半疑。不過聶總哥既然與冬爺聊過,怎麼不出面證實?”正悔接言。

    “可冬爺否定了他就是。但,根據他救我兩個兄弟來看,正是他大慈大悲的體現。現在想來,必定是冬爺無疑。”聶志傑解釋說。

    其他總哥也各有說辭。

    最高興者,莫過於燕文正夫婦。雖然有年夜拜年,可人老心細的兩位老人也在用早料到的騙局在麻醉與欺騙自己。雖然那個

    QQ

    裏的冬兒從音容與吐語中沒有任何偏差,但一走多半年只有蔣麗代爲傳達,於情於理都講不過去。冬兒不僅有大慈大悲的菩薩心腸,他更是大孝子,半年多不見父母與姐姐,不是他的風格。能夠用十個億換取親情,哪能扔下親人再出去創業。衆人都見過冬兒,這證明不是幻景,放心了。

    七位總哥又坐了一會,雖然潘辰、聶志傑、聶志堅持要爲冬爺在已買好的半畝地裏修建壽墓,怎耐那四位總哥顧及到燕家人的感受而建議後拖,事情也就只好臨時做罷。潘辰提出要全力以赴地找到冬爺,徵求他本人的意願,七人達成一致。

    蔣麗與二老再三強調要爲燕凡還活着保密,並約好次日中午在天地高檔餐飲二店設宴招待七位總哥。

    七位總哥爲保密一事向二老及蔣麗集體立誓,並愉快的接受了邀請。

    爲避嫌,思音母女決定不陪同燕凡去參加比賽,只在家裏看實況轉播。王思思早飯後駕車把燕凡送到電視臺大廈門口,囑咐燕凡比賽結束不用搭出租,一個電話她便來接他,然後駕車離開。

    燕凡看着南邊的車影消失,心裏老覺得此生還不完欠她母子的債。

    “燕哥嗎,早來了?”北邊傳來女聲。

    燕凡返身北望,一點病態沒有的曲英走過來,手裏拿着一張十六開的紙表,看樣是在遞給他的樣子,也是一個人。他快步迎過去,並沒接那張紙表,但也伸出雙手。

    曲英急忙把紙表塞進小挎包,滿臉興奮地握住那雙手。

    “祝賀你,曲英,祝賀你痊癒重生。”燕凡也異常興奮。

    握過手,曲英又從小挎包裏拿出那張紙表:“燕哥,沒看診斷書,你怎麼知道我痊癒了?”

    “從你的笑容中,從我的預感中,已經獲悉了。我不用看診斷書,因爲我已經分享了你重生的喜悅,診斷書上,肯定是證明癌細胞已從你身上徹底消失了。”燕凡笑道。

    “燕哥神人啊。”曲英笑道:“你一個人來的?”

    “對,我知道你一個人來,所以我也一個人來,別讓你說我欺負你。”燕凡也笑着說:“走吧,先到裏面報上到。”

    曲英點點頭,二人並肩進去。

    報到時驚動臺長與導演親自接待與面談,非常寄希望這對被一致看好的冠軍選手。因爲兩位選手的謙虛,臺長與導演還幽默地要劈還由燕氏集團贊助的稅後一百萬元冠軍獎金。當導演獲悉這對組合還從未排練過時,馬上給其指了配備了音樂器材的房間給其排練,到晚飯前不允許任何人來打擾,臺長也不許。

    二人進了臨時排練室,曲英雙膝跪下:“謝燕哥救命之恩。”

    燕凡早料到曲英會有所表示,沒想到她用這種形勢而且這麼早,急忙快步過去伸手攙扶。早想到的,曲英被扶起來的一剎那竟順勢撲進了他懷裏。燕凡雖然生理需求旺盛,但他決不會乘人之危和利用人的報恩心理。可他用力擁她,卻賺了個越擁卻越抱得緊。

    曲英已用盡了力量。她要用她來報重生之恩。沒有他的大慈大悲,沒有他的鼓勵,如果不喝他的水,估計自己已經喝了孟婆湯了。

    燕凡沒能擁開她,想到她剛大病初癒,不易用力氣,便改用和喈口吻說道:“曲英,先鬆開手,有事好商量。”

    曲英很乖,真的鬆了手,看着他。

    “你好大的力氣呀,歇會咱們合作排練吧。”燕凡恢復鎮靜。

    “燕哥知道我父母與弟弟爲什麼沒來嗎?”曲英問。

    “我知道,你不用說。我燕凡有不少女人,但我不脅迫,不乘人之危。我雖不是君子,但心卻坦蕩蕩。對你,我做了一件應該做的事。對任何人,如果我遇到了,不分男女老幼,我都會出手相助的。因此,你大可不必掛在心上。”燕凡還是很平靜地說。

    “你知道,那你說。”曲英沒有看他,掏出手機在擺弄着。

    “我還知道你要放錄音,裏面有答案。”燕凡貌似猜測,但面容肯定。

    曲英真的打開了錄音,“準備好了?”,“只等明天上路了。”,“記住你爸的話,得了冠軍的獎金咱一分不能要,全留給大善人。”,“如果他見錢眼開,那次他不會退賽。”,“可不能不報答他。”,“我用我報答,才能表明心跡。”,“可他有家眷,而且還很漂亮。”,“我不是小三,我只獻我的初次給他,決不累及他的家庭。”,“想好了?”,“是。”,“既然你已決定,那我不再說什麼。明天,我與你爸與你弟第不陪你了,給你一個自由寬鬆的環境。”,“好,謝媽。但,不要告訴爸。”。

    “曲英,我可以收下你感恩的心。如果咱這次進入前兩名,就是你最好的表達方式。好了,曲英,比賽重要,我們練習吧。”燕凡平靜地說。

    曲英又撲過去,緊緊抱着他:“燕哥,我沒有從從姐的容貌,但有感恩的心,我不是隨便的人

    ,而且是個大閨女。我只向你獻處,否則我心不會安寧。你不接受,我退賽。對了,你想獨吞榮譽,怕我從慈悲組合裏沾你的光啊,燕哥小心眼。”

    第二天,吳春才接通了派出所的電話要出劉地。昨天吳春去車站接總哥前,完全有時間去把劉地要回來。但她知道他一定是找女人惹了禍,並且給派出所打電話覈實過,果不其然。她囑咐派出所工作人員對他不要手下留情,狠狠地教訓他。

    劉地不但耽誤了與總哥碰面,因吃不進派出所的窩窩頭及老鹹菜,捱了三頓餓。他到了行長室,表達着不滿。

    天地銀行總行行長室重新進行了裝修與安排,爲了偷情方便,藉口與時下接軌,吳春自居一室。她聽見劉地的牢騷,本來憋着一肚子火,便打算髮泄,向正表達着不滿的人走去。

    ωωω¸ ttκǎ n¸ ℃o

    自知不是對手,被打掉三顆牙的教訓他沒有忘記。見吳春很不友好地向他走來,心裏立即憷了幾分,馬上住口。

    吳春看了看這個男人,見他乖乖地俯首稱臣的樣子,心裏也生出幾分憐憫,又是一個戰壕的戰友,她改了要教訓他一番的主意,輕輕地在他身邊挨他坐下。

    剛纔還臉帶殺氣,劉地沒敢放肆。他知道,是他軟弱無能的表現讓她滋生了饒過他這次的決定,所以只是拍了拍她擱在她自己膝蓋上的手錶示着他的深情厚意。

    吳春告訴了他總哥到來及宴請的事,並把沒及時要回他來說成是因爲急着幹這些業務。

    劉地得知這事還沒有告知邵夏和趙承同,便持有不同意見。雖然年後邵夏與趙承同的熱情不高,但卻是不可忽略的有生力量。如果只憑吳春與他這一己之力,那將是更加難以成功。尤其邵夏模仿燕冬的那份文件,更是把吳、邵二人緊密地聯繫在了一起。在那份文件裏,還分別將劉地和趙承同安排了銀行行長和保險公司經理和潛在的董事長與總經理的差事。

    一次一次的消極退出,吳春當然是生氣了。這次,她真想自己幹,還省得搞聯合後將財產劈一半給人家。劉地的勸說,不是沒有道理,她當然會絕對接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