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見過冬爺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見過冬爺嗎字體大小: A+
     

    “燕凡,吃飯了,吃完飯再睡。”吳音真的執行了女兒的建議,雖然門開着,但她沒有進,站在那裏敲着半開的門扇說。

    燕凡睜開眼,邊下牀穿鞋邊問:“幾點了?”

    “到吃飯的點了,睡了一下午,真有你的。”思音離門走向客廳。

    燕凡洗了手,在她對面坐下:“養足了精神,好讓思姨變女兒呀。叫我吃飯也不叫爹,沒大沒小啊,小思音。”

    “你不要口無遮擋,一切是爲你好。明天準備也沒有時間了,不是還要上午去電視臺報到嗎?吃了晚餐後,你在思思房間裏關好門窗,這裏的隔音條件一流,你就練練嗓子,吃吧,抓緊時間。”思音真的愛上了這位年輕人,私心讓她有了將他認爲義子的打算。

    “我是謝謝我的思姨呢,還是女兒不用謝,應該的?”燕凡又開始了幽默,也看出了她的心。

    “別胡說八道。怕你比賽出了名,不認我母女了呢,那你可真是心被黃鼠狼子叼去吃了。”思音說的是實話。

    “怎麼會啊,巨大又不可思議的利益誘惑權且不說,思姨母女的貼身關懷誰能抗拒得了啊。”燕凡說着,轉到她那左邊,緊挨她坐下,右手從背後圈過她的脖子放胸上,左手也沒閒着。

    “你把手拿了,去那邊坐,咱商量個事。”思音兩手想擁開他的雙手。

    “習慣了,你擁不開的,思姨有事儘管跟爹講。”燕凡笑着說。

    自己力氣小,思音不再勞而無功:“我打算把你這個思思口中的小冤家推薦給老頭子,讓他認你個義子。你往不往政界發展那是你自己的事,那樣你出入我家就有堂而皇之的藉口了。誰讓你成了我母女倆的冤家呢,上輩子欠你的吧。”

    “你把我向老頭子推薦,等於把你母女與我的關係告訴了他,合適嗎?與思思,人前她叫我哥,正理。你,我叫過思姨,你叫過我爹,一平均,咱也平輩呀。啥也不用說了,咱姊妹仨。”燕凡還是樂滋滋地。

    “思思稱你哥,我還是上輩,以後叫思姨吧。要不,我收你爲義子,兩面你選。我並不是拒絕這種關係,我與你單獨相處,隨便你了。”思音最終說出內心希望。

    “以後,我只保留與你的關係,與思思徹底拜拜。”燕凡又要佔上風。

    “爲什麼?”思音震驚。

    “你身上獨有成熟的女人韻味。”燕凡一步步引導。

    “不行,我不允許!以後你不準再來我家!我母女爲你付出了,你卻給俺係扣,白眼狼啊你!”思音是否出於真意,她自己也不知道。

    “有辦法彌補的。”燕凡輕輕擁開她干涉的手。

    思音看着他,沒有吭聲,希望他解釋的眼神。

    “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即可。”燕凡親了親她的腮。

    思音還是那個眼神。

    “你不答應也可以,後天決賽後我再來最後一次,放下做爲感謝的支票,牢牢記住你母女的好。這裏的項目由丁誥負責,我再不進京。”燕凡不容人討價還價的嚴酷。

    “我不要支票,你說條件吧,我盡力而爲。”思音爲了女兒放下身價。

    “你拜我爲乾爹,這沒有迴旋的餘地!”燕凡嚴酷中加認真。

    “可以,在人後。人前,我不答應,絕對的。”思音堅決地說。

    “變個法子叫,爸字拆開,叫八差巴,守着思思就說是你給我起的代號,就這樣定了。”燕凡笑着說。

    思音笑了:“那好吧,你個八差巴。”

    蔣麗挺着肚子,陪老爺子夫婦會見七位總哥。

    七位總哥進門就行了跪拜之禮,孫媽將水衝好後懂事的離開了。

    “老爺子你二老身體這麼好,我們就放心了。”大總哥潘辰首先恭奉。

    “託各位之福,還算過得去。多謝各位在冬兒走後,還一如既往的這麼關心燕氏。”燕文正笑着看了老伴與兒媳一眼。

    徐英蘭會意地從茶几底拿出一大捆嶄新的百元人民幣擺在茶几面上:“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笑納。”

    其他六位總哥也都恭敬地獻了奉承之言。

    潘辰把錢往燕文正面前一推:“我等這次聚集而來,主要是來拜見您。雖然冬爺已去,但他永遠是江湖上的冬爺。即便有總哥推舉我爲大總哥,但在冬爺面前是小字輩,遠沒冬爺的名譽和知名度。冬爺有號令,天下江湖無一不應,而我只是一個調解江湖糾紛的說客。總哥前面慣上的‘大’字是總哥們擡舉與諷刺我而已。其二,我們來您這裏,還肩負着天下江湖的一項重大使命。”

    “大總哥,昨晚還滿意吧。”蔣麗昨夜已接了江漢的電話,在宴會中,吳春並沒有提及燕氏的事情。只是重溫了冬在時的那場比武及趙承同被吊在樹上的往事。對江漢的彙報不是不相信,但也是爲了得到證實。

    “多謝董事長昨夜的盛情款待,可惜你身體不便沒有參加。沒想到同樣是江湖出身的江助理在社交應酬中非常圓潤和得體。宴會自始至終洋溢着友好氣氛。”潘辰笑答。

    “聽到各位很開心我就滿足了。人生在世,吃乃頭等之事。希望各位在安津玩得舒心快樂就好。”燕文正禮節性的表示心願。

    “多謝老爺子的美好心願。”兩聶參差不齊地說。

    “請問大總哥,你們的重大使命是什麼,可告知嗎?”蔣麗問。

    “爲冬爺重修陵墓,爭取清明竣工。”潘辰回答。

    “我代表燕氏家族,代表我爸我媽,代表我的冬,對各位總哥深表謝意。但,冬墓不可重修,因爲他活着時,一貫不搞特殊。所以,沒有重修的需要。讓各位費心了。在這裏,我再次表示謝意。”蔣麗堅決地說。

    七位總哥,七嘴八舌地爭着表述各自的意見,無非就是江湖的意志業已統一,出於對冬爺的崇拜,不重修陵墓沒法向江湖交待。

    燕文正逼之沒法,只得說了實話:“各位,我就把實情告訴你們吧。你們去看的冬墓是假的,我冬兒還活着。”

    不僅在七位總哥面前是爆炸性消息,蔣麗也大驚失色:“爸,你說什麼!?”

    “麗兒,江湖英雄義字當先,會給高度保密的,這你放心。”燕文正卻鎮定自若,他真的相信他們。

    “萬幸萬幸。”潘辰笑道:“多謝老爺子對我們的信任。可蔣董事長,我們不知道哪方面讓你不相信和瞧不起。如果您有偏見,可以立馬提出來,是那位你指出來,讓他跪下謝罪!”

    “各位,不是不相信你們,這是燕家的癮私,就連我三個姐姐和姐夫也不知內情。當時我也懷疑,車是冬的車,那人也一定是冬了。否則,這沒法解釋。後來我接到我冬的電話,還以爲是有人模仿他惡做劇呢。他告訴我,是有人在路上裝病,他一貫的慈悲之心讓他停車相救。沒想到裝病人原是踩好點專爲掠寶馬車的。他說他是急性心臟病怕到不了醫院,問冬有沒有救心丸,路邊有藥店,冬快步去買救心丸時,病人乘機把還沒掛牌的車開走了。冬攔出租追趕,那人駕車飛速逃離,出租車漸漸被寶馬甩開有二里之遙。在十字路口,冬眼看着寶馬車撞上一輛大集裝箱車。他在這裏面臨着惡人的謀害,所以藉機將公文包扔在已起火的寶馬車邊,顧及自己的安全去了。他的意圖告訴過我,他想在他詐死後,讓身邊的小丑完全暴露出來,然後麻煩各位來幫着重整河山。我爸我媽只知道冬還活着,這些細節我也遵照冬的意思沒有告訴二老。這透露給各位,夠意思吧?”蔣麗早構思好了燕凡死裏逃生的謊言,用來應付二老的質疑,沒想到今天能用上。

    “原來如此。多謝董事長的信任。”潘辰點點頭:“只要冬爺一聲令下,三天內可以集合三千人,隨時聽候調遣。”

    “不對呀,蔣董事長,寶馬車有安全裝置,一般不會起火的。”聶志好似有些不相信。

    “是新車,還沒調試好呢,也是趕上了。”蔣麗圓謊。

    “這就接上茬了。”聶志傑說。

    衆人目光期待着聽句完整的話。

    “去年大約在秋末冬初,具體日期忘記了。我在港城西南部的南允水庫,偶然遇見了冬爺。他的聲音更具磁性,人更帥。但他不承認是冬爺,可也承認是燕凡,他說他失憶了。身邊還有一位十分漂亮的妹妹。想來,或許冬爺是爲了暫時隱名纔不承認的。”聶志傑一口氣說完。

    “我也見過冬爺,他也是與一位漂亮姑娘在一起,大概是談一個什麼項目。”東北幫一位叫滕南仁的總哥插言。其實他從未與燕凡謀過面,此說完全是爲了顯擺。

    “你見過冬爺嗎?見了也不認識吧?啥擺劃。”西北幫一位武藝了得的總哥衛英參言。

    “從電視上見過,家喻戶曉,爲什麼不認得?”滕南仁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