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再信他一次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再信他一次吧字體大小: A+
     

    二人個身相仿,拼命廝打起來,原來爭風吃醋也有這麼大的動力。

    茶壺茶碗碎了,菩薩那慈悲的主也顧不得慈悲了,也碎在地上。

    去年最後那夜女主人非常欣喜地掙來一個大花瓶,第二天摟了一天,那人說一萬多元買的,其實是那人在超市門口偷來的次品,不超過十元,但破在地上讓女主人極度傷心。

    再這樣下去,房內的易碎品不愁被這兩個傢伙砸淨。女主人只有阻止,不敢靠前。

    兩個男人充耳不聞,我行我素,只管拼命。

    爲了讓家裏還能多剩點東西,忍無可忍的女主人還是猶豫着撥打了報警電話。

    很快,警察把這二男一女帶走了。

    吳春戰敗了江漢。江漢如同與死敵鏖戰了三天三夜終於當了俘虜一樣,垂頭喪氣地走了。她望着他出門的狼狽樣子,心裏竟產生了幾分信服:雖然到頭來與劉地等人一樣不頂事,但相比而言,還是比那些酒囊飯袋是要強一些。比冬僅僅是稍遜一籌。如果日後吃吃補藥,就差不多能與冬相媲美了也說不定。

    吳春找出江漢那張紙,上面記了三個人名及他們的電話號碼。其中一個非常熟悉。她找出她的電話通訊錄,在密密麻麻的裏面找出了那個號碼。可上面沒標名字。對照那張紙,是潘辰。哦,是當時事急了忘了記人名,還讓劉地、趙承同等人被辱和吃屎。

    吳春迫不及待的撥通了這個在總哥前邊加大字的電話號碼。

    “喂,你好,我是九哥,你是哪位?”傳來男中音潘辰的聲音。

    “我是燕氏集團天地銀行行長吳春,是原冬的女人。”吳春把行長前邊的代字去掉。

    “啊,是冬爺的夫人吳行長啊,失敬,失敬!”潘辰恭敬的聲音。

    “冬曾對我說過,如果遇到麻煩,就直接找他江湖上的朋友。看你是大總哥,我想找你沒錯吧?”吳春開門見山。

    “吳行長,我沒幸未曾與冬爺謀過面,但冬爺的名號威鎮四方。這次,我通知了江湖上有威望的六位總哥,都在奔赴安津的列車上。我與西、南兩總哥傍晚前便可到達,其他四位,最遠的西北幫明天下午到達安津。”潘辰如實通告。

    “那我的歡迎宴會何時爲你們舉行?”吳春試探着問。

    “再說吧。這次的目標能不能實現還是未知數,所以等我們哥七個去了再做定奪吧。”潘辰不想多說:“吳行長,我們去了,按禮節,我們應該先去拜見老爺子和董事長的,一定盡力說服他們,讓我們重修燕總裁陵墓的願望得以實現。沒事,掛了。”

    “九哥且慢。你什麼時間到車站?給個時間我去車接你們,順便給你們接接風。”吳春要早下手。

    “傍晚五點半到站,謝謝你了,吳行長。”

    潘辰高興的聲音。

    “好,五點我準時到站接你們。”吳春就怕對方不答應。她本應說謝謝,又一想是自己去接他們,自己反說謝謝不附合邏輯,如是改口說:“那咱一言爲定。”

    “吳行長不要來這麼早啊。南、西兩總哥大概得六點多鐘進站,你六點到車站也不晚。我早到迎着他倆好了。”潘辰說。

    “好吧,咱六點見。”吳春關着手機,但好消息應該讓大家分享。她還是首先打算撥通在她心中地位逐漸下降的劉地。可他的手機處關機狀態,這東西除非在性方面軟弱無力,還他孃的到處闖窯子找女人,什麼玩藝!心裏正罵着,劉地打回了電話。

    “吳行長快來贖我,我不願意在這是人都不願呆的地方。”劉地的聲音有幾分沮喪,也有幾分忿惱。

    “你在哪裏?”吳春問。

    “在裏岔派出所,快來吧,我一秒鐘都住不下去了。”劉地這次沒了忿惱,只保留了沮喪。

    “又闖窯子被查了?真您孃的狗改不了吃屎!”吳春喝道:“自做自受,怨不得別人,你在那裏好好享受吧!”

    “姑奶奶,是打仗鬥毆,不是闖窯子,快來救我啊。”劉地要哭的聲音。

    “最後一次,我去問明白。真的打仗鬥毆,再贖你一次。是玩女人,我絕不給你買單!”吳春還是應了。

    蔣麗遙控指揮着燕氏集團的日常工作,好在她手中的權不放也得放,有重大事務統由江漢出面。這個雙面間諜幹得還很出色,整個燕氏一如既往的平穩發展,並沒有大的漏洞出現。

    晚上六點半,蔣麗與公公婆婆及孫媽剛用完晚飯,手機就響了,是潘辰的。她以爲是吳春有了他的號碼與他有了聯繫,忙接通詢問:“九哥,有什麼事嗎?請講。”

    “蔣董事長,我與兩聶總哥已坐在咱安津天地飯店二店裏了。是不請董事長大駕光臨?”潘辰恭敬的聲音。

    “九哥,不夠意思啊,也不給面子。你早說啊,我派車去接你和給你們接風。這不,我極爲被動了。你們這樣忠厚待冬,是不顯得我有點薄情寡義啊。”蔣麗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不以爲是吳春正在替她組織着。

    “說哪裏話呀,你不是讓吳行長代勞嗎?她點菜去了,說您已到預產期身體不方便。明天晚飯後八點,您在燕墅等我,我將與六位總哥去拜望老爺子與您。”潘辰還是很恭敬的聲音。

    “我沒讓吳春代我啊。”蔣麗大吃一驚,馬上做出決定:“好,九哥,我讓江助理代我前去,帳由他結,算我代老爺子爲你們接風。九哥,既然今天到了,爲什麼明晚再來拜會老爺子?”

    “這次一共來了六位總哥,加我是七個人。其中,還有四位明天傍晚六點才能到齊,他們打來電話讓等他們。同道中人,義字當先,還是一起去拜見老爺子合適。”潘辰沒變恭敬聲音:“那我們敬候江助理蒞臨。”

    “好,我馬上通知他,明天見。”蔣麗言罷接通了江漢的電話,讓其攜蘭蘭同去,並注意吳春的動機。

    燕文正一直沒吭聲,等兒媳掛機,說道:“他們一直在尋找這些人,你又到了預產期,正是關健時刻,你要早拿出主意,有備無患應對不測風雲纔是正理。”

    “爸、媽放心。真到了萬不得以,我還有殺手鐗,會馬上宣佈冬的應急方案,這也是挫敗他們陰謀詭計的惟一途徑。”蔣麗安慰說。

    “不妥,分易合難哪。緊要關頭,打電話讓冬兒馬上回來!”徐英蘭有點坐不住。

    “對。危難之時,非冬兒別人都無力迴天。這,纔是上上之策。”燕文正立馬錶態支持。

    “冬似在咱身邊,他看得一清二楚。他要靜觀事態發展,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讓那些黑暗勢力完全暴露無遺之後,他會回來一網打盡。每次接到短信,我都乞求他回來,但次次拒絕。有一次我威脅他再不回來要辭職,還被他罵了一頓。他還說,各自爲政後,他不會立即回來,恐怕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那樣會徹底根治。爸、媽儘管放心,正好藉機考察各個經理夠不夠條件。”有冬在,當然他會回來,但他怎麼回來啊。有去無回的路怎能回得來!蔣麗心在滴血。顧全大局,是她攪盡腦汁的工作,還要爲各自爲政後燕冬不能馬上回來留路。

    “以前,我對他有些低估。可現在,大概你對他有些高估。真爛了,怎麼收拾亂攤子?真不知他怎麼想的。”燕文正搖頭。

    “要不,咱不指望這不孝的東西,你豁上老命來重整河山。”徐英蘭貢獻一策。

    “力不從心啊。再說,麗兒也在執行冬兒和我你的決定。再信他一次吧。不過,在宣佈各自爲政前,銀行和保險公司之權要收回來,不能讓那兩個女人主政。”燕文正做了最終決定。

    午飯,王府還是少不了糖醋魚和排骨。昨天的戰果可謂全勝。在王思思的干預下,燕氏集團顆粒無收,燕紅竟被莫名的取消了競拍資格只好敗走京都。下午拍賣時,丁誥兩次舉牌就拿下了兩塊地,當然事後要分份子錢。燕紅電話告知蔣麗,蔣麗問罪燕凡,燕凡看在憐兒的份上,與丁從從溝通後,從南片地裏讓出二分之一,那也是很大的一塊利潤。後天就要參加最終比賽了,王思思商量其母爲給其充足的準備時間和休息空間,不再對他進行干擾。王思思飯後還要趕赴醫院陪朋友,而且晚上也不回來,就決定讓燕凡在王思思的臥室休息。

    燕凡是有實力的歌手,尤其是現場發揮。對手越強,他發揮的越好。午飯後他電話首先聯繫了曲英,曲英正在進京的列車上,重新約好明天在電視臺大樓下見面。又打了幾個電話,知道燕丁的原企業也在早定好的軌道上正常行駛,他放心了。幾夜沒睡好,他便在王思思的臥室進入了夢鄉。

    睡地天昏地暗,也不知是上午還是下午,也不知是在哪裏,燕凡模模糊糊聽見敲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