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女人穿衣煩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女人穿衣煩瑣字體大小: A+
     

    “那屋有你媽,這房有思思,怎能睡得着啊。不僅我,咱在你臥室裏聲音這麼大,你媽睡得着嗎?你這不孝的東西!是不是應當想一想你媽此時此刻的心情?爲人子女者,以孝爲先,可你這麼不孝!”燕凡終於不甘心被人侮辱,他要反抗。剛纔你讓我承受一百斤的壓力,我現在讓你承受我一百七十斤的體重,不加倍還你也差不多少。

    “你這不講理的冤家,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和做什麼!但你這是無理要求,我不會答應你。不知道自覺得有多少道理似的!你那母女兩個老婆沒法當着面下手,是不是要來拿我母女試刀?虧你想得出來。”王思思沒膽量讓母親親眼見自己的女兒受**,她知道燕凡要做什麼。也沒法接受自己的母親在自己眼皮底下受**。

    燕凡堅持要打通這母女共侍他一個男人的關節,也是要體驗母女共侍他的感受,以最終決定怎樣對待汪玉和丁從從。

    王思思也知道燕凡一定有辦法和能力讓她就範,但能抵住一陣子是一陣子,她害怕在這些事上母女團圓,但她正在興奮之中,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要在自己的臥室,媽目前還沒有膽量明火執仗的過來。

    思音當然睡不着。一來昨夜她享受了有生以來最淋漓酣暢的幸福刺激,二來昨夜的男主人公還在,而且正在女兒的房間,複製昨夜與她相同的路數。她希望燕凡與女兒完事後來她臥室休息。即便他僅僅是休息,也讓自己依偎在他寬大的胸懷裏將幸福回憶。

    這是誰的房間?是誰促成了這極爲荒唐的新鮮糗事?燕凡實現了思思口中的試刀,但這不同於與自己的兩個女人在一起,沒有那種糾結、鬱悶和犯罪感。這時,燕凡才弄明白,這母女倆,與自己女人的那母女倆沒有可比性,他真的是勞而無功,多此一舉了。

    尷尬與糾結消失的一乾二淨,精彩和刺激充滿了這誘人氣氛的房間。女兒,孫女,親爹,爺爺,沒有錯輩,燕凡佔足了便宜。他的女人應該平起平坐。因爲王思思與自己發生關係在前,便指使思音稱王思思爲姐,她真叫了,她也真答應了,爲了不光看別人那醉生夢死。

    江漢拿着潘辰,聶志傑,聶志三個人的電話號碼,在吳春住宅樓下等着。來之前,他曾打電話問過劉地,劉地在外地物色爪牙,讓江漢找吳春彙報。蔣麗知道,正月底二月初,這三位總哥會到安津,即便不告訴他們電話號碼,遲早也會遇到。不如讓江漢在惡人那裏增加一點可信度。到時總哥來了,要首先拜訪的是老爺子與她。她把三個號碼給了江漢以後,囑咐他一定說是他用酒灌醉她纔得到的。

    江漢又進了樓道。閒着也是閒着,爬幾層樓梯,增強了體質還節省了電。當他爬到吳春那層時,覺得已經快天晌了。怕她在外面吃飯,不如打個電話聯繫一下。

    電梯門兩開,吳春剛從兜裏摸出還在響着鈴聲的手機走出來。

    “吳行長,是我打的。”江漢笑着說。

    吳春看着手機走出電梯室,沒想到在電梯室門外忽然有人說話,讓她嚇了一跳:“你個死江漢,嚇我一跳。”

    江漢看着吳春翹臀開門,忍不住向前從後面抱住了她。手觸峯,硬觸臀,他受不了蘭蘭的大姨媽一來就九天還住不想離開,又沒法攆。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除了玩女人,你還會幹什麼!”門開了,她被江漢抱起的同時,兩手攬住了他的脖子,大概怕他萬一抱不住她,手一鬆她會挨跌。

    路走三熟,這裏江漢非常熟悉。沒有邀功,也沒有閒言碎語,便直奔主題。

    在生理和心理需求上永遠得不到滿足的吳春,上午在銀行裏成功誘惑了主持日常工作的副行長尤帥。當然,她在尤帥身上沒少費功夫,經過兩個月的精心設計,今天上午纔有了微薄的收入。江漢,是除燕冬以外,最能讓她中意的一個。

    江漢憋了近十天,這股子勁更讓吳春喜歡。你他媽的劉地、趙承同、譚眚、莊滿、渚瞼、友善、尤帥之類的,真是人比人得死啊,什麼玩藝!人家還沒感覺,就你媽的完事!

    “吳行長,你可真行。象我剛纔那樣賣力,蘭蘭和小麗早就求饒了。可你就不。”江漢一邊穿着衣服一邊問。

    “就你?兩個疊個也無濟於事。讓你侵犯,只是讓你們臭男人得到獎賞。我一點也得不到享受,還給我點着了慾望之火。男人,都是很好答付的,女人只要一閉眼,你就滿意了。不是嗎?你有幾個女人?”吳春也穿上了衣服,但上衣沒法走扣,一隻男人手在胸上。

    “不多呀。只有你是最漂亮、最有風韻、讓我最起勁的美少婦。蘭蘭年齡不行,大姨媽走親戚一住就十天半個月,蔣麗大着肚子,已經拒絕了,還是吳行長過癮。”江漢真假兼之。

    “蔣麗預產期快到了吧?”吳春忽然若有所思的問。

    “好似就這幾天了。今天二月初八吧。應該就是今日。”江漢另一隻手拿出一張紙遞過來,原來那隻手還在她胸上放着。

    “不容易,終於搞到了。”吳春喜出望外。

    江漢將遞出紙的手也加在她身上,一隻手一個按需分配:“吳行長,你眼一閉,舒舒服服地讓人家替你賣命。然後你再把你賞給俺,還是俺這些男人勤勞地耕做,你還是眼一閉,在那裏細細品味男人付出而帶給你的歡樂。”

    “你佔了老孃的便宜還賣乖?好,今中午我不吃午飯了,也得給女同胞們正名。如果你不行,背後就管我叫娘,你就是我兒子。你敢嗎!”吳春似乎有些火。

    劉地有說不出來的苦惱。多半年了,他的計劃不僅沒有進展,反而把吳春的行長和邵夏的經理前邊加上了個代字。而且有跡像表明,這家銀行和保險公司就要被燕家姐妹搶回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如果再不抓早字,那肯定會主動變被動。本來就沒有主動啊,這勝算會更小。

    在與吳春的關係上,原先板兒在時,偷偷摸摸還是挺熱乎的。而現在,競爭對手增加,自己要不燕天撐腰,恐怕早被打入冷宮了。當初,可以隨時和吳春發生關係時,本來很漂亮的女人覺得很尋常。現在每星期只召見二次,卻覺得吳春恢復了他迷做她時他的狂熱愛慕。這倒好,打發他們去找蝦兵蟹將,自己來找渚瞼的老婆。這女人長相一般,身材一般,卻牀技頗利害,所以要小費也忒高。

    那幾次劉地都劃了一個大餡餅,看不見摸不着。這次,看在是渚瞼頂頭上司份上,她自動降半價,還要二百五。劉地砍價又減半,成了一百二十五。劉地開玩笑,說一個付一百二十五,一個收一百二十五,等會二人交融成了一體,又會變成了二百五。最後開價一百元不能再講,劉地才勉強接受。不想那一百元消費了還不到十元,來了個心急的男漢子嫖客敲門,差點把門給踹下來。

    沒消費完也不行,門被踹下來再幹這活就沒了屏障。女人欣喜中決定暫停,看看是不是又來了一單。

    劉地越想越窩火,狠不得出去揍那人一頓。

    渚瞼的女人敞開門,原是出手大方的老主顧,手持優惠價四百元現金。她捨不得這四百元,便將其讓進客廳,沖水、找煙好生伺候,要他等半個至一個小時。

    劉地等女人進來,他一臉不高興。她沖水和找煙以及那肉麻的言語,剛纔他沒享受到,而且還限制時間在一小時內完成,不覺越想越生氣。可眼前裏還必須需要這女人,所有怨氣集中在那個不識擡舉的男人身上。你他媽的催命鬼,我得勢再收拾你!

    隔音條件不好,老主顧聽見了劉地的抱怨,他也生氣了。想想自己每月在這裏要扔至少八百元,論說應該得到優先權,可這,優先權無從談起,反而還要吃殘羹剩飯,於是氣呼呼地在門外提出抗議。

    誰也不想在這種不悅的環境裏,劉地首先罵出第一句。

    老主顧也不是善茬,針鋒對麥芒。

    劉地的興致再也不在這女人身上。他快速着衣,下牀摸起兩隻高跟鞋,一手一隻,衝門口疾步而出。

    女人穿衣煩瑣,還沒穿一半,劉地已持鞋奔赴戰場。她只嚇得不知如何是好,係扣的手也遲頓發抖了。

    劉地拉開門,右手的鞋便瞄準目標用力擲過去。空了的右手接過了左手的那隻皮鞋又緊接着擲過去。

    老主顧躲過了第一隻鞋的襲擊,第二隻他沒有時間躲避,鞋跟敲了他的腦袋。雖然不是太痛,但這是恥辱。火冒三丈的他摸起茶壺與茶碗還手擲來。雖然沒有打準劉地,但瓷壺的質量再好,因爲是空心也敵不過牆壁,破碎時發出清脆的破碎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