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還殺人不見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還殺人不見血字體大小: A+
     

    “要不,對曉萍的老公說實話,就說墓中不是燕總裁,讓他給保密得了。”蘭蘭獻一計。

    “那也得讓她的老公有個藉口啊。重修墓他是主要發起者,再自我否定似乎有點不妥,會給同道中人造成一個出爾反爾的認象。”蔣麗不贊同。

    “那怎麼辦?”蘭蘭有點着急。

    “有了,曉大姐儘管把我的意思轉達給南總哥即可。不重修墓的事情我讓惡人們替我出主意得了。”蔣麗計上心頭。

    “那就好,不虧是董事長啊,眼皮一眨就是一計,佩服。”曉萍伸出拇指真心相誇。

    “最重要的一件事,請曉大姐一定告知總哥,千萬莫上了惡人的當。當然,總哥們一定會去拜謁老爺子,老爺子會有囑託。如果總哥們不慎陷入燕家恩怨,那再好不過。陷入了,誰是誰非,或許總哥們會有明確判斷。冬的親生父、母,冬的領證女人,冬的血緣親人,冬的最終任命,我想這些是正系,是正義的一方,請曉大姐嘵以利害,爲總哥們判辨是非提供有力依據。”蔣麗沒考慮黑道插入的後果,倒覺得完成了此行的使命。

    貪顧議事,竟然忘了吃喝。曉萍表達了歉意,用盛紅酒地杯碰了蔣麗的淡茶杯與蘭蘭的紅酒杯。

    爲了讓曉萍替她說好話,蔣麗在盡力增加着曉萍對她的好感和友誼,不再談及正事。

    次日早飯後,江漢通過蘭蘭,代爲聯繫了總哥夫人,八點半由吳春親自出馬,車上坐着劉地、江漢、友善,來到曉萍家。

    曉萍接待的態度非常熱情友好。他在接蘭蘭電話時,已經得到了蘭蘭提示:這些人除了江漢,都是蔣麗口中的壞人。雖然曉萍從不關心江湖紛爭和燕家豪門恩怨,但爲了蘭蘭她傾向於給蔣麗以幫助。今天她穿了聶志帶她參加總哥聯誼酒宴時的一身青色服裝及大片墨鏡。

    進客廳分賓主坐定,江漢因爲來過算是熟人,便忙着端茶倒水。他身兼雙職卻也只頂一個人:半個主人的傭人,半個客人的引見之人。

    吳春沒敢正眼仔細觀察這位主人。一則主人是黑道上的女人,其本身就有着濃厚地神祕、不可捉摸的色彩;二則生面相交,注視人家有不禮貌的成分。在她的第一認象中,這位神祕夫人不僅有着不可捉摸,更突出的是帶有**、殺氣。

    劉地基本與吳春眼光相似。不過,他透過**和殺氣,卻細膩地發現還隱隱若現着女人的柔情。墨境雖遮去了她近半個臉,臉沒被遮的地方卻透露着逼人的美色。若與這個女人有那種關係,那真是妙不可言。但女人與女人性質不同,誰敢惹黑道女人?越是不敢惹,越是有懸念,就越是讓人們有好奇心想去獲得。

    友善卻不管那一套,但他恨這女人戴墨鏡,使他不能全方位欣賞。戴墨鏡的女人讓人感到格外威嚴,友善心裏有似滋生了畏懼。怎麼從上到下全是一色黑?上面的長髮,下面的長跟鞋還黑裏透亮。若是距她的鞋近了,她的鞋一定會映出他的頭像。這樣的女人,即便沒有黑道背景,那也沒有幾個男人敢接近她啊。

    江漢雖然沒有打量曉萍,但今天與昨天相比,真的變了一個人。說她是黑道總哥的夫人,倒不如說她是正兒八經的女匪首。

    透過鏡片,她見吳春並不怎麼看她,是瞧不起我嗎?那爲什麼來找我?她又看向劉地,你若有所思的在想什麼?她又看向友善,這東西怎麼用這種眼光看我?下脣上還斷斷續續滴着口水,這小子豈不是想性侵我吧?你以爲與你不是正臉就注意不到你了嗎?這忙前忙後、名義上蘭蘭的男友江漢是哪頭的?蘭蘭這死閨蜜爲什麼不早告訴我!

    吳春做了自我介紹:現任天地銀行行長,是燕冬的女人。

    劉地相繼介紹:原天地銀行行長,出盡了力卻莫名被撤。

    友善地位低下,不好意思自我介紹,吳春便代勞說是她哥。

    “我一婦道人家,各位不是單獨想來吃頓飯的吧?如果有別的事,各位盡請開口。不是吹,我從來不說有水份的話。本人只有一項特長,就是炒菜,但還是比廚師遜色。”曉萍開門見山。

    “我是想來與曉姐認識認識,最終交個朋友的,不知曉姐意下如何。”吳春沒準備這次當說客,先一探虛實。

    “本人願意交朋友,但不願與我耍手腕的人深交。對那些打着交朋友的幌子利用我的人,我深惡痛絕。還不如開言吐語,有事求我的人,說不定我會傾力相助。”曉萍表現出直人快語的樣子。

    “曉姐直來直去,是可交之人,我沒看走眼。我想,扶正驅邪,是我們每個心懷正義之人的本質和願望。”吳春隱隱覺得此人不善。

    “曉姐口快心直,是最好交的人。相信曉姐一定是好友星羅棋佈,遍地開花的,一定會和吳行長成爲莫逆之交的最好朋友。”劉地也覺得曉萍有點咄咄逼人之勢。

    “我朋友不少,但都不是深交,包括江助理。最好的一位,只有江助理的女友,我的閨密蘭蘭,她是你們燕氏集團的專職律師。交朋友可以,本人也願意。可我直言,想達到與蘭蘭的友誼程度,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諸位有什麼要求,不如現在就提出來擺在桌面上。吳行長不說扶正驅邪嗎?我讚許。”曉萍貌似堅持正義。

    “沒事就不能交朋友了?我真心實意地想交你這位朋友。如果真說有事相求,那你以後在現金方面的業務,還是讓我們天地銀行爲你進行全方位的服務吧。”吳春已有了自己的打算:既然你與蘭律師是最好的朋友,與江漢又是朋友,那麼利用江漢和蘭蘭的關係,一定會一步步把你拿下,讓你爲我所用。

    “吳行長儘管放心。鑑於天地銀行的信譽,我從沒與別的金融機構打過交道。”曉萍已猜出吳春的用心。蘭蘭不是你的人,她不能爲你們所利用,白想了吧,你。

    好似是剛剛一眨眼的工夫,已經過了正月。全國業餘歌手大獎賽一拖再拖,終於定在二月初十晚上。

    由於經常在網上溝通,燕凡也開導了曲英不少,也知道了曲英的癌細胞不但沒有擴散,而且正在一天天萎縮。看來,一定能夠參加最後的決賽。並有很大的希望取得好名次。

    曲英從精神到物質,都得到了燕凡無私的援助,才得以堅定了她生存的信念,所以將要罕見地戰勝癌症。在得到父母同意後,特此請求燕凡初六到她家去,她要用盡可能的誠意感謝他。

    因爲按原計劃,燕凡初六就要到北京開始處理業務。初七、初八忙兩天,卻空出了初九和初十兩天準備比賽和參加正式比賽,所以除了表示感謝外,想都沒想就一口回絕了。

    而曲英沒到過都城,希望燕凡初九中午去車站接她。燕凡答應了。

    已經初五,明天就要出發。聯繫了丁誥與魏紅,還是決定坐動車同時動身。家裏的一大堆工作,同樣也不輕鬆。所有的單位公司最小的規劃也是翻一番,雖然主要領導都重新調整了一遍,而且調整後的一、二把手都立了軍令狀,又有丁從從和汪玉兩個總裁靠上,但燕凡還是確定完成決賽後,初十夜裏便返程回來。年前王思思沒有照面,他很感激她對他的理解,這個計劃也是沒考慮王思思的因素。雖然他知道她這次一定會出現,或許是在決賽以前就可以搞定她。

    把一切處理妥善後,還有一項說不定會使他失去心理平衡的重要事要做。年前曾計劃春節後馬上求出答案,但他一直沒有勇氣。而從明天起,又要踏進一年的忙碌之中,也就今日最合適了。

    燕凡還是鼓足了勇氣,摁上了全部密碼。他摁最後一鍵時,眼睛已經離開了屏幕,並轉身去倒了一杯茶。他不是口渴,也不是特別好茶,他是讓時間緩衝一下情緒,在心中已經百分之百的認知中讓其晚一點到來,以讓心情多平靜一會。

    該來的,總歸會來。但燕凡坐下後仍然沒敢正視屏幕。他低着頭但沒有閉眼,慢慢往上擡頭,看見了照片下半部分了,他仍然用那個速度往上擡着頭,卻用上眼皮遮住了那張照片上半部分……

    猛地,燕凡上撐了上眼皮。沒有吃驚,他早料到了。照片,與在汪姐家找到的那半張是一個底版出來的。他從保存在E盤裏同樣加密的照片裏找出那張對比,沒錯,他現出了苦笑。

    這是蒼天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不,這不是蒼天遊戲人生,是蒼天在用軟刀子殺人,還殺人不見血!讓我怎麼辦?怎麼辦啊!汪姐,從從,你倆怎麼辦?繼續維持這種的婚姻關係嗎?從從有了我的身孕,我當然要負責,這還多虧汪姐懷得不是我的孩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