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還是動動腦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還是動動腦子字體大小: A+
     

    “你小子有能爲去找其他女人,蘭蘭和蔣麗都是我的女人。那天不知是誰,如果是我撞見的話,這個年大概你得在那邊過。你不許對那兩個女人有想法,否則就是活膩了。”江漢不是開玩笑的口氣。

    “友弟是說笑話,江弟何必動真。他有心要得到那兩個女人,就更不會在你面前暴露其野心的。”無關緊要的話說兩句,表示自己還算活躍,趙承同言語了。

    “江弟不是有重大收穫嗎?說出來讓大家高興高興。”劉地將話題拉回原道。

    “不是要尋找總哥嗎,我問蔣麗要來了大總哥的電話號碼,難道這不是收穫?另外還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呢。”江漢一副驕傲神態。

    “江弟不要將好消息故意做兩次說,你讓兄弟們做一次高興不好嗎?還留一噱頭讓人品味,你真耐得住性子。”劉地並沒有不滿。

    “好東西也不能全放在一嘴品嚐,難品正味。還是江兄讓咱們一口一口的欣賞滋味,江兄的做法沒有不足。”莊滿開始發表高見。

    “有了大總哥的電話號碼,就不愁其他小總哥的,大總哥都存下了,找誰有誰。劉兄,這是大總哥潘辰的手機號。”江漢從通訓錄裏找出,把手機遞在劉地手裏。

    劉地接過來,掏出自己的手機存下了號碼,將手機送還:“兩個收穫一回事呀,江弟真會開玩笑呀。”

    “不是,確實還有個收穫。”江漢又開始賣關子。

    “快說呀,還有收穫,那一定是好消息,快說出來讓弟兄們分享。”劉地急不可待。

    江漢一笑:“蘭蘭接我沒有到她家,接我時車裏有一位女人,而是去了她——”

    “別再炫耀你那些女人了吧,你看友弟真的坐不住了,搖搖欲試的樣子,挺讓人不是滋味的,快說好消息吧。”劉地還是心急。

    “等我說完不就知道了嗎?說事好似與刺蝟**,你急什麼?”別人越是急,江漢還是越不說了。他先是喝了幾口茶,又點菸。

    無奈,劉地只得慢慢等着。

    送菜的也好似與江漢是一夥,在這節骨眼上送來菜餚與饅頭,趙承同們不得不忙活一陣子。

    在友善倒酒時,江漢才話接前題:“那個女人是南總哥聶志的老婆。”

    就一句話,讓大家等了十分鐘,真有點哭笑不得。但總歸是好消息,劉地還是很高興,別人就沒有那麼興奮。

    開始吃喝。議論着一些日常話題。

    劉地忽然轉面江漢:“南哥的夫人什麼名字你知道嗎?”

    “好停。”江漢正塞進嘴裏一塊大肥肉,吐字不是很清晰。

    “好停快住下,還有叫這名字的。”趙承同終於又來了一句。

    江漢吞下那塊肥肉,才更正道:“哪裏好停,是曉萍,日堯曉,草水平。”

    劉地倒沒計較,又問道:“江弟還記得她在哪裏住嗎?”

    “昨天剛去的,算來離開她家才二十個小時,怎麼會忘?”江漢說。

    “那飯後你領我去拜訪拜訪她。真可謂應了那句古語踏破鐵鞋無覓處了。費了那麼多事,捱打受辱都沒找到,原來在家門口。”劉地更加高興。

    蔣麗計劃中午去與曉萍吹風,劉地再去那真是冤家路窄了,不能讓他倆碰成塊:“今天曉萍約蘭蘭去看望朋友,大概很晚才能回來。要不,明天早販後我領你去見她。友善也跟着去,她老公一年在家沒幾天,你有機可乘的,你去認認門。”

    劉地沒吭聲,他倒希望友善與曉萍有這種關係,那控制了她就幾乎等於控制了南總哥聶志。可友善是不是幹家尚不能定論,他想看一下友善本人的反應。

    友善白了江漢一眼:“得了,容易得手你還讓給我?大概是個醜八怪吧?你看不上眼,我也懶得見她。”友善心裏說;解決生理需求,我有美女吳春呢,我需要的是個終身伴侶。我的吳春一點也不比你的女人差!

    “友弟,明天咱就三人去。你看上她,就試着交往交往。是塊肉你就吃,是塊毒藥就扔了,並無不可。”劉地笑着說。

    “總哥的老婆馬蜂窩,誰敢捅?那是拿着小命當兒戲呀。”友善雖然不怕女人多,但他懼怕黑道的人心也黑。

    “想她一年見不了幾天男人面,又不幹工作,不缺錢,缺得就是有人給她的歡樂。你若征服她,她肯定會舍死保護你,怕什麼?曉萍長得幹頭淨臉的不醜,與蘭蘭半斤八兩。”江漢開初是拿他開心,後來見劉地真有此意,江漢便改變了想法,真願意友善去接近曉萍。他不是爲了同夥開心,而是他去騷擾蘭蘭的賬江漢還沒勾消。只要你常在河邊走,就不怕不溼鞋。

    也對,他老公不在家,再有她罩着,有什麼危險?吳春雖然開初沒有費多大事,但以後便變成拒絕,藉口我嘴裏有臭味,分明是看不上我了,蒼白的理由讓人失望。明天去看看曉萍,如果合適,再試着交往也成。聽曉萍這個名字,人錯不了的。

    “友弟可願同往?”劉地見友善點頭,說道:“就這麼定了,明天咱三人去,友弟先做觀察。如果上眼,以後再自己掌握火侯。至於明天,別守着我倆暴露心跡,以免引起曉萍的不滿,還不利於我的前去拜訪。好了,現在專注吃喝。”

    還是在曉萍家,幾乎與昨天同樣的菜系,曉萍招待着蘭蘭和蔣麗。

    “久聞蔣董事長大名,無緣相見。想我等卑微身份,也沒資格去要求見你。想燕總裁英俊瀟灑又風度倜儻,他的女人一定也錯不了。一見蔣董事長,確實花容月貌,超一流的中華才女。”吃喝間隙,曉萍自以爲身份與蔣麗同坐並不顯高攀,但嘴裏卻用謙詞。

    “曉大姐罵人不帶髒字,還盡用奉承好詞,比比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人,真是不知要聰明多少倍。即便你殺了人,保準不用償命。我是個苦命的女人,你用什麼樣的誇譽也撫平不了我心中深深的創傷,真的。”蔣麗看出對方是個富有心計而圓滑的人。

    “蔣董事長,我不是別有用心的奉承你。今天既然成了朋友,就實話實說。以前,我雖然沒見過燕總裁的女人,但我多次見過燕總裁,我還有與燕總裁的合影。我恨燕總裁的女人,因爲她得到了燕總裁的愛。而我沒有,包括你的蘭律師。但,我與蘭蘭對燕總裁的愛一點不比你差。”曉萍的酒纔剛剛沾脣,就好似醉了。

    “可是,他沒有了,愛從何談起。如果他還在世,我可以與你和蘭律師共同分享他的愛。”蔣麗好似在樂於助人,可她自己也覺得有點自欺欺人、言不由衷。

    “不知蘭蘭做何感想,沒有溝通過。燕總裁若還活着,哪怕給我一次愛,我也死而無憾了,真的。”曉萍只顧說自己的感想。

    “曉萍,在胡說什麼?”聽見閨蜜越說越離譜,蘭蘭急忙出言禁止,她不希望她第一次見面就在蔣麗心裏有個不好的認象。

    “我是實事求是。”曉萍終於停下來。

    蔣麗糾正偏了的話題:“我來的目的剛纔說過”

    “一,交個朋友;二,對江湖重修燕凡墓表示感謝;三,讓江湖別上惡人的當,對嗎?”曉萍乃口快心直之人。

    蔣麗點點頭,還是說道:“但燕凡墓真的不需要重修,請你務必轉達我公公、婆婆及我本人的想法。”

    “難道燕總裁不是你公公、婆婆的親生?你有意再嫁就忘卻了燕總裁對你的愛?”曉萍深感不解,詫愕地。

    “因爲裏面的人不是我的冬,我不希望讓江湖上的朋友省吃儉用爲一個無名氏修墓。”蔣麗道出實情。

    “啊,有這事?真是匪夷所思,那埋者是何人骨灰?”曉萍更加迷惑不解,睜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臨時迷底待解。”蔣麗簡單回答。

    “不可能,這事警方不都介入過嗎?”迷惑變成否認,曉萍口氣肯定。

    “你問她。”蔣麗的臉朝蘭蘭一轉。

    曉萍見蘭蘭點頭,她重陷迷魂陣,迷惘着。

    “裏面不是燕總裁,這是真的。到底是誰,有懷疑對象,但要進一步待解。這是絕密。蔣董事長對你講了,這是認可了你這個朋友,還望你代董事長保密。”蘭蘭點頭後說。

    曉萍站起來伸出雙手,隔桌握着蔣麗的雙手:“謝謝,謝謝新朋友能給預老朋友的相信。”

    重新坐下,蔣麗說:“你對聶總哥不要直接說墓裏不是燕凡,只說燕家人不希望重建。他活着時,無論多麼優秀,終究是一個普通公民。死後,也要配一個普通之墓,相信燕凡的在天之靈也是這麼個觀點。”

    曉萍皺皺眉頭:“我會把董事長的話原原本本的傳遞給他,但是要他停止修墓,如果是這個理由,那恐怕是車水杯薪,不會起到任何作用的。你若真不想重修,且又不想把真相告訴他,還是動動腦子,想一個更有說服力的理由,哪怕不是事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