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江漢爽快答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江漢爽快答應字體大小: A+
     

    純爺們:這麼說,你應該是位農民,然後進誠當了農民工是不?

    丁四人;與我的判斷不謀而合。今天,在我過來與你聊天前,忽然在腦海裏出現一個畫面,是低矮的四間民房,還有南屋院牆。我想,那就是我的故鄉我的家了。

    純爺們:祝賀姐夫恢復記憶。我,後悔了。

    丁四人:後悔?後悔什麼?

    純爺們:應承五一前不去看憐兒啊。我改變了主意,出了正月我就一定要去看!

    丁四人:言兒無信啊!搞企業的人怎麼能夠這樣?在這裏我鄭重宣佈,你可以來,我歡迎。但,你若來,我從此不再扮演燕凡,是你失信在先,怨不得我。

    純爺們:你還用扮演嗎?你是誰?不就是燕凡嗎?再說,總裁姐不早就有孕在身嗎?何必再搶別人家的孩子?我不懂。

    丁四人:你那裏安全了?

    純爺們:一如既往,風雨飄搖。

    丁四人:這就對了,這裏安全的多。爲憐兒着想,這是你我首先要考慮的。再說,我是燕凡,可以給憐兒父愛呀。你,給不了的。你那位男友,雖然慈眉,卻稱不上善目,我不放心。

    純爺們:讓我正月底去見見他,今年上半年我再不提要求怎麼樣?姐夫,勸勸總裁姐。我知道,她全仗你,但這事你說了不算,可她的主意肯定要你拿,我沒說錯吧?

    丁四人:不敢肯定你的話對否,但你稱呼錯了,你承認嗎?

    純爺們:你不是姐夫?跟總裁姐拜拜了?

    丁四人:你不是從從的大姐嗎?怎麼稱從從姐?我不是你男人嗎?怎麼成了姐夫?

    純爺們:去!去!賺我便宜!

    丁四人:要不這樣得了,我就當是燕凡。也省下扮演。你那裏,有個討人喜歡的小蔣董妹,(這會我不太喜歡,肚子有點大)這裏有從從和汪玉,多麼好。(肚子也在漸漸變大)

    純爺們:不嫌多呀,你又佔了一位?你忙得過來嗎!“(圖標偷笑)

    丁四人:可惜都有小崽子了,包括你,不好玩!(圖標哭)

    純爺們:賺老孃便宜,不叫你姐夫,不和你玩了。

    丁四人:剛纔還向從從要我呢,怎麼一會就變卦了?你是老孃,我就是老爺爺了,你還下一輩呢。

    純爺們:不佔便宜不饒人,不理你兩口子了。正月底前我去看憐兒,說好了,不準變卦。(再見圖標)

    蔣麗少氣氣無力的關了電腦。這好,問了還不如不問,人家那個燕凡是個農民,看來離完全恢復記憶爲期不遠了。他話裏是否是有意接納我?不,人家的從從肯定比我好,還又納了一個汪玉。

    汪玉?那天第一次見面時的另一個婦人打扮的中年人?可能是。想什麼呢,要對起我的冬對我的信任,一生不再另嫁他人,不管他比冬是不是還要優秀!這排除了疑慮,燕氏的工作仍然要幹,惡人的陰謀還要揭穿。年過了,惡人們也要跳出來了,應付又是必不可少的了。他們不是要找總哥嗎?爲江漢得到信任,就把電話告訴他們吧,遲早總哥們還要來。她撥打了江漢的手機。

    “董事長,有什麼吩咐嗎?”江漢馬上問。

    “你在哪?蘭律師那裏嗎?”蔣麗問。

    “是。董事長,有事儘管吩咐,我倆都會竭力爲燕氏服務的。出了偏差,我負責。”江漢信誓旦旦地說。

    “明天你倆不要去董事長室找我了,有事電話聯繫。你告訴我蘭律師閨蜜的電話號碼,不,你讓蘭蘭聯繫聯繫她,明天中午我去她家見見她。一則對她老公要重修燕總裁的陵墓表示謝意,二則探聽一下虛實,早去吹吹風。你明日直接去趙承同那出租房,很可能劉地等人也會去,把電話號碼告訴劉地,就說你已回到了我身邊,重新獲取了我的信任。表明你真心愛蘭蘭,蘭蘭也唯你是從,希望他們打開保險櫃,看他們有什麼陰謀詭計。

    當然,打開保險櫃時,蘭律師一定要看眼目行事。既不能遂他們心意,又不能對罪了他們對她產生懷疑而招致危險。關於你對我的關係,就說孩子是你的,只是與我逢場做戲玩玩而已。好了,明天就這樣安排,隨時保持電話暢通。”蔣麗要與惡人破釜沉舟。

    “好,董事長,一切聽從安排。”江漢爽快答應。

    “掛機吧,好好休息,今年或許纔是正式較量的開始,隨時準備與惡人們做長期的周旋。掛機休息吧。”蔣麗指示。

    原準備過了正月十五開始行動,可做賊心虛的吳春嗅出節後的氣氛有些異常。往常蔣麗沒有公務時,好幾個月都不來一次。而從初七上班,蔣麗不說天天來巡視,到初十已來了三次。第一次是同往常一樣,春節過後第一天上班來進行常規走訪。而這三次都沒進行長室,這使吳春疑心加重。

    她電話問了邵夏,蔣麗也去了保險公司三次,僅有第一次進過經理室。這,就是大禍臨頭的預兆。是不在尋找把我等掃地除門的理由?她在班上電話通知了劉地,要他馬上把行動計劃提前。

    劉地也嗅出政治氛圍微妙,馬上聯繫了趙承同、莊滿、渚瞼、友善,只有江漢的電話兩次都在通話中。過春節後還沒見到過江漢,那很可能去東北過年還沒回來,原定過了十五聚合,這不能怨他。

    正月十一十點剛過,原定十一點碰頭,接電話者都如約提前來到出租房。

    正在寒暄着,劉地手機響了。“劉兄,我是江漢。”

    “江弟,在東北嗎?”劉地問。

    “不,我在蘭蘭家,昨天就回來了,特向劉兄報到。”江漢心平氣和。

    “哎呀,江弟,你不夠意思啊。昨天回來爲什麼不打電話通知我,讓我給老弟接風?昨天我給了你兩遍電話,你都在通話中,我只當江弟還沒來安津呢。昨天沒給你接風,今中午補上。我們都在出租房,十一點半來菜,你抓緊趕來吧。”劉地說。

    “爲了得到蔣麗相信,吳行長不是讓我明着不與你聯繫嗎?所以昨天蘭蘭接了我,她直接把我送去了她的一個閨密家。吃了午飯我去找蔣麗,在我軟硬兼施下,她終於重新接納了我,並有重大收穫呢。”江漢笑着說。

    “來了一炮?大着個肚子,你自己的骨肉,要小心一點啊。”劉地笑着說,心裏卻有些嫉妒。

    “那是自然。女人嘛,就是這麼種玩藝。裝不樂意的,只是表面現象。你硬上,她會服服帖帖的,連電話號碼也讓我打服舒服告訴了我。”江漢佯裝得意。

    “好了,別賣乖了,馬上過來吧。”劉地笑道。

    趙承同衝上茶水,每人給倒上一杯,坐在那裏悶不言語。過春節,邵夏沒有回老家,而是在邵夏的新居里一家三口過了一個平安年。邵夏渴望平靜安逸的生活。多半年的爾虞我詐使她身心俱疲,工資與獎金她每月三萬至六萬,雖然先前出演電視劇的酬勞因買房用去了一部分,但現在仍有存款近五十萬。

    她曾勸趙承同放棄與劉地合作,但趙承同也是謀害燕凡與燕凡兩個女人的元兇之一,有把柄握在人家劉地手中,想退出談何容易。只得找藉口暫時留在劉地的陣營中,以後找機會退出來。邵夏也怕劉地操縱正在尋找的江湖人士對她不利,也就勉強同意了趙承同的主意。不過,邵夏勸他別再昧良心,多看少做甚至不做。今天,他就是遵照邵夏的囑咐做的,他對勝利一點信心也沒有。

    “趙弟,怎麼過年過成啞吧了?有什麼煩心事講出來,讓大家幫着排憂解難不好嗎?”劉地已注意到趙承同又一次反常。

    “過春節過出懶病來了,渾身不舒服,不知道哪裏不好受。如果連着過兩個年,我試着就烏乎哀哉了。”趙承同明明心裏不悅,卻賴身體不舒服。守着衆位兄弟,不便把話挑明。

    “過節過的,都不是精力充沛,大概都得有個適應期,我亦有同感,渾渾噩噩的精神不振。”莊滿好似力挺趙承同。

    “過年也沒得閒,只是年五更歇了他媽一個整夜。初一就跑了一整天,一直到夜裏九點纔回來。比平常素日更乏人,直到現在沒歇過來。”渚瞼隨聲附和。

    “屁,過年怎麼了?不幹活,竄吃竄喝,天天都這樣就好了,就怕是撈不着。我看,各位是過年過恣了。”終於出現了不同意見,友善喝了一口茶,又點香菸。

    門敲了兩下,沒等裏面反應過來,江漢大步而進,興沖沖的,有點趾高氣揚的樣子。

    “江兄豔星高照。這邊摸着大董事長小妞,那邊摟着蘭蘭大律師,不是少女就是美人,真的豔福不淺。江兄就不捨得挪一個給我?我也是光棍一條。你忘了做光棍的滋味了?咱得同病相憐啊。挪出一女賞賜給我,小弟沒齒不忘。”友善發自內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