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還在不停的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還在不停的笑字體大小: A+
     

    汪玉、丁從從與燕凡碰杯後,汪玉一邊與丁從從碰杯,一邊笑道:“大姐從從是四人,咱的凡說了,四人不是人。”

    “你個壞妹子汪姐該打,燕郎不會罵我的,我知道。”丁從從不受挑撥,並喝斥着係扣人。

    “你裝聾作啞啊,剛纔凡說四人不是人,裝聽不着的忍氣吞聲,好大的度量,我佩服。”汪玉繼續挑撥離間。

    “你還藉機罵我啊,再說一遍我馬上扒光你的衣服!”丁從從貌似野蠻。

    “那有什麼可怕的?我快人老珠黃了。再說,他沒見過還是你沒見過?你樂意看,我馬上脫,給你省省力氣得了。冬確實說過四人不是人,你問他。”汪玉爲佔便宜不厭其煩。

    “咱都是同一類,不僅一個鍋裏摸勺子,還一個牀上滾牀單。我不是人,那他和你都不是人,是不?”丁從從卸下僞裝的野蠻,富有邏輯性的推理着。

    一個牀上滾牀單?倘若你倆真的是母女,如果又讓你們知道了,還能笑出聲嗎?燕凡心裏悶悶地問。

    “凡,不高興還是菜不可口?”汪玉大幾歲心細,她問。

    “燕郎真的有點不開心的樣子。這半年企業滾雪球般膨脹,你又順利進入了正月裏的總決賽,咱名利雙收啊,有什麼不高興的?”丁從從經提醒也看出來了。

    燕凡爲了徹底解脫自己,也爲後來揭開真的是母女的迷底來個預演,便借用調侃方式試探道:“我在大腦裏有個假設,如果是在現實中,我卻沒法理順其中的關係。”

    “你都沒法理順,到我大腦裏就成了漿糊了。她或許能夠排憂解難。”汪玉恭維丁從從,她知道燕凡不能理順的,只有求助於神仙,而神仙也不見得能夠理順。

    “你沒大沒小,竟敢嘲笑大姐!在你大腦裏成了漿糊,管不管用且不說,總還有點兒東西。到了我大腦裏,那就是一片空白。即便咱理順不了,權做爲猜燈迷,說出來聽聽。”丁從從笑着說。 щщщ .ⓣⓣⓚⓐⓝ .C ○

    還不知道誰沒大沒小呢!燕凡笑着搖搖頭,改變了主意。

    “大姐讓你說就說說唄。”沒大沒小,大概嫌我那句話沒稱你大姐,這次加上不就結了?汪玉想。

    “汪姐的女兒丟了,從從不知生身之母是誰,你二人年齡又無縫對接。或許你倆是母女。”燕凡心裏話,用調侃方式。

    兩個女人對視,或許心裏也不會百分百的否認。

    燕凡好似無意識地笑着,內心卻在觀察兩個女人的臉部表情變化。

    汪玉首先做了肯定,她以爲是賺了便宜:“就說你的假設成立,那大姐是我女兒的話,你豈不成了我的閨女女婿?你得開言吐語的叫我岳母啊,這不是我攀高。”

    “不對呀,你也是我老婆啊。這麼說,我是你老公,豈不成了從從的繼父?從從得叫我叫爸呀。”燕凡沒有從兩個女人臉上看出什麼文章,也就變成了真的調侃。

    “哪有你這樣的爸呀?你那不成了禽獸不如的東西了嗎?幹出這麼不要臉無恥的事來,人前裏還能擡起頭來?”丁從從不甘心下了一輩。

    “是呀,這樣的繼父該閹!”汪玉自己也不知是哪頭的。

    “也沒有你這樣的媽呀,和自家的女兒爭男人。要閹,先閹你,俺可捨不得。”丁從從雖然是在嘻戲,出言卻真。

    “凡以後別動我,再動我,大姐捨不得閹你,要閹我啊。這也好,你以後就管我叫岳母吧,年齡也差不多少。”汪玉笑着把燕凡推了出去,要安心做丈母孃。

    “那不行,我得給憐兒爭取權益。如此推算,憐兒豈不得叫你腹中的胎兒爲舅或姨嗎?你還要給我生個小舅子或小姨子呢。這都不行,我只讓你做我的女人。”燕凡好似在權衡着利害。

    “爬得高,跌得慘,你倆都賺我和憐兒的便宜,不像話。我本是大姐,怎麼就憑你這個壞燕郎一句話便把我變成了女兒?好了,我成女兒也可以,以後不準動我,還得算算你**的醜賬。”丁從從也學着汪玉的榜樣,同樣把燕凡推了出去。

    “這可好,一個假設,把兩個老婆弄得一個也沒有了。”燕凡笑了笑,與他兩個女人碰杯後飲了一口啤酒說道:“正如二位所言。自從不知什麼原因跌落河底差點喪命,虧大柳樹與汪姐救我倖免於難那時開始,三個多月倍受折磨。

    一直到逐漸康復,取得安津賽區參賽資格,接受了我漂亮老婆從從時到現在,幾乎沒得到一天的休息時間,體力腦力全部鋪在集團擴充上。好在老天不負有心人,也在兩位的辛勤付出下,業績還行得下去,這是對我最大的安慰。從從給我愛,給我相信,給我一個發展平臺。大恩不言謝,深恩幾於仇。從從,我單獨敬你一杯。”燕凡真的動了感情,雙手捧杯,與丁從從的茶杯相碰。

    “說屁話,誰讓我做了你的女人。”丁從從被男人一席話說的心裏熱乎乎的,淚水勉強沒有流落下來。

    燕凡飲幹那罐啤酒,破例又開了一罐放在茶几上。他知道他的女人愛吃什麼,便夾一塊排骨送進丁從從嘴裏,隨後再夾一塊自己用。又轉面汪玉:“汪姐開玩笑讓我叫其岳母,如果去其嶽字也無不可。你不僅給我愛,最主要是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從從如果覺得我這個丈夫還基本合格,同樣要感謝汪姐救下了你倆的男人。來,從從與我一起,敬我的救命恩人一杯。”

    丁從從點點頭,也用雙手共同與汪玉碰杯。

    燕凡夾了一大塊糖醋鯉魚剝淨了刺塞進汪玉的嘴,然後自己夾了享用。

    魚肉太大了,汪玉被塞了滿滿一嘴,兩片嘴脣怎麼也合不攏,更談不上咀嚼了。

    燕凡與丁從從差點笑出眼淚,還在不停的笑。

    汪玉費了好大時間,用手捂着嘴擋住,用舌頭送出一部分魚肉後再才分批一點點吃進去。嚥進最後一口後,她狠狠白了燕凡一眼:“你要噎死我呀!可真是恩將仇報了。”

    三個人又飲了一輪,燕凡笑道:“說你倆是母女雖純屬調侃,但不否認大千世界裏無奇不有。如果說老天就安排你倆是親母女都嫁給我,你們什麼看法?會有什麼感受?”

    “不說絕對不會出現,終究是概率非常非常之小的。即便有,母女也不可能認識,也都被蒼桑日月所欺騙、所掩埋。即便說從從與我真的是母女,現在都是你的女人,也已經沒有辦法更改這個事實了。那還是你的女人,你還是俺的男人。真那樣,你回那頭摟着大姐的時候,心裏會對我說,‘你女兒被我摟着呢’。你回頭來摟我時,心裏會對大姐說,‘我摟你媽’呢。就這麼簡單。人生就這麼幾年,不用考慮太多。”假設的想像與真正的事實總是有差距,汪玉倒覺得很輕鬆。

    “從從覺着呢?”燕凡問。

    “你的兩個女人是同一個認知。如果母女共侍一夫,那不更使人放心嗎?我倆是母女,你會更幸福,你這可真是大天白日說夢話了,想得美。”丁從從也白他一眼。

    一夜連雙歲,五更分二年。古人的絕句確實貫絕千古,春節過後,新的一年開始了。

    正月初十上午,江漢返回安津。在安津車站,他打電話告訴了蘭蘭,希望蘭蘭能去接他。

    蘭蘭正在朋友家,閨蜜說好了要留她吃午飯。她接到電話,便約閨蜜中午到她家。閨蜜答應並與她一起去了車站。

    江漢已走出車站,看見了蘭蘭的車,他就有點親切。車在路邊停下,他忙迎過去。近半月沒見了,見蘭蘭走下車,他快步搶向來與她熱情擁抱。

    “得了,得了,守着外人別這麼親熱。蘭蘭明明這麼重口味,叫我來當燈泡嗎?”閨蜜下車搗亂。

    江漢鬆開手,面向蘭蘭:“這位?”

    “我最好的朋友曉萍。今中午原在她家吃飯的,讓你一個電話打亂了。本來是我吃現成飯的,這變成了我忙活。上車吧,緊七慢八的到家該開火了。”

    曉萍一邊上車,一邊說:“要不,還上我那裏去吧,一切都準備好了,也省不下你忙活,因爲我的手藝比你確實不行。”

    “那就到你家。忙活算啥,我還省下食材呢。”蘭蘭真的奔曉萍的住宅而去,因爲她沒有準備,省下食材只是順口一說。

    “小算計。”曉萍不是責備閨蜜,她知道她沒準備。

    到了曉家,一些都順理成章。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還算豐盛的菜餚擺上茶几。

    曉萍做爲主人,衝好水後,打開紅酒瓶塞,倒了三杯。她率先舉起酒杯,面向蘭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位就是你口裏的江助理了?”

    “我姓江,名漢,實則是蔣董事長的保標。助理,只是個虛名而已,是掛名領薪水的。那曉女士就是蘭蘭常掛在嘴上的富婆了?”江漢舉杯。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