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自己到底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自己到底是誰字體大小: A+
     

    蔣麗再彎腰拿出一份相遞。

    燕文正又從老伴手中接過:“最絕密文件之二,專授大姐燕紅和大姐夫王軍。如果我不能主持工作,燕氏又面臨混亂,在二老監視下,由蔣麗頒佈各自爲政的文件。一旦各自爲政的文件宣佈後,除了我或長大成人的憐兒外,任何人的指令都是無效的。

    不過,蔣麗還代管我總裁及法人之職。姐與姐夫當有義務協助蔣麗讓憐兒整合燕氏,整合後仍由蔣麗任董事長,憐兒任總裁兼法人代表。在此之前,姐與姐夫主管的公司自主營業,不受任何人(包括蔣麗)干涉,更無人對你倆進行人事任免,這是最終決定。不管以前有過什麼部署,都統統做廢依此爲準。

    本最絕密文件一式四份,您倆各一份,爸與蔣麗各一份,自公佈之日起生效。”

    蔣麗又遞了幾份,除了被授權人的名字不一樣外,其他一字不差,再就是除了這姐妹仨是一式四份外,其他的都是一式三份,也就沒有唸的必要了。三個人最想看得是授吳春和邵夏的那兩份,於是蔣麗從裏面找出來直接遞給了公公。

    燕文正念道:“絕密文件之四,專授吳春。只要增速保證在集團各公司的前兩名,不損害集團的經濟利益和燕家良好的商業聲譽,就沒人有權對你進行任免。除非效益下滑,也要經得董事會三分之二的董事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股份比例方能決定你的任免。你的孩子可以得到生活、教育、結婚等經費,也可以在燕氏有就業優先權,但他們不會對你和你的孩子讓出股份,你更不能以各種藉口提出額外要求。你有嫁給劉地和其他人的自由,憑我的這份授權書可向蔣麗索取不超過六十萬元的嫁妝費用。另外,銀行每年要承擔燕徐石慈善基金會一千五百萬至兩千萬元的善款。此文件一式三份,你、蔣麗與我爸各一份,自公佈之日起生效。”

    蔣麗又找出邵夏那份遞出。

    燕文正接過來看了看,說道:“與那份相同,只不過劉地改成了趙承同,捐助項目改成了惠民醫院,每年的捐款是五百萬至一千萬元,以及我們家庭開支五十萬元。”

    “聽冬兒的口氣,他已經不承認這倆是他的女人了。”徐英蘭說:“對他不忠,還應承嫁妝六十萬,冬兒真是菩薩心腸啊。”

    “這就是冬兒的仁慈之心。再不好,也曾經是他的女人。”燕文正恢復了搖頭習慣。

    “咱不給她倆再嫁設置障礙,六十萬也可以給他。但嫁出去了,理之當然的就要離開燕家。”徐英蘭說。

    “你指她倆的職務?”燕文正問。

    “是啊,省得看見她倆心裏不舒服。”徐英蘭說:“自達她倆搬出燕墅,這一期心裏還多少好受點了。”

    “可冬兒有言在先,只要這兩個公司業績上去了,別人無法對其任免啊。”燕文正一旦搖起頭來就不打算停止。

    “不是董事會有權罷免她倆嗎?只要董事與股份比例達到一定程度的話。麗兒一人手握七成,那姐妹仨也義無反顧,早就摩拳擦掌,人數和股份都是百分之百。”徐英蘭態度明確。

    “前提是效益下滑。等着吧,早晚有那麼一天,她倆自己劃的圈,會自己跳進去。”燕文正還沒放棄搖頭。

    “爸,媽,大年五更的,不談這些不開心的事吧。我們去看會春節晚會,緊七慢八也該吃年夜飯了。今年孫媽您二老讓她回家過團圓年,預定的酒席還不知送不送來,我一會打電話問問,不行的話我掌勺,家裏都現成成的,好在孫媽走時就買好了成品水餃。”蔣麗提議。

    “好吧。你打電話問問,早訂好的他們不好爽約的。他們違約,讓你媽掌勺吧,你這樣子也不方便。”證實了兒媳所孕是冬兒的,燕文正開始疼惜兒媳了。

    蔣麗電話打通,距離燕墅最近的這家酒店老闆說夜裏十點對唯一應承的這份外送保證準時送到,她告訴了公公。

    看看才九點多,燕文正笑道:“距自己的飯店有點遠,簡單的酒席都在這家酒店消費,他不會丟了這個客戶。酒後,餃子不用下了,明天一早吃吧。這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座機響了,拜早年的電話。

    禁放鞭炮,好似少了一些年味。只有拜年的祝福,還勉勉強強地傳達着過節的氣氛。往年燕家人多,熱熱鬧鬧的。今年應該更多,卻燕凡不在,金秋、石淑秀去體驗那邊過節的滋味,憐兒也在與父團聚,邵夏、吳春也已搬出,偌大的一個燕墅,只有這三人撐着。

    響起敲門聲,蔣麗看一下表,才九點半多點,送菜的提前了?還沒等徐英蘭完全站起來,距門口近的蔣麗已走過來敞門。

    “舅媽春節快樂!”大外甥王燕帥走進來,十五歲的少年,荒眼一看就是個大青年,嘴巴上也看出了早熟男子的特徵。還沒等舅媽答應,便奔燕文正老兩口奔去:“外祖父、外祖母好!”

    燕紅、王軍相繼走進來,寒喧一番,這一家三口是來陪父母過年的。燕冬不在了,燕紅希望在這每逢佳節倍思親的關健時刻儘量減輕父母的思兒之痛。雖然這裏的風俗不允許出了嫁的女兒回孃家過年,但燕紅打算喝完年夜酒就回去,不吃年夜飯就不是在孃家過節。

    飯店提前送來了免費且豐盛的年夜飯。

    燕家多了幾許歡樂。燕文正老夫婦在歡樂、悲哀中碰杯小斟,蔣麗一邊在心裏滴血,一邊應付着。

    燕凡過着鬱悶的春節。

    自從傷愈在燕丁着手創業,風風雨雨不說,高度勞累使他無暇顧及自己的身世。過年了,兩個女人一致同意給他放假,而且也這麼做了。但燕凡的五年計劃又佔去了他的思維。一直到年除夕他才強迫自己放鬆,卻接到了蔣麗要求他提前假扮真的自己給父母拜年。拜年以後,剛剛放鬆了的他又陷入了新一輪思患。

    成全了給人家的父母拜年,自己的父母如果健在,他的兒媳也能有蔣麗的孝心而佈置這樣的拜年嗎?

    自己到底是誰?

    原認爲彩刺南飛二字吻合了蔣麗尋找的南飛,人家的飛卻是非,驢脣不對馬嘴,不是一檔子事。

    汪玉與丁從從真的是母女嗎?如果是,我燕凡是個什麼東西?迷底馬上可以解開,可誰有這個勇氣?不解開,心裏老有這個疙瘩,怎麼辦?新春佳節,爲過好這個年,出了正月再說吧。

    常雲也回家過年了。

    汪玉對伙伕軍的工作認真負責,廚房裏傳出油熱的聲音。

    丁從從放下了被她哄睡的憐兒,去支援伙伕。

    憐兒甜甜的睡着了,一臉笑容。憐兒,你還不知道你的父母已經雙雙罹難吧?還好,有兩個女人爭着給你母愛,我給你父愛,你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父母雙雙罹難?我不也是在這個時間段遭難失憶的?這難道僅僅是巧合嗎?

    爲什麼讓我這個燕凡假扮那個燕凡給那個燕凡的父母拜年?我豈不就是那個燕凡嗎?其次再怎麼解釋?

    揭開這個迷底很容易,與憐兒做一次親子鑑定不全結了?好,等揭開這個迷底,再揭汪玉與丁從從是否母女的迷底。

    如果,兩個燕凡合二爲一,汪玉與丁從從又是母女,怎麼處置?

    丁從從、汪玉絕對不能丟;老爸、老媽一定要孝敬;蔣麗挺着個大肚子,擔着重任,還要安撫着兩個老人更是不容易。

    這在想什麼?還沒得到證實呢,何苦在這些飄渺虛幻中糾結。不過,守着兩個女人說一下要與憐兒做親子鑑定,看她們反應如何。白費呀,自己都弄不明白,她就更無從談起了。什麼話都是說,提提也無妨,說不定還有意外收穫呢。

    報點二十時,兩個女人笑眯眯地往茶几上擺放着菜餚,少不了糖醋排骨和糖醋鯉魚,都放在燕凡面前。

    兩個女人一齊走向大牀邊,見憐兒還在熟睡,意見便產生了分歧。丁從從看他睡得香甜不忍心打攪他;汪玉說吃年夜飯不能少下他。

    “剪刀、包袱、錘,一次定勝負。”兩人的意見不統一,又互不相讓僵持着,燕凡出了主意。

    兩個女人會心一笑馬上執行。丁從從是剪刀,汪玉是布。汪玉不甘心失敗,輕輕給了丁從從背上一拳。

    燕凡坐沙發,對面兩個女人坐布墩。燕凡衝了一壺淡茶:“孕婦不能飲酒,飲料也不太好。我衝這壺淡茶,你倆都少喝點無妨。炒菜辛苦兩位了,由我掌壺爲我的老婆倒茶吧。”

    兩個女人推辭搶壺,燕凡不讓,牢牢控制着持壺權。他打開一罐啤酒,以罐代杯,三人喝起來。

    燕凡努力壓下了思患,在幹了一起後,呻道:“迎面三人坐,牀上憐兒臥,四人不是人,六位來年過。”他是借詩罵人逗樂。

    丁從從沒有多想。今年暫時是四人過節,來年是六人過年,這是不爭的事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