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沒等燕凡答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沒等燕凡答應字體大小: A+
     

    吳春整了整儀容,找盤子將菜盛了,從茶几底摸出半瓶五糧液遞過來,示意讓他喝。

    “那半瓶是讓你哪位相好的喝了?”友善一邊接瓶一邊壞笑着問。

    “你哪裏癢癢,我給你解決解決。你當天下的男人都象你這麼野蠻?下賤!”吳春白他一眼。

    “剛纔是有點,但你已經給解決了。我記住了,治好嘴臭再找你。我猜,找你的男人沒有一個連,也是一個加強排。我請你任命我爲排長統一指揮如何?”自以爲得到了吳春青睞,友善言語有點肆意妄爲。

    吳春一把奪回酒瓶,將酒一骨腦兒倒進垃圾桶:“滾出去!”

    “別呀,怎麼變臉這麼快?”友善急忙陪笑臉:“剛纔還晴空萬里,怎麼一下子變成烏雲滿天?開句玩笑而已,何必大動肝火啊。”

    吳春摔了筷子:“你他媽的酒囊飯袋!每月近四千,拿着讓人眼紅的薪水,幹着意想不到、讓人嫉妒的工作,還你孃的吊兒郎當,拿任務不當回事,還把我弄到不利境地,你心何安!”

    “別火。我沒有出賣你,這你放心,我對她說過是我自己的行爲。但我決不是吊兒郎當,確實是我前任壞了我的好事。你說過我前任是你手下人,你可以找他當面對質,並禁止他干涉我幹工作。”友善老實下來。

    “好,我馬上讓他過來,如果是你信口雌黃,我讓你死在這裏!”吳春拿出手機按鍵。

    “吳行長,不讓人休息啊。什麼事?”江漢的聲音有點不滿。

    “今上午蘭蘭遭人暗算,是你去她家救得她嗎?如果是,你可以來領賞金,因爲蘭蘭是燕氏的專職律師。你保護了她,就等於保護了燕氏。好,你過來吧。”吳春工作時的聲調。

    “吳行長,我沒有去蘭蘭家。這幾天我正與蘭蘭鬧彆扭。你指示我去接近蔣麗,她大爲不悅,去過三次都碰壁。一次鐵將軍鎮門,兩次閉門不出還難聽地罵了我。我倒想去救他,可她得給我機會。”江漢與郭延正在碰杯,不願離席。

    “你吃過飯沒有?你在哪裏?”吳春問。

    “我暫時還寄身燕墅,過兩天我就搬出去住。這地方不是下人住的地方,我住不慣。”江漢的嘴可能已離開了手機,發出了類似喝水的聲音。

    “聽聲音,你正在用飯,希望你二十分鐘內到這裏,我有事問你,一定來。”吳春聲音堅決。

    “看意思你沒準備我的飯,我吃飯慢,而且正在喝悶酒,保證半個小時趕過去。我就不喝了,馬上吃飯,飯後過去,你等我。”江漢不虛心的腔調,因爲才與郭延喝了個半子數。

    那邊掛機,吳春也隨之掛掉,對沒得酒喝的友善厲聲說道:“快充,十五分鐘時間,吃不飽就捱餓!”

    自己沒完成任務,人家不滿意實屬應該。吳春說到做到的風格不會改變,吃不飽白捱餓,還是抓緊吃吧。

    吃完飯,友善忙着獻殷勤拾掇,碗筷一會兒便洗涮好了。正準備去客廳沖水,傳來敲門聲,他改變了方向。

    江漢走進來,兩人不認識,互相點點頭。

    “吳行長,有什麼吩咐嗎?”江漢走過來,大大咧咧地坐下。

    吳春害怕是劉地來了,兩個人言語不和有點尷尬,昨天傍晚就是。江漢笑着走過來,她才放心了。

    友善隨後跟過來,挨江漢半尺坐下衝茶,不象剛纔打過架的樣子,還遞煙給他,遞接煙時兩人又互相點了點頭。

    吳春有些迷惑,問道:“你倆認識?”

    江漢、友善同時搖頭。

    “你不說在蘭蘭那裏遭遇了嗎?”吳春又問。

    “不是他,是另一個男人。”友善否認。

    “那是誰呢?沒聽說她有男朋友啊。怪了,她呼救了?”吳春再問。

    “衣服被我扒掉了一半,她光顧掙扎了,除了大口喘氣,哪裏還顧上呼救。要不那人生插一槓,我已成功了。”友善說着現出可惜的神情。

    “哪個女人差點讓你得逞了?”江漢明知故問。

    “蘭蘭,我讓他頂替你完任務的……”吳春還要說,卻見江漢一臉怒氣。

    爲了把戲演的維妙維肖,更是爲了讓此人不敢再去侵擾蘭蘭,江漢猛得抓住友善的衣領,怒不可遏的一拳擊向友善腦門。

    友善哪裏還有還手之力,只覺的眼冒金花,天轉地也轉,幾乎昏過去。

    吳春喝道:“江漢,這是在我家裏,休得無理!”

    江漢鬆開手,不甘心地說:“如果再去侵犯我的蘭蘭,我決不輕饒!”

    “你要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不成!蔣麗你號下,憑什麼還要霸佔蘭蘭?天下的女人有的是,你全要吧!”吳春也火了。

    “吳行長,不要生氣,當初你們是幾個人伺候燕總裁?將人心比己心,你試試!”江漢已改江湖習氣,故伎重演是爲表現自己而讓其不生疑心。

    “你還是去攻克蔣麗吧,她有權有勢,人又年輕漂亮,而且又懷了你的孩子。我考慮她不會允許你再有別的女人,所以放了蘭蘭吧,由友善去攻克他。友善是我的哥哥,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把蘭蘭讓給她,這樣不是很好嗎?大家還是朋友。”吳春心裏笑話江漢一名魯莽匹夫還跟燕冬相比,一點也沒看出人家正在演戲。

    “蔣麗那邊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我不得不多個心眼,早有備胎多條生路。”江漢很務實的樣子,也在情理之中。

    “可友善已將蘭蘭當作是他的終生伴侶來追求,而且沒有備胎,怎麼辦?”吳春一心說服江漢放棄這位她認爲對她舉足輕重的人物。

    “如果我與蔣麗登記結婚了,我自然會放棄這個備胎。否則,我寧死不鬆手!你可以爲你的燕天爭取權益,那我便有義務爲不單身而活着。”江漢越說越激動的樣子。

    衆人正在店長室裏說得投機,外面傳來喜慶的音樂聲。

    錢讓見燕凡在聽,便說道:“之所以把咱們安排在這裏,是因爲單間己被預定,大廳有辦喜事的,桌全被佔用。總裁何不前去道賀,用您的明星身份爲咱燕丁酒店飯莊聚聚人氣?比廣告還強呢。”

    “我正有此意。如果大家願意,我們可以共同前往,不願前往者可以繼續留飲。”燕凡說罷站起來。

    只有丁從從零距離和汪玉近距離欣賞過明星演唱時的風采,丁誥問道:“姐夫,獻歌不?我們只從電視上看過您的演唱啊。”

    “演唱當紅包,多合賬?走,願聽者,去吧。”燕凡笑着邁步。

    當然,丁誥、錢讓、常雲不會錯過這個時候,一同往大廳走去。

    大廳裏,正上着墊菜與一些冷菜,司儀正頗有興趣地挑逗着賀喜人與新郎新娘的互動。

    因爲還不到上熱菜的點,服務員們看見店長過來,都涌過來恭敬且熱情的打招呼。

    “各位,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的美女總裁。”錢讓故意把第二總裁放在前邊首先介紹,以博取丁從從的好感。而後再着重介紹第一總裁,而燕凡也不會不樂意,真可謂用心良苦。在服務員們的一片掌聲中,錢讓繼續介紹:“這位是,安津全國業餘歌手大獎賽賽區冠軍、燕丁集團第一總裁燕凡來爲兩位新人祝福。”

    服務員們都是年輕的女性,無不睜大了眼睛。無不張口結舌,還忘了鼓掌致敬。

    參加賀喜在後半座的人們卻一片歡呼。前臺包括兩位新人在內,不知後邊發生了什麼,疑惑地往這邊張望。

    女司儀大步走過來,要質問這邊爲什麼不懂禮貌而喧賓奪主。當目光落上燕凡時,心裏驚叫:怎麼是你!電視臺多次聯繫卻被你次次以工作忙爲由拒絕參加,競來這裏遊逛!她急走幾步:“我的偶像大明星呀,我謹代表新郎、新娘及喜主和各位前來賀喜嘉賓,歡迎您的到來!”

    燕凡也迎上幾步:“原來是美女白芷啊,憑着當紅主持人不幹,下海改行當司儀,還是金錢誘人啊。”

    “沒下海,是臺長特批。走,上臺。”百芷雙手握住那隻溫暖的手好似捨不得鬆開。她撤了右手後,只用左手牽着往前臺走。

    新郎新娘也知道是誰光臨了,也往這邊走來。

    燕凡與新人走個對面,首先送出祝福。然後答應卻推遲了兩位新人的合影要求,先上主宴桌向喜主們道喜,結識了新郎的父親、主持市日長工作的常務副市長傅正。

    “我們的婚禮繼續進行嗎?”白芷見喜主與燕凡都點頭,又朝燕凡問道:“既然來了,獻一曲如何?”

    沒等燕凡答應,衆人一片掌聲。

    傅正心裏酸酸的:我身爲常委副市長,開會做報告時的掌聲絕對沒有這麼熱烈,咱沒得比呀。隨大流,他也拼命的鼓掌。

    燕凡本來就是來賀喜獻歌的,便笑着就要答應。誰知,被人佔先。

    丁從從爲彰顯喜悅搶着回答:“那是自然,我家燕凡就是專爲給兩位新人賀喜前來的,獻歌那是必須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