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到了哪種程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到了哪種程度字體大小: A+
     

    後臺的電動遙控門慢慢開啓,在裏面的燈光照耀下影子出現,分明是有人要走出來。

    卞苗沒穿高跟鞋對她撲上去增加了法碼。她怕遲了被人攔下,忙朝門口撲去。她知道自己是個女人,但你也不是男人,與你殊死一斗。但她還沒到門口便停住了,裏面出來一位西裝革履的男人。三年了,魏紅的模樣已經模糊,是她嗎?

    “嫂子,來迎我啊,好大的面子。”西裝革履的男人笑容滿面。

    “你……”卞苗癡癡的問。

    “我?魏紅啊。你忘了,嫂子結婚在喜宴上敬了一圈酒,就是把我涼在一邊,讓我毫不尷尬。”魏紅健步走着,向卞苗揮揮手,一直走到康家駒身邊:“老兄,讓你受冤屈了。”

    康家駒還在那裏矇在鼓裏不知所措。

    這是在做夢嗎?這是安津衛視編導的一個小品嗎?要不,也是一部獨幕話劇,人世間哪有這麼巧又這麼離奇的現實呢?

    “好了,大家靜一靜。”燕凡揮手禁止了觀衆們的交頭接耳:“毋庸置疑,幾乎讓所有人不敢相象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就請魏紅之二向大家澄清吧。”

    魏紅笑道:“我出生不到一年,父親就因病故去了。與我母親及兩位姐姐相依爲命,整天與母親和姐姐一起生活,習慣了她們的一些女性方式和爲人處事,逐漸失去了男性特性,覺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男性。剛到二十歲那年,我甚至有了變性的念頭。我母親前年也病故了,在這前後兩個姐姐也經常與我溝通,期間幫我聯繫了心理醫生,使我的心態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恢復。使我決心做回男兒的關健是,今天下午捱了咱們明星冠軍兩個小時的臭罵才罵醒的。在這裏,我這個捱罵者還得誠心誠意的向罵人者致以衷心的感謝。”魏紅向燕凡深深一躬。

    康家駒與卞苗對視着,眼裏沒了抱怨與悲傷,悔恨與情感補位。

    燕凡看在眼裏,對一直閒置在那裏的一一耳語了一陣,隨後生出一個壞主意來調侃這對小兩口:“好了,好聚好散,明天辦了離婚手續,你倆把這兩個魏紅交換了做男女朋友吧,也是幸福的兩對。”

    康家駒與卞苗同時離座,在臺上追打要拆散他倆的燕凡。但不是憤怒,而是喜笑顏開。

    燕凡向觀衆揮揮手,躲過這小兩口的夾攻,一溜煙似的跑向後臺。

    康家駒與卞苗大概熟讀了兵書,深懂窮寇莫追的道理,二人繼而熱情擁抱後走向父母。

    魏紅與魏洪走到一起牽手而立。

    觀衆感到莫名其妙:“人家康家駒與卞苗破鏡重圓實應牽手。你兩個魏hong怎麼也牽起手來了?”

    “我們的紅娘怎麼不出來了?”魏洪笑問着看向後臺門口。

    “對呀,俺還得拜這位比俺倆都小的長輩叔叔呢,人呢?”卞苗也與康家駒急切等待着。

    “燕凡已向觀衆揮手告別,有急事回去了。今天的節目也臨近結束。這次直播取得圓滿成功。不僅讓康家駒與卞苗解開了三年的疙瘩,還促成了兩個魏hong的牽手……”一一就要宣佈結束,被一起鬨者中斷。

    “要喜糖,兩個資本家階層的人不淌血說得過去嗎?還有那對,不拿喜糖休想走!”去年鬧燕冬下去的小青年今天故伎重演。

    觀衆們也一齊呼喊“喜糖。”

    “你倆答覆吧。”一一早有預案,她想難爲一下這兩對。

    “我們以後就是鄰居了,初步設想把這兩個廠子改組合並,並遷來安津,讓康家居與卞苗彌補兩地分居三年和相遇不同牀的缺憾,喜糖以後給大家補上。”魏紅現買不及,只得求饒。

    以後誰知還有沒有機會,觀衆還是不屈不撓地、有節奏地喊着“喜糖”。

    四個人下不了臺階,求救的目光送給了一一笑:“這個燕凡真是神了。他今晚來做節目時,兩口子每人都拿了一大包糖,說有人要買,我還不信呢。要價不高,原價都是一百元,是賒給你們兩對,二十年後找你們要賬,利息每元第一個月一分,月底結賬,利息結入本金。第二個月翻番利爲二分,以此類推,你們賒不賒?”

    正愁沒法下臺階,有人順上梯子,有這種好事爲什麼不接?節目在亂哄哄的分糖聲中結束。

    燕凡實在怕電視臺再挽留他,便與丁從從商量好,在主持節目臨近結束時,與另一位主持人說一聲,對他人便是不辭而別。

    車在行駛,丁從從坐在副駕駛上,已經夜裏十點多,路上人車已經比白天驟減。她已出來了兩天多,雖然家裏的工作早安排好了,但在來安津電視臺的路上,接到丁誥的電話,他已經從京城返回了。電話裏聊了幾句,知道收穫頗豐。本意丁從從要當夜趕回去,但朱臺長苦口婆心的挽留,實在抹不了面子才勉強留下來。怕無事生非,所以纔在節目還沒有結束時,二人起了黑票逃之夭夭。

    “心事重重的樣子,有話說出來。”好像還在主持節目,燕凡仍沿用主持人的口吻。

    “專心開你的車吧,夜中行車謹慎爲上。”丁從從處事心細。

    “不知你的燕郎會一心多用嗎?”燕凡笑着說。

    “什麼一心多用,無非你比常人的大腦靈敏點就是了。如果說真的會一心多用,除非你表現在女人身上。”丁從從差點睡過去,好似對說話反感。

    “從從,何來醋意?“燕凡知道這話早晚會說。

    “你讓魏洪嚐到了做女人的甜蜜,你說說,是不又偷腥了?”丁從從並沒有顯示出生氣。

    “知道早晚得說,所以我才喚醒你。”燕凡只說了一句不太完整的話。

    “不怪你。關健是你做了一件有益於人的好事。否則,我會不理你了。”丁從從說完後悔了:“那不成,不更成全你了?你巴不得呢。”

    “從從,小心眼啊。你放心,我爲了讓魏紅做回女人,確實用了男人的一些手段。但,你相信,沒有突破男女間的那道底線。”燕凡說:“兩個女人了,再出外尋女人,自己也說不過去了。”

    “即便你突破底線,這次我也不會吃醋,也是爲了幫人家啊。告訴我,到了哪種程度?”丁從從問。

    “都穿着衣服,扣都好好的一個沒解呢。除了那種事,一切男人對女人可以使用的手法基本都用過,她幾乎一下子變回了女人。如果她是女人裝束,或許我很難做到不突破底線這一關。但一個男人在我懷裏,男人衣服男人鞋,胸部緊衣被我撕碎了,沒想到被整日束縛在緊衣裏面的一對東西被解放出來,還可以與你的相媲美呢。”說着,燕凡單手握方向盤,右手去抓她的胸部,好似體驗一下他相媲美的話是否正確。

    “也叫人懷疑,兩個魏hong是有錢,但不能對手下一出手就是幾萬,真是匪夷所思。”丁從從感不可理解而且擋住他的手。

    “康家駒與卞苗一個性質,是廠裏不可或缺的緊俏人才。我打算與你商量一下,也進軍電子這個當今時代最賺錢的行業,但沒忍心挖牆角。”燕凡搖搖頭說。

    “他倆廠子合併了,可以聘其中一位呀,這有什麼難的?你的智慧不是用之不竭嗎?沽名釣譽而已。”丁從從白他一眼。

    “三年了,沒有搭一句順腔,更沒同過牀,你忍心將他倆再分開嗎?捫心自問……”電話鈴聲打斷了燕凡的話,爲表示自己對妻子的相信和自己沒有隱私,她連看沒看遞給了妻子。

    丁從從接過手機,摁了接聽鍵,並打開免提。

    “是叔叔嗎?”一個女人的聲音。

    丁從從往燕凡那邊送了送,燕凡回答:“我是燕凡。”

    “燕叔叔您好!”男女二重聲問候。

    “噢,是康家駒與小卞苗你們兩個小東西啊!正好我有事找你們倆呢。幫我聯繫一下,你們行業中有與你水平相近者,介紹他們來殿南燕丁集團,我要進軍電子這個行業。”燕凡開玩笑說:“我這個叔白當了?給你們兩個小人就幹當了和事佬?會索取彙報的。”

    “叔叔,收下我們倆吧。”還是二重聲。

    “兩個魏hong看了四次喜,用了八萬元,每人卻只喝了一次酒,還被你倆商量好似的把人家涼在一邊,現在你捨得離開他倆嗎?”燕凡高興了,他知道進軍這個行業來了先鋒。

    “兩位老總要進軍房地產,他說合並來安津,就是衝房地產來的,正愁設備難處理呢,您接手好了。在房地產業,我倆就是門外漢,直接一竅不通。雖然兩魏老總也誠心挽留過我倆,但我倆在這個行業基本是有力使不上,說不定還會起反作用呢,我倆已經謝絕。叔叔讓這兩人成功牽手,他倆肯定會讓利於您的,這您放心。”康家駒說:“您有議向,我當橋樑。”

    “好,如果成了,你倆就是這兩個廠的廠長。不呀,他不願意你二人分居,沒法辦,聽他的吧。”丁從從計窮停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