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先別指責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先別指責他字體大小: A+
     

    “其實,我很想找你的,但我並非怕捱打。外面風傳你打掉劉地三顆牙,但幸運的是他最終得到了你。我也曾幻想過,你只要讓我加入劉地的行業,漫說是打掉三顆,就是十顆我也不待皺一下眉頭的,但惹你生氣我不願看到。”友善壞笑着。

    “那你好好幹,只要把蘭蘭拿下,我做爲獎勵,讓你找不就得了?”吳春**中燒,真怕他領會錯了。

    “我還是個純處青年,爲什麼不給你?她蘭蘭算老幾,破鞋一雙,不配。我一定會把她拿下,你把獎勵提前就是了。”友善看到了希望。

    “可以商量。”吳春好似在幹正常工作:“不過,你必須如實答覆我的提問和要求,否則免談。”

    “好,你問吧。”友善幾乎控制不住了,蠢蠢欲動。

    “對我坦白,你與我媽有沒有那種關係?”吳春盯着她。

    “你想哪裏去了。再不濟,就是我不叫她媽,她也是我爸的續妻,是我的繼母呀。你問這話不是罵我嗎?無異於我問你是否與我爸有那種關係是一個意思。”友善心裏說:我想有呀,可你媽不幹。

    “你爸雖然這方面不行了,但你當他沒這心思?我每次回家,他都藉故觸碰我乳部臀部,我沒發作就是了。就你的德行,百分百的已經得與我媽有那層關係了,這毋庸置疑!”吳春倒沒表示氣忿。她知道她媽改嫁友革皮前就有陪伴在她左右,攤上這樣的繼子,沒有是不可能的。

    “你怎麼老不相信人呢,你們女人是不是是個姑娘有標準可檢驗,可悲的是我們男人沒法證明。”友善站起來第一次亮出來在吳春面前示威,不信你不心動。

    好威武啊!吳春心裏驚呼,但他控制住要去佔爲己有的**,說道:“先別過來,回答我與我媽有沒有有沒有這層關係!”

    “沒有就是沒有。”友善好似忘了她會功夫,撐着膽子往這邊走來。

    “站住,跪下,叫我一聲媽。”吳春不忘佔便宜。

    這很簡單,友善跪下叫了一聲“媽”,

    上起時順手扯着她急忙忙往臥室走去。

    在業餘歌手大獎賽上層的一個大廳裏,晚上七點三十五分,安津衛視情感類金牌節目首次對全國真播。

    電視臺第一美女主持一一在掌聲中登臺。她帶着她的微笑:“在座的各位觀衆,在電視機前的朋友們,安津衛視情感類節目第一次實行現場直播。首先,我們用掌聲請特邀主持、特邀嘉賓、編導之一、業餘歌手大獎賽冠軍燕凡出場。“

    燕凡風度翩翩地來到臺上與一一對面一笑,共同舉起話筒齊聲:“人生本苦短,《有話說出來》。”

    現場一片掌聲後一一擡起話筒:“今天,我們的當事人是一對年過六旬的老夫婦。應這對夫婦喜愛和相信之約,今天沒有邀請律師和情感專家等嘉賓,取而代之的是在安津電視臺娛樂節目中一舉奪魁,幾乎一夜爆紅的燕凡來兼任,這是我們第一次在現場全方面直播的一次嘗試。”

    燕凡接着擡起話筒:“請我們的當事人出場。”

    一對略顯緊張的老夫妻在掌聲中攜手登場。

    兩位主持人分別與老夫妻握手後,一一說道:“請兩位到左邊當事人席就座。”

    兩位老人瞄上燕凡遲遲沒有挪步,好似這次來的目的就是一睹冠軍風彩。燕凡只得扶兩位老人前去就位。

    一一笑向兩位老人:“請當事人自我介紹和表述訴求,請。”

    “我叫宋康。”做爲男性的宋康已經恢復了心態,不再緊張:“這是我老伴康宋。我倆上這個節目,主要是想借這個平臺,弄清楚兒子和兒媳要離婚這個事。”

    “請宋康老先生具體描述你兒子與兒媳爲什麼要離婚好嗎?”一一說:“無風不起浪,是感情不合嗎?”

    “我也弄不明白。他倆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小學,中學,大學都是同學,婚前一直相處融洽,很是恩愛。不知爲什麼,從結婚開始,不陰不陽的,也沒吵架,外人根本看不出來,但結婚三年來一直處於冷戰到現在。”宋康搖搖頭說。

    “你兒子與兒媳對您兩位老人如何?”一一問。

    “沒得說,都很孝順,從不頂嘴。要不俺倆壓着,在結婚後的蜜月裏就有可能離婚。兩個小人只是都聽話而委曲求全,婚姻才維持到現在。你說他倆從婚後一年就分居,可有時候卻配合的異常一致。上月的最後一天,本是結婚三週年紀念日,但他倆卻一同跪在我倆身邊,請求父母放他倆一馬。

    我問理由時,兩人千篇一律地都說感情不合,是協議離婚。三年了,我決定不能再強迫他倆接受我的意志,所以表態說不再攔阻而尊重小人的選擇時,他兩人同時淚流滿面,互視對方,從眼神裏透出絲絲不捨。我又改口說爲讓父母慢慢接受爲由再共同生活一個月,其實是想借這個平臺,抹平我倆的迷惑。”宋康有些難過。

    燕凡笑着問道:“難道老先生只是爲消除心中疑惑嗎?沒有希望他倆不離婚的想法?”

    “怎麼沒有?可那是奢望啊。你別稱我老先生,不是說我不老,只是在你面前不能稱先生。”

    燕凡還是笑着:“那我稱宋叔吧。宋叔,讓他倆不離婚不是奢望。否則,這平臺您不是白來了?”

    宋康還沒說話,康宋卻站起來急走幾步,來到燕凡面前雙膝跪下:“你能讓他倆不離婚,我認你是親兄弟。”

    燕凡急忙相攙:“那嫂子快請起,明天我還要到你家喝團圓酒呢,你放心。”燕凡扶起康宋又面向宋康:“本想稱你叔,可嫂子認了我這個弟弟,又不能讓您老兩口岔了輩份,那只有稱您老兄了。”

    “老弟不用解釋,你能不讓他倆離婚,老兄也給你老弟下跪。”宋康邊說邊離座。

    燕凡快步前來阻攔。

    宋康定要實現承諾,迎着快步前來的燕凡跪下。

    燕凡還禮,將老人攙扶着坐下後面向觀衆:“好了,爲讓兄嫂快點高興起來,咱不賣關子,馬上揭曉迷底。我們請老兄的兒子和兒媳進場。”

    兒子在前,兒媳在後,走到臺上。

    一一將手劃上左邊:“請去你父母邊就座。”

    小夫妻沒有絲毫忿氣,在父母身邊坐下。

    “見了叔叔不叫,怪不得感情不合呢。起碼,沒有尊老愛幼之心,該打!”爲活躍氣氛,燕凡向小兩口開着玩笑。

    “您是我全家喜歡的偶像。從那個不幸車禍早逝的燕冬到您這個燕凡,我們都是您的忠實粉絲。但,你成不了我叔。因爲我倆的感情已經沒有破鏡重圓的任何機會,我爸媽就沒法認你這個兄弟。”兒媳首先否認了這個叔,還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身旁的男人也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贊同地點點頭。

    “打算何時去辦離婚手續?要不,你倆先做下自我介紹吧。”一一說。

    “我是康家駒,今年三十歲,在南部海濱城市仁州電子廠工作。”兒子做了自我介紹。

    “我叫卞苗,今年也是三十歲,在西部城市意州電子廠工作。”兒媳緊接着介紹。

    “康家駒,你先說,爲什麼要離婚。不要只說是感情不合,請舉出實例加以說明。或有隱私不便透露,但我們這檔節目叫做《有話說出來》,希望還是敞開心扉,做不成夫妻做朋友,終究有一個愛的結晶,兒子多大了?”一一繼續發問。

    康家駒看了卞苗一眼,見卞苗點頭,說道:“既然來了,我就有話說出來。因爲卞苗的感情已經不在我這邊,爲了成全她,來個好聚好散,我寧願協議離婚。”

    一一把目光送給卞苗:“你把感情給了誰?有話說出來。”

    “給了康康。”卞苗立即回答。

    “我的孫兒。”見一一擡起話筒又要問,康宋做出回答。

    既然擡起話筒,就說兩句吧,一一說道:“你把感情給了愛情的結晶,光明正大,人之常情。請恕我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不是把真實的感情給了另一個男人?有話說出來。”

    “沒有。”卞苗指指康家駒:“他拒絕我的感情,我只有把我的感情全部給了我的康兒。”

    一一的眼光不再柔和,瞪向康家駒:“你有話說出來,爲什麼不接受她的感情。看來你倆婚後很少溝通,既然明天去離婚,今天做個了斷吧。”

    “她把感情給了另外一個男人,你要我怎麼接受?”康家駒似乎有點激動了,臉上不再平靜。

    “說說吧,你是否真的把感情給了另一個男人,有話說出來。”一一對卞苗看了一眼後又瞟了一眼燕凡,可能怪他讓她一個人主持。是啊,你這個特邀主持還身兼多職,衝勞務費接受邀請的吧?

    “我給他的感情他不接受,我只好把這沒人接受的感情默默鎖在心裏。可他,卻把感情給了另一個女人。”卞苗也有些激動了。

    “你先別指責他,咱單個來。待會,我再收拾這個小子。”燕凡似乎看出了一一的不滿。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