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當時我就懷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當時我就懷疑字體大小: A+
     

    友善歪頭搭褂地走過來:“學沒上幾天,不學無術,已經被社會淘汰了,我有什麼辦法?不窩在家裏,我能去哪?待在家裏,還能天天看着你。”

    “住嘴,天天看着我這個老太婆有什麼用?一不充飢,二不解渴,你死了不知怎麼死的。”吳母知道繼子又要用言語試探她,便把臉一繃,腔調有些衝:“我是你媽,雖然是個後媽,你也不能有辱我的身份!”

    “從來沒沒叫過你媽。就說是叫過,也不是你親生的,絕對沒有血緣關係。所以,你不要口口聲聲的擺那個臭架子。你嫁給我父親前,誰不知道早就有幾個野男人了,在我面前裝什麼假正經,誰還不知道誰!”

    吳母並不喜歡這個繼子,鄰居以前也來找過很多次。友善不叫她媽,友革皮從不過問。有時候友善對繼母帶有髒字,友革皮也聽之任之。結果沒想到的是,友革皮開始出去幹夜活,他便開始打繼母的主意。連續一個月,繼母守住了最後的陣地。家醜不可外揚,繼母忍氣吞聲。

    此時有左鄰右舍找上門來,有些六、七十歲的老年婦女也遭到友善污辱,都害怕遭到**。到了晚上,繼子習以爲常地過來糾纏。多虧吳母早有準備,睡覺時都摟着一把鋒利的菜刀:“你不管怎麼污辱我,我看在革皮的份上饒述你。但,從現在起,你必須本本份份,否則,我不再饒你!”

    友善只當耳旁風,接二連三的繼續着。好在還是言語試探階段,沒有暴力事件發生,他也沒意識到吳母在一忍再忍,甚至就要撕破臉皮,他還是步步爲營的進逼。今天,友善打算使用暴力,他在一步步向前。

    “站住!待在原地不準動!”吳母急了,大喝一聲。

    “我爲什麼聽你的?我有我的自主權。”友善雖然口裏不服,但還是在繼母的厲聲中站住了。

    “雖然你從未叫我聲媽,但我終究是你父親革皮的女人。這種關係註定了我是你的後媽,是長輩。你已是三十歲掛零,也應該對你的人生進行規劃規劃了。怎麼說我只是一個繼母,你不娶妻生子,我會轉口舌的。”吳母搖搖頭說。

    “我纔不管這些呢。在我看來,人只有男女之分,什麼上下輩。今天,我意已定,你休要再言。不成功,便成仁!”友善又要往前走。

    “站住!”吳母用更嚴厲的聲音吼罷,從兜裏摸出手機摁鍵:“再往前半步,我馬上叫回春兒來收拾你這個畜生不如的東西!”

    友善還真的害怕了。有一次吳春來家,因爲他正同繼母口角帶出了髒字,吳春一掌便把一個新紅磚拍碎了。如果這一掌落在自己身上,那可不是好玩的。於是他立馬站住,急呼:“好,我站住,我站住,別摁鍵,有事好商量。”

    “那好,你聽我把話說完。”吳母腔調未變。

    自己力氣佔有絕對優勢,繼母同不同意他都會如願以償。但他還是還是怕吳春後來收拾他,便乖乖停了下來,看看繼母要說什麼。。

    “春兒那天晚上打來電話,由於忙沒能接待你父子,又加這幾天銀行效益不是很好,所以暫時沒顧上你父子。剛纔又來電話,經過努力後業跡又幹上去了,這兩天就有可能與你父子聯繫。無論什麼工作,你都要認真幹。友善,你一定答應我。”吳母苦口婆心。

    “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承認是我的繼母嗎?”友善問,站在原地沒動。

    “天經地義,毋庸置疑!”吳母腔調有點放軟。

    “那好,誰家的父母不給兒子創下家業,讓其娶妻生子,可你們做了啥,你自己想一想,你們及格嗎?你給我娶上媳子,我還會纏你嗎?”友善歪謬當理講。

    “你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自己都創不出吃來,哪位姑娘願嫁給你在飢寒交迫中過日子!即便有姑娘瞎了眼嫁給你,也會把人家餓跑了。友善,你聽我一句勸,只要春兒給你安排了工作,你就紮紮實實的幹,讓左鄰右舍看看你的變化,我保證你兩年之內成家立業。”吳母在盡一個繼母的責任。

    友善無言以答。他也希望有個幸福的家庭,但自己又遊手好閒慣了,恐怕很難適應天天按點上下班的苦燥節奏。繼母又說的在理,那就看看吳一春給安排個什麼工作吧。如果輕鬆自由,賺錢又多,不坊先將就一陣子再說,實在工作太累,到時再說拜拜不遲,

    這時手機響了,他摁了接聽鍵。

    “你現在在哪裏?”吳春的聲音。

    “我在家裏啊。”友善回答。

    “那天不好意思,等來了我向你解釋。現在沒有事的話馬上過來好嗎?”吳春問。

    “好吧,去銀行嗎?”友善問。

    “你看幾點了?都下班了,你來我家找我好了,來吃午飯,有事商量,我等你。”吳春說罷掛機。

    “喂,喂。”友善不知吳春的新家,要詢問怎奈人家已結束通話。他攤開雙手:“她新家沒去過,還不知在哪裏呢,這到什麼地方去找?”

    “我知道,在銀行西側不遠的百合花小區,

    A棟10-1,你去就是了。”吳母掏出五十元:“這是車費,去吃飯吧,別讓她等。”

    友善接過錢,趁她不備,摟過繼母親了一口:“我的味口向來就大,管頓飯是小事,或許還有好事等着我呢。”

    你對繼母都肆意妄爲地懷揣野心,這話意是不又要對春兒欲行不軌?先警告你:“她是你妹妹,不準打她的主意!”

    “你想哪裏去了。女人只是臉上不同,其他方面的東西都一樣,挑肥揀瘦得有條件。再說,她的拳腳你知道,我有那色心也不敢有那色膽。我到哪裏去借力氣與你的女兒做對?其實,他已經揚名在外,不僅生了孽種,還有幾個野男人。我說或許有好事等着我,是指給我安排個好工作,或給我介紹個好朋友,你想哪裏去了。”友善說。

    吳母這纔想起女兒的身手,於是放心了:“那你去吧,找上工作好好幹,在人臉前裏賺個好名聲,咱就可以娶上媳子,成個個正常家庭,但有了女朋友也必須好好地幹,好了,就這樣吧。”

    友善點點頭,一邊往外走一邊心裏說:我去找找吳春,看她接不接受我,如果不成,我還得回來找你,今天冷不防讓我親了一下,往後應該沒有不應的道理。

    邵夏在沒接到開會通知的請況下邁進了董事長室。

    “夏姐,今天什麼香風把你吹來了?”蔣麗馬上起身迎接。

    “來找妹妹聊聊,不知時間允許不。”邵夏笑着。

    “你來巧了,今上午沒有安排,下午就不行了。夏姐請坐。”蔣麗離桌來到茶几前,並用手示意對方坐對面。

    小女胡端來兩個茶杯,茶水放在邵夏那邊,白開水放在蔣麗這邊,然後知趣的離開了。

    “昨天晚上,妹昧看那位與咱的冬重名的那位有何感想?”邵夏正了正茶杯問。

    “夏姐是不覺得那個燕凡值得懷疑?”其實,蔣麗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滿腦子也在考慮這兩個燕凡是不是一個人,以致於上午沒有工作安排。

    “身高,容貌,都似克隆。走相,動作,沒有一處不象他。大慈大悲,更是他的風格。演唱技巧,言語用詞,都是咱的冬。”邵夏說。

    “我也一直到現在覺得蹊蹺,所以工作都沒心幹。可他的聲音、髮型都不象。”蔣麗思索着說。

    “髮型可以改變,發音同樣可以改變。”邵夏說:“這不稀奇。”

    “重點是他右胳膊上沒有‘南飛’二字,這點對他否定了。可爲什麼這麼象?不僅僅是有點雙胞胎的嫌疑,關健就是一個人。那爲什麼沒有‘南飛’

    的彩刺?讓人費解。”蔣麗有點頭痛的感覺。

    “我雖細心,但他從未暴露那刺字的地方。你可看仔細了?”邵夏問。

    “其實與這個燕凡已經不是頭一次打交道。”話一出口,蔣麗便覺着後悔:千萬不要泄露了憐兒的信息,本來要敘說與燕凡的幾次接觸,於是來了個急剎車:“我特地要來左臂手背下並無‘南飛’二字。”

    “你與他見了幾次?今上午你沒安排工作,不妨回憶回憶,咱姐妹探討一下。”邵夏提出要求。

    “有一次中午在飯店爲答謝江漢救我而設宴,去的有點晚,只好在大廳的一角。忽然發現西邊桌上有一位曾經視頻聊天的網友,就是昨晚上做廣告的丁從從。她們共四人,從中就有這個燕凡。不過,那時他名叫南飛,一臉的傷疤,怪嚇人的。當時我就懷疑,敬酒時我沒見他有那兩個字。我去他那兒簽訂進貨合同,找藉口專門看了刺字的地方,什麼也沒有。不過,昨天晚上,怎麼看也是咱的燕冬,回來後一夜沒閉眼,總覺得這事有點奇怪。是不是咱們姐妹太思念她了,所以這和日有所思便夜有其夢一樣,是一種錯覺?是不有這些因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