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章 兩人差不多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六十章 兩人差不多高字體大小: A+
     

    “那當然。如果在這關健時刻不說好,你二人合夥欺負我怎麼辦?”丁從從異常嚴肅。

    “從從,你說吧。可終究她四十有六了,多少給她留點老臉,日後姐妹生活在一個屋檐下,還好做人。”燕凡提醒着。

    “你先別這樣偏袒她,這還沒宣佈呢。你不怕我反卦嗎?”丁從從略掛不滿。

    “真是女人心,海底針,怎麼你也猜不到,摸不着,我是爲我的從從着想,反而成了偏袒她。從從,我不摻言了,你定。”燕凡平靜地說。

    “雖然她早一步與你激情過,但以夫妻相稱是我早,所以咱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對汪姐,過了今夜,她可以與我平起平坐,人本來就是平等的。今天晚上,她必須稱我姐,給我獻茶!”丁從從態度堅決,不容人計較。

    “那不用問,是由我通知姐了。”燕凡拿起手機。

    “算你聰明,對妹妹說吧。”丁從從找上座端坐於上面。

    燕凡撥上號碼,打開免提,靜靜地等着。

    “都睡下了,有事明天說,好嗎?”傳來汪玉的聲音。

    “姐,你想伺候我一輩子嗎?那就請馬上來拜見姐姐和見見你與他的共同男人。錯過今晚,姐你就不是我燕凡的女人了。”燕凡語氣不重,他用在話裏了。

    “叫姐我贊同,可我有點愧對從從妹了,真沒臉去見她。”不僅滑稽,而且可笑,話中姐與妹是同一個人。

    “姐是不樂意咱三人同甘共苦了?那就算了,你休息吧,我掛機了。”說是掛機,但燕凡沒有。

    “慢,慢……你還是掛機吧。”那端急喊着又停頓了一會才說話。

    丁從從眼看着燕凡關機,問道:“是怪我不親自和她說嗎?那我給她打電話。”真把自己當大姐了,竟一口一個她,“汪姐”二字消失。

    “不用了。”燕凡擺一下頭:“姐馬上會過來的,你稍等。”

    她說過沒臉過來,這次你的預測是不準了。丁從從不同意他的說法,但她佩服他料事如神的從前,她等着。

    果然,沒有多大會,汪玉端着茶盤子走進來,上面放了兩杯茶。

    丁從從欲站又停,在那裏坐直了。

    燕凡走過來,替汪玉端着她原本要放下的茶盤子。

    汪玉雙手拿起一杯,迅速雙膝跪在丁從從面前:“大姐,妹妹汪玉向您獻茶了。茶剛沏的,有點熱,請慢用。”

    丁從從並非惡做劇,封建社會多妻制時,在當地一直流傳着這種獻茶習俗。她心目中,只有這樣才能成爲姐妹。沒想到汪玉竟用這種大禮,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坐着一動不動茫然了。

    “從從,接茶呀。”燕凡當即提醒。

    丁從從恍然大悟,離座還禮:“妹妹請起,我沒想到你會行此大禮,我受不起,驚呆了,失禮,請妹妹見諒。”

    “大姐,你先接過茶喝一小口我就起來,水熱,別燙着。”汪玉還跪在那裏雙手敬杯。

    丁從從只好雙手接杯,不過也跪在那裏,喝了一小口,遞給燕凡後起身來拉汪玉。

    汪玉這纔起來:“多謝大姐還這麼大的禮,妹我確實承受不了。”

    “姐,從現在起,恢復原來的稱呼,你還是姐,咱平起平坐,三位一體,你我共同侍候燕郎,把咱的燕丁集團做到極致。”丁從從拉她坐在

    牀上。

    燕凡把丁從從喝過一小口的那杯茶遞給丁從從:“這是姐的一片心意,你就喝了吧。”

    丁從從沒接,返身拿起茶盤子裏的那杯,雙手遞給汪玉:“汪姐,您請用茶。”

    汪玉雙手接過荼,遞向燕凡:“給你兩口子準備的。”

    燕凡只好接過來,一手一杯,笑道:“渴不死我了,兩杯。我回饋兩位愛妻,也表表爲夫的心意,借花獻佛,請吧。”

    兩個女人沒接,都笑着看向自己的男人。

    兩杯茶,燕凡各喝了一口,轉身放下,回身抱住了他的兩個女人,分別親了一下腮:“一個姐,一個妹,讓我愛不釋手。”

    “工作不做了,整天抱着我姐妹倆吧,抱人就抱飽肚子了。”丁從從倒放得開,這二女一男同牀是遲早的事。

    汪玉羞愧難當,紅着臉沒有說話,她真的抹不開面子。

    蔣麗剛躺下,放在牀頭櫥上的手機傳來信息提示音。她偏身拿來,是江漢發來的,她本不想看,但還是打開了。

    我該死,死有餘辜。但,我要贖罪,所以我還要活着。本來,我要保護您及憐兒,還有您懷得燕老闆的骨血。但現在我另有想法,只要除掉了那幾個想害你的人,您就安全了。所以,我計劃馬上動手。在我完成我要做的以後,會把我的命給你,讓你親自給燕老闆報仇。你不願見我,因爲我是你的殺夫仇人,我理解,我也沒臉見你。在此別過。當我手刃了那些罪該當誅的惡人,再見你最後一面。即使你下不了手,我也會在你面前以死謝罪。

    雖然江漢是不共戴天的殺夫仇人,但他也保護了燕凡的骨肉和正在保護着燕凡的女人及還沒出生的後人。以燕凡的爲人,即便真的有靈聖,他的在天之靈也會在最大程度上原諒江漢。怎麼辦?對燕家,那些虎視眈眈的惡人還在千方百計的進行掠奪。

    即便江漢罪在不赦,也還要藉助他立功贖罪的行動保全燕家。還是在有限範圍內暫切原諒他吧。她馬上回了短信:立功贖罪可以,但不得擅自行動,必須通過我的允許。原不原諒你,看你的行動。現在要做的是要保密,仍然潛伏在他們身邊。

    很快江漢回覆:多謝董事長有打算原諒我之意。今日劉地安排我兩項任務。一是讓蘭蘭歸附他們,二是讓我竊取黑道的聯繫方式。我說我與蘭蘭的事你變卦了,你不想見我。剛纔劉地打電話通知,讓我離開蘭蘭,重點臥底在你身邊,並儘快竊取南、西兩總哥的手機號碼。

    蔣麗看罷回覆:明着與蘭蘭斷了關係,但不能中斷聯繫。你對他們說,捨不得與從從那層關係,正在努力接近我,爭取早日回到我身邊,保證儘快得到電話號碼。

    蔣麗又收到回覆:是,董事長,我都照辦。

    吳春的繼父姓友,名革皮;綽號有個屁。繼兄名友善,卻不善,是他所處小區附近無惡不做又有名的小混混。吳春的母親不僅是友革皮的女人,還在暗地裏受盡了友善的欺凌。白天,友革皮在家,晚上出去在建築工地看門,友善關了門就去肆無忌憚地糾纏繼母,讓吳母夜夜提心吊膽,與履薄冰。

    因爲吳母身板還算強硬,友善的野心還沒有如願得呈。相對來說,繼子想與繼母有這層關係,吳春的生母在友家就會少受一些氣。不僅如此,吳春回去探望母親時,那對父子的目光總在她胸部和臀部打轉。怎奈吳春身手好,那對父子不敢輕易打她的主意。卻也借合理衝碰故意觸及吳春的胸、臀部。

    雖然不太和諧,又沒有血緣關係,但怎麼說也是一家人,都在一個鍋裏摸勺子,對外在很大程度上有可能步調一致。於是,吳春打算把這父子倆拉到身邊,培養成爲她的有生力量。無非多兩個性伴侶,這對好似永遠得不到滿足的吳春來說,也算是好者不惡。

    吳春打通了母親的電話:“媽,近來身體好吧?”

    “還行,以後不要往家打款了,夠花。”吳母回。

    “他父子近期幹什麼?”吳春問。

    “有個屁昨天還去工程,最後一夜,人家完功了,暫時失業。再有工程,包工頭說另行通知。友善還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吳母說。

    “他兩人的電話沒改號吧?”吳春又問。

    “沒改。有事嗎?”吳母改答爲問。

    “我找點活讓他倆幹。”必然,吳春改問爲答。

    “那敢情好。有個屁要不這兩天也閒着,友善有個活也綿綿性子,省得叫人不省心。”吳母說。

    “媽,過兩天我回去看您,我現在聯繫聯繫他父子倆,掛機了,媽。”吳春分別給友革皮與友善打了電話,父子倆答應馬上去。剛掛機又來了電話,是劉地打來的,詳細說明了江漢答應再去貼蔣麗,但不願意與蘭蘭斷了那層關係,並表示江漢與蘭蘭的感情超出了與蔣麗的感情,無論如何他捨不得放手,無非隱蔽點。

    丁從從去了建築材料公司,汪玉去食品公司上任便由燕凡陪同。因爲汪玉的衣服有點土,早飯前丁從從便把昨天去汪家莊前新買的一套服裝拿出來給了汪玉。兩人差不多高,汪玉有點豐滿,穿在身上卻格外性感。

    原先汪玉穿平底鞋,丁從從又送給她一雙高跟鞋,盤着的長髮也被丁從從逼着放開了,汪玉立時變成了一個時髦女郎。這是丁從從爲表示姐妹和睦相處的誠意,但她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讓人家的風頭壓過自己,她在同一個男人眼裏的認象分會打折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