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也說不上背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也說不上背叛字體大小: A+
     

    “好吧,這些都由我完成,別人我還不放心。尋找總哥,再急也得等兩天。一是先處理目前的事物,二是等我消腫了再去。”劉地象是這家庭的一員在拾掇着飯桌。

    “蔣麗不是存着兩總哥的號碼嗎?正是考驗江漢的大好時機。如果一個星期內竊不來號碼,讓他滾蛋好了。”吳春忽然找了一條尋總哥的捷徑,還試探了江漢的忠誠度,她開始佩服自己的聰明。

    “好了,一切由我辦吧。你先送我去出租房。人家趙承同已明着與邵夏

    同居

    ,而我卻得星期一和星期四方能來此團聚,而且深更半夜來,天不明就走。你把我送到出租房,省得他們以爲我與你也同居了,是爲你好。”劉地有點不滿。他心中有鬼,江漢經手了除掉燕凡和燕凡的兩個女人,手裏有他劉地的把柄,除非也對他刺刀見紅方能了事。

    “不就是與江漢會面嗎?他知道咱的事,來這裏無妨,你直接打電話告訴他地址,讓他來得了。”吳春一本正經。

    劉地點點頭,心裏罵道:他比我來的趟數都多,比我更熟悉這裏,還打電話告訴他地址,笑話。

    “你聯繫他吧,我走了。”吳春拿上坤包離去。

    劉地拾掇洗刷完餐具,在吳春的牀上躺了一會,才摸出手機撥上了江漢的號碼。

    “劉兄,什麼指示?”江漢的聲音較往日凝重了一點。

    “今天好似有些不開心吧?”劉地聽出來了。

    “有點,你怎麼知道的?”江漢恢復往日的腔調。

    “我知道了。昨夜不知你是和蔣董事長還是蘭律師,一定是激情了一夜。不開玩笑了,你馬上來吳行長的新樓找我。”劉地笑着說。

    “還不知你女人的房子在哪啊,怎麼去?”那端也笑着。

    劉地心裏罵道:都你媽的演戲,人生真是個大舞臺,我方唱罷你登臺,嘴裏還是報出了地址:“天地銀行西側的百合花小區A棟10-1,快來吧。”劉地聽見答應後復又躺下,專候他的到來。

    江漢正坐出租回燕墅準備休息。昨夜劉地走了以後,他在蔣麗的臨時病房前站崗到天明。蔣麗與燕紅、燕青用了早餐後離去,他才吃了一碗餛飩離開。坐出租走到銀行前邊接到劉地的電話。爲排除劉地的嫉妒心裏才問了地址。很快,他進了吳春的新房間。吳春因劉地行走不便沒有鎖門,他敲了幾下走進來,直奔臥室。

    “好快呀,請坐。”劉地坐起來。

    江漢一腚坐下:“好乏人。”

    劉地坐起來;“昨夜與誰?”

    江漢搖搖頭:“和誰,和你,和我,和黑夜,和時光,和香菸。”

    劉地詫然地望着他,確實沒聽懂。

    “昨天蔣妞發神經,對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除了陪你看醫生,便是在門口站了一夜崗,乏死了。劉兄有什麼事快講,我還要回去睡覺。“江漢說:“很可能與蘭蘭的事讓她變卦了。”

    “不可能。”劉地說:“你先前不是說與蘭蘭的事蔣麗知道嗎?並且說她並不反對呀,也許你得到蘭蘭後得意忘形,只與蘭蘭激情而有了新歡丟了舊愛所致。”

    “劉兄,電話讓我過來,到底有什麼事?”江漢真有點坐不住了。

    “有兩件事需江弟用心。一,儘快把蘭蘭拉過來。即便她不表態與咱是一個陣營,也要讓她唯你言是從,這需要多少日子?”劉地問。

    “目前還是初級階段,只不過發生了幾次關係,還沒達到那麼密切。我爭取吧,爭取一個月內俘獲她。”江漢答後問:“其二呢?”

    “二是在一個禮拜內,從蔣麗那裏得到西南兩總哥的聯繫方式,能辦到嗎?”劉地又問。

    江漢搖搖頭。

    “不就是兩個電話號碼嗎?這有啥困難的?有困難說出來,或許我能幫上你的。”劉地安慰。

    “主要是蔣麗不讓我接近她。昨天她要去外地,我便毫無後顧之憂的約了蘭蘭逛超市,還是蘭蘭發現了戴大片墨鏡的她。在這之前,我倆曾挎着手做過親密舉動。如果她早就跟蹤了,一定是吃醋了。現在,我正猶豫着,是不確定一下與蘭蘭的關係,不再聯繫她了。劉兄,幫我分析一下,該如何是好?”這次沒得到蔣麗授意,但他知道劉地不會讓他離開蔣麗,所以他大膽地設計了丟開蔣麗的說法。

    “老弟,蔣麗有你的身孕呢,你捨得自己的骨肉?還是回去道個歉,穩妥妥地把蔣麗抓在手心裏好。”劉地上當。

    “那除非同蘭蘭一刀兩斷,可我捨不得。”江漢做痛苦狀。

    “背後裏跟蘭蘭照好不誤,無非隱蔽點,別讓蔣麗看出破綻便萬事大吉了,有何不可?”劉地好生勸着。

    “蔣麗還能原諒我嗎?”江漢仍然有些沮喪。

    “女人欠一樣啊。你一邊道歉,一邊強行侵犯她,保她原諒你。”劉地笑着說:“這是對付女人最成功的經驗。”

    “沒有其三嗎?有快說,沒的話我也不回燕墅了,他反正吳行長中午不回來,借她的閨房好休息。”江漢說着,竟然倒頭便睡,還真的演奏了鼻音,很有節奏感。

    劉地用短信聯繫了吳春,將江漢的謊言當真情說給了她。吳春同意了江漢與蘭蘭斷絕關係的設想,並計劃用色狼繼父與色鬼繼兄去攻克蘭蘭。

    傍晚。

    燕凡開車,他心裏不爲接納汪玉犯愁,卻在祈禱着這二人千萬不要是母女。接納汪玉是爲了恩情演變成的愛情,而丁從從的真愛是至高無上的,誰也不能拋棄。一心二用,還要注意行車安全,因此一路無言。

    丁從從坐副駕駛,來時路上便覺得自己的決定有些荒唐。讓這有過一次親密接觸的狐男寡女一整天,說不定會再來個舊情復發。汪姐乍看一普通女子,卻也讓人越看越上眼越舒服,真的很養眼,年齡雖然是自己的二倍有餘,可身上洋溢着成熟女人的韻味。成功男人有幾個心全在自家老婆身上的?汪姐雖然有着熱情奔放的女性魄力,但各方面比自己都要遜色,還不如送燕郎個順水人情,還能增加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汪玉獨坐後排,心裏糾結着。既捨不得自己心愛的男人,又不忍心讓心愛的男人進退爲難。可自己與燕凡發生關係在先,你卻在我後。燕凡無語,丁從從啞言,這預示着什麼?難道燕凡已用短信告知了丁從從嗎?這時,丁從從回過頭來。

    丁從從經過了思想的激烈博擊,在灰色的殿南呈現在眼前時,終於下了接納汪姐的決心。爲打破有點讓人窒息的僵着氣氛,她回頭問道:“汪姐,名改妥了嗎?”

    汪玉點點頭。

    燕凡伸手從前邊取下一個白色方便帶遞給丁從從。

    丁從從知道是什麼,但還是有些不放心的打開了。她拿出來,是兩本離婚證和一份公安機關的改名證明。她原封裝好,放在燕凡前邊。

    車,停在燕丁大廈下。

    三人下車一齊走進客廳,常雲上了豐盛的晚餐。

    燕凡本無酒習,今天可能心中有事,鬱悶使他順手從茶几下摸出一罐啤酒喝起來。

    丁從從、汪玉、常雲陪伴燕凡身邊,等他喝了兩罐後,丁從從伴陪他進了臥室。

    這邊常雲對汪玉說:“您的臥室暫時安排在一樓,客廳對門就是。您若不滿意,明天您自己定,還是我負責給你整理房間。”

    “謝謝。”汪玉說罷,起身去了對面新開發的臥室。

    丁從從扶燕凡進了二樓臥室,服侍她躺下,問道:“我的燕郎一路無語,又悶頭飲酒,一定是有大事。你說罷,我聽你的,放心。”

    雖然不是拋棄,也說不上被叛,卻也有不忠的巨大成份。燕凡是有難言的苦衷,沉默當然也是早設計好的步驟。

    “我在車上,只問汪姐你的名字是否改妥,並沒問離婚之事,難道我的燕郎還沉浸在進退維谷的糾結中嗎?”丁從從眼裏閃爍晶瑩。

    燕凡擡起頭,一把攬過她,緊緊抱着,動情地說:“我的從從,你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我承認,對姐有愛,但不純潔,因爲那是由恩情經過潛移默化而轉變成的愛。這麼說,你答應了?”

    丁從從的晶瑩變成淚珠滴在他胸上,咬着嘴脣,點點頭。

    “何時告訴她,你定。今晚,還是咱的二人世界。”雖然接納汪姐必然要付出一些愛,但他還是對她更愛了。愛,有愛的標準,標準讓二人真的愛起來。

    丁從從反常地在穿衣服,並督促他也馬上穿好:“快點。”

    “從從,這麼性急?還有明天,後天,大後天呢。等取了身份證與你登記後也不遲啊。”燕凡沒動。

    “讓汪姐明天懷着美好心情去上任,中午吃喜酒,當然只有咱三人。這事聽我的。”丁從從已經穿好衣服整好容發,走回來硬是把男人拉起來。

    燕凡坐起來,邊穿衣服邊問:“從從一定有條件,請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