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了監視他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了監視他倆字體大小: A+
     

    燕青離開臨時病房,回休息室一邊換着便鞋,一邊給侯波打電話,誰知侯波在外地分校回不來,又打了大姐的電話,燕紅說散了席與王軍一同過來。換好便鞋,穿上一套白色護士裝,挽了頭髮扣上護士帽,戴着口罩迅速來到特殊病房窗口,裏面江漢跪着頭點地。她看見蔣麗滿臉掛着不痛快,嘴脣一張一閉地正在說着什麼。蔣麗偏身,江漢頭點着地,都看不見她,但她還是向一邊更靠近蔣麗的地方躲了躲,集中精力想聽清裏面的對話。說話聲音太小,門窗隔音太好,燕青好似在看壞了音頻的電視劇。卻看見江漢站起來往外走。她急忙離開窗子往她的休息間走去。心裏猜測着江漢不是方便就是去買什麼東西。

    江漢走出門口,幾乎用了一個標準的立正恣勢,站在離門口大概一米的地方。

    燕青進門,首先回頭看江漢往哪走。她弄不明白那個立正是什麼意圖。

    看不見江漢的蔣麗心中微微好受了一點。雖然燕凡在江漢嘴裏是必死無疑,可她腦海裏又浮現了他三人算卦的一幕。秋姐、石姐、邵夏、吳春都靈驗了,難道到了我這兒就不準了?可憐的冬對我千百倍的信任,我不但不能讓他入土爲安,連在遇難之地第一次給他準備的祭品都沒件整品,更可恨沒能點燃冥幣。不對,人活着,要祭品幹什麼?要冥幣幹什麼?墓裏不是他,那麼他還活着,活着!

    邵夏在吳春搬出燕墅的第二天,也以同樣的藉口搬出了燕墅,前提是在天地保險公司總部附近買了一套二百平米的房子。與吳春不同的是,她沒有給趙承同硬性安排何時來這裏。在她的生活中,已經把趙承同視做自己的生活伴侶。劉地、譚眚只是在白天去公司找她,也還保持着愛昧關係。

    這天,是星期二,大白天劉地就安排趙承同與渚瞼去殿南一帶調查憐兒的落腳之處,看是什麼人抱養的,並且一連監視兩天。劉地這招是一舉二利:一則看一下收養人家是否對憐兒身世瞭解,如果瞭解則做第二次送走,至少是千里之外;二則是晚上對邵夏有行動。他盼望的時間雖然在他感覺中有點太慢,但還是到了,他敲響了邵夏的門。

    趙承同已經電話說去外地出差二日,而且他有鑰匙,決不會敲門。晚上九點,門不能亂開。邵夏走到門邊,從貓眼往外看,是劉地。毫無疑問,這次來的目的一目瞭然。乾坤寄養在燕墅由育嬰師撫養,一個女人獨守空房不免也覺寂寞無聊,她還是拉開了門。

    劉地一個箭步闖進來,沒等邵夏鎖門,便抱着她硬性索親,急不可待的樣子。

    邵夏用力甩開他,一邊關門一邊罵道:“真你孃的性急,等老孃把門關了你再下手。”

    劉地不容分說,抱起已關上門的女人,幾步到了臥室,隔牀還有一米便把她拋上牀,自己寬衣解帶。

    “真你孃的,把老孃跌死了。”邵夏還沒脫鞋,劉地已經脫了個精光,並竄上來替邵夏解釦。

    “滾一邊,我自己來。”上星期日在保險公司休息室,劉地給她解釦時由於太急,竟給她把釦子給弄壞了一個。釦子倒不值錢,可在市場上配不上。上千元的衣服才穿了兩天,扔了可惜,只得求人把所有的扣子給換了。從那天開始,她打算解釦子不用他人代勞。

    剛剛上牀,還沒來得及親熱,劉地的手機響了。他只得平靜一下心情摁了通話踺。

    “來吧,今晚我等你。”江漢爲了換一種活法,正在醫院給蔣麗鎮守門口,吳春等他不來。問明江漢不來了,便立即讓劉地填補,這如今的吳春一夜也離不了男人。

    “我今晚用酒過度,醉了。我想去,卻去不了,力不從心,明天我去銀行找你,好嗎?”相隔不足二里,這邊已經準備就緒。再說吳春已被他視爲家菜,邵夏當然就是野菜。家菜不如野菜香的定律讓劉地嚮往在這邊留下,還一邊說一邊爬上了邵夏。

    “你沒喝醉過,今天是不有了相好?蒙我吧。”吳春不樂意的口氣。

    “你還不知道我嗎?除了你,任何女人我都不感興趣呀,你多心了。”劉地開始了運動。

    “正因爲我知道你,纔有那個猜想。好了,既然你已喝醉,我去侍候你吧。還在出租房?”吳春根本不會去扶侍他。之這麼說,一是送句好話,二是逼他快去她那裏。

    “那我喝點水,隨後就到。”劉地不敢繼續醉說。

    “我這裏有水!”吳春扔下一句話掛機。

    劉地無奈,工作又不能半途而廢,只好將就到結束,並快速着衣後問道:“有酒嗎?”

    “掃興。”邵夏知道他要圓酒醉之說,只好生着氣下牀,着拖鞋找來一瓶白蘭地甩在他坐在的牀上。

    劉地急忙打開瓶蓋,一仰脖子便順進了一多半,足有七兩之多。製造好了酒後的特徵,轉面邵夏:“寶貝,真對不起,我走了。”

    “滾!”邵夏生氣的白了他一眼。

    劉地快速下樓,樓道里就覺得臉在燒,心跳加快。他雖好杯中之物,可每次沒過二兩,還是慢慢地喝。出了樓,電動車沒了。他這纔想起來,由於心急忘了拔鑰匙。這也不知是被人急事借騎還是丟了,真他孃的晦氣。劉地只好甩步前行,步伐不僅有些變形。

    走了一半路程,酒力完全發揮。明明聽見車鳴,但他的腿不聽使喚,沒向安全的右邊躲閃,卻一頭向左邊踅去。

    車剎住,人也被撞倒了。駕車人是燕紅,她正準備去醫院找燕青。她下了車,借車的燈光看清了是劉地,心裏狠狠地罵道:“他孃的,讓你這渣男倖免於禍。早知是你,我忘了加加車速。罵歸罵,她還是問道:”怎麼樣,死不了吧?“

    “死不了。”劉地坐起來:“沒礙,車沒撞壞我就交大運了,我自己回去,你走吧。”

    燕紅“哼”了一聲,登車揚長而去。

    劉地站起來,方覺左腿有點不聽使喚,他用右腿跳到路邊。到吳春那裏還有四百米,他沒有把握能夠到達。只好掏出手機撥打了吳春的電話。

    吳春起初以爲他騙她,但忙不迭聲地求她來出手相助,纔不得不來看看。四百米,步行也不用幾分鐘,她怕真的有傷還是駕車而來。根據劉地說的地址,車子很快到達他身邊停下。

    劉地手捂着已經腫粗了的腿:“這麼長時間纔來,你真當我哄你呀。”

    “肇事車輛呢?你的電動車呢?”人無非最大可能是骨折,吳春的問話似乎有點不關心死活的節奏。

    “醉成這樣,我還能騎車?這還差點鑽了車底呢。”劉地表示出不滿。要不你橫加干涉,這時我正摟着邵夏做樂呢!

    這東西確實喝酒了,一身酒氣。吳春已覺查出他的不滿,但她還是問:“肇事車輛呢?逃匿了?沒看清車號?”

    “是燕紅,我讓她走了。當時只顧害怕了,並沒覺得痛。”劉地厭惡着回答。

    “燕紅?”她來我住房附近幹什麼?燕家姐妹就數她難對付。

    劉地點點頭。

    “她來幹什麼?”吳春似自問,又似問人,思索着、

    “我的行長啊,先拉我去處理撞傷吧。”劉地哀求的口氣。

    吳春向前扶起他,好容易裝上車,也不忌諱被人猜疑,奔天地醫院而來。

    燕紅一路後悔沒撞死劉地,車很快到達醫院。她直接奔院長休息室而來。在門口,見三妹一身護士裝在門裏,忙問:“護士不夠用嗎?再聘啊,何必這麼辛苦。”

    燕青拉進大姐一指說道:“你看。”

    燕紅這纔看見那間房前站着一個人一動不動。問道:“誰?”

    “江漢,快兩個小時了,就這樣站着,也不知什麼意思。”燕青說:“大姐裏面坐吧。都整天忙,會面的機會很少。”

    “你先陪我去看看蔣麗吧,來了一回。”燕紅沒隨她往裏走。

    “也好,你等我換身衣服。”燕紅沒有停步。

    “你怎麼穿這身衣服?”那次問沒得到回答,燕紅又問。

    “爲了監視他倆,不讓他發現而換的。我與蔣麗共進過晚餐,當時看江漢規規矩矩的,僞裝的技術不錯。”燕青走出來,陪大姐向特殊的、不是病房的病房走去。

    江漢見二燕走來要進臨時病房,忙伸手相攔,說:“兩位留步,蔣董事長已經休息了。”

    燕紅早對江漢有所厭惡,只比對劉地之類的憎恨差那麼一丁點兒。見江漢攔阻,便無好氣地吼道:“走開!”

    蔣麗聽見大姐的聲音,急忙下牀來敞門:“大姐、三姐請進,耽誤了兩位休息,不好意思。”

    在江漢撤回手,燕紅燕青要進房之際,一輛車停在院中,燈光下看清了是吳春。她,來湊什麼熱鬧?燕紅改變了主意:“咱看看去。”

    燕青、蔣麗跟在燕紅身後,朝吳春急步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