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死無葬身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死無葬身之地字體大小: A+
     

    汪玉因爲與燕凡有過那麼一次衝動,而且還佔了個有孕的大便宜,又讓丁從從知道了,她以爲丁從從話的一部分有衝向她的動機。但人家是面向燕凡,自己插進有對號入座的嫌疑。雖然當初與丁從從一見如故,直到今天關係融洽,這句話卻令她十分在意。我救了燕凡一命,耗資近二十萬,纔有了你今天的幸福,這句話未免太傷感情了。再說,那次衝動在你之前。沒有你出現,說不定他就是我的了。沒有財貌的資本與你爭奪,可以在離婚上給你出出難題。單身的汪玉照樣不能脫俗,在瀟灑倜儻的帥男面前,也會在某種程度上失去理智。

    丁從從並不擔心汪玉對她的威脅,對她構成危險的莫過於早是夫妻了的蔣麗和橫插一槓的王思思。

    “你倆在這裏用晚餐嗎?”汪玉並沒讓漸漸壓低的不滿表示出來,還象往常一樣,不是直接留客,而是根據客人的意願而具體安排,怕人家工作需要早有佈署。

    “不只是用晚餐,還要在這裏借宿呢。汪姐,我倆每次來,你好似都用殺雞問客的口吻留客,會讓人產生吝嗇的感覺。可我覺得你挺大方,搶救燕凡你花去了二十萬,眉頭不皺。我開始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在橫刀奪愛。”丁從從並未意識到汪玉的不滿,喋喋不休後又轉面燕凡:“你自己來時,汪姐也這樣嗎?”

    燕凡搖搖頭,幽默地:“那當然不了。”

    “這可是我弟呀。”汪玉漸漸壓低的不滿恢復到原來的水平,但從臉面還是難以查覺。

    “那我也是你弟媳婦呀,真的是異性相吸而同性相斥嗎?噢,差點忘了,你倆現在還是合法夫妻呢。汪姐,我是小三嗎?”丁從從仍然沒覺查出氣氛在變,卻不合時宜地開着玩笑。

    我與她是合法夫妻,如果你們真是母女,你便是我的繼女,你這是在無意中罵我,我的女兒呀,我是你爹!燕凡想。

    “從從妹,他是你丈夫,知道你倆是天作之合。但,你不能守着我一個單身老女人秀恩愛呀。”汪玉的不滿又在上升,她還是儘量控制着,不讓其流露於言表。

    我是她丈夫,那你呢?你就不是姐,果真你是她生母,那你成了我的岳母,那你不是人還是我不是人?都不是人?燕凡走進鬱悶。

    “好了,汪姐,不耍貧嘴了。你電話告知汪兵兄,讓他到村裏的小飯店一坐。燕凡與我已商量過,讓他接替你擔任這礦泉水廠廠長。如果你願意,接替丁誥任食品公司經理,後天上任,汪姐如何?”丁從從原本讓燕凡處理,可燕凡堅持讓她任命。

    “讓汪兵當廠長,我高興了一陣,原以爲我可以象今天這樣休息了呢。沒成想你兩口子往火坑裏推我。快五十了,幹個廠長都力不從心,再讓我任公司經理,那不更勉爲其難嗎?好了,你兩口子饒了我吧。”汪玉衣食無憂,她還後悔着幹廠長呢。

    “汪姐,你什麼意思啊,是要看我倆的笑話嗎?”丁從從先是甩臉面向汪玉,而後又甩臉面向燕凡:“怪不得燕郎這個壞東西讓我出面,你也怕頂門栓啊。”

    燕凡微微笑着在掏手機。

    “我的面子太薄,你聘請吧。”丁從從孩哭抱給娘。

    “從從妹,你不要高估了你家燕郎的能量。天王老子來了,我也沒那本事應承。”汪玉對丁從從稱燕凡爲燕郎覺得有點刺耳,又不便發泄,便把燕郎二字咬重了口音。

    丁從從向燕凡攤開雙手,無可奈何的樣子。

    燕凡一笑,轉目汪玉,生硬地說:“天不早了,我給老弟打個電話,馬上去小飯店,我們走。”

    三人同時走出來。

    汪玉在給大門上鎖。而後上車,見丁從從破天荒沒坐副駕駛,知道還要與自己溝通,她在心裏又確定了一下不接任的決定。

    不出所料,丁從從摟着汪玉的脖子,又做動員。

    從汪玉家到小飯店不足八百米,走了五百米了,汪玉還在搖頭。

    燕凡從車內的後視鏡裏看膩了汪玉搖頭,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惡狠狠地回過頭來,橫眉立目地大吼了一聲:“幹!”

    沒有思想準備的丁從從與汪玉都吃了一驚,呆呆的看着他。

    燕凡恢復了慈眉善目,低聲問道:“姐,幹不幹?”

    汪玉這才反應過來,埋怨道:“這麼兇啊,嚇死我了。”她說着還在慢慢捋自己的心臟。

    “汪姐,應承了嗎?”丁從從幫着捋。

    “再不應承,還不讓他吃了我啊。這一嗓子,會使我少活十年。我知道,你兩口子劃好了圈,是非讓我跳不可的。”汪玉從沒見過燕凡發狠,她真的害怕,不得不改變了不幹的初衷。

    燕凡伸過手來,拿起汪玉的一隻手輕輕搖了搖:“我知道姐會幹的,要不怎麼是我姐呢!”

    蔣麗所在的病房其實不是病房,是一間收拾的很乾淨且比較寬敞的閒房。雖有兩張牀一般不住病人,除非病號人滿爲患還得有特殊身份的人。像蔣麗這樣的特殊人物,纔能有資格住進來,卻沒有其他特殊待遇。當然,有所不同的是,醫院的主要領導都來慰問過,惟獨燕青沒有過來。蔣麗並不怪罪她,因爲她錯以爲自己的兄弟媳婦懷了他人的孩子,確實會有股子敵恨之意。雖然喬院長說燕青去衛生廳開會了,但那都是託詞。

    江漢剛要去買晚飯,燕青手提三個飯盒和幾個裝滿菜餚的方便帶走進來:“這幾天都沒事,就今天下午接到通知開會。這剛回來,聽他們說你住進來了,我與你更進晚餐吧。”

    “知道三姐忙,還麻煩你了,不好意思。”蔣麗見燕青進來,忙起身坐起,接過飯盒放在牀頭櫥上。

    “勞累過度吧?要注意休息。”燕青任了院長,學會了許多醫療知識。

    “我是傷心過度,三姐放心吧,沒事。”蔣麗答應着,自己去洗了洗手,回來時,見燕青已打開了飯盒,米飯和小炒肉。也就坐在牀上拿起筷子。

    燕青進門,就看着江漢離蔣麗的牀有五米左右的距離,一直到現在還如同是一段沒有思維的木樁在那裏站着。裝什麼,肚子都被你搞大了!但燕青沒有表露,禮節性地招呼道:“江助理,你沒看見三個飯盒嗎?有你一份,過來用餐吧。”

    江漢剛纔在心裏哭啼。他知道這輩子恐怕與蔣麗無緣了。蘭蘭嗎?無論如何,蘭蘭都沒法與蔣麗相提並論。在蔣麗身邊贖罪,是他最終得到的答案。聽見燕青要他用餐,忙走過去雙手拿起飯盒和一雙一次性的筷子,到了另一張牀上。

    “這裏有菜,來這邊一起吃吧。”燕青責備道:“怎麼象個傭人,男子漢大丈夫的。我們的人生,都是平等的。”

    “燕院長,您與董事長用餐吧,我這樣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我快二十年了。”江漢搖頭拒絕

    燕青不再說什麼,願意僞裝你就繼續吧。反正我冬弟的女人死的死,變的變,只有憐兒根正苗紅,卻失蹤了。

    吃完飯,江漢用自己的飯盒綜合盛了董事長和院長吃剩下的菜,明天早上他可以省一筆了。其他的飯盒、方便袋及筷子他丟進了門邊的垃圾桶,隨後來到他站樁的地方站樁。

    蔣麗沒有隱瞞是爲燕凡悲傷,但她沒有說出觸景生情和燕凡墓裏非燕凡的實情。要爲燕凡雪冤,就不能打草驚蛇,讓兇手早有覺查。

    燕青敷衍了一會,也就起身告辭。她爲了看一下蔣麗與江漢的真正關係,打算夜宿醫院,並要把侯波找來,爲堵父母的嘴找證據。

    送走了燕青,蔣麗回到牀上,這時她完全恢復了,於是對江漢說:“你現在可以離開我了,去尋求你自己的生活,但注意人生軌跡。”

    “蔣董事長,我決不離開你,我把我的生命交給你,立功贖罪就是我下半生的人生軌跡。我要用我的鮮血捍衛燕老闆的骨肉,讓他倆長大成人,繼承父業,蔣董事長,我求您了。”江漢雙膝跪倒。

    “你還是走吧,我怎麼能容忍我的殺夫仇人在我身邊!”蔣麗轉過身去,不再搭理他。

    “蔣董事長,我不再奢望與您共同生活,只是想贖罪。他們還在策劃着陰謀,您和憐兒及還沒落地的少爺都面臨着極度風險。我還得給您當耳朵。雖然不敢保證您的安全,但在我的命能抵你娘仨任何一命時,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江漢頭點地:“我向您發誓,如果我江漢說得不是肺腑之言,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蔣麗滿臉流淚:“我不是不留你,確實我沒法面對。想想他遭你們羣毆時的皮開肉綻,我心如刀絞!”

    “蔣董事長,那我暫時離開你,等你平靜了我再回來。今夜你沒回燕墅,我在門外爲您站崗,天明我便離開您。”江漢起身,步伐沉重地往門外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