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真叫人受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真叫人受不了字體大小: A+
     

    江漢的最愛無疑是蔣麗。她微胖時,他愛她的豐盈;她瘦下來,他隨之愛她的苗條。要不現在的苗條,他還真看不上蘭蘭呢。今天之所以這麼瘋狂的逗犯蘭蘭,在他腦海裏卻是蔣麗躺在這裏。雖然蘭蘭年齡是蔣麗的將近二倍,但容貌並差不多少,也很漂亮。

    蘭蘭已經控制不了自己,多年以來總依靠自己維持自己生理需求的她,今天徹底爆發了。她翻身壓住強壯的江漢,肆無忌憚的向男性發動了所謂的自衛戰爭。炸燬你的彈藥庫,求勝的根本,這蘭蘭懂,雖然已經準確偵察到了確切地址,但她卻捨不得炸掉,她要收過來據爲己有。在取得初步勝利後,蘭蘭又派出精銳偵察兵,你匿藏真正的火力點,我也要你徹底繳械投降。這招挺靈,蘭蘭立即將防禦性戰爭轉變爲主動進攻,而且不可一世。

    江漢的戰勢受到臨時壓制,不得不轉變成阻擊以侍機反擊。終於,蘭蘭的軍力單薄,還是敗下陣來。江漢乘勝進攻,大獲全勝。

    蘭蘭敗得淋漓盡致,但她不甘心,利用勝方的驕傲情緒和大意進行襲擊。如古代以弱勝強的戰例一樣,寧死不屈的大無畏精神讓蘭蘭戰勝了不可一世的江漢,最後一腳將江漢踹到牀下。

    江漢戰敗,本想養精蓄銳再進行另一輪新的較量,沒想到被蘭蘭順勢一腳蹬下牀。牀下,高跟鞋的高跟也好似欺負戰敗者,刺中了他的脊樑,江漢只痛苦的大叫了一聲。

    蘭蘭正埋怨着他的無用,忽然聽見了一聲慘叫。她急忙爬到牀下,江漢的脊樑已破皮流血不止。她顧不得穿衣服,急忙找來急救箱爲他處理,還痛惜地責備着:“不把鞋扔遠點,這怪誰?”

    “我沒怪你呀,可你爲啥踹我?”江漢轉過身。

    “看你生龍活虎的樣子,卻是能惹不能當!”蘭蘭不再忸怩,還是責備着。

    “誰說這就結束了?還有呢。”江漢壞笑着。

    “算了吧,你以後再這樣,我還不如不給你,讓自己沒有失望還好受點。這倒好,被你收拾了個半陰不陽、不死不活的更難受。”蘭蘭假意生氣。

    “誰說算了?我這就要輕傷不下火線,今下午擺不平你,我豈還是個男人?”說罷,江漢抱起她又放牀上。

    蘭蘭見他真的又生龍活虎了:“還真不敢給你喘息的機會呢。好,今天就讓你在我面前俯首稱臣,讓你以後別守着我自稱是個男人。”

    江漢要用事實講話,兇猛地衝鋒陷陣,顯示出不奪取最終勝利決不罷休的英雄氣慨。

    蘭蘭後悔踹了男人一腳。這一次又一次的戰爭較量,雖然戰事太緊顧不得增擴兵源,但原先的戰力沒有因戰火減員,接下來戰場上戰鬥的程度也都在逐步增加,比與十年前與前男友見面時僅有的一次戰爭不知道要激烈多少倍。她,也一次比一次的增加着勝利的歡呼。

    到天地醫院去轉的任務或許太輕鬆,也或許是有一搭沒一搭,完全被拋腦後。一直到醫院白天值班的人們下班,這兩個人仍然纏纏綿綿地糾纏在一起,好似真要分出戰爭的勝負。

    江漢往日也曾與兄弟們輪流侵犯過不少女人,像今天這樣的男歡女愛他還是第一次。今天的前幾次,他心目中身下的女人是蔣麗。最後一次他方睜眼看着蘭蘭那嬌好的面容,卻分辨不出她是喜、是悲、是幸福、是難過。

    雖然秀色可餐,但激情不可當飯吃。一旦男女突破了這道紅線,雙方已無任何祕密可談。雖然已臨近冬天,這座濱海城市氣候適中,不冷不熱。蘭蘭只穿了睡衣,繫了一個圍裙就下了廚房。爲了犒勞江漢的不遺餘力,蘭蘭要做一桌豐盛的午餐。她傾出冷藏櫃裏所有的好食料,母親來時她也沒這麼大方過。

    江漢沒有閒着,他在殷勤地撿着地板上的衛生紙,整整裝滿了一箇中型紙簍。

    六個菜,一瓶紅酒。

    小方餐桌應該一邊坐一人,可蘭蘭偏不,她解下圍裙與他擠在一起。大概她也嫌擁擠,在左邊將左大腿疊在他右腿上。

    江漢沒飲過紅酒,雖然手持紅酒瓶倒弄了好一會,直至蘭蘭搭上腿也沒拔出瓶塞,差點急出汗來。

    “剛纔還算是勉強合格,一個瓶塞弄不出來,還能幹啥?”蘭蘭接過紅酒瓶與專用工具,只轉了幾下,便順利的拔出了塞子,邊倒邊問:“今晚回去睡嗎?”

    “你捨得嗎?”江漢把手搭在她肩上。

    “蔣麗夠味還是我夠味?”蘭蘭酸酸的問。

    “當然蘭蘭有韻味,她怎能與你相比。”江漢的手從肩上滑下,撫摸脊樑。

    “誰在你面前,誰就有韻味,我知道。”蘭蘭似乎有點不滿。

    “蘭蘭相信我,在我的記憶裏你是我的第一個女人。”江漢裝清高。

    “去去去,都把人家搞大了肚子了,還在我這裏當處男,你不覺得這句話太欺人了嗎?”蘭蘭似乎更加不滿,有點生氣地把腿拿下去。

    “蘭蘭,我沒騙你。”或許爲了報復,他把右腿壓上了她的左腿。

    “那他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蘭蘭的不滿轉爲詫愕。

    “那次她爲感謝我的救命之恩,設宴相答。一斤多高度白酒將我灌了個酩酊大醉。第二天醒來她穿着睡衣在梳洗。見我醒來,急忙換衣服。脫了睡衣,裏面還有小襯衣和長內褲,我根本就沒見她的那三點。雖然地上有消毒的紙巾,但在我的記憶中並沒做什麼。過了幾天,她告訴我說懷孕了。”江漢現蒸熱賣。

    “你真沒記得你與她做過?”蘭蘭根據他的表情判斷可能是實情。

    江漢搖搖頭:“爛醉如泥,除非她做。”

    蘭蘭點點頭:“我相信。你與她這麼久了,最親密的動作是什麼?”

    江漢笑道:“不怕你笑話,只動過對方的手,卻沒牽過。”

    蘭蘭心裏對蔣麗懷了江漢的孩子打了一個差號。要麼,是燕老闆的,常聞燕氏內訌從未停止過,是借江漢之手尋求幫助。要麼是被人非禮,以後硬說是燕家骨肉以獲得巨大利益,這小丫頭片子計謀不淺,且看她的生產日期便可確定。

    燕凡這次坐在丁誥車裏,爲方便與他徹底溝通。

    丁從從獨駕一車,知道二人在深度溝通,便把車速壓得很慢。

    車,到了燕丁大廈,三人同時走下車。

    “效果達到預期了嗎?”一邊往裏走,丁從從一邊問。

    “大多超過了預期,只有一項我服從他的建議。”燕凡笑答。

    “哪項?”丁從從再問。

    “爲工作方便,我願意還住在公司。搬來與你們同住,眼看你倆恩恩愛愛的,我受不了,怕眼紅再幹出傻事。”丁誥在言語上並不注意忌諱。

    “可以不眼紅啊,又沒領證,她可以嫁給你呀。”車上與丁誥溝通時,燕凡知道了丁從從的一切,丁誥與丁從從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完全符合結婚條件。也知道丁從從是跟了繼母姓,主要還知道了丁從從從不願提及的生父是錢向旺。

    昔日在汪家莊曾聽汪姐說過前夫的名字是汪向前,是不就是名字倒置了?又加汪向前當初是在南邊打工,後來消失,原來是來了更往南的殿南,更對號了。當然,丁誥向燕凡吐露丁從從的身世與其繼母及生父姓名時,首先得到了燕凡不得透露給丁從從的保證。

    “讓我嫁給表弟可以,我肚子裏的孩子怎麼辦?讓其生下來就面臨後爹?再說法律也不允許啊。”丁從從好似撒嬌似地雙拳捶打着燕凡的後背,全然不顧及他人的感受。

    “好了好了,真叫人受不了,秀恩愛回房關了門做。”丁誥心裏說:還在瞞天過海,自欺欺人!

    燕凡沒有吭聲,心裏繫了一個疙瘩。以此推測,從從是汪姐的親生女兒,自己與從從結成連理,在此之前卻先睡了岳母,這是什麼事!不是**嗎?戶口落上,名字還沒改爲燕凡,仍是阮追阮大哥,這和汪姐還是夫妻。從從與丁誥領證,自己不離婚,來個偷樑換柱維持與汪姐的婚姻關係?那自己搖身一變成了從從的繼父,繼父把繼女搞大了肚子,這齷齪之事更讓人不齒。讓我怎麼辦?

    丁誥掃一眼燕凡,見他在聚精會神的思考,後悔告訴了他丁從從的真正身世,他真怕表姐臉一沉那令人生畏的霸氣,幾天前才領教過。於是提醒說:“姐夫,我可什麼也沒說!”

    “誰說你說過什麼了?放心吧,幾句聊侃我還分的出來,不會那麼小肚雞腸的。”燕凡迴歸現實。

    “我,不看你們秀恩愛了,現在就回食品公司。都這麼些日子了,雖說已被表姐沒臉沒腚地撤了職,可我還心牽企業呢,我回去了。”丁浩進客廳剛坐下,又急急的站起來,他確實牽掛他的食品公司。

    常雲急忙趕來,要爲兩位倒茶。

    “以後,除了我倆陪客人倒不出身,由你端茶外,只有我兩人時,我倆有手,會自己倒的,你一天到晚也不容易。”燕凡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