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他是第一總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他是第一總裁字體大小: A+
     

    “我不信。隨心所欲,只是一個收放自如的形影詞。不相信你有這方面的特長,吹吧。”丁從從斜他一眼。

    “牌你們洗,洗完給我,你們點牌,我再洗十秒,馬上放在桌上,第一張便是你們點的牌。有誰不相信,咱做個試驗。誰輸了誰請客。”燕凡又拾起桌上還沒開封的新牌遞着。

    丁誥根本不相信他會有這個硬本領。不管自己同意與否,中午準是奶奶管飯。雖還埋怨丁從從在人面前肆無忌憚地撤他,讓他很沒面子,又恨斜楞裏殺出的這個醜八怪橫刀奪愛,不留情面地搶走了他的從從。其實,他也知道,她從沒愛過自己,也算不上搶。今天的燕凡這麼風度翩翩,自己在人家面前真的算不上什麼。他恨燕凡的程度弱了許多,於是接牌來啓封,抽出一張紅桃8又插入牌中央,洗了一會遞給燕凡。

    燕凡洗了十秒左右,將牌放在桌面上:“第一張便是,下面三張是同點不同色,你們自個看。”

    還沒等丁誥伸手翻牌,旁邊一位將牌翻開第一張,紅桃8,往下是三張不同牌色的8,衆人無不拍手稱奇。

    翻牌人轉面燕凡:“收不收徒弟?多少學費?”

    燕凡笑道:“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參賭,也不會教你們這個技術去害人害己,有生命之憂啊。剛纔,算爲大家表演了一個魔術。誰是這家的主人?”

    象主人模樣的人就是主人,他站出來:“我是。”

    燕凡拿起一萬:“你拿去,以後只可以打牌、下棋,不能動錢,記住。否則,你會後悔。”

    主人點頭接錢,“謝” 字忙不迭口。

    燕凡看了衆人一眼“你們誰輸了多少,這裏有六萬,拿着回去吧。”

    丁誥拿起一萬,掏出了上衣兜裏的一千放在桌面上。

    其他人也破捆,數走了數量不一的所輸錢數,桌面上還有四捆未解,大約還有八千元左右的散幣。

    丁誥的奶奶早站在了孫子身後,她怕孫子再賭。

    燕凡看了看桌上的四萬多元人民幣,回頭問丁從從:“我說手氣不錯嘛。這些就是逃跑那位留下的,你處理。”

    丁從從拿起兩萬外數了十張,遞給房主人:“以後可以把你家變成娛樂場所,這兩萬你用以裝修和購買文娛用品,以後不許再聚衆賭博。這一千元你領他們去飯店坐坐,等於向賭博告別的宴會。”

    房主人千恩百謝,接錢在手:“也請您三位去坐主席。”

    燕凡擺手拒絕:“不了,你們去玩,我還有工作呢。”

    丁從從在燕凡說話的工夫轉過去攙扶着外祖母:“姥姥,我們回去吧,他找表弟還有事呢。”

    外祖母點點頭,因爲右手被外甥女攙着,便用左手又擁了一下孫兒:“快往回滾!”

    丁從從三人往外走,得到實惠的衆人跟在後面相送。燕凡擺擺手鑽進車,丁從從放下玻璃,擺手後奔向姥姥家。

    到了外祖母家,外祖父還坐在那裏,多虧臨冬的秋日不再那麼曬人。丁從從與丁誥攙着老人進屋。

    姥姥要叫菜,丁從從反對,最終上車去了飯店。下了車,正遇那夥賭博人也來到了飯店,少不了又一番客氣。

    丁誥找了一個單間,好在沒喝白酒的,都喝飲料。

    吃喝間隙,姥姥替孫子向外甥陪罪。

    丁從從藉機又重重的教育了表弟一番。說到生氣處,她帶出了髒罵。

    等到罵完,丁浩擡起平靜地面容,先看了燕凡一眼,又看向罵人者:“表姐,丁總裁,罵夠了嗎?要不再罵會?否則,以後沒機會了。”

    奶奶開了腔:“你個小兔崽子,還敢回嘴,討打!”

    丁誥轉面奶奶:“你告訴表姐,今天她打我,我也不敢還手。還不說是兩個人,只姐夫自己我就敵不了,我纔好漢不吃眼前虧呢。”

    叫出了姐夫,丁從從知道燕凡已被丁誥承認,心中不免有些高興。

    奶奶卻不知道孫子的心理:“你這小兔崽子,姐夫不在,也不許欺負你表姐!”

    “姥姥你誤解丁誥了,他這是在向他表姐表示,以後再不出錯,所以表姐再沒機會罵他了,是好事。”燕凡插嘴。

    姥姥半信半疑。

    丁從從本來沒悟出,經燕凡剖釋也意識到了:“我不怕他,小時候住姥姥家,每次都被我打的哭,記得有一次還被我打的拉褲子裏了。”

    “那天,本來就肚子痛加腹泄。”丁誥轉面燕凡:“服你了,今後不再與你競爭,你會受她一輩子剝削和壓迫。”

    席中,燕凡獲悉丁從從確不是姥姥的親外甥女。丁從從對外祖母的出言不悅,外祖母剛說了一句“你與小誥不是親表姐弟”便停言了。

    原本,丁從從拿表姐表弟是近親不能談戀愛結婚爲由,來尋求不刺激丁誥的自尊心,不想這事姥姥站在孫子的立場上。

    燕凡向丁誥發出邀請,要他重回燕丁集團工作。

    丁誥聽過丁從從一氣之下說出的再不錄用之語,心裏在翻着個。

    丁從從也沒忘記自己發過的狠言,揣摸着找個什麼藉口下臺階。

    燕凡看出二人的尷尬,忙從中調合道:“邀請歸邀請,批評是批評。丁誥你說,不聽指示,爲情緒私自處理庫存,你錯了沒有?”

    丁誥本來想憑藉自己漂亮的長相和工作能力而獲得丁從從的芳心,就是燕凡的出現他也沒放在心上,一個滿臉傷疤且嘴大了的人對他構不成威脅。就是知道他倆同居了,他甚至還有信心奪回來。經過幾番較量,丁從從眉頭不皺地站在醜八怪一邊,而事實證明醜八怪的工作能力都在他之上,現在恢復的相貌更是無與倫比,今天又出招替他贏回了九千元。至此,他再也沒有資本與燕凡競爭,只得說:“沒說得,即便我不參預燕丁的工作,這次的損失我承擔。”說着,他掏出一張天地銀行的天地銀聯卡雙手遞給燕凡。

    燕凡沒有接,笑着。

    “姐夫接了吧,裏面有十萬,這次的損失基本夠了。”丁誥還遞着。

    燕凡笑向丁從從:“今天我做個決定。只要丁誥回去工作,還是原職務,但款還是要罰,沒規矩便不成方圓。看在以往爲燕丁集團不遺餘力工作的份上,看在燕丁集團‘丁’字的份上,本不預處罰,但明知不對,還情緒用事,給集團造成損失,還得公事私辦,私事公辦,以儆後尤,咱就減半處賠。那次損失不足十萬,你就賠四萬五吧。”

    每月工資加獎金一萬多,四個月的就綽綽有餘。幹一年除了賠罰後還剩七萬多,比在其他單位工作還要多出不少。再說,情緒用事造成損失,賠償也不過份,丁誥口服心服:“姐夫,我就賠五萬吧,五萬買個教訓不貴。”

    看看丁誥還雙手遞着工資卡,燕凡用手擋回去:“今天我替你贏了近六萬,用其頂了吧。回殿南請我和你表姐一個大客。”

    丁誥轉面丁從從:“表姐,姐夫說了,你不表態,是不點頭嗎?”

    丁從從笑道:“我是他,絕對不會原諒你!因爲你的所做所爲無不是針對他。他是第一總裁,決定做了也就做了。”

    吃喝正式開始了。

    外祖母在幫着外祖父進餐,三個年輕人在與飲料做對,忽然響起輕輕的敲門聲,丁誥義無反顧地去敞門。

    兩位青年婦女,一位中年婦女,一位老年婦女在那家房主人的引領下走進來,並介紹說:“就是這位英俊的小夥子。”

    四位婦女不約而同的給燕凡跪下。四位中不知是誰,或許感恩之心太專注了,竟然無意中送給了大家一個連環響屁。本來都要感激涕零的,連環響屁擾亂了人們的情緒,響屁製造了響笑。

    燕凡知道了婦女們的用意,急忙離座去攙扶那位上了年紀的婦女,還打趣地說:“都說響屁不臭,這還很燻人呀。”

    除了外祖父,其他三人也急忙去攙扶那三位,聽她們的感恩之言。

    燕氏集團的新專職律師蘭蘭來到董事長室,江漢爲其敞門。蘭蘭走進來,握住離座起迎的蔣麗遞來的雙手:“蔣董事長,蘭蘭來報到。”

    “沒說的,蘭律師,歡迎。”蔣麗笑着說:“請坐。”

    落座後,祕書小女胡馬上端來三個扣杯,今天破格放在與蔣麗坐一邊的江漢面前一個,因爲昨天在董事長室新加了一個老闆桌,江漢正式任董事長助理。

    “初來乍到,還望董事長教誨。”蘭蘭不愧是律師,出言謹慎。

    “蘭律師太謙虛了。”蔣麗言語也到位得體。

    “一往知道燕氏集團是全國500強企業,也略知一些集團的企業佈局。既然我應聘了,希望多瞭解一些基本情況,望董事長指示我該怎麼工作。”蘭蘭要不辱一年那近二十萬的薪獎。

    “如果你有工夫,可到附近的公司轉轉,市外的就不用去了。我讓江助理陪你,就這位。”蔣麗指指江漢。

    蘭蘭馬上立起伸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