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四十章 她又直奔主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四十章 她又直奔主題字體大小: A+
     

    此時王思思已經在燕凡的交涉下,交了大額的女性意外整容整形保險後成功的做了手術。丁從從與燕凡離開時,互相留下了聯繫方式。

    毫無疑問,出了整容醫院,燕凡與丁從從還是去了在來港城進醫院前先去過的地方,那二百平米住宅。

    保安和育嬰師及主要是做飯任務的保姆都在,他們都在爲高待遇而盡心盡力。

    憐兒正在熟睡,讓人喜愛的小臉蛋時而呈現出討人喜歡的喜怒哀樂。心有靈犀一點通?當憐兒的四式容貌表現完成,慢慢地睜開眼睛,在燕凡和丁從從臉上交換着注視。這小傢伙沒偏沒厚,好似要討這個媽的歡心。

    丁從從喜不自禁,一下子抱起他,臉貼臉。

    “從從,如果咱的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你還會這麼親憐兒嗎?”燕凡幽默地問。

    “我不知道會不會這麼親,但,我可以還這麼愛,減你加他,讓你吃醋。”丁從從用幽默作回答。

    “我纔不會對你偏愛憐兒而吃醋呢。我告訴你原因,我對憐兒的愛早早超過了從從你,所以不吃醋。”燕凡還不知道憐兒是他親生兒子,否則他不會這麼說。

    “我知道,也承認,你對憐兒的愛遲早會超過我。這——,我不嫉妒。”當然,你們是父子,有血緣關係,你玩笑開錯了時機,丁從從想。

    “還讓我吃醋呢,你看誰在吃醋?”燕凡有點粗心,沒發現她瞬間的表情變化。

    丁從從把憐兒遞給燕凡:“你抱抱親親他,我們該走了,過幾天再來看他,不早了。”

    “這是燕總裁嗎?”育嬰師從燕凡手中接孩子時吃驚地問。剛進門時,原在的三人都不認爲是燕凡。傷痕滿臉的醜男怎麼會變成瀟灑倜儻的帥哥?雖然知道這次是專爲恢復原貌而來。當聽了兩口子的對話後才得以肯定,育嬰師因爲燕凡處人隨合所以問。

    “那個燕總裁被這位新來的燕總裁淘汰了。”丁從從笑着說:“不是常言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嗎?有新的,誰要舊的?否則就沒有喜新厭舊之說了。但不知道是我還是他,憑良心吧。”

    燕凡知道丁從從的心事。在病房,主刀醫師與護士從他臉上除去紗布時,病房內所有人的眼光有了聚焦點。尤其王思思,他從她眼光裏讀出了他讀不懂的東西。在互留聯繫方式時,本是兩位女人的事,可王思思以便於聯繫廣告事宜要收存他的號碼。多虧他多了一個心眼,說近期內要更換手機與號碼,才讓丁從從放了心,於是燕凡說:“真後悔沒給她留下我的聯繫方式,好以後以新換舊,讓舊的去,迎新的來。”

    “你敢。”丁從從威脅的詞用悠情腔調。

    “真的不早了,走吧。”書歸正卷,燕凡站起來,又親了親憐兒。

    丁從從隨後站起來,用與燕凡相同的動作親了親憐兒,與育嬰師等告別,啓程回殿南。

    董事長辦公室裏,江漢見祕書等人都去忙了,靠近蔣麗說:“麗麗,他們給了我一個新的任務,一個我不可能完成、也不願完成的任務。”

    “不會是殺害我吧?”蔣麗一邊翻看各公司的報表,一邊問。

    “我已經恬不知恥地說你是我的人了,他敢!誰說這句話我費了誰!”江漢不是撒謊。

    “說吧,什麼任務不可能完成?爲了配合他們與我的工作,只要不對燕氏傷筋動骨,我會幫你完成。”蔣麗眼不離報表。

    “他們要我攻克燕氏的新專職律師蘭蘭,並要牢牢控制住她,一定讓她服服貼貼的爲他們服務。”江漢壓低聲音說。

    “這就難辦了,我幫不上忙啊。”蔣麗離開報表,擡起頭來:“他們的具體措施是怎麼部署的?”

    “把握在你身邊的機會,說我蓄長了發稱得上人才。利用這兩點所謂優勢一步步接近她。據他們蒐集的資料,蘭蘭原先的男友拋棄了她,所以她至今單身。如果我不能俘獲她,他們就安排用藥物或強硬手段讓她就範。”江漢還是低低的聲音。

    “不錯啊。真能降服蘭蘭,你會得到三方信任,還有美色可餐,說不定還會成爲生活伴侶,你這是一石五鳥。”蔣麗笑道。

    “我心中只有麗麗,沒有其他女人的位置。你讓我這樣做,是不是嫌棄我?要我離你遠點?”江漢這次聲音略高。

    “江兄,我感到慚愧。你願意等,到了冬的屍首展現,讓我死了心,保證給你做女人。在這之前,我真的不反對你與任何的健康女人有染,也包括你與她人組成家庭。人,都有思想需求和生理需求。如果有一天,事實證明我的冬真的離我而去,你與我結了婚,從那時起,我不會再允許你與其他女人有任何愛昧關係。我可以爲你接近蘭蘭提供更加便易的有利條件,促成你實現那種的需求。我不是故意考驗你。”蔣麗坦然的說。

    “你是麗麗嗎?儼然一個陌生人啊。”江漢詫愕地。

    “江兄,等我是無限的,也可能是個永遠的等待,指時間。獲取蘭蘭也是無限的,指你可以達到兩方合理的生理需求。我也派人瞭解過蘭律師的一些基本情況,她確實單身。你,可以乘虛而入。我已明確表態,那是真心,你不要有絲毫懷疑。”蔣麗儘量把話聲放平靜。

    “麗麗,恕我難以從命。”江漢表示不滿。

    “江兄,對不起。本來,我要任命你爲保鏢和特別助理的。你如此的頑固不化,我不僅不做任命,還要把有可能嫁給你的承諾一併收回,並宣佈你被解僱。”蔣麗很明顯是生氣了。

    “你?”江漢束手無策。

    “我怎麼?你走吧。”蔣麗扭過頭去。

    江漢一時間覺得天塌了,好似無力站穩,腿一打軟順勢跪倒在她面前。

    “滾!”蔣麗橫眉立目。

    江漢在沒了希望後站起來,漸漸靠近他的老闆。已經毫無顧慮了,他要爲自己的付出泄氣,拳頭也已運力握好,打算揮出去後馬上回東北,離開是非。

    蔣麗第一次在他面前產生了畏懼,不是他的拳頭,怕他欲行不軌。但她沒有示弱:“強盜就是強盜!改變不了你卑鄙惡劣的本質!”

    江漢拳頭的目標本是面前這不可一勢的女人,而出拳的距離也已在範圍之內。眼前的小鳥依人的蔣麗原本是個小胖妞,而今變得這麼單薄,他突發的怒火被可憐和可愛所遏制。拳握了,距離找好了,不能就此罷休!他運足了力氣,將老闆桌代替了蔣麗。

    老闆桌上有點份量的物件都被震的離桌面飛了起來,蔣麗順手接住了離桌面躍起有一尺的不鏽鋼水杯還莫名其妙的喝了一口。看着江漢憤然離去的身影,喝道:“你個王八蛋,站住!”

    江漢充耳不聞,步伐加快。

    “有本事,你站住!”蔣麗也不知道自己說了句什麼,無意中卻正確地運用了激將法。

    江漢已接近了門口,他忽然又後悔自己的衝動。就這樣離開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一句無意中的激將又把他激朦了:有本事站住,無本事離開?我沒本事也不離開,你能怎樣?就站住,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一句自己也聽不懂的話,卻收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那就不妨再用一次:“沒有本事,你就別在沙發上坐下!”

    江漢還是在惝恍迷離中一腚坐在沙發上。你一個女流之輩能奈我何?我就坐下。

    蔣麗真怕他就這樣離開她,她還要利用他做好多事。於是,她恢復了原有的腔調:“你,什麼意思?”

    “滾的意思。”江漢回答,也用平和聲音。

    “你知道我爲什麼讓你滾嗎?”蔣麗的聲音依舊。

    “不知道。”江漢回答的有點違心。

    “男人膝下有黃金,你懂不懂?”蔣麗的口氣進一步軟化。

    “我懂,但我屈服於我心中所愛的女人沒有錯。我跪過天地,跪過父母,再這就是跪我心中的至愛,問心無愧,沒有錯。你卻讓我滾,傷了人心不皺眉頭,算你狠。”江漢恢復了常態。

    “我恨你沒有骨氣。”蔣麗也恢復了往日心態。

    “我對你一片癡心,卻換來一句滾,你讓我傷心欲絕。你的兩個無限,我寧願在第一個無限裏等待、失望、寂寞、終老,也不會在第二個等待裏享受快樂、甜蜜、情愛、幸福。”江漢誓言錚錚。

    “願意繼續與我交往,留在我身邊嗎?”蔣麗不再糾結於剛纔,她又直奔主題。

    “我爲什麼不願意?沒有滾,不就是恬不知恥的想留下嗎?但我不會強人所難,我也不是強盜,所以也不會暴露強盜本質,實在不想留我,我該滾還會滾,滾回東北老家,遠離你燕家的是非恩怨。”江漢的話軟中有硬。

    “強扭的瓜不甜。但,我還是希望你留下,而且必須攻取蘭律師,讓她爲我所用,讓燕氏的專職律師真正爲燕氏服務,保住燕氏企業不被瓜分,保住燕氏永遠姓燕,你已經關乎於燕氏的安全了。”蔣麗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