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不量力之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不量力之輩字體大小: A+
     

    “姓譚的,你今天吃了**?是不是與那臭胖婆娘激情苟合了?別忘了你的身份,要與老孃爲敵嗎?憑你?我臨時無權收拾你,但拳頭在我胳臂上。你羞辱過我,我可以正當防衛,費了你個吃裏爬外的狗雜種,老孃任你擺佈?休想!還學法律,你也就專配乞討!”吳春一下子暴發,就要曝破對方的話筒,言罷掛機。

    身份二字清晰的提醒了他:我就是人家利用的一條狗啊,在人家面前擺什麼譜?燕紅那邊對罪了,再惹惱這邊,豈不兩邊不是人嗎?他急忙撥上吳春的號碼,那端拒絕,他只得撥通了邵夏的電話。

    在保險公司休息室裏,邵夏的思想鬥爭剛剛做完。趙承同連遭**,她當然心痛,因爲她已將他定爲下半生的生活伴侶。心裏,愛燕凡的主旋律還在迴旋,但現實不能不接受。他走了,自己不能就這樣寂寞到老。看來,正義在燕家這邊,吳春、劉地他們的陰謀終究會邪不壓正。

    他想到了向老爺子坦白,身嫁趙承同,得到燕家諒解後,還可以在燕氏謀取一份差事,在平平庸庸中度過自己的一生。她也曾思索過重返娛樂圈,但一身緋聞無疑堵死了重返的希望。

    趙承同更是心灰意冷。身上的屎剛洗淨,好似還在意識中聞到臭味,卻又被吊在樹上兩天兩夜多。所以贊同邵夏退出的想法,又經不住劉地和吳春“一日爲賊,終生是寇”那軟硬兼施的勸解,關健是參預了殺人策劃的把柄人家篡,,二人商量後暫不退出,來個且行且看。

    邵夏見是譚眚的號碼,接通後問道:“有什麼好消息嗎?譚律師。”

    “是向邵經理求救。”譚眚聲音沮喪。

    “譚律師,開什麼玩笑,有事你請講。”邵夏無心開玩笑。

    “邵經理,不是開玩笑,我言語不當,氣着了吳行長,她賭氣不接我的電話,你替我求求情吧。”譚眚哭喪着說:“你跟她說說,我會感謝你,請你客的。”

    “好了,我問問春妹再打給你吧。”邵夏掛機,又聯繫了吳春。吳春以爲是半個小時前的勸說白費了,沒想到還是起了作用,她表達了對譚眚的不滿,並要邵夏轉告他,下午兩點在夏姐的單間開啓保險櫃,要譚眚兩點以前必須趕到燕墅做公證。再出差頭,要譚眚負全部責任。邵夏一字不漏地全部傳達給了譚眚。

    譚眚點頭,再不敢胡說八道,應允兩點前到達燕墅。

    譚眚離開,燕紅在董事長辦公室向幾位妹妹與妹夫分別打了說明電話,都一致同意換掉譚眚另尋一位女律師。這點事,無須讓老爸知道,事後告訴也不遲。所有的電話打完,燕紅覺得還是告訴爸好,便向他做了彙報。燕文正沒提出什麼不同意見,只是囑咐一定要經得蔣麗同意,並由蔣麗親自任免方能有效。

    蔣麗回來,已近十一點。二人又議論了一會,終於達成了一致意見:新律師定爲女性,由燕紅與蔣麗共同尋找。因爲兩點吳春請蔣麗和譚眚及老爸老媽去邵夏的房間議事,燕紅建議暫緩宣佈撤換譚眚的決定,自己也跟去邵夏的房間看看邵夏們演得鬧劇。

    蔣麗給市律師事務所打去電話,講明要聘一位業務能力超強的女性律師。副所長是位女性,她爽快的答應,並親自應聘。

    燕紅與蔣麗似乎於結成了臨時統一戰線。燕紅承認蔣麗在燕氏集團的統治地位,蔣麗則同意燕紅做爲燕家老大的地位參預高層管理,默認她代替燕凡的身份。

    中午,蔣麗回燕墅邀來公公婆婆,在一店再加王軍,五人共進午餐時,江漢因故撞見,燕紅便也邀來同坐。

    王軍對江漢入座頗爲不滿,在燕紅再三用眼光暗示下勉強堅持到用餐結束。一頓飯耗費一個多小時,他基本無語無行,除了給岳父母倒茶。

    借江漢之手探聽對方的陰謀及保護燕家血脈的計劃,燕紅聽蔣麗敘述過。雖有點半信半疑,但因蔣麗只對自己講了祕密而讓相信的成分多了一些。也確實是,蔣麗的懷孕處在二不加四的夾縫裏。但她不知道,被貶多贊少的蔣麗一直守身如玉。

    燕文正只是在蔣麗和燕紅的言語中零零碎碎地悟出一些道理,但這老兩口信任蔣麗的主要動力緣於兒子那智冠天下、無人能及的先覺先知。對吳春、邵夏遲遲不肯動手,也是兒子的因素在控制着。對於撤換律師,是一件小事,因環境在變。他持支持態度。

    午餐後,燕紅送父母回燕墅。蔣麗現生心在這次初步較量中讓江漢參加,貼身保標不離左右已是人們司空見慣,她也拉上他,緊隨在燕紅的車後駛進了燕墅大院。

    一行人進了一樓客廳,孫媽端茶倒水,表面看來幽閒自在。聽見敲門聲,孫媽敞門。

    王軍走進來。他對今天下午兩點有點不放心。兩個卑鄙女人和兩名齷齪男人預謀已久,不行的話真與他們幹就是了。新買的違禁手槍壓滿子彈,不怕你吳春拳腳利害。

    門又響,孫媽再敞門,燕家召集內部會議?

    譚眚走過來,向燕文正一躬:“總裁好。”

    “譚律師,快請坐。多年來,多虧你在燕氏任勞任怨地爲燕氏保駕護航,我真的殷切希望你在燕氏終老一生。”燕文正隱隱送出信息。

    “總裁放心。吃着燕氏的奉祿,當然爲燕氏奉獻。我譚眚已經辛辛苦苦在燕氏耕耘了二十年,往後還要貢獻二十年呢。”譚眚津津樂道。

    “但願如此吧,譚律師請用茶。”一朝君子一朝臣,你的歷史使命完成了,誰讓你晚節不保呢。燕文正嘴心不一。

    再傳來敲門聲,孫媽又快步敞門。剛纔來了律師,看來議程非常重要。

    吳春前邊,邵夏隨後走進來。她倆在邵夏屋裏密謀前,邵夏又差點掉隊。吳春用盡脣舌,好容易把她拉回她所謂的正義之師中。商量好具體步驟,擡頭一看,快兩點半了,二人才匆匆來到客廳。問候了心目中的兩個老東西,除了江漢也問了其他人。

    根據午餐時的早商定的計劃,燕文正佯做不知的面向蔣麗問道:“麗兒,譚律師都請來了,有什麼安排嗎?還有誰要來?”

    “我也不知道,是春姐電話通知的,說兩點到夏姐的單間裏,有什麼重要文件在譚律師的見證下向大家公佈。還有什麼人蔘加,我也不知道,你還是問問春姐吧。”聽起來是推卸,實際上蔣麗在釋放進攻信號。

    шшш ◆тTk an ◆¢O

    “這不對啊。”燕文正退休後第一次呈現嚴肅,用力一拍茶几,生氣的喝斥道:“你身爲董事長,卻推卸責任,扔給吳春!什麼是冬兒不在了,撤換你對不起冬兒。否則,馬上罷免你!你有身孕,誰知是誰的?是不是燕家血脈誰預評判!”

    “是啊。”王軍看向妻子問道:“蔣董事長辭職,吳春就任董事長了?我不是董事,你是,另選舉了?”

    “沒有啊。”燕紅呈現驚詫:“換了董事長,董事也換了?可我的股份呢?爸還沒收回吧?爲什麼不告訴我?”

    “我還一頭霧水呢。你問我,我問誰?這到底唱的哪一齣?”燕文正攤開雙手,無可奈何的樣子。

    “春姐,你答覆吧。既然你通知我與譚律師兩點到夏姐的單間,想必真的會有重要文件展現,我們拭目一待吧。春姐,煩你把重要文件拿出來給大家看。”蔣麗轉面。

    吳春難以插言,只對老爺子的話感興趣:一會找到文件,蔣麗算個狗屁,我任董事長怎麼了?先擼掉你王軍,看你猴嘴尖舌的還在這裏含沙射影!這時找出冬的文件,其威力無異於遺囑,是原老闆的遺囑!蝦兵蟹將們,這是遺囑!當蔣麗又一遍催促她說話時,吳春正在心裏喊遺囑,便順口答道:“是一份遺囑。”

    “遺囑?誰留下的?與燕家無關吧?”燕文正詫愕地問。

    “冬的,當然與燕家有關,而且至關重要!”吳春還沒意識到失言。

    “冬弟的?才二十幾歲的人立遺囑?是你逼冬弟寫的嗎?那你是謀殺冬弟的嫌疑人!”王軍喝斥道。

    “你血口噴人!我們恩愛還來不及呢,你的話是信口雌黃!”吳春意識到失言,但仍趾高氣揚。

    “什麼重要文件和遺囑會交給兩個給別人生過孩子的女人!有本事說出文件的大概內容!”王軍理直氣壯。

    “你算老幾?裏面的內容我倆都不知道,那有誰知道?自不量力之輩!”自知因失言而有些缺理,吳春帶有罵腔。

    矛盾激化了,邵夏堅定了退出的決心:“你們的事不關我的事,總經理我不幹了,你們另請高明吧。”

    “誰任命你爲總經理?有聘書嗎?”燕文正更加詫異。

    “揭實底吧。冬對身後事早有安排。春妹任董事長,我任總經理。裏面還有重新分配的股份。”邵夏不知出於什麼目的,竟全盤托出了所有模擬燕凡字體時寫得內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