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譚眚口氣生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譚眚口氣生硬字體大小: A+
     

    看來,他不珍惜在燕家任專職律師的機會,那也只好分道揚鑣了。

    譚眚擡起頭,見她臉上並沒太多惡意,是她接替了董事長的位置?否則怎麼會在這裏與我談話?真的凶多吉少啊。

    “譚律師,你忙就請回吧,看來你已經不願意再爲燕氏服務,我們也不會象你說得那樣強人之難,和平分手倒也是不錯的選擇。”燕紅不願再多費脣舌,既然人家主意已定。

    “燕經理的意思是要解僱我嗎?可我沒犯根本性的錯誤,你是沒權解僱我的。請燕經理指出我何以瀆職而被解僱。”譚眚不想白丟二十萬,他要運用法律手段保護自己。

    “說過要解僱你嗎?我是個部門經理也沒那權啊。記起來了,好象說過給你最後的一次機會,那不僅是用詞不當和失言,實際是讓你坦白與那兩個女人的齷齪之事。”燕紅故意用模糊語言。

    “光明正大之人,何行齷齪小人之事。燕經理可以看低我們這些爲燕氏工作的下層人,但不能貶低我們下層人的人格。”譚眚想一步步挽救禿勢,不想丟這飯碗。

    “你是光正大之人?剛纔,你還要猥瑣我,這是君子之爲嗎?虧你還說得出口!”燕紅有些忿意,僅僅讓細心人查覺。

    “你怎麼這麼說話呢?你在老闆桌後,我在老闆桌前,都在言論端坐,哪來猥瑣?請燕總不要強加無妄之罪。”譚眚正色。

    燕紅指指攝相頭:“譚律師還是個敢爲不敢當的主。如我主政燕氏,會對你提出批評和警告。可現在燕氏臨近四分五裂,是讓你爲其主持正義之機,看你怎麼做了。”

    並無解僱我之意?對啊,她們不是都在向我靠攏嘛!蔣麗對我在法律上都是言聽計從,你們能耐我何!譚眚忽然來了底氣:“我會主持正義。剛纔一時衝動,心生猥褻之念,但我還是用堅強的毅力挺過來了。不過,我還是說聲對不起做爲道歉。機會,是讓人用來把握的。好了,我也挺忙,燕經理別無吩咐的話,我告辭了。”

    “只想知道吳行長和邵經理找你的意圖,你還是以實告之爲好。在這裏,董事長辦公室裏,我用你說過的話再送給你,機會是讓人用來把握的。”因爲說過了,這次燕紅沒重複最後的機會。

    “已經以實告之了。那我這就告辭。”既然你不接納我,有現成的兩個女人我知足了。以後,全心全意地與這兩個女人互相利用,財色照收不誤,也稱得上上之策。

    燕紅擠出幾絲笑意,說道:“有勞譚律師,你忙吧。”心裏卻做了決定:告知蔣麗,馬上撤換律師。

    港城專業整容醫院,燕凡的全部整容手術耗時三百分鐘,從上午九點一直到下午兩點。他的整容有三處重點:一是兩個眼睛,徹底抹除了疤痕和做了左右相稱術。原本因受傷形成的一大一小及眼外角一上一下被糾正過來;二是鼻尖向左錯位了兩公分及鼻側缺失,被巧奪天工的修復;三是嘴部右嘴角被撕裂增大了的兩公分半整回了原尺寸。其他傷疤,輕者已經在前期藥物治療下康復,有起伏不平整的傷痕也做了整平術。手術完成,滿臉紗布的燕凡被人擁進病房。

    病房裏有一位剛過了二十歲生日的姑娘,她生得眉清目秀,已是標準的美女。只是鼻樑稍平,但瑕不掩瑜,在大街上能賺取人們百分百的回頭率。她來此已經三天,但主刀醫師都不願當她的主治醫師,緣於她的身份——最高層里名號響噹噹的一位首長的千金。姓王,名思思,就讀於名牌大學,請假二十天來做整容。

    丁從從昨天送來燕凡,王思思幾乎不敢正眼看燕凡的容貌。但見丁從從美豔無比,怎麼會看上這醜大漢?大概受傷前是位帥男子。對,看臉盤,是典型的東方美男類型。原決定丁從從來陪牀伺候,可丁誥打來電話,要再平價讓所有瓶裝礦泉水出廠,理由是庫存已到了極限,而且說完掛機,並一直不再開機,拒絕接收不準出廠的電話。兩人商量後,丁從從趕回殿南制止。

    伺候王思思的是兩位訓練有素的女兵。一位姓王,名雲,一位姓侯,名彩,二人滿口答應替丁從從照料燕凡。

    說是照料,名實難副,燕凡一切都可以自理。見燕凡被推進房,雲彩急忙飄過來。

    “他做了嘴部的恢復手術,不便於交流。有什麼事,他可以憑藉這塊抹字板與大家溝通。希望大家也不要說笑話,以免讓本來很成功的手術失敗。”護士說完又去忙了。

    “不要緊,我用舌頭說話。”燕凡應該是用笑笑結束言語,但他沒敢,剛纔醫生還囑咐過。

    “上午手術前,聽你在電話裏的對話,電視臺的導演和臺長親自到過你家,是動員你參加比賽嗎?”王思思第一次與他說話。

    “是。”燕凡儘量答得簡單明瞭。

    “是業餘歌手大獎賽嗎?”王思思再問。

    “是。可我參加地方臺預選賽時叫做農民歌手大獎賽。這次,是東部賽區安津的三十二進八強決賽。”燕凡說。

    “那半道里改變了比賽的性質。農民,只限於一個行業。業餘,除了專業外都可以參加,面廣了,難度大了,你藉口整容不去參加,是實力欠缺嗎?”王思思自謂聰明。

    “是。”燕凡不願說出迷底。

    “你是安殿的南飛嗎?”在燕凡手術時新住進的一位待整容者小女孫插嘴問。

    “是。安殿比賽時我住安殿農村,現我居殿南城。”燕凡回答。

    “安殿,是個縣。殿南,顧名思義是安殿的一個鄉鎮還差不多,而今卻是僅次於安津的新興工業強市,真不可思議。”王思思根據地名做着分析,提出不解。

    “清朝以前,安殿是府,直轄安津和殿南。隨着各地的經濟和城鎮發展,安殿不進則退。安津,是下一批的國家重點單列市。我是安殿人,給大家普及一下地理知識。”小女孫繼續說:“安殿決賽我到過現場,我這裏有當時的決賽錄相,只保留了南飛登場後的資料。”

    王思思原本要對小女孫的“給大家普及一下地理知識”的大言不慚給預反駁,忽聽她說有當晚的比賽錄相,急忙改變了主意:“是嗎?那快找出來讓我欣賞欣賞。”

    小女孫從隨身所帶的兜裏掏出平板,點了幾下遞給身邊的王雲,王雲轉身遞給王思思,並與侯彩一齊湊過來看。

    聲音不是很大,由於燈光適宜且距舞臺較近,畫面質量還是很不錯的。等這一主二僕聚精會神地看完,都在心中豎起了拇指。王思思還在沒請示平板主人的情況下開始播放第二遍。

    王雲在欣賞完第二遍時搶在主人頭裏:“有這才華,不參加比賽確實可惜,怪不得人家登門聘請。”

    “是資金原因嗎?我可以資助,不要回報的。”王思思說的非常認真,爲證實她的真心。

    “不是資金原因,是時間衝突。”燕凡回答。心裏卻有一絲不痛快:通過比賽上次銀屏沒指望了。

    “既然能上門聘請,我想,組委會可以通過調整賽程來讓你參賽。”王思思說。

    躺在牀上的燕凡輕輕搖了搖頭。

    “有實力呀,爲什麼?”侯彩不知是問人還是自問。

    “你問爲什麼,這很顯然,人家與助唱成功牽手了,演唱給自己媳婦聽,你管得着嘛!”小女孫不知是激將還是有偏見。

    “那位助唱就是送你來的媳婦吧?你不參賽,她的因素佔主導。”王思思好似知道真相,一語道破。

    “不知道那個南飛是不是男人,是個男人就應該識擡舉,別讓人跑孫腿,屆時參賽纔不失衆望。”這次小女孫點明瞭,激將。

    “燕凡會去參賽的。姓丁的美女再來,看我怎麼教訓她!”王思思發氣。

    “你們不要猜疑,不參賽是我自己的決定,與他人無關。要知道,天上有天,人上有人。自己活多大不知道,但吃幾碗乾飯還清楚。”燕凡極力爲丁從從開脫,爲自己正名。

    衆人不再言語,都運着勁,等丁從從來時圍攻她,讓她知道民衆聯合的力量不可低估。

    譚眚有點自大,錯誤的認爲燕家人都離不開他,好似地球離開他就不會轉了。本想馬上遵照吳春的囑咐去彙報,忽然產生的自大讓他改變了主意。然而,手機響了,他接通。

    “譚律師,你在哪?”吳春問。

    “剛從董事長大樓出來呢。”譚眚簡單回答。

    “說話方便嗎?”吳春又問。

    “我在車裏,門窗都關着。”譚眚故意不做正面回話。

    “她跟你談了些什麼?”吳春急要了解沒有計較語氣。

    “雞毛蒜皮,與你和邵經理異曲同工,只是想了解你倆宴請我的原因,別無他事。”譚眚似對待下屬的腔調。

    “你做過何種答覆?”吳春有些不放心。

    “你真囉嗦,夠煩人的。我不是七、八歲的玩童,還得你教我說話嗎?無聊!”譚眚口氣生硬。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