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快去救他倆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快去救他倆吧字體大小: A+
     

    “與姐成兩口子也是不錯的選擇。她無私的救我,爲我療傷,是真心與善心的體現。雖然她已近年五十歲,但我尚不知自己的實際年齡,或許與她同齡呢。你說我是醜八怪,也坦誠當初是鬼迷心竅,現在改正也爲時不遲。落下戶口,我是阮追,與姐便是合法的夫妻。”燕凡深知她愛他,出言有唬她的意思。

    言者幽默本無意,聞者悲傷卻上心。丁從從立即墜入萬丈深潭。天黑地暗中,好似真的失去了他。她失態了。

    燕凡話剛出口便後悔了。女人對這事會相當敏感,幽默用得不是時機。他急忙拉起已一頭紮在牀上的丁從從,一邊輕輕用手給她擦着淚,一邊深情地說:“從從,爲夫在開玩笑。我向你保證,即便我恢復了記憶,從從也是我燕凡鐵打銅鑄的妻子。”

    “那你答應我,不去參加歌手大獎賽了,可以嗎?”丁從從不放心,忽然提出一個條件。

    燕凡略一思索,點頭表示同意,心裏卻暗道:一句玩笑,或許會喪失了一百萬獎金和失掉了企業代言人,可惜。

    “你還要答應我,你不用姐夫的名字落戶,而用燕凡的名字落,並馬上與汪姐離婚,與我領證。”丁從從又提出條件。

    “不用阮追的名字落戶,要費許多周折,因爲毀容就已經是變更之一了,還牽扯到離婚的名字。所以,我保證在落戶後的一個星期內,先離婚,後改名,再與你登記,可以嗎?”燕凡徵求意見。

    丁從從點頭,又問道:“如果你恢復記憶,真的不會拋棄我嗎?”

    燕凡毫不遲疑地回答:“從從永遠是我的妻子,你毋庸置疑就是了。”

    “如果你恢復了記憶,家中又有三妻四妾,其中有領證的原配,你會把我放在什麼位置?”丁從從放眼未來。

    “從從開什麼玩笑?當今社會一夫一妻,再說咱也不是王公大臣,哪來的三妻四妾,真逗,你。”燕凡表示出不可思議。

    “如果,我說是如果。假設真有這種情況,你會做何選擇?”丁從從相信她的燕郎遲早會恢復記憶,看他給個什麼承諾。

    “你要聽真話是嗎?”燕凡問。

    丁從從點頭。

    “既然如此,那你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或許會有你不希望聽到的話。”燕凡臉面呈現嚴肅,好似事實擺在面前,真要吐露實言。

    丁從從又點點頭,心裏祈禱着不要聽到最令人沮喪的話。

    “假設我原先就有三妻四妾,事實證明她們都真心愛我,我又與她們發生過關係,就沒有理由因爲有了你而無情的拋棄她們。相對而言,你要吃點虧,我會分散一些愛給她。加你,成了四妻四妾,是同等的愛。不能守着從從,我就說愛從從多一些。你問的所謂位置,三妻四妾者會有一人與我領過證,很快你也會與我領證,兩位領證者當然同處第一的位置。退一步說,即便你不與我領證,因爲你與我朝夕相處的日子一定會很長,恢復記憶還不知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也許咱會終老一生,你當然沒領證也會與領證的同處第一。這,就是對你假設的回答,我是認真的。”燕凡說完輕輕搖了搖頭,對滑稽問答感到沒必要的動作。

    “剛纔搖頭,對你剛纔的陳述否定嗎?”丁從從的眼光非常細膩。

    “不是,是對你的這個假設覺得無中生有,不可理喻。”燕凡笑笑。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今天看似荒謬,說不定明天就會變成活生生的現實。再假設,你的女人出軌,而且生了他人的孩子,你會如何處置?”丁從從嚴肅的問。

    “你懷的孩子不姓燕嗎?”燕凡詫異地問。

    丁從從點點頭。她暗中派人到安津調查過燕氏集團的人文、地理等諸多詳細資料,知道了燕凡原在安津現存的女人中,除了領證的蔣麗外,還有兩個爲他人生有孩子、名聲不好的女人。丁從從的問話,是對那兩個人等燕凡迴歸後能不能繼續待在燕凡身邊,而自己最終要損失多少愛有個大體數目而心中有數。

    “首先確定的是,孩子無辜。也要看她是在我來這邊的前後而定。”燕凡輕鬆了許多,因爲他知道,雖然她點頭,但這問話不再關係着丁從從。

    “前後有什麼不同嗎?”丁從從繼續探討他的心理。

    “前後也各有兩種界定,即被迫和自願。如果在之前,尤其在與我結合之前,無論是否自願又生了他人的孩子,可在最大範圍內預以忍受。在與我結合之後我來這裏之前,出現這種情形,不管她是否給他人生沒生孩子,可以任其住在燕家,但我不會再愛她。我來這裏之後出現這種狀況,將與前者一樣對待,如果她能回到我身邊的話。你懷孕期是在我來之後吧?你的胎兒是什麼姓氏的種?”燕凡笑道:“他是無辜的。”

    “姓南,是南飛的種。”

    燕凡將她摁倒在牀,狠狠的懲罰她——令人窒息的熱吻。

    丁從從本想抵抗,她還要問落戶口的進展情況和對待汪姐不嫁的看法。怎耐男人的暴發力太強,還不說抵抗的原因僅僅是往後拖一拖時間,就是真正的反抗,也架不住男人發瘋般地猖狂。在很短的時間內,零零碎碎地抵抗演變成了辛福的歡笑。

    邵夏寐食不思,她既怕趙承同遇難失去依靠,更怕趙承同觸犯法律被公安機關逮去吐露了實情。雖然吳春應承與其共同尋找,而且電話裏說已同劉地上路,但是不是真的還兩說着。既然是打算跟兩總哥碰面,那他肯定是打探黑道了。黑社會的人喜怒無常,說不定爲一句不投心意的話就頓生殺機。出租車,還在那裏停着,確實沒有打鬥的痕跡。既然蔣麗宴請過兩總哥,肯定知道他們的電話號碼,何不讓江漢打聽一下?沒有江漢的電話,只有再次撥通吳春的電話。

    “夏姐,我正在路上,我也很急,這直接關係着勝負,我會盡力的。看見你的車了,別走,等我。”吳春的聲音。

    邵夏從後視鏡裏也看見了吳春的車,急忙敞門下車。等吳春車駛過來停下,她走過去。

    吳春與劉地分別從車兩邊下來,吳春說:“往南我昨天找過了,咱今日分東西去找吧。”

    “春妹有沒有江漢的電話?”邵夏問。

    “有。”吳春從手機上翻出來亮給邵夏。

    邵夏很快撥通了江漢的電話。

    “您好,請問您是哪位?”江漢給蔣麗當了保標,說話辦事大有改進。

    “我是天地保險公司的邵夏,請問你可是江漢大哥嗎?”邵夏問

    “我是江漢,邵經理有事請吩咐。”江漢表示出彬彬有禮。

    “江大哥有沒有南、西兩總哥的電話號碼?”邵夏又問。

    “我沒有,蔣董有,但總哥不讓其他人知道。如果邵經理有事,可以直接找蔣董聯繫。”江漢說:“我不在她身邊,沒法代勞。”

    “好,謝謝江大哥,再見。”邵夏掛機後,面向吳春:“也只好求助蔣麗了,別無他法。”

    吳春點點頭,示意她快打。

    邵夏撥通後開門見山:“蔣妹,有事相求。”

    “夏姐請說,自家人不用客氣。”蔣麗非常爽快。

    “我有一個親戚的朋友在南邊與黑道惹了點麻煩。那天聽你宴請過兩位總哥,我親戚在他歸回時坐出租車,在安津南邊十字路口攔住他們求情,可能是話不投機弄了誤會。親戚的親人求我幫忙,我別無路可走,只有求你了。”邵夏求人的口氣。

    “夏姐,你是要救你的親戚呢,還是要救你親戚的朋友?”蔣麗問。

    “我只救我的親戚,他直至現在打通電話不接,他的家人非常着急。至於親戚的朋友,我對其沒有責任,親戚的親人也沒有求我,我也不打算給你出難題,只要親戚能夠平安回來即可,這就夠麻煩你了。”邵夏腦子挺快。

    “好,夏姐一等,我馬上聯繫。”那端蔣麗關了手機。

    劉地插言道:“不受磨難成不了佛,這是我們幹大事的人必經之道。邵妹不用悲觀,勝利之神正在前邊向咱招手,成功就在眼前,我們團隊充滿了對勝利的渴望。”

    “渴望,是目標,是動力,但不是勝利的保證。向我們招手的,誰知是勝利之神還是死亡之神?”邵夏心灰意冷了。

    “夏妹相信我,我一生不打無把握之仗,真的距成功只有咫尺之遙。”劉地勝利滿滿的樣子。

    “就你?滿臉渾身都是屎,還被綁得結結實實。要不我去救你,說不定直到現在你還和屎尿爲伍呢。”邵夏還要說,手機鈴聲將話掖了回去,她急忙接聽。

    “邵姐,我問過了。出租車是不還在?”蔣麗的聲音。

    “在,我就在出租車旁邊。”邵夏回答。

    “你現在從出租車往前走幾米,有一處沒蓋房子的地方,一直往東,就在楊林深處,那兩個人可能一位是出租車司機,另一位就是你的親戚,他二人被吊在樹上。快去救他倆吧。”蔣麗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