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而且非常必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而且非常必要字體大小: A+
     

    人們散去,只有蔣麗看了她一眼,還假惺惺的傳送了一絲憐憫。放心吧,心裏的這本變天賬裏,第一個要收拾的人非你莫數,裝什麼好人!誰與我做對,天人共憤。董媽撤過我,冬冷淡過我,都出了車禍。一個蔣麗,嫩嫩的年紀,仗着狐狸精的卑賤勾引,讓冬罩着你胡作非爲。如今冬已不在,你還敢撤我的職,是你活膩了。還在恨着,電話響了。是蔣麗的,她接聽前狠狠地罵了一聲:“你等着,弄不死你姓蔣的,我就不姓吳!”

    吳春跪的久了,雙腿有些麻木痠痛,她摁着地面站起來接聽電話。

    “吳姐,你馬上回燕墅,端正態度求老爺子,我已爲你說過情,他很可能會答應原諒你,我就恢復你原職,就看你的了。”蔣麗的聲音。

    “好,董事長妹妹,我馬上去求情,謝謝妹妹了。”吳春敵意的掛機。

    門響,邵夏走進來。

    “夏姐,我的笑話好看嗎?今天是我,明天就是你。”吳春吐露不滿。

    “春妹不要如此這般挖苦我。從現在開始,我金盆洗手,再不生活在提心吊膽之中。希望春妹也以此爲鑑,迴歸正常吧。”邵夏今天深受感觸,有迷途知返的念頭。

    “夏姐當過賊,殺過人嗎?怎麼叫做迴歸正常?原來不正常嗎?”吳春的不悅從臉上浮現出來:“一日偷盜,終身是賊,怎麼能迴歸了正常?”

    “以前的事,對也錯了,錯也對了。人生,最多隻有三萬左右天,好好珍惜着數,也會在不知不覺中數完。所以,我要恢復數數,簡稱迴歸正常。你們兩邊,皆與我再無瓜葛,望春妹好自爲之吧。”邵夏看來真的要退出了。

    “夏姐,只要乾坤身上不流淌燕家的血,你那所謂的正常之路就永遠不會正常。”吳春祭出殺手鐗。

    一句話,讓邵夏重新回到了原路。她知道,她的所做所爲,已經讓燕家人不可能輕易地原諒。撤職,也是時間的問題。但總比繼續在錯誤的路上錯誤的走要好一點,於是說道:“我可以離開燕家,走演藝之路,與乾坤的父親組成三口之家。”

    “夏姐,演藝之路,只要你離開燕家恐怕也是舉步維艱。你想,演藝圈緋聞能活生生殺死一個明星,你的緋聞不用造,現睜眼的就在面前,你等於自盡!”吳春不打算放過她。

    是啊,這真的一失足成千古恨了。目前能走的,只有這條正走着的不平坦反而崎嶇無比的路了。

    “趙承同不會讓你走回頭路的。這些人心狠手辣,什麼事都幹得出來,陰陽各一套,說我們共同走在一條不歸路上並不爲過。”吳春知道她的說服教育又成功了:“我們回去吧。我的處境比你難得多,但我仍然一如既往地在上面走着。這次回去,還得在老東西面前小說小道,全壞在這個小狐狸精手裏!”

    “不是吧?以前或許是狐狸精,可現在是狐狸精她迷誰?無用啊,她真可謂英雄無用武之地了。”邵夏對蔣麗也反感,但還不是那麼強烈。

    “回吧。”吳春知道邵夏又回到了她的統一戰線,便說道:“你休息休息,我還得去與老東西和小東西磨脣舌。”

    燕凡有了幫手,自己便輕鬆了許多。有一些非主流工作可以交給丁誥處理。這天晚上,他住在避難河岸的帳篷裏,在把第二天的中心工作安排好後,用智能手機上了網。這才發現有幾位網友給他留了言。無關緊要的閒聊他先做了答覆後,重點是聯繫十天來每天發兩個抖動窗口的純爺們。因爲礦泉水很快便可以上市,看純爺們能給銷多少,燕丁集團還用不用建立自已的銷水隊伍,或者讓原食品廠的營銷人員代爲營銷。當然,他不知道這個純爺們是丁從從。開始便是道歉:蔣董事長,太忙,十天沒上線了,對不起。

    純爺們:知道你忙,從沒怪你。

    燕凡:謝謝。

    純爺們:燕總裁,我爲那天夜裏有些失態表示歉意。

    燕凡:沒見你有什麼出格的言行啊,是不蔣董事長多心了?

    純爺們:我與那位燕凡,今年剛結婚,是旅行結婚,在我倆旅行的國家,我勸他紋了那兩個字。

    燕凡:我知道了,你們是去南半球,素有“彩虹之國”美譽的南非共和國結婚的。爲了紀念那難忘的日子,所以紋了南非二字,是吧?

    純爺們:你是神人?我服了。虧我們在安津,你們在殿南,相距二百里。否則,我們的燕氏集團還不被你燕丁集團吃了?幸哉!幸哉。

    燕凡:爲什麼是敵對和競爭呢?合作不是雙贏嗎?

    純爺們:可以合作,你們即將上市的礦泉水可以是我們兩燕集團合作的第一個項目。我的天地連鎖超市每天能銷售瓶裝水計以千萬件,當然,我們不能單銷你一個品牌。既然合作,咱都應坦誠。燕總裁可以說說您的優勢和價格嗎?

    燕凡:我的產品,待會我給你把監驗單發過去。裏面不但有人爲難以合成的人類進化之必須的稀有貴重元素,更有極易被人體吸收的鈣等元素,都是人體所必須的。不僅老幼最需要,並且適宜各類人羣。當然,我也正考慮與檢驗水質人員的一位親朋好友建立合作關係。不過,你是憐兒之一的媽,我是憐兒唯一的爸,所以我傾向於在同等條件下先與你簽約。那邊給出的出廠價,比全國平均價格高出百分之五十,就看你那邊了。

    純爺們:你是憐兒爸,我是憐兒媽之一,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與從從姐共同侍候你,建成咱新的燕氏王國?

    燕凡:蔣董事長,飯可以亂吃,也不能太亂,會吃壞肚子。話,不能亂說,會造成誤會出人命的。所以,玩笑應該適可而止。

    純爺們:你是不喜歡我了?看我不如從從姐漂亮嗎?

    燕凡:我是醜陋,還望董事長給我留點尊嚴。你不是在譏嘲我吧?喜歡你,我可以把你這個小屁孩當我的小妹妹痛愛。你漂亮,天下與你一般漂亮的女孩應該不少,你們都應該尋找自己的真愛。我,心裏只有一個人:從從。所以,這玩笑開不得,歉。

    純爺們:書歸正卷。你的礦泉水出廠價格是不忽悠我?

    燕凡:不是。

    純爺們:即便按常規,運輸等費用全由你出,我的利潤也很少很少了,我有點懷疑燕總裁的合作誠意。

    燕凡:那是我的出廠價格,費用我不出。

    純爺們:那我將零利潤,甚至虧損。

    燕凡:可是根據微量元素計算,物價部門給出的出廠指導價應該是高於其他產品的百分之六十至一百,零售價也水漲船高,你的利潤不降反升。

    純爺們:能不能看在憐兒的面子上,先平價試銷一個月?

    燕凡:正因爲憐兒,我們才提高定價百分之五十。這個價位,談成了我還有附加條款,即價格保密和不再增加供給量。好,還有多家進貨商排號,我先跟他們試談,後天一同網上籤約。

    純爺們:那後天網上見。

    丁從從在食品公司蹲了幾天,也來往於避難河的工地,一切業務正常。她知道丁誥愛他,也知道丁誥是一位人才。撤職是爲給其敲敲警鐘,而且有三種含意。一,讓丁誥知道上下和表明自己的心跡;二,看燕凡真正的肚量;三,也是對燕凡工作的支持。在晚飯後冒充蔣麗與燕凡聊QQ前曾與燕凡通了幾分鐘的電話。

    電話裏,燕凡對丁誥還是滿意的。在隨後的QQ聊天裏,她知道燕凡心中只有她一個女人,並誤解了“南飛”的真正含意,她終於放心了。再一步,就是要與蔣麗溝通,要她與她頂替她QQ聊天的內容相符合,以讓兩下里不起疑心,於是她給純爺們發送了抖動窗口。

    純爺們:正等你倆的信息呢。

    丁四人:是嗎?

    純爺們:你的不應是小事,可他不知爲什麼把我踢了。

    丁四人:我都被踢了,還差你嗎?這幾天燕凡特累。不僅整天爲項目奔波,還遭到小人的諂害。

    純爺們:誰諂害他?爲什麼?

    丁四人:先是有人買通了食品公司的女祕書楊某,說燕凡要**她,是不是有人心懷不軌,在我倆中間調撥離間我臨時弄不清楚。

    純爺們:擺平了嗎?

    丁四人:前者已擺平,後者望董事長妹妹助我一臂之力。

    純爺們:姐姐說,我全力以赴。

    丁四人:先落實一下,你那燕凡紋得是“南飛”二字嗎?

    純爺們:是。

    丁四人:他們硬說燕凡要紋“南飛”二字冒充你那燕凡。

    純爺們:姐上次交流,爲改“非”字不是專門聊了很長時間了嗎?燕總裁恢復聊天后,我已經按照姐姐的思跟他溝通過,很順利。

    丁四人:而我的親朋好友都槍口一致,說燕凡貪戀你的美色和燕家產業。無非是要排斥我的燕郎。找個時間,我守着我的親朋好友與你覈實一下,你還是說“飛”字本是“非”,是你與你那燕凡去南非度蜜月爲紀念而紋好嗎?

    純爺們:望風捕影的事,他們也信?沒道理啊。姐不必在心,謠言會不攻自破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