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蔣麗也不多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蔣麗也不多說字體大小: A+
     

    這時燕文正夫婦到達。蔣麗和燕紅急忙起身去攙扶着兩位還不太老、身體硬朗、而且根本不需要攙扶的老人就座。

    已經快到上菜時間了,燕紅對蔣麗問道:“蔣妹,據可靠消息,那兩個女人分別密會譚眚譚律師,這件事你怎麼看?”

    蔣麗轉過面來:“是不大姐已經有了確切的信息?您可以通知我。”

    燕紅笑道:“蔣妹用詞不當。怎麼可以說是通知呢?說是溝通也不對,應該是提供才準確。不過,沒有外人,爸、媽也在場,那兩個女人確實不象話。背後裏偷偷摸摸有男人,那是隱私,咱大可不必過問,睜一個眼閉一個眼得過且過也就是了。但她倆明目張膽,不但不對燕家沒追究在燕家生出野種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無恥行爲感恩,反而肆無忌憚的變本加厲,一味欺負燕家無人似的。冬弟與秋姐、董媽的車禍相隔幾天?近來又發生了憐兒被偷事件,這不是巧合,是個陰謀。昨天和今天,邵夏和吳春又先後與六十歲的譚律師在三店私會,眼看又要讓一個陰謀成功。蔣妹,你一肩雙職確實挺累,剛纔你大姐夫說得是實情。但,你的精力不能只顧及集團的經營和發展,還要着重清除一切對集團的不利因素和頑疾。這兩個女人,不僅僅是不利因素和頑疾那麼簡單,而是不折不扣的毒瘤和徹頭徹尾的禍根!蔣妹,看你怎麼處理了。”

    “大姐,你的意見呢?”蔣麗目不轉睛的望着大姑子說罷,又看上在場的各位:“姐姐、姐夫們有什麼處理意見?”

    “撤消職務,掃地除門。對這樣不知好歹的敗類動以慈悲之心,無異於養虎爲患!”王軍說。

    “支持大姐夫的意見。”燕青立即表態。

    “對,全力支持。”侯波也表示贊同。

    “正人先正己,方有說服力。否則,會被別人抓着小辮子。”孔偉同時發泄着對蔣麗的不滿。

    “妹夫,跑題了,不要張冠李戴和製造莫須有的罪名,注意家庭團結和和睦,更不能小題大作,咱現在要做的是槍口一致對外。”燕紅怕孔偉的誤會傷了蔣麗的自尊,急忙出面圓場。

    “二姐夫,我雖然沒有多大才能,但我是全身心地、兢兢業業地撲在工作上,請不要被表面的虛僞現象所迷惑。如果覺得我有什麼不檢點和對不起燕家的地方,我辭職就是了。”蔣麗爲了自己養胎和再去爭取憐兒的撫養權,也樂意卸任。即便一肩擔雙職,權力也在一天天變小。除了高額報酬,在失去了冬以後正向傀儡一步步過度。

    “蔣妹,或許他的話有很大的出入,但一家人講話不用那麼多忌諱。當面提出不同見解,證明沒拿你當外人。如果你是那兩個女人,你二姐夫會這麼說嗎?只要你在任上,我們就是一個完整的家,一個強大的燕氏集團。倘若你棄職而去,遵循冬地生前最後一項絕密部署,雖然燕家實體還會存在,但也土崩瓦解,各自爲政。更重要的是,保險公司和銀行會落入小人之手。等憐兒成人再來一統江山,不僅十幾年後的情景沒法預測,更重要的是連這唯一的希望也毀在小人之手。蔣妹三思。”燕紫又一次改變了少言,孔偉有刺傷性的言論她有責任善後。

    一直保持沉默的燕文正仍然沒有吭聲,但在二女兒發言後,老兩口同時鼓掌,用以表示對兒媳的支持。他倆不僅知道兒媳爲保存憐兒用盡苦心,還間接得到了大女兒的暗示:爲了燕氏,蔣麗有損於燕家聲譽的劣跡是表面現象,她腹中的胎兒象她說的一樣,很可能是燕家血脈,而且也聽蔣麗說過,也分不清真假,總有一天會大明於天下。

    “書規正卷,蔣妹要怎麼處理那兩個女人?”王軍開言。

    傳來敲門聲,一店經理親自前來請示何時上菜。

    “我會通知,你先回去吧。”王軍臉上現出一絲不高興。

    經理賺了個沒臉,點頭哈腰後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這時,三姐妹與連襟三個全把目光集中在蔣麗臉上,無形中生成了無法承受的隱形壓力。

    蔣麗進退維谷,思慮了一會,還是婉轉地將壓力擁了出去:“有爸,媽在此,請爸、媽賜教。”

    “冬兒在時,一切由冬兒主持。冬兒不在,一切由冬兒相信的人主持。麗兒,你是總經理,是董事長,冬兒不在,你必然也是代總裁。由你做決定,我全力支持你,麗兒。”燕文正又把球踢回來。

    害我?挺我?是逼我辭職?蔣麗面向二老:“請爸、媽批准我向董事會辭去雙重職務。年幼無知,不堪大用,請二老理解。”

    “麗兒,說句不好聽的,你辭職我不阻攔,但你應該向讓你擔任此職的人辭職。這,不是爲難你。即便我答應了你辭職,你捫心自問,對得起冬兒對你的信任嗎?對得起他對你的栽培嗎?對得起他的在天之靈嗎?”燕文正一頂頂大帽子飛向蔣麗,他知道她辭職是真心,他也知道從不惹老人生氣的她會委屈求全,一定會收回辭呈。

    “爸,媽,您不痛惜麗兒了?”蔣麗再找理由。

    “爸與媽痛麗兒一如既往。雖然冬兒不在了,但你至少現在還是冬兒的媳婦。如果你現在否認是我的兒媳,麗兒,媽立即答應你的辭職。文正已然退出歷史舞臺,你不痛惜我這個不夠格的、已經七十多歲的婆婆,我擔當此任,麗兒忍心嗎?”徐英蘭動用威脅。

    “麗兒,別爲難你婆婆了,好嗎?現在,我向大家宣佈:從今日起,冬兒的四成股份,董媽的一成股份,英蘭的一成股份,加喬喬早已託服你的那一成股份,合計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在找回憐兒和憐兒主政前,全部由麗兒代管。負責總監的總裁之職與法人代表,全由麗兒承擔。”

    “爸、媽,您放過麗兒吧,我才十八歲呀,真的難負這麼重的責任。”蔣麗搶上幾步,淚流滿面的跪在二老的面前。

    “麗兒,快請起。這是燕家對你的信任。”燕文正也老淚縱橫。

    “爸,媽,我不辭職,但我不代管這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只託管憐兒的百分之十,也不任總裁和法人,請爸、媽答應我。”蔣麗一個頭磕在地下再不擡起,她要一直等到答覆。

    “麗兒,再不起來,爸、媽也要給你跪下了。”一邊說,徐英蘭一邊扯起燕文正,真要準備下跪的樣子。

    蔣麗迅速爬起來,重新扶二老坐下。

    “麗兒,在媽身邊坐吧。處理那兩個女人的決定,你責無旁貸,你就宣佈決定吧,那是董事會的決定,讓大夥背這個黑鍋。”徐英蘭再次搶在燕文正前邊表態。自從燕文正卸任總裁以來,徐英蘭顯然比以前主事多了。

    “我可以宣佈,恐怕要讓各位失望了。我首先說明一下,並不是都曾做過冬的女人,而顧忌面子和避嫌儘量不賺口舌。一則有冬的暫時任命,二則兩個公司一直在穩步贏利,我們沒有藉口撤她。關於她倆的不檢點,我可以向其口頭警告,讓她們注意燕家的聲譽。爲了防備突發事故,冬生前那份在他和我同時不能負責工作時各自爲政的文件就是尚方寶劍,在這裏我再重申一遍。當然,憐兒成年時,只要形勢環境允許,我希望我與各位共同努力,還政於憐兒,重整燕氏企業。”蔣麗又一次饒恕了冬的兩個女人。

    事已至此,大家也只好表示同意、

    “如果各位不反對的話,我們今天是家庭聚會,我建議晚一會上菜,也電話邀請一下這兩個女人,讓其感受家庭的溫暖,以達到治病救人的目的,或許還能走到一起。”蔣麗提議。

    “也不知麗兒受到了冬兒的影響,還是麗兒生來與冬兒一樣具有慈悲心懷,真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麗兒,我的好兒媳,真的難爲你了。”不知是思念兒子,還是被兒媳所感動,燕文正又一次老淚縱橫。

    燕紅迅速用免提撥打了邵夏的電話,邵夏應承馬上過來。又撥吳春的電話,吳春說有點感冒,不能前來赴會。

    蔣麗剛要伸手要過大姐的手機,不想燕紅已經生氣的掛了機。她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機撥號。

    “董事長妹妹,有什麼指示嗎?請下達。”吳春的聲音。

    “不是指示,是邀請,剛纔大姐發出了。”蔣麗不滿的聲音。

    “我已告知了大姐,感冒挺重的,只好告知大姐盛情難卻了。”吳春說:“謝謝了,真的去不了。”

    “春姐在哪裏?”蔣麗的聲音在增加着不滿。

    “我在家裏。”吳春已聽出不滿:“真的不騙你。”

    “那好,既然你視三店如你的家,可見你對工作極度負責。那你就不用離開了,在三店任店長吧,行長我另行任命。”蔣麗也不多說,當即掛機。

    吳春的電話馬上打回來了,被拒接後又接着打。

    蔣麗索性關機,用行動表達着不滿。

    衆人鼓掌,小小年紀竟有這等氣排山河的風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