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讓你放鬆放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讓你放鬆放鬆字體大小: A+
     

    丁從從笑了笑擁開大門:“還真痛你的老情人啊,好,咱進去。”

    燕凡輕輕給了她後背一拳,隨在身後往裏走。

    汪玉迎出來:“從從妹子,正好想你了,快進來。”

    “想我了還是想你的相好的?這不,我給你送來了。”公開的祕密,早說開了,也就沒有什麼糾葛,丁從從把燕凡真的用力推向她。

    燕凡的幽默隨時而生,藉故一把抱住汪玉:“姐,我真的好想你,我在夜裏呼喚黎明。”

    汪玉抹不開面子,臉紅了。

    “還惡做劇,汪姐臉都紅了。快放開,否則阮兄出來撞見還得接骨啊,又得汪姐侍候。也對,不又有了機會了嗎?”丁從從近朱者赤,也漸漸掌渥了部分幽默技巧。

    汪玉的臉色更紅了:“守着我這半老徐娘秀恩愛,你倆也太出格了。走,南飛弟弟,咱到屋裏,老阮不在家,看從從妹還能不能裝不吃醋的。”

    燕凡鬆開了手:“可這裏沒有南飛啊,還得我與從從給汪姐找個南飛來嗎?”

    “是你恢復了記憶,還回了真名?那恭喜你了。”汪玉用高興代替了尷尬:“快進屋,講給姐聽,讓從從妹先在院內涼快涼快。”

    丁從從心裏有些反感:你恭喜他恢復記憶,讓他丟下我回歸?汪姐你安得什麼心啊!於是把臉一沉:“重溫舊情啊,虧我多個心眼跟來了。”

    三人進屋又鬧了一會口舌,終於言歸正傳,講起土地轉讓之事。雖然汪玉還在堅持五荒地讓其無償使用,但丁從從也不退步。

    十點半了,意見雖沒有統一,卻也朝着進一步減少分歧的方向邁了一大步。汪玉纔想起沖茶。

    “姐,喝水小事,我的從從還沒吃早飯呢。”燕凡倒是毫不客氣。

    “要不,讓飯店把菜送來家吃方便些。但還要請村幹部,那咱到飯店吧。”汪玉說罷起身:“走,既然從從妹餓了。”

    “姐夫呢?去打魚了?”丁從從問。

    “他昨天回老家了,準備處理一下家當,全身心的搬來住,估計就快要到了。我們,到飯店等他吧,我給他發條短信息。”汪玉邊走邊說。

    劉地躺在旅館單間裏一身不痛快。又一個白天勞而無功,他有些泄氣:如果認識還好找,這他孃的大海撈針,得找到猴年馬月!先問一下吳春那邊進展如何與有沒有線索吧,他摁上她的號碼。

    “花天酒地,還記得老孃啊。”吳春的聲音。

    “你是我的大寶貝,還有我的小寶貝,焉有不想之理?還不說生理需求正在旺盛期。你那邊辦得怎麼樣了?”劉地問。

    “中午夏姐在三店與譚眚巧相遇,並設宴招待了他,最後卻是譚眚買得單。雖然夏姐不承認,百分之百的是獻了身。譚眚說進行司法親子鑑定應當由當事人出面,但咱缺少了男主角,事情有點棘手,他應承說給慢慢走關係儘量給辦妥。對於其他協議,夏姐怕過猶不及而暫時沒有提及。譚眚只是向夏姐保證盡力,對咱燕天的司法鑑定只是在口頭上模棱兩可,看來我也得出面請他,不知你舍不捨得。”吳春最後一句是迫於無奈的口氣。

    劉地有些吃醋:“用錢不行嗎?六十多了一個老漢子,實在讓人做嘔啊。”

    “聽你話的意思還挺在乎我。好吧,先用錢,如果不成我還有老拳。你那邊情況怎麼樣?”吳春打算也獻身,在她來說那是幸事一件,但她沒有說。

    “計劃明天再去西邊看看,這邊已經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發現這些人的行蹤,因爲持續嚴打在這裏已進行了半年之久,或許他們已逃亡到了外地。”劉地找理由搪塞了事。

    “知道你仨都是酒色之徒,辦正事時都是飯桶。去西邊看看也可以,不過千萬不要惹出事端。你先把那兩封信馬上燒掉!”吳春說。

    “燒掉?我說過要拿回去由你親自處理,那樣你才放心。還有,萬一找到西邊的人,沒你的信,他們會相信我嗎?”劉地持不同意見。

    “沒用的東西,是非找到他們不可的任務,你卻用一個‘萬一’,連點必勝的信念都沒有,真是酒囊飯袋!信燒了,還有電話,你給我打通電話,我親自給他說!”吳春分配任務的口氣。

    燕紅與丈夫商量後牽頭,這天上午也在一店夥同燕紫、孔偉、燕青、侯波聚面。揀了最裏面一間隔音條件好的雅間。

    “銀行與保險公司被外人把持,這種現狀必須立馬改變。不是個人抱有成見,因爲這兩個人不但在燕家生下別人的骨肉,而且還繼續與其野夫相通。據可靠消息,經常四人在一起不知羞恥地邪惡做樂。昨天,邵夏又在三店與譚眚相談甚歡,我懷疑她是又在搞什麼陰謀,我們要早做準備。”燕紅率先開腔。剛說完,電話響,她接聽後接着說:“現在吳春又在三店與譚眚進了同一個房間。這兩個女人頻頻與燕氏專職律師約會,裏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們必須高度警惕。”

    “妹夫的莫名車禍,以及以前金秋和董媽的遇難都是一個陰謀,我懷疑都與這兩個女人有關。是不是親自插手,這有待於調查。可以肯定的是,這兩起車禍至少有這兩個人的直接或間接因素。今天和昨天,這兩個女人又先後與燕氏的律師私會,恐怕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王軍沖水後,以次給倒着茶水,表情有些嚴肅。

    “對於金秋與董媽的車禍,懷疑與這兩個女人有關有情可原,有爭寵的因素。至於對妹夫的車禍,好似欠缺理由。怎麼說也是妹夫的女人,下不去這狠心的。與譚眚的會面,是在咱的三店,估計不會是什麼陰謀,或者是因爲經營中遇到一些關係到法律法規的具體問題也說不定。”內向的燕紫這次沒有吝惜語言,發表了不同意見。

    “你真象冬弟一樣慈悲心軟。單獨這兩個女人在冬車禍期間還照常出軌,而且恬不知恥地在燕家生下野種,這就是不可饒恕的逆天之罪。既然兩個女人現在頻繁與譚眚聯繫,說不定就是爲野種正名,讓其順理成章地繼承燕家財產!”孔偉不贊成妻子的想法。

    “對,二姐夫言之有理。聯想到憐兒被偷,現在看來不僅僅是抱孩子偷去撫養這麼簡單,也肯是一個陰謀!”侯波插言。

    “將這兩個女人掃地除門已刻不容緩。馬上電話將董事長約來,讓其做決定,午後上班時馬上實施!”燕青態度堅決。

    “可蔣麗現在也與一個野男人處的很好,據說還是個外地人,口音與我們不同,有可能是東北人。對於蔣麗,我們也不能完全相信。”侯波說:“還有人說,她懷得也是野種,但我不敢保證真僞。”

    燕紅知道蔣麗的處境。因爲她是燕家的大姐,蔣麗私下裏曾與她溝通過多次,也聽她說她懷了燕凡的骨肉,並假意與江漢接近以保護她與胎兒的安全及獲取情報。爲了遵循爲她保密的承諾,燕紅說:“不管怎麼說,蔣麗是冬弟生前最信任的女人,並親自任命她爲董事長。冬弟也曾多次囑咐我,讓燕家人都要支持她爲燕家工作,爲燕家賣命。目前,我們權做對她信任,等借她的手將那兩個不要臉、耍陰謀的女人逐出燕氏後,再做調查,掌握了她出軌的證據後將她趕出燕家不遲。對於我這個建議,誰還有不同意見?”

    沒有更好的措施,加之燕紅的地位,衆人沒有提出不同意見。

    燕紅掏出手機,撥打了蔣麗的電話,請她馬上趕到一店赴宴。

    初步意見形成,又詳細議論了措施,增加了請老爸老媽的議程後,又開始給蔣麗定位。當然,除燕紅不表態、不辯解外,其他五人無不將她劃爲吳春、邵夏一類的壞女人。不過,除了蔣麗任董事長能行使任免行政權外,她人單力薄,對燕氏還構不成重大威脅,要處理她還須老爺子親自出面。

    有敲門聲,不是老爺子就是蔣麗,因爲還不到十一時,不到上菜時間。燕青距門近,起身敞門。

    蔣麗走進來:“各位姐姐、姐夫早來了。”

    禮節性的招呼打罷,蔣麗拒絕了上首之座:“就是爸、媽不來,這是家宴,我也沒資格坐上首。看來,姐姐與姐夫們是不有其他安排,也就吩咐我吧,都是爲了共同的利益。”

    “這麼一個大集團,蔣妹董事長、總經理一肩擔,辛苦了。今中午請你來坐坐,是爲讓你放鬆放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