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要吞吞吐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要吞吞吐吐字體大小: A+
     

    譚律師迎出大廳,見邵夏已走近門口,忙笑道:“邵經理,久違了。”

    邵夏伸出雙手,笑如桃花陶醉人,她要用魅力徹底征服他。

    譚律師向望明星已不是一朝一日,今天終於握到了這雙小嫩手,真有得捨不得放開。但禮儀使然,握過手後就沒有理由不鬆手。

    邵夏定了一號房間,因三店領導至店員全部新做了調整,所以工作人員都不認識邵夏和譚律師。

    進了房間,邵夏拒絕了服務員的服務,並關了門。

    本來是邵夏有事求助於他,但譚眚卻非常殷勤地衝茶倒水,好似在他家裏,他招待客人一樣。

    “譚律師,沒想到這麼巧,我正有事想諮詢你,還怕找不到你呢。請問譚律師忽然到咱三店有什麼喜事嗎?說出來咱共同分享。”邵夏笑道。

    “拙子下月舉行結婚儀式,我早來預定酒席。”譚眚也笑着回答。

    “好啊,那我首先送上祝福,並希望那天會有幸接到您的喜帖來赴宴啊。”邵夏往前挪挪坐椅。

    “一定會的。請問邵經理,有什麼事要諮詢?但問無妨。”譚眚說。

    “不瞞譚律師,爲了堵小人之嘴,我做了親子鑑定。乾坤確屬燕冬之子,就是這個問題。雖然做了DNA,但需要不需要再做司法鑑定?如果必須做,需要什麼證明材料和辦哪些手續,這些,都是我今天諮詢的主要內容,請譚律師指教。”邵夏鄭重其事的問。

    譚律師稍一搖頭:“要做司法親子鑑定,首先要把DNA親子鑑定報告提供給法院及公安機關與公證處,還要所有被鑑定人帶全證明材料全部到場,方可成行,否則是不行的。乾坤之父已經謝世近半年了吧?那怎麼能夠做親子鑑定?早預留了他帶囊的毛髮嗎?”譚律師提出質疑。

    “燕冬對我與春妹是堅決相信,所以不允許做親子鑑定。可有幾個別有用心的色狼,老在我與春妹身邊轉悠,他們總覺得燕冬五六個女人玩不轉,都想佔點便宜,都被我與春妹嚴辭拒絕。三番五次的失敗,讓色狼們懷恨在心,纔有了今天這鋪天蓋地的輿論謠言。所以,在我與春妹剛生了嬰兒時,我倆都託服了自己的心腹,暗暗做了鑑定。這點不用懷疑,絕對不是弄虛做假。”邵夏努力完善着詞彙,讓人家感到真實可信。

    “這麼說,你倆及燕冬的其他女人都沒有出軌,是這個意思嗎?”譚眚就樂意這種話題。

    “我只敢保證自己至目前還沒有出軌。至於她人,我不敢保證。”邵夏笑道:“再往後,我連自己都沒有信心敢百分之百的保證。”

    “不要對自己失去信心。”譚眚暗自高興。既然有這種想法,自己的野心就有機可乘:“當然,年齡關係,你們正在心理和生理雙重需求的最旺盛時期,我本人並不反對你們的性取向和性需求。”

    “多謝譚律師能有心理解我寂寞的心。可你一向文質彬彬,一貫君子形象,不是口是心非吧?”邵夏知道事情好辦了。

    “什麼年代了,再那麼守舊,就會被歷史的潮流所淘汰的。對事物的分析和態度都有兩面性,即對就是錯,錯就是對。邵經理,我說得對嗎?看一個人不能只看外表,因爲很多人善於僞裝,其中包括道貌岸然的我。”譚眚漸漸要闡明對對方的愛慕之情。

    “譚律師說笑了。你不僅道貌岸然,更是瀟灑倜儻,人中之龍啊。可惜命途多舛才寄人籬下,卻也是上層人物,一代天驕啊。”邵夏早造好高帽,只等對方伸首。

    “可男人都有野性,從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到最低層的小老百姓。我,是個男人,正常的男人,也有野性,更有暗戀。”譚眚幾乎就要明言。

    “敢問譚律師暗戀着誰?爲什麼不向她傾訴?”邵夏知道,這位肯定要成爲與她發生關係的第四個男人。

    “我暗戀的人太高雅了,由於自己年齡的劣勢,只有成爲奢望了。”譚眚還在試探,他希望她會繼續使用問號。

    “任何人的高雅,不可能蓋過你的風度翩翩。譚律師今年還沒有四十吧?怎麼就成了劣勢?或許你暗戀的那個女人也暗戀你呢。”邵夏已做好了貢獻自己,獲取一舉二利的好處。

    “還四十,都五十有三了,已經是小老頭,誰還稀罕咱呀。”提起年齡,譚眚泄了一些氣。

    “譚律師真是幽默。剛纔猜你四十歲,是因爲知道貴子要辦喜事而設想的,否則我會說你三十歲左右。你說說你的暗戀,說不定我還會助你一臂之力呢。”邵夏爲了利益幾乎就是送貨到門了。

    “你不僅能助我一臂之力,只要你願意,那真可謂手到擒來,不費吹灰之力。”譚眚泄了三分氣後又暴長了十分。

    “譚律師,男子漢大丈夫,不要吞吞吐吐,說出來我百分之二百的幫你。成人之美是我一貫的立場。”邵夏有點埋怨。狼子野心已經裸露出尾巴,還躲躲閃閃,真不男人!

    “我暗戀的高雅女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譚眚破釜沉舟。

    “你早說啊,早說兩年,我的第一個男人也許就是你。也不廠用象今天這樣,成了一名寡婦,你這個不解風情、不識數的壞男人!”邵夏的帽越造越大,越做越高,她要超出他的承受力。

    譚眚野性爆漲,離座竄過來,抱住邵夏就在臉上瘋狂地點吻。挺嚇人的,好像要生吃她一樣。

    邵夏用盡力氣想禁止他,因爲她要不失時機的提出條件。怎奈發了瘋的男人勢不可擋,她只好停止了無效抵抗,任其狂濫了足有二十幾分鍾前戲,在他要步入正題時才插上嘴:“你個強人,我公證的事能不能辦?”

    “能,有難度。我會想辦法,但我現在先辦你!辦完你,你殺了我都心甘情願。”譚眚言語着並不耽誤手中的活。她的,他的,全由他自己完成。也不管地板上髒不髒,便不遺餘力的髒起來。

    邵夏已和多個男人有過,先時一男三女,後又兩對混合雙打,這種事成了家常便飯,也就放開了手腳,直到譚眚應接不及才罵着男人結束。本來說好女人請客,吃飽喝足後卻是男人買單。

    車還是由燕凡駕駛,去化驗石泉水的計劃調到了次日。車上,燕凡首先開腔:“從從,有話儘管說,我可以一心二用的。”

    “一輛車不方便,再進一輛吧,省得耽誤工作。”丁從從不懷疑他有一心二用的功能。

    “拖後吧,這一套礦泉水設備要不少錢。再說,雖然屬河底非主流河牀,可是也屬國有,大概還要部分現金。河岸上汪姐承包地邊開墾的十畝非耕地雖慷慨應承讓咱建廠房無償使用,但咱是贏利企業,不能虧了她,也得一次性買斷至少二十年。還有地方**,請客送禮擺在面上,大概也要扔出不少資金。粗以計算,幾百萬恐怕要壓進去。這一來,務必會造成資金緊張。這是二次創業,從從,咱還要發揚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燕凡笑着作答。

    “那你整容的問題應提上咱的議事議題。明天先去提交化驗資料,等結果時咱先去諮詢一下。不是指資金,我說的是整容用不用住院,如果住院需要多少日子。十天半個月的好說,你遙控指揮,我跑腿。日子太長,咱再商量。丁從從轉移了話題。

    “嫁給我是不有點後悔?整天看着這張醜陋瘮人的臉,過着提心吊膽的恐懼日子,真的不好受吧?”燕凡一語雙關。

    “我是爲你上項目時,出去考察和談業務給人一個好認象,而不至於讓人家心裏不痛快。我就愛你這滿臉的傷疤呢。正好,你不捨得處理更好,還省錢。”丁從從知道雙關語的用意,但她不捅破這層窗戶紙,裝作沒有聽出來的平靜內容。

    “很好,就以老婆大人的指示辦。”燕凡開始幽默:“萬一整帥了,被其他女人看上那就麻煩接踵而至,還耽誤了你的正常工作。”

    “如何能耽誤我的工作?”丁從從還是明知其意而故意問。

    “工作不幹了,專門盯梢看我的門啊。”燕凡說完笑了。

    “你敢!我找人讓你做太監,讓她們幹喜歡。”丁從從也笑了:“丁浩要擴建廠子一事你怎麼看?”

    “醉翁之意不在酒,這很顯然。聽他的話意,好似你表姐表弟還有一腿,是吧?他現在恐怕對我恨之入骨了。不過,既然能當上食品公司的經理,又能基本做到產銷平衡,看來也是人才。”燕凡總是對人不對事,辦任何事都做到一分爲二。

    二人路上議論着工作,還摻加了不少人與人的愛憎評論,使其氣氛活躍,所以沒覺得時間多長便很快到了汪家莊,車停在汪玉門口。

    丁從從下車,敲響了大門。

    “沒上鎖,敲就敲屋門。敲了大門,讓人跑路給你敞嗎?”燕凡笑着提出善意的批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