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該當一帆風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該當一帆風順字體大小: A+
     

    好似要與最愛的人做最後一夜,也好似不讓燕凡靜下心來思想,丁從從只把燕凡收拾的精疲力竭還不罷休,一直到深夜四時,看看他真的不行了才放過了他。而激情後的她並沒有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之中,反而隱隱痛苦於生死般的別離之中間。怎樣能讓他死心塌地的永遠愛她,讓他永遠在她身邊,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道大難題。苦思冥想,黎明時分,一計終於念成。心裏踏實了,也入睡了。

    燕凡早在親吻丁從從之前就譜成了心中的主旋律,他用獨創的靜心法讓自己進入夢鄉,三個小時後,他在常雲叫吃飯前走出臥室洗刷,還告訴常雲給丁從從留飯,因爲她爲公司新上項目一夜未閉眼,方纔剛剛入夢。

    育嬰師推着育嬰車來到飯桌前,三個大人開始用飯。借丁從從不在場,燕凡從育嬰師口裏知道了燕凡家庭的構成及燕氏集團的大概佈局。他排除了兄弟內訌的可能性。又從育嬰師口中證實了燕凡有多個女人的事實,昨晚蔣麗講她是燕凡的第五個女人時他曾動過疑心。

    飯吃完了,燕凡走進客廳,原準備今天早飯後去礦泉水最高鑑定機構再做最後一次鑑定。他痛惜自己現在唯一的女人,丁從從太累了。不僅承負着這麼大一個公司,還要爲是否留住自己的男人而提心吊膽。五百多里路,晚去晚回來會,實在不行住一宿未嘗不可。正思索着,響起敲門聲。爲了不讓來人擾亂了丁從從休息,燕凡打算迎出去把來人領進休息室。小事他可以解決,大事等丁從從醒來再做商談。

    刷完飯具正要往外走的常雲放進了一位西裝革履的青年人來。

    這時燕凡已走出客廳。見進來一位青年人,便伸手相讓:“請到客廳就座,請。”

    來人是原旺丁公司所屬第一大分公司——食品公司的一把手,原公司總裁夫人丁秀珍的孃家侄兒丁浩丁經理,屬旺丁公司的二號實權人物。因爲知道丁從從不是姑姑所生,從小又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且一直是同學。上大學學得主要是企業管理而一同畢業。丁浩認準了非丁從從不娶,而丁從從只把他當表弟,不知道身世的她總認爲近親不能結婚。即便丁浩偷偷告訴了她事實真相,她也以爲是騙她,所以從沒對他動過情。這幾天因爲有些忙,已經一連幾天沒到旺丁大廈了。有些想巴結他的人聽說丁從從有了心上人並已同居,馬上給丁浩送了信,丁浩得信後沒顧吃早點便急速趕來以探究竟。客廳裏迎出來的人陌生,可能就是這小子吧?

    燕凡先是見來人打量他,又見來人現出排斥厭惡的目光,已知其用心與來意,但他還是笑着,熱情地說道:“歡迎到訪。還站着幹啥?請,請客廳就坐獻茶。”

    這滿臉傷疤的難看男人,名意上的表姐能喜歡這樣的?不是以訛傳訛,表姐僱來的男傭吧?丁浩多少收斂了一點蔑視,頭前走進客廳。對待一個下人,不用神經兮兮的。

    燕凡隨後進了客廳,沒在主座就座,因爲主座被丁浩先他一步佔有了。他急忙找出茶具沖水。

    “你是幹什麼的,怎麼不認識你,剛來的?”丁浩點着香菸問。

    “我是來爲燕丁公司工作的。”燕凡找來精製的玻璃菸灰缸,恭恭敬敬地放在他面前。

    “慢,你去燕丁公司工作,來我旺丁公司幹啥?不會是走錯了地方吧?”丁浩故意把菸灰彈在地下。

    “對不起,這裏就是燕丁公司,我沒走錯。”燕凡一本正經。

    丁浩一陣大笑,笑罷言道:“笑話,我這大廈就叫旺丁大廈,公司就叫旺丁公司,何時改了名稱?我怎麼不知道?也沒通知我呀,你到底是什麼人?來幹什麼?”

    “告訴過你,我是來工作的。公司的名字剛改不久,原計劃從從今天辦理改名等事務,但又改爲與我一起去跑趟業務,故你不知,這不用大驚小怪。”燕凡耐心解釋。

    “從從也是你叫的?是不有點不知道天高地厚?”丁浩忽然意識到跟他一般見識有損自己的身份,改用平和口氣:“我都稱她總裁,你是不是也要學會尊敬人?”

    “可我稱她總裁她不願意,怎麼辦?你與她什麼關係,可以告知嗎?”燕凡問

    “我正要問你與她什麼關係呢。”丁浩很不友好的。

    “他是你姐夫,你也要學會尊敬他!”丁從從不知什麼時候梳洗打扮完畢,走進客廳。

    丁浩幾乎大驚失色,送信人沒有送錯,他急忙讓出正座,有點癡呆。

    丁從從示意讓燕凡到正座,見燕凡搖頭拒絕,自己也沒去坐,只是緊挨燕凡坐下:“怎麼不叫醒我吃早飯?是貪食吃了我那份美餐吧。”

    近乎於癡呆的丁浩終於品出了酸甜苦辣,多年的奢望煙消雲散,徹底的失敗讓他痛不欲生,好似一時間天都塌了。吸了一半的香菸任其在兩指間自燃。着到手指了才扔掉了菸蒂。

    “丁浩,有什麼事嗎?”丁從從轉面丁浩,問。

    “表姐,即便對我不滿意,你也不能找他這樣的。讓他參預工作,尤其還說今天要出差,人家該簽約也會被他嚇得簽了又會毀約的,還望表姐三思。”丁浩做着最後的努力。

    “不用多少日子,巡迴賽在安津就要決賽。以他的能力,染指冠軍手到擒來。到那時,他親自操辦的新項目也會上市,咱就不用找代言人了。還有,他的新項目屬你的食品公司,他要親自擔任廠長。所以,你的工作重點要向他着重傾斜一下。”丁從從說:“以後工作要通力合作,一切爲重振燕丁集團爲目標,一步一個腳印,一年一個新項目。”

    “不是旺丁公司嗎?怎麼忽然間變成了燕丁集團?旺丁,可是姑與姑夫一生奮鬥的成果啊。”丁浩有些不滿。虧還有個丁字,他曾爲公司有他的姓氏而感到自豪。旺是姑夫改名前所姓的同音字,暗示着丁氏興旺發達,而今去旺易燕不吉利。

    “經營好你所在的食品加工業就行,總體工作有你姐夫與我就好。”丁從從告誡表弟:“不要瞎操心,幹好本質工作。你今天來有什麼事嗎?我還急着走,有事快點說。”

    丁浩不想讓燕凡在他的王國顯露身手,於是他說:“我打算在方便麪或加鈣餅乾方面再建一個廠子,特來請示。”

    “你看怎麼樣?”丁從從轉面燕凡。

    “不是有這麼兩個企業了嗎?如果供不應求,可以考慮。”燕凡回答。

    “並沒達到供不應求,但目前也不是滯銷產品,基本產銷平衡。”丁從從說罷,又朝丁浩說道:“你回去起草一份評估草案拿來再做決定。”

    丁浩無精打采地離去,燕凡不失禮度地送他出門,回到客廳:“快吃點飯,我們趕路吧。今天的任務挺繁重的。”

    “你的材料準備好了嗎?”丁從從問:“再去取了水來,能來得及?”

    “昨天的行程計算已把取水的時間加在內了。不過比原打算的啓程時間晚了半個小時。要拿到化驗結果,當天是不行的,住一宿吧。要不,再去落實一下汪姐的那塊地,與有關部門溝通一下,是不是可以以最低價格拿下來。如果太晚了,咱明天再去化驗。”燕凡忽然改變了主意。

    “也好,去汪家莊,我們走吧,不用早餐了,中午在汪姐那兒一起用吧。昨晚讓你蹂躪地我直到現在還沒運過勁來,你卻沒事人一樣,誰知你有多少精力。”丁從從多情地用小指戳了他一下額頭。

    吃罷早飯,邵夏趕到保險公司,處理了一會業務,便鑽進了她的車,開進了餐飲三店,沒有下車,他怕隔牆有耳,在車裏打通了譚眚的電話:“是譚律師嗎?你好。”

    “您好,我是譚眚,請問您是哪位?”譚律師有禮貌地回問。

    “我是天地保險公司的邵夏,請問您有沒有時間,我打算諮詢您一件法律方面的問題,方便不?”邵夏也很有禮貌地問。

    “邵經理有事請講。我是燕氏集團的專職律師,解答法律方面問題是我的正常工作,不管有沒有時間,工作是第一位的。”譚律師一口答應。

    “我是諮詢一些私人方面的問題,你是不是也能無私的幫助我?”邵夏一步步逼近主題。

    “邵經理放心,解答私人問題我也會一絲不苟,只要你看得起我老譚,願意爲你服務。”譚律師很爽快。

    “您現在哪裏?我去找你。”邵夏問。

    “我在高檔餐飲三店大堂,辦完事我去找你吧。”譚律師表示出幫人不倦。

    “真巧了,譚律師,我也有事辦完路經這裏,我馬上進去。”邵夏心裏笑了:這麼一帆風順,就這麼巧?該當天滅燕氏嗎?與冬一心的秋與冬媽,還有冬都遭遇車禍!否則,他們焉敢有不軌之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