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燕凡沒有吭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燕凡沒有吭聲字體大小: A+
     

    吳春跟進邵夏的單間,邊坐邊問:“那邊的電話嗎?”

    邵夏點點頭:“所以急着回來接,你沒聽見人家也下驅趕令了,兩相宜。”

    吳春怕遇意外,急忙問:“是不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了?”

    “明知故問。”邵夏摁完手機鍵說道:“又沒接聽,誰知內容?”

    趙承同的手機很快被接通,沒等邵夏問話,那端就問道:“剛纔怎麼不接電話?今天我剛離開,你就去找野男人了?不守婦道!”

    “我守婦道有你的得意忘形嗎?別你他孃的佔了便宜還賣乖,吃軟飯的卑鄙玩藝!有事快說,無事老孃掛了。”邵夏有點生氣。

    “劉兄手機無電了,讓我問一下你們的情況,他不放心,生怕你們弄出差錯,誤了大事。”趙承同的聲音當即軟了下來。

    邵夏把手機遞給吳春:“他們不放心咱,你與他們說吧。”

    吳春接過手機問道:“有什麼不放心的?辦好你們的差,這邊沒事。”

    “南邊這裏還沒有找到要找的人,明天再找,如果再找不到,後天就去西邊找。不知夏妹那幾份重要文件模仿的怎麼樣了。劉兄說,借蔣麗尋找憐兒之機,你二人抓緊與譚眚聯繫,按原計劃一氣呵成。等我們請的救兵一到,就會按照咱們的計劃一步到位。”趙承同回覆。

    “重要文件模仿好了嗎?”吳春見邵夏笑着點頭,便說道:“這邊一切順利,明天聯繫譚律師,有我姐妹,比你們三個豬頭強百倍。他呢?”

    “今天跑路太多,幾乎跑遍了這個省城的大中超市。雖然一無所獲,疲倦卻來光顧。他與渚瞼喝了點貓尿臊,早睡了。”

    “是睡了嗎?沒去闖窯子?你叫醒他,我跟他說兩句。”吳春要證實一下劉地是否已去***。

    “他真睡了,吳行長,你放心吧。本來劉兄就沒有那方面的嗜好,又有你這般漂亮的女人,今天又奔波了一天累得很,哪有閒心闖窯子。他等了一會電話,見邵經理拒接,剛剛睡下不久,您就讓他休息會吧。”趙承同竭力爲已出去找女人的人爭辯着。

    “不行,馬上叫醒他。否則,你們回來就不用來找我與夏姐了!”吳春強硬的聲音。

    “好,我叫。”趙承同關掉了手機,走投無路的他聽見門響,是劉地和渚瞼回來了。手機又響了,他沒敢接,對劉地說:“你可回來了。吳春查牀,我說你太累睡下了,還逼我叫呢。”

    “接吧,接通後你繼續叫我。”劉地笑笑說。

    趙承同一邊接通了手機,一邊大聲叫道:“劉兄醒醒!劉兄醒醒!”

    “好了,別演戲了!”電話裏傳來吳春那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吼叫。

    “叫喚什麼叫喚,竄了一天你不覺得累啊?明天還要繼續咱的艱難工作,還不趕快休息!好了,別叫喚了,有什麼話明天講,睡覺吧。”聲音好似是熟睡之人被無故擾醒而嗔怪的聲音,劉地卻做了一個鬼臉。

    “本不想叫醒你,可吳行長說有要事找你,不得不叫。”趙承同笑道。

    劉地左手接過手機,右手一個朝手機摑耳光的動作:“我的春呀,是有要事相商嗎?”

    “兩三個大男人還能幹點什麼?全他孃的酒囊飯袋!除了吃喝嫖賭,幹什麼也頂不了個人。還不如我與夏姐兩個女流之輩!”吳春放心了,卻還在發泄着不滿。

    “你是誰呀,女中丈夫,誰人敢比!可我們也在不遺餘力的在工作啊。上午,成功的送走了小瘟神,下午又馬不停碲地趕了這裏來大海撈針,容易嗎?可你只會罵人,體沒體諒我啊。你那邊正好借蔣麗尋找小瘟神之機,抓緊俘獲譚眚,要保證大獲全勝,千萬不要只會責備我們!”劉地的話越說越硬,他要在氣勢上漸漸趕超她。

    “我這邊不用你瞎操心,譚眚本來就對夏姐垂涎三尺,再加我的配合,保證會一舉成功。倒是你那邊讓人心懸。還有我那兩封親筆信,無論找沒找到要找的人,在回來前一定要銷燬,你一定要給我記住!”吳春那兩封信用詞激烈,她不想落入他人之手以授人之柄。

    “我的春,你放心。我不會讓春倒黴在兩封信上。找到他們,我會讓他們把信見你時還給你,找不到他們,我會把信帶回去,讓你親自消毀,那樣你才放心。好了,今天確實很累,你們明天還有特殊任務,就好好休息吧。”劉地說完並沒扣機,他怕她還有話。

    “那好,那你休息吧,抓緊完成你們的任務。”吳春總是首先掛機。

    “今晚在公、婆面前的表演還算成功,起碼二老沒提出反面意見,而且臉面比以前光亮多了。”邵夏感到有些知足。

    “其實,兩個老東西對咱兩個大人還行得下去,對天兒和乾坤就不然了。最多也就是看一眼,眼神裏還含有敵觸情感。但願在丟了憐兒之後,又經過咱公開了DNA親子鑑定書後能有所改觀。複印件咱也不能過早給老東西送去,看他待兩個嬰兒好了以後再複印送他不遲。夏姐,不能再三心二意了。已經實實在在走在這條路上,雖然前面有道坎,但越過去就是人上之人,受人尊敬;過不去就是人下之人,受人欺凌。”吳春在避免着邵夏前進路上掉隊。

    “春妹,做事情要適可而止,千萬不能過分。因爲咱曾經是冬的女人,爭取一部分財產無可厚非。但,我還是那個觀點,決不能以犧牲燕家人的生命爲代價。送走無辜的憐兒,我們已經昧着良心了。往後,千萬不要再做這類事情。”邵夏面無表情。

    “夏姐,你思想陳舊,落伍了。張口說人不爲己天誅地滅,一點不錯。無論是高層或是三教九流,都是在爲自己活着,沒有人在咽自己一口氣時還講究他人的生死。夏姐,你想地太多了,對人對己都不利。還是先顧顧自個是王道。”吳春似私塾老先生在諄諄告誡弟子。

    “雖在一條船上,卻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和活法。明天,咱在一店還是二店?名義上是你請客,我做陪,但總得有個正當理由吧?”邵夏開始計劃明天的工作。

    “以咱倆共同的名義比較妥當。譚眚是燕氏的專職律氏,冬已不在,你我是冬的女人,尤其你是順位的正室,蔣麗領證多數人不知道,她年齡太小,法律上也不符合登記條件,我們可以稱之爲假證,是她爲撈取燕家的最大利益而玩的陰謀詭計。譚眚早對你有意,所以那份壯陽藥不用使也會完成我們的計劃。咱不在燕氏餐飲,那裏太扎眼也有危險。換一處他們有客房的酒店即可,就在向陽酒店吧。”吳春早有計劃。

    “最危險的地方,其實是最安全的。蔣麗肯定有耳目,反而在天地餐飲上會有所粗心。再說,不在自己餐飲用餐,譚律師也會起疑心有所防備的。”邵夏觀點不同。

    “也是,那改在距譚律師住處最近的三店吧,那裏店長是新換的,不認識咱倆,事情會好辦一點。”吳春拍板。

    “那由誰邀請他?由我嗎?什麼理由?”邵夏還是有些擔心。

    “借諮詢他親子鑑定用不用司法公證爲由,再間接發出邀請,相信他貪戀你的女色會自動上鉤的。”吳春自信滿滿。

    蔣麗留下育嬰師和憐兒回去了,丁從從安排育嬰師暫時住了她的臥室。她回到了與燕凡的合臥房。

    不能說同牀異夢,但也各揣心事。

    燕凡已清醒認識到他本來的可能性。看來,即便自己就是蔣麗口中的那個燕冬或者網名爲南飛的燕凡,燕家人卻已經接受了他不在人世的“事實”。蔣麗即便曾是自己的女人,如今已經有了正經受考驗的男朋友。那麼,憐兒就是自己的親骨肉。對了,不僅覺得憐兒親切,見了我就笑,那可能就是父子連心呀。父子在此團圓,嬌妻又這麼信任和愛自己,還是這裏安全些。但不知自己還有沒有父母及兄弟姐妹。或許,正是兄弟姐妹爲爭名奪利才使自己差點走向不歸之路。既如此,就是自己真的是那個燕凡,那就更不能回去了。丁從從恐怕已知根源,所以今晚開初表現的驚慌失措。

    丁從從緊挨着燕凡躺在他身邊,心裏已經肯定了燕凡就是燕凡。怎麼就這麼巧呢,越改越讓蔣麗懷疑。自己這樣做,是不有點不近人情?不,愛都是自私的。往夜,他都會親自己,今夜怎麼這樣安靜?是不在判定着真正的自己?這麼聰明的人,肯定的。

    “從從,在想什麼?”燕凡問。

    “我怕失去你。”丁從從摟向他,真的怕失去。

    燕凡沒有吭聲,狠狠地親她。

    丁從從漸漸忘卻了得失,聚神陶醉於恩愛之中。

    燕凡平生第一次用一半心情恩愛着女人,那一半他當做一種鎮定藥,讓丁從從服下去用以安心。

    wωw▲ тTkan▲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