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零八章 決不能回原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零八章 決不能回原路字體大小: A+
     

    “你改名燕冬?名字倒是不錯,也很富有詩意,但燕姓是不有點攀高?也不能學那個燕老闆英年早逝。以我看,還是別姓好。”丁從從不知道燕老闆就是燕冬,燕冬就是燕凡。

    “那燕冬爲名怎麼樣,你給加個姓,要不,你給我另起個你喜歡的名字吧。”燕凡決定不再做那勞而無功的回憶,放開心在旺丁大幹一場。

    “燕冬就燕冬吧,命運天註定。”丁從從想,只要消除了南飛標至,目前這一難關算是度過了。再往後,走一步算一步,人生就是磕磕碰碰的。

    “那我的網名呢?一同改了吧,也叫做燕冬怎麼樣?”燕凡爲了消除對方的顧慮,打算徹底與南飛劃上句號。

    “我只是日夜擔心你南飛,其實是迷信做崇。網名改不改無所謂,那是你的自由。你對今天山泉水的化驗成果有什麼期望?”丁從從開始第二主題。

    “我的預測失算了。本覺得議論山泉水應該是主要話題,沒想到我的新名成了你最關心的,我也想問你怎麼辦,因爲你是總裁。”燕凡早已心中有數,不過他想先聽聽對方的決定是不是比他的更有其可行性。

    “難道,你沒覺得你來了以後,總裁已經不姓丁了嗎?”丁從從笑着問。

    “那姓什麼?姓南嗎?可惜這裏沒有南飛了。”燕凡又開始幽默。

    “可他已經姓燕了,是那個新名叫冬的人。”丁從從打算讓出總裁之職。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萬一我被那純爺們俘獲,整個旺丁集團被我併入燕氏企業,你會人財兩空,得不嘗失啊。”燕凡繼續幽默。

    丁從從安津歸來的路上已經想到過這個問題,不過幾天的相處還是讓她大有信心。於是坦然一笑:“人,我若失去了,財產算什麼?一切,由我的燕郎做主好了。”

    “一,我不能失去我的從從;二,我不會擔任總裁;三,你要全力支援我做項目,一年最少上一中一大兩個企業。”燕凡言罷又吻。

    “你這飢餓的豺狼中了吻病?一不在人前便是來了。”丁從從擁起他的臉:“先說正事,石泉水你打算怎麼辦。以後不進臥室,不準吻。”

    燕凡用行動表示反對,硬是摟着非吻不可。

    丁從從知道在言語上很難點據上風,而石泉水他保證有了完整的方案,也就不再反對他的犯病。

    燕凡知道,她已完全信任了他。

    “好了,好了,以後不在牀上不準纏拉人,剛纔是我說臥室不準確,現在更正。”丁從從露出熱吻後的幸福目光。

    什麼擔心,什麼石泉水,一切工作已經不再是工作,二人卻是在實實在在的工作。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纔開始議論石泉水。當然,燕凡的建議很快成了決議,又商量了一會接孩子的具體安排。

    夜深人靜,江漢與趙承同攀進燕墅。由於二季妹生活在那裏,很快找到了憐兒與育嬰師的臥室,可裏面亮着燈。門不太嚴,傳出說話聲,分明是蔣麗的聲音:“明天早一點去咱天地惠民醫院婦幼保健部體檢。雖然是咱的醫院,可咱不搞特殊,也掛號排序。爲穩妥起見,可以讓我的保標江漢陪同,我親自開車送你們仨去。你不也有些炎症嗎?讓江漢照顧一會憐兒,我陪你去檢查檢查。這隻手槍裝有***,聲音不是太大。只要開門裝置報警,你儘管開槍。十發子彈可以連用。我回去馬上接通報警信號。好了,我再教你一遍怎麼使用這手槍。”

    有槍?那玩藝可不管你勁大小,一個子兒就可以放倒你!趙承同扯一下江漢,示意馬上撤走。

    江漢心裏真佩服他的這個“女朋友”計謀周全,便隨趙承同順原路逃出燕墅。離開是非之地,他接過他一支香菸點燃:“不就兩個女人嗎?不是最好的機會嗎?”

    “她倆有槍啊。再說,你不是一心想得到那個美少女嗎?我也是爲你着想才先不做的啊,你得感謝我。”趙承同吐一口煙霧。

    “這可喪失了良機。咱都蒙着臉,搶走孩子她倆不會懷疑我,我會照樣做蔣麗的保標。這可好,丟了大好機會。”江漢的意思是有些可惜。

    “還有更好的機會呢,美少女不是告訴你到哪裏接孩子嗎?”趙承同笑道。

    “慢,慢,我大老粗,不懂你的鬼話,明說。”江漢一臉茫然。

    “明天去醫院,讓你照管孩子時,你將孩子放座位上點菸,我趁機將孩子抱走。你要等一分鐘後才發現,大聲問旁邊的人,然後佯裝追趕,我在醫院西門外的出租車裏等你,你要火速進車,咱共同完成丟棄任務。”趙承同覺得他安排的天衣無縫,走得卻是蔣麗早給他安排的路。

    “何必找此麻煩?你抱孩子上車直接拋棄得了。再等我上車不僅增加了危險,還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江漢不願說這句,他怕趙承同真的採納了他的建議,但蔣麗安排他一定要說。

    “這是劉兄親自安排的,相信足智多謀的他一定有他的道理,咱儘管執行就是了。”趙承同雖然有殺人之念,卻不願做拋棄人家兒女之事,他怕乾坤遭報應,再說也是考驗你江漢。

    “那我回我的出租房了,有事電話聯繫。”言罷江漢與趙承同分手。

    早飯後,蔣麗首先與丁從從取得了聯繫,丁從從答應上午推掉一切工作,並在旺丁小廣場投放了標至,在一快奇形怪狀的巨石邊有點違季節的安了一個太陽傘。並把路線詳細的介紹了。蔣麗一切向江漢交待明白,啓程向天地惠民醫院所屬的婦幼保健院進發。

    趙承同遵照劉地的囑咐早已來到婦幼保健院。見蔣麗等人過來,便背過身去。等憐兒體檢完畢出來,趙承同又隨即入優生優育門診科室。在門邊見蔣麗與育嬰師走進婦科炎症門診,便閃出來,趁江漢站起來點菸與正巧走過來禁止吸菸護士在交涉,迅速抱起憐兒飛奔出去,

    坐在一邊的一位候診的婦女站起來扯了一下江漢。

    爲了爭取那一分鐘,江漢向候診的婦女吼道:“幹什麼,你!吸支菸怎麼了?還要了你的命了不成?小題大做!”

    “公共場合就是嚴禁吸菸!”護士寸步不讓。

    “兄弟,孩子呢?”候診婦女並沒發火,還是善意提醒。

    江漢回頭一看,裝做大吃一驚:“他呢?”說着慌里慌張地四處張望。

    “剛從門口出去,走不遠,快追!”那位候診者的陪伴指向門口。

    時間,也就是一分鐘,江漢來不及道謝的樣子,只朝候診者一點頭,便朝門口追去。

    這時蔣麗與育嬰師走出炎症門診,拿一張單子不知去查什麼。走到剛纔讓江漢暫帶孩子的地方,育嬰師奇怪的向人們問道:“孩子呢?剛纔還在這裏,一會工夫抱哪裏去了?”

    wωω◆ TтkΛ n◆ ¢O

    還是那位候診婦女急忙回答:“孩子被人抱走了,那個看孩子的男人追趕去了。”

    蔣麗與育嬰師大驚失色,也往門口追去。不是表演,細高跟讓蔣麗結實實的摔了一跤,還把她摔痛了,流地淚也沒有表演成份。

    已跑到門口的育嬰師又踅回來,將蔣麗攙扶起來繼續往外追去。

    佩戴着墨鏡,一身便服的劉地在一邊看的真切,卻沒看出是早設計好的一場騙局,還高興着他的高明計策和行動的一帆風順。

    出租車司機在江漢的指揮下出安津一路正西,又在一十字路口在趙承同的建議下往南而去,正是蔣麗給江漢的路線。

    走了一程,在一處無人的路段,江漢問道:“這裏人煙稀少,此地如何?”

    “人煙稀少,山高林密,定有野獸出沒,不宜在此。我查過地圖,往前有個大概叫做殿南的地方,在那裏見機行事吧,孩子已經夠不幸的了。”

    “好吧,那就在殿南了事。”旺丁小廣場在殿南的北半部,江漢要見機行事,爭取把憐兒放在太陽傘下。爲保險起見,他偷把出租車的車牌號發給了蔣麗,蔣麗馬上回復了明白二字。又走了一程,他回頭張望,見有一輛車跟了過來他才放心。

    車很快駛進殿南,江漢已看到了暗號太陽傘,便說道:“再往南進了市中心,人一多怎麼放孩子……”

    “前邊一個太陽傘,附近無人,馬上過去。”趙承同讓司機加快速度,轉彎過去。

    江漢看向後面的車,那車減速,卻也跟着拉開一點距離轉了過來。

    “快點送下去,莫遲疑,正好附近無人。”趙承同沒等出租車停穩便大聲提醒說。

    江漢太高興了,他急忙下車將孩子放在太陽傘下的涼蓆上,並迅速回車,出租車司機繞怪石一圈,順原路返回。

    江漢與趙承同同時回頭,見有一輛車停在太陽傘邊,並下來了一位女人,並朝車揮舞着胳臂,看樣子是要車停下的意思。

    “司機師傅抓抓緊,有往東的路就馬上拐過去,決不能回原路。”趙承同果斷的下達指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