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二百零七章 與你不離不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二百零七章 與你不離不棄字體大小: A+
     

    “是不你利用關係找好下家,讓我把燕憐偷出來送去。這樣,既保證了燕憐的安全,又讓他們不起疑心,我還會得到他們的信任,臥底還能再得到有用的情報。這樣,我明着是他們的人,爲他們而臥身在你身邊。怎麼樣?這是我絞盡腦汁而想的辦法。”江漢說出了打算。

    “漢兄,沒想到你還智勇雙全呀。好,就這麼辦。但,爲了讓他相信,第一次到燕墅你沒有得手,好在沒有暴露,明天借給憐兒到醫院進行體檢之機,你早到醫院等候,我親自去,中間會讓你照看一下憐兒,那時候你讓他們得手。最好你讓劉地或者他的人也去。在他們抱走孩子時,你要馬上跟出去,跟旁邊人說有人搶走了孩子你去追趕。這樣,就爲你繼續待在我身邊留下退路。漢兄,怎麼樣?”蔣麗雖然年輕,在別人提出路子後,她竟將路子理順的順暢無比,是同齡人難以比擬的。

    “好,麗麗,我馬上與劉地聯繫後再向你彙報,沒事我先掛機了。”江漢說完扣機。

    蔣麗剛放下電話,電腦傳來提示音,是丁四人的。她馬上回復:剛纔去哪了?

    丁從從:剛到家,還沒吃飯呢。

    蔣麗:我們中午還在吃,你們就走了,多少路走七、八個小時?

    丁從從:在安津又辦了點事,拐彎在汪姐家坐了坐,故延遲了時間。看你連發兩個抖動窗口,覺得你有事,所以沒吃飯先跟你聯繫。

    蔣麗:確實有事要麻煩姐姐,望姐姐出手相助。

    丁從從:妹妹有事儘管開口,我會鼎力相助,只要我能辦到的話。

    蔣麗:有人窺視燕家財產,要將燕氏繼承人尚不足半歲的燕憐偷出送往他地。這,是半個小時前剛得到的確鑿信息。我考慮了一下,放你那裏我比較放心。還求姐姐務必答應。

    丁從從:不是你窺視燕氏財產吧?你怎麼會知道這些絕密的事?

    蔣麗:一言半語說不清楚,過些日子我會登門拜訪,再與你詳細解釋。我會找育嬰師前去打理憐兒的生活,希望你能答應我。只要保全了燕家後人,我會報答您的。

    丁從從:那好吧,我答應你,一切事宜明天保持電話暢通現聯繫。我要吃飯了,如果沒有他事,咱就這樣?

    蔣麗:還有一事,與你同席的那位滿臉傷疤的男人氣度不凡,一舉一動都與衆不同。姐姐真實的告訴我,他是你的什麼人?

    丁從從:是俺那口子。什麼氣度不凡又與衆不同,妹妹在笑話我吧?

    蔣麗:你有沒有注意到他右手手背下紋有南飛兩個彩字?你與他什麼時間相遇認識的?

    丁從從:我與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他臉上的傷疤是我給他造成的。他渾身上下沒有半點紋身,我與他都不喜歡。妹妹問他做什?

    蔣麗:他的身影,他的舉止言談,雖然聲音有點不同,長髮成了短髮,可我總看他象我那位夫君。又加他現在的名字用得是他以前的網名南飛,這更加大了我的懷疑空間。可他右手背沒有紋南飛那兩個字,看來是我多想了。

    丁從從:妹妹,你喜歡南飛就來吧,咱姐妹共同侍候他。

    蔣麗:好了,姐姐,不開玩笑了。如果我真的去,咱姐妹共侍一夫,在你的地盤不讓你害死纔怪呢。關於這邊的一切,等我去接憐兒的時候再向你做詳細的解釋。你先吃飯吧,我還要考慮安排明天的事。大恩不言謝,見後面拜。再見。

    擔心的事情成了現實,好在此事只有自己知道。南飛,就是燕冬已經毫無疑問了。那麼,南飛就是燕氏的老闆,明天送來的憐兒就是南飛的親生兒子。由此判斷,他的兒子定然不到一歲,他的年齡一定會很年輕。過不了多少日子蔣麗還要過來接憐兒,萬一發現了那兩個字,他定然會迴歸家庭。自已經成了他的女人,再說以他的智慧肯定會讓旺丁有一個飛躍的發展,怎能讓到手的機會輕易喪失?要想個法子,讓南飛把那兩個字除去方爲上策。自己不久前在醫院歷行的體檢中,大夫告誡說孕育有些棘手,雖說有治癒的希望,但人們諸多的希望都演變成了失望。只要把憐兒送來,我就要留下來當自己親兒子撫養。保住祕密,留住南飛父子是不有些自私?是不要終生受到良心的遣責?

    “從從,聚精會神的,在想什麼?”燕凡洗完澡圍着浴巾走進來。

    丁從從被背後的聲音嚇了一跳,讓他看見自己與蔣麗的問答,無疑是提醒讓他認祖歸宗。明天送來憐兒,也是父子團圓。想罷,她平靜地說:“這樣不雅,至少要穿睡衣。”

    燕凡笑了笑,回身直接換上了衣服,只是沒打領帶。

    丁從從快速刪除了蔣麗那些有關南飛的質詢。見燕凡已坐在她身邊,無事答語地說:“明天把我原臥室的電腦也挪過來,別再爲爭着上網與你打起來。真打起來,你強我弱,俺準吃虧。”

    “我捨得打我的從從嗎?”燕凡摟着她,吻。

    丁從從掙脫:“沒正經,先說正事,餓不餓?”

    燕凡又用力摟着她,右手不再離開她身上:“我不正在幹什麼?不是正在嘰餓嗎?”

    丁從從不再掙扎,悠情地看着他:“今中午見了你的純爺們就一直餓,一直忍飢到現在,要拿我當純爺們發泄嗎?你這飢餓的豺狼!”

    “還好意思說呢,我網上交她,因爲她輸名純爺們,我以爲她是男性。你呢?一定也認爲她是男性不是嗎?可她讓你失望了,純爺們變成了大老孃們,除非你有同性傾向。”燕凡任何時候說話都不落下風。

    “那純爺們也一表人材,你喜不喜歡她?讓我和她共同服侍你怎樣?”丁從從在留意着後路,萬不得以,不得不如此。

    “那你讓她來,我一邊一個不偏沉。你真把她弄來,我佩服。可那純爺們雖然貌似精靈,但還是個少女,有十六、七歲的樣子,很明顯的耍孩子,別拿人家孩子開玩笑。”燕凡把左手也加在了她身上,好似也爲了不偏沉而找平衡。

    “還耍孩子,人家都有孩子快一歲了。你看她的胸脯,比我都聳立挺拔。她,真名蔣麗,現任燕氏集團董事長,世界五百強企業。她老公車禍死亡,可憐她一個女人,還正經受着危險。你把他娶來,家業還不是咱的?”丁從從還是不放心,再次試探。

    “家業要自己打拼那纔是王道。如果從從喜歡大家業,我可以與你共同創業。我堅信,不用二十年,就可以與燕氏集團的規模差不多,便可以與他展開公平競爭。”燕凡信心百倍的說。

    “你就吹吧,無論你怎麼吹,好在不用上稅。咱已豐衣足食,也不必勞心費力去經濟市場參加競爭。不過,我倒是很擔心一件事,幾乎讓我寢食不安。”丁從從奔向了主題。

    “從從,何事讓你寢食不安?有爲夫陪伴在你身邊,咱怕什麼?你說出來,再大的困難咱夫妻共同對待。”因爲燕凡還沒完全瞭解這個女人,預測不到她在想什麼。但她的第一次獻給了他,他知道她是真心愛他。

    “我怕咱們夫妻不能天長地久,我真的好想你,也真的好怕失去你,所以不敢給你整容,寧願天天守着這滿臉的傷痕。”丁從從流下了淚水。

    “從從,你怕啥?沒有道理啊,我不會離開你的。”燕凡安慰着。

    “你沒有身份證不能與我正式登記,就不是你的合法妻子。如果你有了記憶,家中又有妻子兒女呢?”丁從從擡起滿是淚花的臉。

    “放心,從從。我有了記億,有妻子兒女,也不會丟下我的從從。除非,純爺們是我的原配,我纔會拋棄你。”燕凡又附加了幽默,他認爲人家一個大董事長,與他根本不可能。否則,見過面她不能認不出來,沒想到正中她的要害。

    “南飛,你要害死我。”幽默在丁從從那邊變成了利箭,一箭中心,她趴在他身上哭得更加傷心,哭出了聲音。

    燕凡把她擁起來,雙手捧着她的雙腮,舔了舔她的淚水:“我向我的從從承諾,如果我有原配,不管她是誰和多麼強勢,我都會與你同等對待。真的,從從放心。”

    丁從從是放心了嗎?她用雙手拉下他的雙手,又丟棄了他的左手,一手拿着他的手背,另一手掐着南飛兩個字。

    燕凡恍然大悟,又吻幹了她的淚:“不願我南飛,那我改名吧,從現在起,我不叫南飛了。南飛,是燕,我改姓燕。南飛爲避冬,我取單字爲冬,就叫燕冬吧,你看如何?”

    “可南飛已在你這裏打上了烙印,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丁從從真的好擔心,又要落淚。

    “好,我把這最後一點能證明自己的證據也不要了,這樣,你就放心吧,在這裏與你不離不棄,白頭到老。” 燕凡狠了狠心,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