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夜裏呼喚黎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夜裏呼喚黎明字體大小: A+
     

    “隔着衣服撓有個屁用?傻子!”吳春深知劉地的爲人,雖不是自己的男人,然而在她心目中已經是了,她知道他會做什麼,所以她暗示趙承同,要用趙承同的行動來盡力做心理平衡。

    “忘了,吳行長的香背今上午屬於我了。”趙承同大着膽子將雙手伸進她的衣服裏,輕輕給她撓着。他想觸觸前邊又不敢,他狠狠心,大了大膽子,迅速向前抓了一把又迅速的放開,繼續撓癢。

    “趙大傻子,真您孃的笨蛋,還得老孃教你?你他孃的還不如我養地兒吶。”吳春直接罵了出來。

    趙承同終於膽大了,速速轉到前面。母乳的味道已經淡忘,那就回憶回憶,找找感覺吧。趙承同終於被罵醒了。

    “到休息室裏去,讓老孃躺下休息休息,你他孃的也輕鬆輕鬆。”吳春指指休息室。

    “不是老孃,是小嫩娘,真的小嫩娘。”趙承同點頭哈腰,他感到太幸福了。

    休息室裏,吳春兇似一個惡魔,完全不是一個女人的嘴臉,儼然一個潑皮污賴小混混:“你他娘姓趙地,你娘生你就天生差一個心眼?怎麼不懂事!你打電話問問,你的夏妹與該死的劉地正在幹什麼!你不想報復,我還咽不下這口氣呢。”

    人家拳頭厲害,趙承同惹不起,也只有忍氣吞聲,心裏卻罵道:誰知道你這麼飢渴,人家誰不怕你的拳頭!我還得留着牙吃飯呢,還真不如俺的明星夏溫悠順從,不象你這般蠻不講理。思想開了小差,動作自然不能連貫。

    吳春生氣了,一腳便把男人揣倒:“真你媽的什麼玩藝也不是,給劉地提鞋也不配,也就配當一名乞丐,也不知夠不夠格,連雙破鞋也拱不到!”

    趙承同不敢回嘴。心想:等我全拿了燕家的財產,你她媽的這兩雙破鞋一雙也不拱,讓你們知道知道我趙承同也有大把的黃花大閨女環繞在我的周圍!

    吳春不見對方動靜,起頭看了一下呆若木雞的男人,又罵道:“你他媽的死了?到外面死去,別死在我銀行裏骯髒我!”

    趙承同被罵醒迴歸現實,一反常態的罵道:“你他孃的試試,看哪個**養的不管用!”

    燕氏集團兩大流派,正宗的蔣麗董事長被燕凡的慈悲心腸深深感染,遲遲沒對二季妹下手。對劉地和趙承同也看在二季妹的面子上沒有開除。燕家三姐妹雖有成見,怎奈蔣麗是燕凡親點,又得到了父母的信任,而且燕凡也制定了應急方案,萬不得己還有尚方寶命劍可用。

    劉地、趙承同都牢牢控制着自己的女人,卻在偷偷地與對方的女人增深着祕密的不正常關係。此舉不僅解決了嚮往外界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爲後來不讓對方瓜分燕家財產而掌握情報。根本還沒有絲毫取勝的希望,便已滋潤了分裂的因素。

    不知不覺中,已到了燕凡百天的忌日。這天,所有天地公司都由副職主持日常工作,一把手早飯後全部集中在燕墅。

    八點鐘,一排轎車駛向所謂的燕凡墓地。

    燕凡之墓跟他人的墓基本相同,佔地也是幾個平方,只有墓碑稍大點,只有“我夫燕凡之墓”六個金字,出於蔣麗的手跡。再往裏,就是石淑秀和金秋的墓,形狀與燕凡墓基本相同。

    擺好祭品水果,獻了鮮花,三個姐姐伏地痛苦。二季妹八分痛心,二分做樣也痛哭悲號。

    只有蔣麗扶住堅持要來的公爹、公婆,在環境薰染下嚥下了幾多淚水,小聲安慰兩位老人說:“爸、媽,不要難過,是冬的墓,但埋的骨灰定然不是冬。之所以我暫時不揭開迷底,是因爲冬在近期內歸回還不安全。等跳樑小醜們全部現身,那時我保證還爸、媽一個建全的冬,請爸、媽放心。”

    “麗兒,你無需再用善意的謊言來安慰爸、媽。看得出來,你是用盡力僞裝的平靜面容來掩蓋其極度的悲傷。有你任董事長,冬的眼光沒錯,冬也可以在九泉之下安息了。麗兒,傷心就哭幾聲吧,哭出來或許好受點。”燕文正兩眼垂淚,聲音蒼結。

    “爸,您二老要絕對保密,你看。”蔣麗把她的手機遞給二老。

    燕文正接過手機,配上在下衣口袋裏的摺疊眼鏡,只見用燕凡那一串“8”字的手機號碼凌晨剛發給蔣麗的短信:麗,我是冬,還沒有去閆王老兒那裏報到。我還有二老,還有你和憐兒,怎麼可能丟下你們呢?由於形勢所迫,我來了外地,目前發展良好。燕氏集團與父母煩你好好照料。我知道你們已把我埋葬了,你的親書我夫燕凡之墓我光臨過。我的存在你可以暗示父母,但對其他任何人都要嚴格保密。少則三兩年,多則十年十幾年,等他們都自我暴露跳到前臺,我再回來收拾攤子。麗,辛苦你了。不用回覆,看後刪掉。切!切!後會有期。

    燕文正停止了落淚,他相信了。看一眼兒媳,她的平靜不是僞裝。

    徐英蘭看着老伴的面部表情變化,什麼喜事能蓋過喪子之痛?

    燕文正要老伴馬上分享這天大的喜訊,附耳言曰:“冬兒健在,是他用了一計。現在外地發展,一切良好勿念。”

    “那墓中何人?”徐英蘭半信半疑,詫異地小聲問。

    “自古不是有替死鬼嗎?冬外出時新車被盜,盜車賊慌不擇路而亡,冬坐出租車追,見車起火便藉機而去。害得我們爲他人悲傷着出臏。冬,壞透了。”蔣麗言講早編好的謊言。

    終於,老兩口根據兒媳的坦然確信無疑了。

    燕凡百天忌日這天,他被請進了安殿電視臺新建且第一次投入使用的演播大廳,等待七點三十五分開始的農民歌手大獎賽。

    準時,男、女兩位主持人走向前臺。微微一躬後,男主持人說道:“各位父老鄉親,安殿農民歌手大獎賽,”他看一眼女主持人,同時亮嗓:“現在開始。”

    女主持人唸完這四個字放下了拿話筒的手。

    男主持人的話筒從未放低,一直舉在嘴下:“我是主持人當歸。”

    女主持人擡了擡話筒:“我是主持人半夏。今天是農民歌手大獎賽冠、亞、季軍的決賽。先請點評嘉賓到嘉賓席就坐,我們歡迎。”

    等嘉賓到位坐好,當歸做介紹說:“三位德高望重的嘉賓是:左邊這位是安殿藉的著明歌唱演員高亂彈;右邊這位是安津籍的詩人、詞作家範尼胡;中間這位特邀嘉賓是安津第六屆《誰是大明星》冠軍邵夏。”

    一陣掌聲後,半夏接茬主持:“三位參賽演手已經摸號排好順序。現在從一號開始。好,請一號選手吳動登臺亮相。”

    在兩位主持人輪番安排下,一號吳動,二號於衷先後爲大家演唱了各自的參賽歌曲,每人也有不俗的助唱爲其加分,親友團也聲勢浩大,博得掌聲陣陣。

    最後三號燕凡出場時,親友團只有汪玉一人,顯得有點勢單力薄。

    半夏向觀衆介紹道:“最後這位三號選手南飛,是第一次到現場參賽。預賽和複賽時,因爲當時骨折未能到現場參賽,是憑藉錄相帶過關的,並最終取得一至三名的決賽權。這位選手特別之處,在於他得了失憶症,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只記得他醒來是在一棵大垂柳樹上,多虧這位名叫汪玉的大姐相救。這位與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大姐是南飛的惟一親人。另外,我告訴大家,南飛有一位神祕的助演,就是南飛也不知道是誰,而且與大家一樣,也是剛剛獲得他還有一位助唱。

    根據這位助唱的要求,臨時不預露面,等南飛演唱完參賽歌曲後登臺獻唱。好了,現在由三號選手南飛爲大家演唱他的參賽歌曲。”

    半夏、當歸走下去,燕凡擡起話筒:“各位父老鄉親,希望我這張臉沒有嚇到各位。現在,我爲大家演唱我的參賽歌曲《真心英雄》,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音樂響起,歌聲讓人們忘乎所以。演唱了還不到一半,掌聲,歡呼聲,口哨聲,伴隨着現場人的站立,在大廳裏迴旋。

    終於,參賽歌曲演唱結束,衆人卻沒有坐下,全部站立鼓掌。

    半夏登臺,對燕凡說:“去左邊坐下休息一會吧,大病初癒,還沒恢復好,身體重要。”

    “無妨,我不能辜負了大家的一片熱情。”燕凡粲然謝絕。

    “那好,那你看好了,這位助演是誰。”半夏小聲言罷又面向觀衆大聲宣佈:“現在,請出南飛的神祕助助威團成員爲南飛助唱。”

    音樂響起《真的好想你》的伴奏帶,一個優美的女聲獨唱傳來:“真的好想你,我在夜裏呼喚黎明……”歌曲演唱了一半,人們仍然聞聲不見人,真是神祕助演吶。

    聲音似乎有些兒耳熟,更是讓人覺得倍加親切。再潤上歌詞喻意,燕凡心裏直涌暖流。誰啊?難道來了我的妻子?我就要知道我是誰了?我馬上就要回歸大家庭?感受到親人親情的溫暖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