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不是個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不是個男人字體大小: A+
     

    “純爺們你以爲是個爺們嗎?不,她也是一位姑娘。”丁從從離開電腦桌。

    “爺們是姑娘,那娘們是男青年了。”語意似於反譏,燕凡卻在心裏默認。他知道虛擬網裏,人名及一切都是虛擬的。

    “我知道,你心裏不排除純爺們是女性。她很痛苦,因爲有一位也叫南飛的人傷透了她的心。或許,你這個也叫南飛的人會讓我和純爺們遭遇一樣的下場,讓我與她同病相戀。也或許,你就是她嘴裏的那個南飛,先是傷害了她,又來傷害我也說不定。”丁從從眼裏流露出複雜的目光。

    “從從姑娘,我不知你的話是不是無事生非。但我這南飛是新起的名字,原來的真名實姓不幸忘記。那我肯定不是那個南飛,因此造成純爺們的痛苦不是我。你說又來傷害你也不正確,因爲你我並未深交。兩次聊天,一次謀面而已,怎能談及對你會有所傷害呢?”燕凡被她感染了,心裏也複雜起來。

    “我剛纔那一掌代表什麼?”丁從從目光不再複雜。

    “仇恨啊。”燕凡立即回答,好似根本不用思考。

    “知道你口是心非。人家都吻過你了,不接受我嗎?不可能的,從你目光裏已看出你是喜歡我的,不答應,不是對我的傷害嗎?還要我怎麼向你表白?還要耳光嗎?”丁從從投來令人憐憫的目光。

    “從從,我不可以喜歡你,聽我陳述利害:一,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年齡無法考證。你青春妙齡,說不定我已七老八十;二,我已毀容,與你不配;三,我失憶前,不知是否已經成家。倘若已經成家,既對不住我的家庭,又對不住你,你忍心讓我成爲負心漢嗎?從從,你可憐我,我從內心感到溫暖和欣慰。我要爲您着想,儘量不傷害你,請從從體諒我,好嗎?”燕凡的疤眼裏似乎已隱現淚花。

    “來乾脆的,南飛,接不接受我!”於從從一改溫柔,目露寒光。

    “可我不喜歡你,讓我何以接受!”燕凡不想在沒弄清自己的身世前去連累一位姑娘,於是違心地斷然拒絕。

    “好,南飛,你睜開眼,好好等着,你要爲違心的去傷害一位姑娘而後悔!既然你願意端這杯罰酒,雖然酒味澀苦,但也要照常而且成倍的買單!”言罷,柳眉倒豎的丁從從搶過自己的坤包,氣憤地奔向房門口。

    汪玉去超市回來,剛進門便遇見丁從從怒衝衝地往外走。她伸手攔住:“這位姑娘好面熟呀。既然來了,請坐會無妨。”

    “您是房主人?他不歡迎我,坐不在一起。咱素昧平生,不可能面熟的。”丁從從一側身子堅持要走的樣子。

    “坐坐吧。不僅看你面熟,還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咱聊兩句,這是在我家,不管他歡迎不歡迎。姑娘什麼芳名?”說着,好客的汪玉不由分說,硬拉着她走往燕凡對面。

    “你不是破解了我的名字了嗎?我是丁從從。”盛情難卻,丁從從只好在主人牽引下坐了下來。

    “我哪來這樁本事?那天南飛當時就已經知道了你的名字,更斷言你只要有了地址便會馬上過來。南飛料事如神,只可惜失憶。”汪玉讚不絕口。

    丁從從狠狠瞪了南飛一眼:“可那位僞君子說是你破解的,大嫂說了實話。可惜房間裏沒有老鼠洞,否則是僞君子的棲身之地。”

    “是嗎?”汪玉知道自己的實話又讓南飛難堪了,忙轉移話題:“從從姑娘,稱我大嫂有所不妥吧?”

    “那僞君子怎麼稱呼你?”丁從從問,並雙手從主人手裏接過茶杯。

    “我與他姐弟相稱。”汪玉說着擡擡手,示意喝茶。

    “僞君子與我基本同齡,你看上去不僅漂亮,而且面嫩年輕。叫你聲大嫂如果不妥,我也改呼大姐吧。否則,僞君子不也成了我的長輩?我,從未遇見過這樣落井下石的長輩。呸!”又一次送給燕凡目光,丁從從蔑視的。

    燕凡輕輕搖着頭,僞君子成了他的代名詞。但他不想與她繼續糾纏,以免惹火燒身。

    劉地去了天地保險公司。

    邵夏正坐在經理室發呆。雖然內心覺得虧對自己的冬,但冬已撒手人寰,自己還年輕,還有大半生的路要走。要走,總得有人陪伴。已經有了趙家的骨肉,雖那趙承同其貌不揚,到了這個地步,也只好攜手將就一生了。春妹的那個劉地還可以上得檯面,可惜讓這位妹子近水樓臺先得月了。正發着呆,劉地走進來,她欠了欠屁股:“劉兄來了,請坐。”

    “終於能在大明星手下工作了,千金難買的機會啊。”劉地順手關了門。

    “劉兄,你各方面都好,正與春妹所說,就是不敲門這個習慣不怎麼樣,總得避嫌吧?”邵夏想給他糾正一下這不良習慣。

    “我的明星經理呀,我沒有敲門習慣,卻有關門的嗜好。你看,我順手關門了。”劉地早有打算,他要把板兒的女人全搞到手,只可惜金秋和最妖豔的石淑秀已經走了,對小胖妞還得忌諱五親不認的江漢。

    邵夏已經感到了莫大的壓力,忙說:“劉兄已經與我漂亮的春妹有了那層關係,望你好好珍惜,切莫辜負了她。”

    “邵經理不要多想。人生,就是這麼回事呀。趁着年輕不去爲所欲爲去幹想幹的,老來老去只有空嘆息而已。白天,我在這裏上班,晚上春妹與你回燕墅,那燕墅我與承同都去不得,咱都有那方面的需求,咱何樂而不爲呢?我心裏有春妹不假,可你在我心裏也佔據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我不會忘記春妹的情,可你相信我與你也不是逢場作戲,是真心愛你的。不僅僅是愛你無與倫比的漂亮,更愛你的明星氣質。咱四人同時解決取向時,我知道我的伴侶是春妹,可我心裏把她當成你,所以高光時刻的眼光都在你那裏,我好羨慕承同啊。夏妹,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劉地色向女人一步一步靠近。

    邵夏被他一席話竟說得無言以對。她也知道,只要在一起工作,共同的目標和利益,早晚會落入他的魔掌。不過,剛纔發呆時,她決定要冬出了百天忌日後纔可以允許他少許的有限衝動。她急忙正色說道:“劉兄,別往前走了,站住,等他過了百日再商量。”

    “我知道,承同說過,你第一天上班做過了。請不要推辭,我想你不是一天兩天了。春妹這會兒早與承同成了一身了,還差咱倆嗎?”劉地沒有停步,只有咫尺之距了。

    看來已無處相避了,紅着臉說:“你可要對得起我的好姐妹春妹呀,否則我死了也不會答應你的。”

    “放心夏妹,我會對二季妹付出我的真心的。這,是付出真心的一個具體行動不是嗎?”劉地肆無忌憚地抱起她,幾步到了休息室,一腳踹開門,將邵夏輕輕放在牀上。

    邵夏複雜的心情,在男人懷裏時那方面的需求逐漸佔了上風。她躺在牀上閉合雙目,任憑劉地的肆意妄爲。

    劉地並沒有忘記挑撥二季妹與燕家的關係。

    趙承同到銀行上班,與劉地的打算一樣。但他只能智取,因爲他不想失去三顆門牙。路經花店時,他進去買了一把新鮮的玫瑰花,他下決心一定要得到吳春,好在心理找個平衡,他知道劉地會馬上佔有邵夏。到了辦公室,他敲敲門站在一邊等侯。

    吳春用遙控器打開門,笑道:“是趙兄啊,快請進,等你多時了。”

    趙承同有些興奮,閉門後走進來:“吳行長,你好。”

    “得了得了,誰跟誰呀,客套什麼,在人前這樣,人後就不必了。過來,給我捶捶背。”見他有要在沙發上就座的意圖,吳春馬上招喚。

    這就要成功嗎?趙承同有點不敢相信,他走過來,從背後拿出那束玫瑰花恭恭敬敬地獻上。

    吳春雙手接過,放鼻子下陶醉的聞了聞,眉歡眼笑地說道:“還是承同懂得情調,那劉地就是塊木頭,只知道尋歡做樂。”

    趙承同轉往她身後,雙拳輕輕捶着她的後背:“吳行長的背這麼平整,世界上絕一無二的好身材。能給你捶背,與美妙身材親密接觸,是我趙承同上輩子修來的福份。”

    “你喜歡我的背嗎?反非又不值錢,今上午就賞給你吧,看能解渴還是頂飢困。”吳春回頭笑笑說。

    “吳行長一言九鼎,今上午你這香背就屬於我了啊,別反悔。”趙承同目露yin光,他停止捶背,雙手隔衣服在她的脊樑上來回蠕動。

    “你在幹什麼,弄地我有點不是滋味,給我撓撓。”不讒腥的貓?死心眼的東西,給你脊樑了還不懂,真不是個男人!吳春心裏罵道。

    趙承同以爲她脊樑有點癢,因爲他的背就習慣性的時而發癢,他又隔衣給她撓着,還沒有真正意識到他的野心馬上就可以在她身上實現了。或許,幸福來的太突然了,他還是絕對不敢相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