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吳春繼續發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吳春繼續發泄字體大小: A+
     

    丁四人:“我在電視上見過你了。大概攝像機不忍心把你的傷痕放大於廣大觀衆面前,所以儘量讓你展現全身。是在一個家庭戶攝製的吧?”

    燕凡:“那不是電視臺攝製的,是我的救命恩人使攝像頭利用電腦錄製的,所以是全身的,她沒法調距離。”

    丁四人:“也就是說,這裏面就可能隱藏着造假的可能,是不?”

    燕凡:“懷疑我的演唱不是我發的音?四人,你若不相信,可在一個月後的直播中認定。好了,看來美女和野獸確實很難溝通,或許沒有共同語言。咱們好聚好散,互刪吧。”

    丁四人:“你敢!如果你敢刪,決賽時我去砸你場子,你信不!”

    燕凡:“小丫頭敢口吐狂言,膽量可嘉!可我不怕。不是我有實力,是因爲我有信心,會在原錄製的基礎上再提高。你如若再恐嚇我,你看!”燕凡將拐伸往朝一邊的攝像頭。

    丁四人:“是拐嗎?好,我相信了,因爲主持人就說你目前依靠雙柺助力。南飛,請獻身。”

    汪玉示意燕凡去沙發上坐下後,他將攝像頭對準了他。

    丁四人:“南飛,請靠近鏡頭。如果是膽小鬼,我不強求。”

    燕凡:“激將我?沒用。”

    丁四人:“那你是刀槍不入了?好,我從沒求過人。南飛,小女子求你了。還不行嗎?你要我怎麼做才能讓我看清野獸的真實面目?”

    汪玉避開攝像頭,與其離開一段距離說道:“這姑娘一臉忠厚,可交。”

    燕凡:“硬刀子扎不死我,又用軟刀子。好,你做好被嚇暈的準備,我過去。”

    丁四人目光凝定。屏幕上的她就是一張照片,眼都不眨。

    燕凡靠近攝像頭時故意呈現憤怒猙獰。見丁四人定格,笑道:“嚇傻了不是?”一笑,憤怒猙獰自然無影無蹤了。

    照片還是照片,莫非她真的利用照片打掩護,而行使了金蟬脫殼之計?

    終於,照片晃了一下笑了,開心的笑。

    燕凡風趣地:“俺說別這樣,這不把位美女活活地嚇傻了,不能怨我啊。”

    丁四人:“你說我是美女嗎?小女子實不敢當,一普通人而已。倒是你,雖然佯裝猙獰,但你的眼睛出賣了你。尤其你一笑,從根本上暴露了你樂善好施的真心。如果你刨去臉上的傷疤,你會是另一番景象。可在當下,並非不可能。”

    燕凡:“好厲害的丫頭!我雖然不敢說樂善好施,但也可以肯定地說我本質不壞。你是說整容嗎?你出資?”

    丁四人:“我可以出資,但我有一條件。”

    燕凡:“該不是一輩子做你手下奴吧?可我骨子裏是個指揮人的人。”

    丁四人:“我看出來了,也知道你爲什麼遭暗算了。我要見你,答應我。”

    燕凡正猶豫着,見丁四人先關了音頻,轉向視頻時出現了一位穿戴整齊的姑娘走過來。

    有兩分鐘,音頻視頻恢復,丁四人:“好友到訪,我陪她。如果你拒絕我去見你,晚飯後網上見面時你必須說出我的名字。好,南飛,再見。”笑笑,電腦沒關,丁四人擺擺手後屏幕上出現了一位窈窕淑女離去的背影。

    “非見她不可了,誰知大哥名和姓?不過,此人相貌漂亮,臉不浮詐,不象個壞人,見見無妨,或許她是你的一個粉絲,就這麼簡單。”汪玉說。

    “我知道她的名字,丁從從。她是一個企業的負責人。無論如何,她都會找來的。”燕凡笑笑說。

    “噢,四人是兩個從。”汪玉點點頭:“她說過,你叫出她的名字,她就不會來。相信她不是個言而無信的人。”

    燕凡又笑了笑:“丁從從是大戶人家的千金,掌管的是家族企業,這毋庸置疑。能力超羣也顯而易見。好耍貪玩更是她的特點。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是想把我置於她手下,替她賣命。”

    汪玉有些不相信,問道:“何以見得?”

    燕凡答道:“憑我的直覺是這樣的。”

    汪玉沒得到正面回答,忍不住又問道:“我怎麼一點沒看出來呢?你仔細說一說,也讓我長長見識。”

    燕凡分析道:“其一,沒本事不能管理企業;其二,進來的那個姑娘分明是她的祕書並非朋友,否則不會關轉音視頻;三,背景顯示分明是企業辦公室,還有錦旗;四,飯後不休息是貪玩,讓我說出她的名字是對我智力的檢驗。五,從她眼神裏,我已看出端倪。晚飯後再聊,你看她還說不說叫出名字就不來的承諾。你若告訴了她地址,明天她就會來。”

    蔣麗整天接到三位姐姐夫妻的電話,要求將二季妹降職,搬出燕墅,並把兩個渣男開除出燕氏。也太扎眼了,二季妹與兩個渣男只有晚上下班後才戀戀不捨的分開。燕凡還沒有出百日,讓燕家人確實難以接受。

    這天午後,蔣麗駛車來到銀行總部。敲了敲行長室的門,站在一旁等着。一分鐘一分鐘的過去,足有十五分鐘。如果裏面無人,還算正常。倘若有人,又是一男一女,那就不用問了。

    二十分鐘過去,門開了,吳春親自開門。

    “春姐,敲了兩遍門,沒聽到還是故意不開門拒不見我?”蔣麗問。

    “沒聽到,趴在桌上睡着了。如果沒睡着,又是蔣董事長妹妹大駕光臨,我會立即開門迎接的,請進。”吳春呈現畢恭畢敬的樣子。

    “就你自己在嗎?”蔣麗邊往裏走邊問。

    “別還有誰?我的辦公室。蔣妹親臨銀行,想有什麼要事吧?否則電話聯繫或在燕墅說都行啊。”吳春不慌不忙,故做鎮靜地說。

    蔣麗沒有言語,徑直走向休息室。

    吳春急了,向前一把拉住:“蔣妹停步。外面是辦公室,公事在外面辦,到休息室幹啥?”

    “我不能進去嗎?是不有什麼事怕我?張口說怕人無好事,好事不怕人。你何必慌張?我實話告訴春姐,這次來,我專衝休息室,是爲春姐正名而來。你不讓我進,連我都懷疑你了。”蔣麗沉下臉來。

    “蔣妹懷疑什麼?不妨明說。”吳春也沉下臉來。

    “你讓劉地出來吧,我有話說。”蔣麗掙脫不開,乾脆不掙了。

    “事已至此,我承認劉地在裏邊。你守寡,你是領證的燕家少太太,又有實權。我與夏姐無名無份,當然要找個男人做依靠。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蔣妹看着辦吧。”吳春攤牌。

    “冬才走了幾天?望春姐等冬過了百日再尋求自由不好嗎?那時可以光明正大的嫁人的。既然身還在燕家,那理之當然要爲燕家的名譽着想,不能一任外人猜測和懷疑。”蔣麗也明說了。

    “蔣妹,你這不也說是外人猜測和懷疑嗎?管他呢。”吳春滿不在乎的樣子。

    “可劉地在休息室,這怎麼說?是僅僅是外人猜測嗎?人家懷疑的沒道理嗎?希望你在嫁人前收斂點,不要太出格。”蔣麗一再提醒。

    “你一口一個嫁人,正與你所說,冬還沒過百日,是不就要聯合她姐仨要將我二季妹掃地除門?也太急了點吧?我告訴你,一輩子我也不會離開燕家,我這裏有燕家骨肉,燕家是我的,起碼有三之一,你沒權攆我!”吳春有些生氣,語調激動起來。

    “那你讓劉地馬上離開你,讓燕天做親子鑑定,口說無憑。”蔣麗壓住氣,儘量呈現心平氣和。

    “你身爲董事長,工作有過錯你可以指責,但你沒權揭人家的隱私,這是犯法!我完全可以到法院起訴你。”吳春更加激動。

    “吳行長消消氣。”劉地從休息間敞門而出,雖然話是對吳春講,卻面向蔣麗:“人都有那方面需求的,相信董事長也不會例外,不久的將來,你也一定會有自己的伴侶。男女之間,各取所需,僅此而已,還望董事長海涵。”

    “希望春姐收斂,我還是那句話。如果繼續,燕家不能聽之任之,會在企業和家庭做出必要的調整,從今天開始!”蔣麗揹負着巨大壓力。燕家三姐妹通過爸媽,已要把兩季妹降成有職無權的副職,並將兩個渣男永遠開除出燕氏。如果二季妹還不知悔過,就與對待那兩個渣男一樣,逐出燕家。在爸媽和三個姐姐面前應諾了多次,但次次她都想到同爲冬的女人,她怎麼也下不去手,卻遭到二季妹的誤解,以爲是她在找二季妹的麻煩。

    “你不要欺人太甚!讓我收斂,我哪裏錯了?不做親子鑑定,是冬對我的認可!你算老幾?真不知天高地厚。工作上沒什麼安排,你走吧,這裏不歡迎你!”吳春繼續發泄。

    “好吧,現在我宣佈董事會的決定。其實,這個決定做出已經一個多星期了。我一拖再拖,你不但不領情,反而血口噴人。從今天開始,董事會免去吳春女士燕氏集團天地銀行行長之職,並暫時擔任代理行長,以觀後效。同時決定劉地先生不得再在銀行系統工作。”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