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章 我們互相尊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九十章 我們互相尊敬字體大小: A+
     

    蔣麗接到燕青的電話,要她來醫院一趟,也沒有什麼重要工作,主要是讓她來散散心。他也好久沒到天地醫院了。早飯後原準備上路,怎奈被公爹公婆攔住,並批評她不拿公公的話當回事,還是那身青衣黑鞋。並被責成她駕車拉着公爹公婆到了衣店,買了一身時髦服裝和細高跟鞋後,送公爹公婆回了燕墅,才驅車來到醫院。被三姐和喬副院長迎進廠長辦公室,坐了一會,提出要到各個門診看看。喬副院長爲搶救一位燒傷患者去了手術室,燕青便一人陪同蔣麗各處轉了轉,最後來到了燕凡所在的病房。

    病房裏,有一患者病癒出院,只有燕凡和兩位女性患者在牀,還有那位女患者陪牀的丈夫。蔣麗首先詢問了女患者的基本情況,說了幾句關切的話,隨後坐在燕凡的身邊:“這位男士,傷情治療的如何?”

    燕凡滿臉紗布環繞,只露出兩個不完整的眼睛。頭髮蓬亂着,穿一身藍豎槓白色病號服。他不知道來人是誰,沙啞着聲音回答:“還好。”

    這雙眼睛雖然沒有完全暴露,但讓人看着似乎有點親切感。聲音,雖沒聽過,但也有讓人感到親切的成份。於是蔣麗問道:“你怎麼稱呼?”

    “我也不知道,真的,好好一個人,大夫說我得了失憶症。”燕凡嘴部也纏了紗布,只好用力從嘴縫裏擠出沙啞的聲音。

    “你陪牀的呢?”蔣麗關切地問。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誰,誰來陪牀?我來的晚,每天只見一位中年婦女在這裏伺候他,也不知是他的什麼人。剛纔來了一位青年人,是那婦女的弟弟,一個半小時前把她拉走了。是不是借這位患者失憶,因承擔不起治療費用跑路了也未嘗不知。”那位患者丈夫插言。

    “三姐,出現這類情況如何處置?我們可不能見死不救吧?”蔣麗面向三姐問。

    “一邊治療,一邊打聽他的家屬,也只好如此了。”燕青說罷,轉面那位患者的丈夫:“家屬不在,在醫院沒派護工前來時,煩你們互相照料一下。”

    “不用囑咐,那是自然。”患者丈夫爽快的答應了。

    這時,又一位患者來填補剛出院的病癒者牀位,醫生護士過來了好幾位。蔣麗爲不妨礙正常工作,對燕凡說:“好好地配合治療,你會恢復記憶的,我相信。”說罷,她站起來向燕凡點點頭,走出病房。沒有與他握手,就沒有發現燕凡刺在手背下方的“南飛”兩個豆粒般大小的彩字,纔有了以後近二十年漫長的等待和痛苦。

    劉地與趙承同幾乎每天一趟去市中婦幼保健院。開始幾次,兩個女人因失去燕凡沒心情,自然沒給他倆好臉色,而且喝令他倆一段時期內不要再到院裏來。兩個男人只當耳旁風,照來不誤。趟數來多了,也見惡不惡了。有時候因爲去單位報到而來地有點晚,兩個女人甚至覺得心裏空蕩蕩的。冬走了,這兩個男人或許就是以後生活的希望和依賴。

    蔣麗去醫院的這天,兩個男人又來了保健院。還好,蔣麗從醫院出來岔道保健院時,劉、趙二人剛剛離開。他倆不知道蔣麗來時做了一個決定:如果碰見兩個渣男在保健院,馬上踢出燕氏;如果不在,暫且饒他倆一馬。就這樣,留給了這兩個渣男進一步接近和有效利用二季妹的機會

    劉地、趙承同買了下酒菜與饅頭回到出租房,江漢正在就着五香花生米喝白酒。

    “江弟對酒不是不感興趣嗎?今天怎麼獨斟獨飲呢?趙承同大大咧咧地把菜飯丟在破茶几上。

    “不知怎的,大概跟你倆久了沾上了這惡習,今天中午忽然想喝兩口。都快一點了,你倆纔回來。怎麼,又去找那兩個女人了?”江漢往上拋了一個花生米,一揚頭想讓嘴接住。但技術粗糙,花生米落在眼上,又滾在地下。

    趙承同丟下菜飯,找來三個白碗,將三樣菜餚倒上。

    劉地沒有閒着,拿來兩個茶碗。等江漢給倒滿,推給了去拿筷子剛回來坐下的趙承同一碗,三人相碰喝起來。

    “江弟,你敢保證板兒確死無疑嗎?”喝着酒,劉地還是有些不放心。雖然相同的話題先前已問過了多遍。

    “劉兄屬司馬懿的,幾遍了?”江漢有點厭煩的口氣。

    “此事重大,不得不詳細覈實。小心,方能使的萬年舵。”劉地邊回答邊吃,目光還在江漢臉上。

    “他板兒有三條命,也就全都歸陰了。腦袋都碎了還到哪裏去找生的希望?除非是託生。但,老人們說,但凡冤死的人,閆王爺是不允許託生的。”江漢邊吃邊喝邊說。

    “燕家火化的屍首果真是唐弟嗎?即便板兒真的乾地下工作去了,我們也是付出了血的代價。”趙承同有些惋惜的說。

    “可以了。燕家大操大辦,風風光光的,總統級別了。等我們死後,說不定象條死狗一樣被人拖去埋了。”江漢說。

    “被人埋了也是幸事一件,我怕死了以後暴屍野外,狗撕狼裂,好不殘忍呢。象唐弟一樣,讓大戶人家轟轟烈烈地辦後事,死也值了。不過,燕家埋葬的人不一定是唐弟,興許就是板兒。原計劃是讓板兒與車同火而焚。說不定是唐弟二次返回完成了原先的計劃。你說把板兒的腦殼砸碎扔河裏了,但近二十天了根本沒聽說過河裏發現了無名屍體。要不,今天下午,江弟領我分別去扔屍和車禍發生後的地方看看。否則,我整天如芒刺在背,食不甘味,覺都睡不安穩,總是惡夢連連。”劉地喋喋不休。

    “好,我下午領劉兄去那兩個地方看看。可時過境遷,事非原貌,也是白跑一趟腿了。你說近期沒聽說無名屍?那河裏水流特急,沒喂王八也被浪捲走了。”江漢答應後又爲劉地排除疑點。

    這天,是吳春、邵夏的孩子滿月。蔣麗根據燕凡先前的安排,多付了費用在市中婦幼保健院一直住到出滿月,比親生憐兒的待遇都高。蔣麗早吃了飯,便駕車奔保健院而來。她,又做了一個賭注:如果兩個渣男今天上午去保健院,不但將其踢出燕氏永不再用,而且還要將二季妹的職務前邊加一個“副”字。

    七點三十分,蔣麗走進了二季妹的房間。兩個渣男不在,還沒來嗎?靠門處的劉田田早被婆家人接走,替代她的是第四位生了二胎男孩的中年農婦。

    蔣麗不知道,昨天二季妹已經囑咐好,要劉地和趙承同滿月這天一定別來,二季妹已看出了董事長的不滿。

    “董事長越來越漂亮了,怪不得冬喜歡。”邵夏說出心裏話。確實是,人一苗條就顯得靚麗撫媚,雖然當初燕凡喜愛的是她的豐盈。

    “夏姐何必提他,人走茶涼。不過,我求二位姐姐讓茶加熱,至少一年內不要忘記茶的主人。燕家有別於普通門戶,不要授人話柄。”蔣麗委婉地對二季妹提出忠告。

    二季妹都有敏捷的思維判斷能力,當然聽出了話中話,吳春把臉一沉,不滿地說:“蔣董事長,你有權,得到了冬的寵愛和信任,這無可爭議,工作中理應受你領導這也無可厚非。可論在生活和燕家的地位,秋姐走了,自然會輪到夏姐。相信冬若在世,與夏姐登記一事勿庸置疑。且不管成爲冬的人早晚,誰拿到登記證,誰就是正室。所以,你可以誹謗我,但必須尊敬夏姐。”

    “春姐不要胡思亂想,我只是從肺腑發出的忠告。但我相信,冬活着也不會與夏姐領證,雖然我向他提出過讓他與夏姐領證的建議,但被他一口拒絕了。”蔣麗也漸露不滿。

    “你以爲死無對證,你憑官職上位就成爲正室了嗎?人們心中有杆稱。”邵夏雖沒明說,自然也偏向於自己是正室。

    “可冬在世時的人選並非是夏姐,這也是事實。我今天是爲來接兩位姐姐回家,冬都不在了,我們在這裏爭糾這事顯然失去了意義。好了,只要兩位仍然是燕家的媳婦,我們互相尊敬,平起平坐,一切爲燕家着想吧。”蔣麗決定不再在此事上糾纏。

    “不行,話說到這份上,當然要把話挑明。”吳春爲了不受壓制,打算力挺邵夏。

    “還有什麼話不明白,春姐講。”蔣麗問。

    “爲什麼冬在世的登記人選不是夏姐?論資排輩,非她而誰?”吳春寸步不讓。

    蔣麗多虧近期工作有些忙,沒整理過自己的坤兜,登記證還在裏邊。她拿出來遞給吳春,並沒有言語,因爲有事實。

    誰與燕凡登記誰是正室,吳春剛剛說過當然不會忘記。她接過登記證,民政局的大紅印章蓋地戳格外刺人眼目。有了這個證明,兩季妹就會在工作、生活兩大領域受人牽制。她瞎眼了。

    蔣麗收回登記證順進坤包:“好了,我說過,咱們平等相待就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