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等到下午兩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等到下午兩點字體大小: A+
     

    “爸,哪位姐姐或姐夫都比我成熟,您還是再慎重考慮考慮再做決定吧。”蔣麗一再堅持。

    “麗麗,旁話不用說了。你臨時還是燕家的媳婦,理應爲燕氏服務。將來,你不是燕家的媳婦了,到時再說,相信冬兒的眼光沒錯。”燕文正和軟地說:“麗麗,還得我再三求你嗎?”

    “爸,您有一句話我沒聽明白,就是將來你不是燕家的媳婦了這句,請爸明示,兒媳洗耳恭聽。”蔣麗詫愕地望向公爹,期待答覆的眼神。

    “你還年輕,爸、媽和你在座的各位姐姐都是過來人。我今天明確地答應你,你與冬兒那一紙登記證對你沒有任何束縛,任何時候都可以隨時與冬兒解除婚姻關係,不,他的離去,表明你已經是自由之身了。你還年輕,應該有自己的幸福未來。”說着,燕文正老淚縱橫。

    蔣麗幾步到了燕文正夫婦面前,“撲通”一聲雙膝跪下哭道:“爸,我說過,生是燕家人,死亦燕家鬼,這不是一時衝動。爸,我的冬剛走,屍骨未寒,您怎麼忍心攆我啊,我還要撫養憐兒,還要生和撫養憫兒。爸、媽,留下您的兒媳吧,求求您了。”

    燕文正與徐英蘭同時下座。本來就沒有驅趕她的半點意圖,又聽到還有了冬兒的身孕,兩位老人同時攙起蔣麗,三人抱頭痛苦。

    三個姐姐流着傷心35淚互相對視。不僅有一個憐兒侄,還將有一個憫兒侄。在悲傷中,不禁也有一絲暖意。

    燕紅率先走上來,拉住蔣麗的手:“我的好弟妹,既已有了身孕,不宜過度悲傷,別哭了,你大姐全力輔佐你就是了。”

    燕紫與燕青也走過來,用相同的話勸慰着。

    終於平息了情緒,一家人開始議論怎麼處理二季妹。

    三姐妹各敘己見,比較明顯的意向是暫時保留薪水、降低職務使用。燕文正最後把決定權交給一直沒有發言的董事長。

    蔣麗從坤包裏摸出兩份文件:“冬已預料到這事比較棘手,所以起草了兩份授權書。分別是給銀行和保險公司的。對於二季妹,一是保持原薪,二是保留原職。曾經也是冬的女人,剛剛頒了授權書,冬又離開不久,雖然二季妹有辱家風,但是我們還是遵照冬的仁慈思想,暫時放她一馬。爸、媽和姐姐們有不同意見可以再提出來商量。”

    “此事不必再議。既然冬兒有遺願,麗麗又說了,就這麼辦。再就是,冬兒己經撕毀了與我們的親情,我們也大可不必糾結於悲傷。麗麗還要分心照顧憐兒,還要保胎,如果實在覺累,你可以找一位你信得着的人任總經理,以減輕你的負擔。衣服不要穿這一身青,讓我們一見就想起冬兒,也讓你整日處於悲傷情緒裏,恢復你往日的光彩,不給冬兒丟臉。燕家沒有過不去的坎,大家要振奮。”燕文正給家人鼓勁。

    “爸、媽,三位姐姐,我有一個新的推斷。沒守着外人,不妨向您彙報彙報。”蔣麗經公公鼓勁,心情好了一些。

    “麗麗,我的好兒媳,有什麼推斷,你說。”徐英蘭搶着表態。

    “我,從昨天忽然產生了一個幻覺,我的冬,不,我太自私了,是我們共同的冬。他沒有丟下我們,因爲他沒有權力丟下他的父母,親人,妻兒,他還活着!我是給別人送了終!”蔣麗一言驚衆。

    “麗麗,我理解你的心情,是一時接受不了,悲傷過度。正如你所說,是產生了一個幻覺。”燕文正又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不。爸你不覺得有疑點嗎?”蔣麗說:“疑點重重的。”

    “我的好兒媳,快說疑點媽聽。”徐英蘭恨不得兒媳有充足的理由。

    “其一,冬的車技超羣,素以穩重著稱,他撞別人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二,車是新車,剎車是出廠重點檢驗的重點部位,先前我駕駛過,挺靈敏;三,車禍附近沒有咱的公司,他沒理由去那裏;四,他對工作高度認真,既然去拍戲,其他公司也平穩運轉,又沒人呼他,他沒有理由讓劇組偌多的人因他而誤工;五,檢驗的血型爲O,但這不是他的專利;六,還有一項是迷信,不講也罷。”蔣麗一口氣連講了五個疑點。

    “兒媳,快說,誰講迷信不可信?我信。”徐英蘭急不可待。

    “不久前,我與冬和董媽經過一個算卦灘算過,算卦先生對此早有預測。他說冬現有五個女人,這五個女人面臨兩故兩變一遇難。兩故,秋姐與董媽佔去了,兩變是春、夏兩季妹,這也不言而喻,一遇難,不幸讓我趕上了。不過,他還說,我嫁得是如意郎君,難是有,但也是必須經受的,還說冬是好人,好人好報,雖有生命之憂,但最後還是會得到善終。”蔣麗不僅安撫了婆婆,自己也被自己說得好象就要發生奇蹟。

    五個疑點,一個預測,蔣麗點燃了燕家人的幻想,燕文正卻搖了搖頭,心裏對蔣麗說:苦命的兒媳呀,你是集思成患啊,爸理解你。

    時月飛一般流逝,燕凡已經轉入普通病房,他入院已經半個月,也是燕家人給仇人出了臏半個月。

    汪兵又來到了天地醫院,在醫院院子裏掛通了姐姐的電話,纔在普通病房找到了姐姐。

    燕凡已轉到了骨科普通病房,他還記不起他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裏,姓什麼,什麼年齡,因而整天處在悶悶不樂之中。他猜想着陪牀的女人是誰,和自己無緣無故又不是夫妻關係爲什麼這麼真心的救他,關心他,真的是人間溫暖嗎?

    汪玉見弟弟到來,忙搬一個凳子給弟弟,併爲燕凡做介紹:“這是我弟弟汪兵,那天就是他開車送你來的,也是他,夥同我村裏其他四位父老鄉親及阮哥從高高的垂柳樹上救下你來的。”

    燕凡身上還輸着液,左大腿、右小腿、左臂還標着鋼板。他只有右手好用,便向汪兵伸出:“汪兵兄弟,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汪兵向牀邊走了兩步,拿住了遞來的那隻手:“看來恢復的挺快,超出了預期。你對自己的事情真的還是一無所知?”

    “我正爲此事而煩惱。在我腦海裏,不僅記不得我的藉貫和年齡,甚至沒有一位我所熟悉的人,也不知怎麼了。”燕凡呈現出痛苫表情。

    “專家說他得了心因性失憶症。這種病的症狀就是忘記了他以前的一切。輕點的病人能有簡短的回憶,象他這樣屬重型失憶,是最讓人痛苦難過的。”汪玉說。

    “可以經過治療康愈來恢復部分記憶嗎?”汪兵看着姐姐問。

    “單靠藥物治療不能說一點作用沒有,但效果很差。要恢復記憶,除非有激烈的刺激等外因內在的因素,說不定會瞬間恢復記憶。”汪玉皺皺眉頭。

    “那姐姐打算怎麼辦?”汪兵臉色鐵青,問。

    “怎麼辦,碰到這事了,救人救到底啊。”汪玉回答着,分別看了燕凡和汪兵一眼。

    “交了多少押金了?”汪兵又問。

    “加今天這次,共三次,交了八萬了。”汪玉拿出單據放在弟弟面前。她是爲證實,也不希望他會報銷。

    “姐姐,他不知是誰,合作醫療就沒法報銷。才十五天就進去了八萬,這是無底洞啊。不認不識,萍水相逢,救了他就不錯了,咱沒有責任對他一負到底呀。姐,我車在外面,咱走,咱回去吧,那八萬不要了。”說着,汪兵硬把姐姐拉出了病房,並一直到了院內方鬆手。

    “咱不能見死不救啊。他這種情況,身邊又無親人,讓他如何是好?咱不能眼睜睜讓他死在醫院啊。否則,咱從大樹上救下他就毫無意義了。”汪玉對弟弟有些不滿。

    “姐姐,你不說刺激一下可以讓他恢復記憶嗎?咱先試驗一下,看看有無效果再說,弟弟也是在幫他呀。”汪兵說出實情。

    “可不是在這個時間段,這正是他需要人的時候。”汪玉說。

    “既然咱出來了,就待一會。到天晌還有三個小時,午飯你也不送,下午兩點進去看看,沒有效果再說。姐姐,怎麼樣?”汪兵問。

    這時,一輛轎車穩穩駛進院內。負責指揮停車秩序地保安哈巴狗似的獻殷勤,竟讓車停在嚴禁停車的地方。

    從院長辦公室走出穿戴不凡的一男一女迎接。

    車上下來一位戴太陽鏡的少女,一看就不是平常人。特高的細高跟鞋彌補了她身高不足的劣勢。她先握了握男人的手,和女人沒握,卻挽着手走進了院長室。

    “那一女一男是正副院長,那少女我不認識。看保安和兩位院長的表情,好似是**官員。”汪玉已在醫院待了半個多月,所以認識院長。

    “不是**官員,當官的出行總是前呼後應的。想必這位就是安津第一大財團的少夫人。半月前,他男人剛遭車禍去世。如果是,男人剛死,她就濃妝豔抹的,也是個多事之輩。”汪兵說。

    “好吧,等到下午兩點,看看再說。”汪玉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