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蔣麗眼含淚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蔣麗眼含淚水字體大小: A+
     

    “葬禮。”趙承同脫口而出。

    “啊,怪不得他這兩天沒來,原來是在處理喪事。秋姐和董媽的後事已處理妥善,又給誰辦後事?”邵夏喃喃似自語。

    “你說誰沒來在處理後事?”趙承同不答而問。

    “當然是冬,燕老闆了。”吳春替邵夏答覆:“還用問了?”

    “喪事一直由蔣妞主持操辦,至少到今天依然如此。”劉地急忙糾正。

    “那冬,燕老闆呢?還沒走出秋姐和董媽逝去的陰影嗎?”邵夏有些不放心的問。

    “葬禮的主角是燕老闆。”劉地又補充說。

    “今天是燕老闆的葬禮,他們不該不通知你倆。”趙承同怪劉地沒說明白,忙更正,他不知劉地是故意這麼說。

    “怎麼可以開這樣的玩笑!可惡!”邵夏表示強烈地不滿。

    “是真的嗎?爲什麼?”劉田田看着弟弟,急切的問。

    “姐,是真的,誰拿着生死開玩笑?”劉地表示出了一些難過表情。

    邵夏,吳春一點思想準備沒有,根本不相信燕凡會遇難。兩人同時坐起,對視着。

    “燕老闆好好的,怎麼突然會遭此磨難?老天不公啊,慈悲的燕老闆是天下最善良、最好的人。”劉田田開始流淚。

    “是車禍,燕老闆的車可能剎車系統失靈,撞上了集裝箱貨車,起火燒死的,多虧撞車時,車門不但撞開,還從車裏甩出了燕老闆的公文包,交警才根據公文包裏的東西弄清了車主的身份。燕家人還有提出疑問者,通過血型化驗得到了肯定。”劉地比較詳細地說了一遍。

    “可能因爲你倆正在坐月子,爲了健康,所以沒有通知。”趙承同怕邵夏經不住打擊,忙出言安慰:“我們也不願看到這一幕,所以繞開了出臏的路線轉過來的。”

    終究,燕凡是她倆的初戀。想想自己出軌,還生了人家的孩子,冬卻對她倆一再遷就忍讓,這不就是對她倆無私的愛嗎?

    邵夏癡呆了。做爲**,對這樣關愛自己的男人,連句愧疚話都沒有從內心向他表白過,就永遠的失去了,再也找不到他,再也得不到他的愛。天哪,這是自己做孽呀。冬,我的冬,對不起你呀。只要你能復活,我立馬斷了與他的關係,冬,你聽到了嗎?冬,如果能用我這不潔之身替出你,我寧願今天是你替我出臏!可我這爲人之妻的,因爲爲別人生孩子,連爲送冬最後一程也辦不到。我是個罪人啊,冬,你在天之靈還能原諒我嗎?一失,足以造成千古悔恨。冬,我懷着懺悔之心,隨你去吧,到人曹地府侍候你!想罷,她慢慢下牀,趁人不備,一頭撞上牆壁。

    趙承同手急眼快,一把抱住了給他留後的女人:“難過,我知道。但,你忍心丟下襁褓中的嬰兒嗎?你沒有權力做出這個愚蠢的選擇!”

    吳春也感到罪孽深重。爲了在人前表示一下自己,也急忙下牀撞上牆壁。劉地早有準備,在吳春剛啓動時便被抱住了。

    “何必呢?人死不能復生,還得爲活着的人着想啊,不能讓新生嬰兒缺少母愛呀。”是爲了讓吳春感到他的存在嗎?劉地拉抱她的同時,故意捏了她胸脯一下,大概還沒下乳汁。

    劉地的一捏起了作用。雖然吳春的撞牆有表演成份,但自己也深受良心的遣責。以表演爲前提的行動中,忽然轉變成以死謝罪的念頭。被劉地抱住一捏,她又想到了兒子。對不起冬,冬已走了。還有兒子及兒子的父親,會組成一個三口之家。可怎麼面對燕家?矛盾的思想裏,痛苦佔了上風。她伸手抱住了撲來的邵夏,二人抱頭痛哭。

    燕家三姐妹相約一齊回了燕墅。並在燕文正的書房裏就坐。從得知燕凡遇難就一直躺在牀上的徐英蘭也一步三晃的來到書房,坐在老伴身邊。

    “大姐,父母都在,既然你身爲大姐,這次又是您挑頭回到父母身邊,有什麼打算就說說吧。”燕青面向大姐。

    “是啊,大姐,你先說說吧。”燕紫也投來目光。

    “事情已經這樣了,大家節哀吧。這次聚首父母身邊,是爲燕氏集團面臨的嚴峻形勢做個準確判斷,制定正確措施。一切,由爸做主。爸,您說話吧,咱該怎麼辦。”燕紅把目光送向老爸。

    燕紫、燕青也把注意力移往老爸臉上。

    燕文正顯然蒼老了許多。他揉了揉溼潤的眼睛,說道:“除了冬兒遇難,也沒有發現集團的形勢有多嚴峻。他之所以拒不承擔董事長一職,我們都誤會他了。並非他閒散慣了不想挑這個重擔,是因爲他料定會走這一步,所以讓蔣麗擔任。是,包括我在內,都對蔣麗的年齡太小表示懷疑,但當時冬兒覺得有他保駕護航,再有兩三年的時間,隨着蔣麗年齡的增長和經驗的積累,一定會成爲大器。但冬兒失算了,沒想到自己會走的這麼匆忙。不過,根據蔣麗這一期的工作來看,我們不能以人的年齡來判斷人的工作能力。所以,集團的領導層應該保持穩定。”

    老爸話語停止後,鴉雀無聲,都陷入了沉思。

    燕紅身爲長女,此時不得不站出來:“老爸的話有道理,我們可以全力輔佐蔣麗。但有兩個公司,一是銀行,二是保險公司。這,關聯着一個敏感話題。今天,我不得不提出來。”

    “紅兒是說春和夏的事嗎?或許,兩個嬰兒不是燕家血脈,但冬兒有言在先,孩子是無故的。如果不是燕家血脈,無非沒有繼承權而已。可冬兒不讓鑑定,這是個問題。”燕文正搖搖頭。

    “大姐的意思,恐怕是那兩個渣男會利用這兩個傻女人侵.入燕氏。”燕紫插言。

    “對,這也是我所擔心的。這兩個渣男在冬弟在時,就氣焰囂張,肆無忌憚。單獨爲女色,並不可怕。根據流言,他倆還有上攀的野心這一目瞭然。如果他倆鼓動這兩個女人借嬰兒之位對燕氏要挾,將是大大的麻煩事。既然看到了這一步,我們就必須及早採取措施,將這兩個女人降職使用,或者掃地除門,以絕後患。”燕青插言。

    “麗麗還是董事長,冬兒要與她登記,暗示着要樹立麗麗的絕對權威。打個電話,讓兒媳過來吧,看她怎麼說。”徐英蘭對老伴說。

    借老爸撥電話之隙,燕紫插話:“冬弟已走,蔣麗將是別人的新娘,大家是否再斟酌一番。”

    這時,燕文正已撥通了電話:“麗麗,是我,現在有空嗎?”他打開免提,爲大家斟酌提供參考。

    “爸,我有空,已經進了燕墅大院。我剛要下車,先接了您的電話,我有要事跟您彙報。”蔣麗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在座的人都還聽得清楚。

    “好,我與你媽還有你三個姐姐都在書房,你過來吧。”燕文正又屈於習慣,搖了搖頭。

    “好,爸,我馬上過去。”蔣麗可能邊答話邊下車,閉車門的聲音很清晰。

    燕青距房門最近,她爲弟媳早早敞門。

    有一分多鐘,蔣麗走進來。她,還是穿了那身送行燕凡時的一身黑衣褲黑便鞋。在首先問候了二老後又面向燕家三女:“三位姐姐也在,否則我還經過爸媽批准請三位來呢。”

    “有什麼事嗎?董事長妹妹?”燕紅首先問道。

    “大姐,我正是爲您的稱呼來向爸、媽請辭的。正好都在,您再商量一位姐姐或姐夫幹董事長吧,我求求您。”蔣麗的大眼睛今天小了許多,也不象往日那樣有神。

    “麗麗,冬兒剛走,你就要拋棄燕家嗎?雖然你沒有登記,但冬兒已獲取了我與你媽的首準。現在,在我與你媽眼裏,你就是燕家的媳婦,起碼現在還是。”燕文正眼又溼潤了。

    蔣麗從兜裏拿出一張結婚證遞給老爺子:“我與冬已經辦了手續。從登記那時起,我生是燕家人,死是燕家鬼。這是我的信念,一生一世決不會因冬的離去而改變。”

    “可你的年齡不夠啊,怎麼能登上記?”燕紫提出了懷疑。

    “這虧我身份證弄錯了,大了整整三歲。”說着,蔣麗從坤包裏摸出身份證遞往二姐。

    “我只是覺得你年齡不夠,民政局不適受理。就是身份證上沒弄錯,也忘了冬弟本事通天,沒有他辦不成的事。”燕紫擺擺手,並沒伸手接。

    “麗麗,我的好兒媳。”燕文正把登記證遞還蔣麗:“雖然登了記,冬兒沒福氣與你成爲夫妻。麗麗,冬兒的選擇沒錯,你就是燕氏的董事長。”

    “爸,媽。”蔣麗眼含淚水:“有冬,我可以替他挑這我根本挑不動的重擔,是因爲有他保駕護航。如今,誰是我的左膀右臂?各位姐姐都身負重任,我有難題找誰請教?”

    “麗麗,我老了不中用了,但也是大風大浪裏走過來的,一定時刻還有一定的作用,還有你三個姐姐和姐夫,都是燕家和你的中堅力量,你放心幹吧。”燕文正口氣衷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