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蔣麗不依不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蔣麗不依不饒字體大小: A+
     

    領了證,燕凡與蔣麗離開民政局,由蔣麗駕車又禮節性的去了趟市中心婦幼保健院,然後準備駕車回燕墅。爲了避免眼線,車繞了一個大圈。這時蔣麗的手機響起短信提示音。她駕車爲保證安全,把手機遞給燕凡。

    燕凡打開短信,只見上面寫着:蔣妹,欣聞今天你與冬弟領證,特此祝賀。今日形勢複雜,冬弟正處危急之時,已迫在眉睫,刻不容緩。仁慈的他不願傷及無故,竟一忍再忍。中午十一點在咱一店,你三個姐姐及姐夫商量好聚會專議此事。你已是燕家一份子,所以希望你來參加。但,千萬不要告訴冬弟,否則將是幹忙活一場。

    紅燈,蔣麗剎車。她看了一遍短信,看向男人。

    “去吧,還差五十米了。”燕凡說。

    “可大姐夫不讓你去。”蔣麗見了綠燈啓步。

    “實事求事,短信是我看的,瞞不了我了。”燕凡笑笑。

    蔣麗駛車奔向一店,進院下車,燕文正兩口子坐在經理室門邊的椅子上。蔣麗換上高跟鞋,快步走向來:“伯父,伯母好。”

    燕凡緊走幾步:“屁屁,證都拿了,還伯父伯母!”

    “爸、媽。”蔣麗立馬改口,並走到兩位老人中間,分別拿起了兩位老人的左右手。

    “好孩子,媽喜歡你。”左邊的徐英蘭再加右手,撫摸着新兒媳的左手。

    燕文正用左手拍拍兒媳的右肩,點點頭:“相信冬兒的眼光不會錯,快找個好日子,把堂拜了。”

    “快十一點了,爸、媽,我們進房間吧?”蔣麗笑着左右相顧。

    這時王軍走出來,略帶責備地說:“蔣董不守信用!知道你倆已是兩口子,但你讓冬弟來,枉費了你三個大姑子的策劃。”

    “不怨她。”燕凡笑道:“路經這裏,她駕車,我看的信息,順便過來了。她,還不要我來,是我硬堅持來的,勿怪她。”

    “好吧,既然來了就歡迎,無非改變宴會的主題思想,做爲兩位新人的領證喜宴吧。爸、媽、冬弟、蔣董,請066號就座。”王軍笑着說完,卻不自在的晃了晃腦袋。

    一行人走進066號房,燕文正與徐英蘭坐了上首。燕凡不禁一陣傷感。往日,這種場合絕對少不了金秋和董媽,再以前還有春與夏。而今,金秋和董媽不辭而別,與自己天各一方了;春和夏,正在保健院,自己卻出錢出力爲與自己做對的人撫養孩子,自己還面臨着孩子爹的圖謀不軌。他情不自願地長嘆了一聲。

    登記領證本是蔣麗一生中最大的喜事,但燕凡沒注意竟然謂天長嘆,使她聯想到那一天的測字,心中便感到莫名的恐慌。但她知道他的內心感受,輕輕拍了拍他的大腿。

    燕凡恍悟到失態,不好意思的回拍了她的大腿表示歉意。

    “麗兒,來挨我坐。”徐英蘭笑着招手:“冥冥中,我就感覺到咱娘倆有緣份。冬兒的預測靈感或者來源於我的基因。”

    蔣麗走向公婆的同時,姐姐與姐夫們也相繼到來互致問候後各就各位。

    雖然王軍把宴會主題思想改爲爲燕凡和蔣麗的領證喜宴,但在祝福後又回到了原定的主題。

    姐姐與姐夫們一致同意把已跳到前臺的兩個男人派人監視,或找人把他徹底治服,並把那兩個女人免職逐出燕家。

    蔣麗一言不吭,只把注意力鎖定燕凡臉上。她知道,即使其他人萬衆一心,他卻有他的一定之規,任何人也說服不了他。

    燕文正與徐英蘭沒有表態,他倆知道冬兒不會改變他的決定。最後女兒女婿讓老爺子發話時,老爺子把決定權一如既往的交給了冬兒。

    酒杯只端了一端,一個小時內因環境因素造成的以多對少的壓力,使燕凡不得不表態:兩個男人雖已跳到前臺,目前尚無確鑿證據要致自己死於非命;兩個女人,確實是燕氏所需要的領導人才。沒做親子鑑定,傳言就是傳言。他所重點強調地,還是由蔣麗傳達的那份類似遺囑地重要文件。最後,燕凡把宴會主題定爲喜宴。

    名爲喜宴,在座的所有人心裏並不痛快,這包括着燕凡本人。雖然蔣麗一再阻止他一口一杯的狂飲,但他以喜酒就應該喝醉爲藉口,還在那裏海飲,他想讓酒精麻醉自已,讓自己在醉酒中得到休息。

    終於,燕凡酒醉如泥。本應照料燕凡的蔣麗身個還太小,衆人商議後就把燕凡由王軍駝到經理室的休息間,由蔣麗侍候,其他人去了自己的工作崗位。燕文正夫婦不放心自己的兒子,便住下來陪兒媳一起坐在了休息間。

    喝地太多了,蔣麗一下午打掃了三次嘔吐物。傍晚,她把老爺子兩口子勸回了燕墅,由她自己照顧還在醉睡中的丈夫。

    老爺子兩口走了不久,王軍兩口子又來補位。燕紅帶來了供四人用的晚餐,結果只有她兩口子吃了點,是給自己帶的晚飯,沒折本。

    蔣麗沒用晚餐,她一個一個的回答着詢問燕凡是否已醒酒的電話,其中包括了二季妹的問候。她倆也表露了虧對燕凡的悔悟之思。但她倆怎麼得到的消息?難道也是眼線的功勞?多了一個心眼的蔣麗旁敲側擊的問起,原來是燕文正爲了感化兩個兒媳,而電話隱隱透露了兒子的苦心,並告訴了冬兒因心碎而酒醉的消息。

    燕凡一味醉臥,蔣麗服侍在休息間。

    王軍與燕紅在外間經理室躺在沙發上也沒有回去,爲了燕凡的安全。

    凌晨三點,燕凡醒過來。才知道他除了嘔吐睡了整整十一個小時。他沒有接受大姐的建議留在經理室吃了早飯直接去影視基地,而是要與蔣麗一同回燕墅。

    沒發現盯梢者,寶馬車平安進院。

    蔣麗把燕凡扶進客廳,倒一杯清水端過來:“我查過了,酒渴最好飲清白開水。”

    燕凡欲接,也真的渴了。

    蔣麗沒有遞,直接送到他的嘴脣,好似侍候病人和孩子。

    燕凡喝了足足一大杯。蔣麗雖然年齡尚小,可她侍侯男人比大人還要周到。他更加喜歡這個小屁屁了。

    “看什麼,不認識我?”蔣麗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真是越來越喜歡我的小屁屁夫人了,待人接物這麼懂事搭理,我之福也。”如果燕凡不是還處在頭昏腦脹之中,相信又是一場戰爭。

    “不希望你讚揚,因爲你是我的,我不痛愛誰痛愛?但我有個請求,你把另外痛愛你的人告訴我,我會對你更好。”蔣麗嗲聲嗲氣地說。

    “小屁屁也要學着吃醋啊。已經領證了,這不是證明了一切嗎?”燕凡說:“你大可不必多心。秋和董媽痛惜我,是真心,走了。春和夏你知道,給他人生了孩子。”

    “你是天下最最優秀的男人,在我眼裏沒有之二。所以還有女人暗戀你是不爭的事實。我不打算獨霸你,所以永遠不會吃醋。其實,我心裏從來沒有擁有你的奢望。領證,我連想都沒想過,真的。”蔣麗真心表白。

    “小屁屁留後路呢。你不獨霸我,是打算把春、夏當榜樣。那麼,要我告訴你誰痛愛我,是不意味着你也同樣把喜愛你的人告訴我?”燕凡知道她的真心,這些話是玩笑。

    “那你告訴我,你還有幾個情人?我保證不吃醋,你放心。“蔣麗湊近了,很認真的樣子。

    “那你告訴我,你爲什麼非要知道不可?”燕凡也很認真的問。

    “當初我是你的地下女人。見了秋姐時,我心裏說‘金總經理,你雖然聰明、漂亮、能幹,但你的男人曾撲進過我的懷裏!’如今,我繼承了秋姐之位,怕你的情人重複我那句得意忘形的話。”蔣麗說:“在她心裏說之前,我會在心裏早搶先說‘知道你撲進過我男人懷裏過,但我纔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你白給。’”

    “那我告訴你。確實目前有一個女人我挺喜歡,但不知她喜歡我是真是假,不說也罷。”燕凡賣起關子。

    “求你了,說說,要不我將來也不告訴你。”蔣麗還是非常認真。

    “非說不可嗎?”燕凡還在賣關子。”

    “非說不可。”蔣麗好似才記起自己是董事長,口氣開始生硬。

    “那好,我說,我說過。”好像還在賣關子,還把話說得讓人聽不懂,有分散注意力的嫌疑。

    “說啊。”蔣麗有點不耐煩了。

    “說?不是說過了嗎?”燕凡笑着。

    “我沒離開過一分一秒,你何時說過?我沒聽見啊。”蔣麗不依不饒。

    “剛纔,剛纔說過。”燕凡反問:“你忘了?”

    “權做我忘了,你再說遍吧。”硬的不行,蔣麗改爲央求。

    “我說過確實目前有一個女人我挺喜歡不是嗎?”燕凡笑問。

    “說過,但沒說名和姓呀。我沒有你預側帝的天賦,怎麼會知道是誰?不是難爲我嗎?”蔣麗表示不滿。

    “我的話裏不是有個目前嗎?目爲眼,即眼前,眼前之人不知道自己是誰,不可笑嗎?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追問。”燕凡笑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