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別把事情做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別把事情做絕字體大小: A+
     

    “我的小屁屁娘子越來越懂事了。不過,才這麼點就被我搞大了肚子,實是有點令人可憐啊。”說着,輕輕吻了吻她的腮。

    接受吻腮的同時,她預感到他今晚還會敷衍了事。但在這處境裏,她沒法責備他,只是嘟嘟道:“懷上有可能,但肚子還沒大呢。”

    “用事實說話,讓我看看大了沒有。”又露了一點笑容,燕凡擁起她。

    蔣麗終於看到了他第二次笑容,於是乖乖聽話,背部依在他大腿上,將肚子全景呈現在他眼前:“看吧,憫兒還乖,沒脹孃的肚子。我外表看似有些胖,但還沒有肚子呢。”

    “沒有肚子?哪裏盛飯?哪裏裝便?這是什麼?”燕凡低下頭指着她雪白的肚皮。

    “哎呀,人家不理你了。”蔣麗悠勁擁他的頭。

    “不理?別勾搭我啊。”燕凡說着,開始動手。

    “去,君子坦蕩蕩,會坐懷不亂的!”蔣麗到達臨界線,富有魅力的笑着。

    燕凡嘴忙沒有反駁,只顧忙活他的。

    蔣麗的背部感覺到有些不適,她怕有什麼硬物質對她脊樑進行傷害,便急忙用手進行探索,知道了,絕對沒有危險,她放心了,但沒抽回手。

    燕凡貪顧眷戀她的胸脯,好似這個女人沒有其他讓男人感興趣的地方,二十分鐘就這樣過去了。

    蔣麗被男人欺負着,她再也忍無可忍,她要報復,自己喜歡的東西,不管有沒有所有權,她都要掠奪過來據爲己有,蠻不講理的樣子。

    燕凡好似對處境有所遺忘,一邊配合着,一邊抵抗。

    蔣麗本打算取得全面勝利,沒想到他的武力比她精銳,她的成功取決於她的讓步,她也只好服從了他的意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燕凡一不做二不休,不再忍讓,奪取主動權,你是董事長兼總經理,我是法人兼總裁,企業姓燕,怎能聽你的。可是又一想,她明天就要跟自己領證了。領了證,就是自己的另一半,還是讓着你吧。

    蔣麗並未感恩,她在幹她想幹的,董事長應該握有實權,剛纔讓男人放鬆的想法遺忘了,專注於自己的愛好,大概他不能反對吧?

    女人的肆無忌憚激起了燕凡的好奇心,他又進一步放權給她,讓她的肆無忌憚發展極至。

    蔣麗雖然身貴爲燕氏集團的董事長,但所有大事毫不例外地都須執行燕凡的意志。好歹這次有了主動權,蔣麗哪裏捨得放棄。但她年齡太小,又因身體條件所限,只撿了個心有餘而力不足。

    燕凡的權威豈能受到挑戰!他不費吹灰之力便重新奪回控制權。你說我敷衍了事,今天讓你知道失言的後果,繳械投降也不饒你!

    爲了證實燕凡在挑選董事長時沒有失眼,蔣麗寧願嚎啕大哭也決不繳械投降。她知道,堅持就是勝利,她會得到最終勝利。

    果然,正如董事長所料,雖然燕凡全身心撲在這場戰事上,還採取了迂迴戰術,但最終還是喘着粗氣以淋漓盡致的失敗宣告結束。

    勝利者沒有傾力慶祝,反而溫存的慰撫着失敗者,好似剛纔的戰事是一場誤會。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場戰事將讓她回憶了近二十年,惡夢,就要開始了。

    燕凡沒有敷衍,但他精疲力竭後心裏多了一種空虛虛的莫名感覺。加上先前的糾結和尷尬,雖然蔣麗在盡情慰扶他,但他好似無動於衷。

    劉地與趙承同在出租房吃罷晚飯在下棋,江漢早早睡下了。

    “下棋沒意思,我提兜裏還有一斤五香花生米,因今晚菜餚必較豐富故沒拿出來。櫥裏還有白酒,咱喝兩杯如何?”趙承同問。

    “晚飯都吃了,喝什麼酒。”劉地對酒不是很有興趣。

    “你我有後了,而且身價也不知道是多少個億,難道不值得慶祝嗎?你不喝我自己喝。”趙承同找來酒與酒杯及花生米。

    “那好吧,給我倒上杯,我陪陪你。”劉地笑笑說:“身下多少個億在月影裏。今天晚上板兒三次往返,是不在暗示他已知道了咱的計劃?女人心,海底針,背叛咱們也說不定。”

    “板兒與胖妞去了保健院,所以兩個女人不敢往這發短信。等板兒回去了,再不發短信來,就恐有變故,咱得有逃走的準備。”趙承同一邊倒着酒一邊說。

    “原說產前產後一個月不聯繫的,不用害怕。不是還來短信告訴咱性別了嗎?不過,咱的行動一定要抓緊。”劉地舉杯相碰。喝着酒,手搓花生去皮丟進嘴裏。

    二人邊喝邊議論,不覺到了十點。劉地的手機首先響起短信提示音,他迫不及待地打開:劉兄,有人盯梢冬,希望不是你分派的。我的銀行行長之職臨時還沒被撤,但新頒的授權書上權力被大大的削減。再,令姐田田也生了,也是男孩。你,可以借來看你外甥的名義來看我生的嬰兒。以後,不準再與冬做對。否則,我與你一刀兩斷!再,馬上刪除我給你的一切信息。

    劉地在看信息,趙承同也摸出了手機,希望能馬上接到邵夏的好消息。然而,希望變成現實的失望。他默默地接過劉地遞來的手機,想從劉地收到的信息中獲尋邵夏的消息。卻在此時他的手機來了短信。忙把劉地的手機放下,翻看自己收到的短消息。打開,卻是中獎假信息。

    他又一次失望,中獎十萬八千元調不了他的興致,只好重新摸起劉地的手機。看了一半,他的手機又來了短信提示音。這次他是失望,本打算繼續解讀劉地收到的信息。可他又不死心,還是打開了自己的手機,這次是邵夏發來的:請不要危及冬的安全,否則你也得不到好處。我母子很好,勿念。如果想見我母子,你可以藉口陪劉兄來看他外甥而來保健院。千萬不要再出差子,否則,我與春妹將被踢出燕氏。

    劉地接過趙承同的手機看完,兩人相對一笑。

    “劉兄,我恨不得一步到保健院。”趙承同說。

    “我也是,有自己的親骨肉啊。”劉地回答。

    “咱這會就去怎麼樣?”趙承同問。

    “好,說走就走。”劉地站起來。

    兩人走出出租房來到路邊,可巧一輛閃耀縣着“空車”紅字廣告的車駛來,二人招手上了車。司機問清了地址,拐彎行駛。

    “劉兄,對姐姐、外甥這麼關心啊,還連夜前去探視,拉着我個陪決的,今夜睡不醒了。”趙承同笑侃。

    “雖是外甥,怎奈是一母同胞姐姐的親骨肉。睡不醒,明天請假睡呀,又不少拿工資。”劉地知道趙承同在暗示藉口。

    不足二十分鐘,劉地付了款,出租車駛走,二人進了院子。趙承同短信問清了房間,急急尋找。

    房間裏,吳春與邵夏看着急急趕來的兩個男人,心裏熱乎乎的,這兩個男人有情有意,值得信賴。雖然劉地與趙承同先去看望了劉田田的孩子,她倆知道他倆在做樣子給別人看。

    只幾分鐘,劉地與趙承同分別到了自己的骨肉面前,他倆恨不得抱起來含在嘴裏,親情不是裝的。

    劉田田看在眼裏,知道外界的傳言不是空穴來風。從弟弟與吳春一見面的眼神裏就清晰可見,倒是沒注意趙承同與邵夏一見面時的目光溝通。不過,各人奔向自己骨肉的急切程度就證明了一切。

    劉地對姐姐此時產嬰喜怨參半。喜者,自己有藉口來看望兒子:怨者,不能與吳春和兒子太親近,還得把多數時間留給姐姐和外甥。

    什麼力量也不可能隔斷骨肉親情,劉田田當然明白。當弟弟迴轉身坐在她身邊時,她小聲說:“去安慰安慰吳行長,看看孩子,快回去休息吧,不要太出格,要知恩圖報,別把事情鬧大做絕,給自己留條後路。”

    劉地知道姐姐所指,也小聲說:“姐姐,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多保重,我做人自有分寸,姐姐你儘管放心就是了。”

    劉田田點點頭:“你過去吧,姐姐理解你。”

    吳春的牀在最南邊,劉地走過來拉上了白布簾。他想替嬰兒吃兩口奶水,但奶水還沒有下來。親是自然,但環境所迫,只親了一分多鐘便草草結束。就是不守着外人,剛生了孩子也不敢胡來。

    趙承同也藉口讓邵夏休息拉了與劉田田間隔的白布簾,做了與劉地同樣的工作。

    “回去吧,有事以後再說。臨時我還是經理,但被掠奪了任命上層領導的權力。目前我沒法提拔你,只好委屈你先幹着低層的活。等條件好了,咱再說,好嗎,承同?”邵夏也沒來奶水,被趙承同吸得有點心慌意亂,忙一邊輕輕擁着他的臉,一邊小聲說。

    “我明白,只盼你快出滿月,咱就會經常見面,就什麼都有了。只要每天在你身邊工作,哪怕是給你端屎倒尿,我也是心甘情願幸福的,這都是真話,絕不是杜撰。”趙承同似深情地說。

    “忍忍吧,一個月眨眼就過去了。你,不要去找其他女人啊,否則不理你了。”邵夏瞅他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