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整天愁眉不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整天愁眉不展字體大小: A+
     

    蔣麗又看了其他幾份,擡頭說道:“還不知真假,早公開了憫兒有點不合時宜吧?‘

    “你那親戚是不還沒來?以前那麼準,沒錯的。”燕凡微微露出一點笑容。自從金秋與董媽走後,這還是第一次。

    “明知故問,你的眼乾什麼去了,沒見過嗎?不過,還是把憫兒暫時不要寫上,以免發生意想不到的後果。”蔣麗說着拿過筆來要勾去。

    “慢。”燕凡搶過筆來:“就這樣了,我們去保健院吧。”

    蔣麗點點頭,接過燕凡遞來的那兩份授權書,才與他並肩到了車庫登上了剛停的車。

    “你個小屁娘子,車上有高跟鞋去見我也不換上,你就覺得你擁有了我,就不用給我好感了嗎?”燕凡不是責備。

    “接着走換什麼鞋?我開車,你少說話,別分散我的注意力。”蔣麗發動着車說:“以後我注意。”

    “我不強求,但我的女人不能在他人面前掉架子。對了,準備一下材料,後天我要去劇組,明天有工夫我與你去把證領了。”

    “秋姐才走,咱急着領證,好似有些操之過急吧?還是等些日子吧。再說,希望你再權衡一番,還有比我早、更有資格的二季妹。”蔣麗認真的。

    “爲了樹立你在燕家的地位才立馬領證,我怕遲了真的沒有機會了。你,也要做好受寡的思想準備。但,你可以嫁人,只求你讓咱的憫兒姓燕我亦心足了。”燕凡一本正經。

    蔣麗剛要啓步,聞言退了檔,抱着男人哭道:“你胡說,你放屁,你欠揍!你真有那一天,把憐兒、憫兒扔給我,讓我連死的權力都沒有,你說你有多麼自私!多麼狠!多麼壞!我恨你!一直恨你!”

    燕凡輕輕拍拍她的背:“小屁娘子口是心非,我知道你對我只有愛。如果你想收穫愛我的成果,必須再答應一遍我的條件。”

    “貞節與生命有衝突時,先顧後者,對嗎?”蔣麗昂起滿是淚花的臉。

    燕凡動情的看着她,點點頭。

    蔣麗搖搖頭:“你可以不愛我,讓我得不到愛的回報。但我答應你,在我與憐、憫兩兒的生命受到外來威脅時,我會顧及後者。”

    “把憐兒、憫兒交給你,我有點兒後悔。”燕凡還是繃緊了臉。

    “好了,不與你一般見識,用貞節換生命,還不行嗎?要不,你在車裏等等,我先找個野男人刺激刺激你纔好受?省得還得惦記着珍惜的貞節。”蔣麗要拉門下車,她以爲燕凡會一把拉住她。

    燕凡坐着穩如泰山沒有動,他知道她不會下去。

    蔣麗沒等來那隻手,不得不把偏了的身子自己正了過來,並閉了車門:“你爲什麼不拉住我?真樂意我去找野男人刺激你一下才甘心?”

    燕凡一把抱住她親了一下,往門外一指:“你看,你的野男人來找找刺激了!”

    順着燕凡的手指一看,燈光下站着一位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老人,拄着柺杖在燕墅門邊往裏張望。蔣麗悠力捶打着燕凡:“你讓我找這樣的嗎?你瞧不起他?也許理理髮,洗洗澡,換身衣服後比你還帥呢。”

    “走吧,去看看還得回來。明天陪陪你和孩子,後天就得去拍戲了。”燕凡鬆開蔣麗。等蔣麗開出大門口,燕凡一邊掏出一百元錢一邊說:“減減車速,我給你野男人百塊錢,讓他理髮洗澡陪你玩。”

    蔣麗停下車:“惹我生了氣,真給你戴綠帽子。”

    沒等燕凡打招呼,蓬頭老人竟沒拄柺杖快步向車走來。

    燕凡摁下車門玻璃,笑着將錢遞出來,並示意蔣麗加大油門。

    蓬頭老人接過錢,不但沒有道謝,反而用一個小紙團向施捨人的臉部襲擊,然後揚場而去。

    蹊蹺中燕凡認爲有文章,他拾起紙團展開,上面用清秀的筆體寫着:好人燕老闆,有人跟蹤,還兩班倒,往常是從晨六點到晚六點換班,從今天起,是兩個十二點換班。他倆鬼鬼祟祟,不象好人,望燕老闆小心爲好。現在左前方三十米左右的藍條上衣者便是,剛點上煙不久。此時,車已接近藍條衣。燕凡仔細觀察,是個生面孔。又往前行駛了有四十米,燕凡要蔣麗將車開回燕墅。返回的路上,燕凡又對藍衣人詳細觀察,在腦海裏留下了他清晰的印記。

    車在院內停下,蔣麗才問:“怎麼了?”

    燕凡將那片紙遞過來指了指。

    蔣麗看完,說道:“不解決不行了,他們隨時都在威脅着你的安全。”

    燕凡似是而非地點了點頭:“我們再回去,還是在原點調頭再回來,看他有什麼反應。如果掏手機,必定是壞人。”

    蔣麗點頭調車,重新出了大門往左拐,又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往回返,路上看清了藍衣人手上確實拿着手機正撥號。

    車在大門處一停,蔣麗又在燕凡的指示下調頭左拐順原路駛去。在離藍衣人三百米拐彎處,找在天地超市一停車點停好,馬上換乘一輛出租車奔向市中心婦幼保健院。

    吳春和邵夏在一間房裏,同房還有一名也是產了男嬰兒的青年婦女——劉田田。燕凡、蔣麗走進來,劉田田尊敬的叫了一聲“總裁”。

    燕凡微笑着點點頭,關切地說:“也是個帶巴的吧?恭喜你了。好好休養。”他看了看嬰兒車裏劉田田的嬰兒,嬰兒正睡,小嘴正在做吸吮動作。

    蔣麗坐在二季妹牀間空隙的方凳上,關切的兩邊問候着。

    燕凡首先關心的是兩個無辜的新生嬰兒。他眼裏看着,心裏蕩起層層波瀾:你倆是你親生父親窺視燕家的資本,但願你倆的本質不要遺傳你父輩的基因。

    吳春和邵夏敷衍着蔣麗,注意力卻放在燕凡對新生兒的關注上。雖然燕凡儘量放平心態呈現自然,但自然裏摻有讓人不自然和常人難以接受的成分,未免表示出一些不自然的蛛絲馬跡。二季妹心裏也好似倒了五味雜瓶。

    燕凡的目光也時兒掃過二季妹,互相的尷尬讓他無語。住了一大會,燕凡才囑服二季妹注意母子健康,並示意蔣麗把授權書送給二人。

    兩季妹接過授權書,雖然暫時還各就其位,但權力明顯被削減了,還暗示蔣麗隨時可以任免她倆的職務。誰讓自己走向這一步呢?或許,除了慈悲心腸的燕凡,如果換做他人,早就被掃地除門了。捫心自問,燕凡已經做到仁至義盡了。兩季妹同時流出了淚水。自愧之淚?感激之淚?她二人自己也說不清楚。

    還有一人在心裏流淚,她是劉田田。人家老闆對她姐弟再三容忍,再三給機會,但自己的弟弟卻三番五次不思悔改,還利用人家女人身子留了後,確實又可氣又可恨。這事幾乎所有的安津人都知道,只瞞了老闆一個人。可老闆真的不知道嗎?看他關注兩個嬰兒的表情,好象還矇在鼓裏。老闆啊,多麼聰明的一個人吶!

    守着劉田田,燕凡不便明說,只得有點暗示的說道:“蔣麗給你倆找了頂級育嬰師,出了滿月便可以放心工作。把事情安排好,可以晚到早退。如果有需要,讓代理多代理些日子也無妨。本打算讓你倆多休息幾個月,又怕你倆不放心,還要顧及到你思念所謂同事的慾望。但,我恣態已經夠高,你倆間接地勸勸那兩個不懂事的,殺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守着外人,有話又不能不說,吳春也含糊其辭的說:“或許人生都有錯,但不能因爲望風捕影的事將人家一棍子打死呀。”

    蔣麗實在看不下去了,打斷了吳春的話:“春姐,車禍的陰影還籠罩着,我倆來的路上還有人監視着,這都是事實,不是望風捕影。所以,我們丟了車,改乘了出租。”

    燕凡沉默了一會,說道:“給預了你倆天下最大的自由度,你們卻左顧右盼。也好,既然不願戳穿底線,那就這樣吧。你倆好生休養,有什麼需要,包括田田,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或者蔣麗。明天還有不少工作,有空再來看你們,我回去了。”

    三個女人同時欠了欠身子,履行着最起碼的禮貌。

    燕凡與蔣麗乘出租車,又換乘了停在超市停車場的寶馬回到燕墅。在蔣麗寬大的單間裏,燕凡默默不語的坐在牀上。

    蔣麗進房便換上了高跟鞋,這時她知道燕凡的情緒還很低落。言語已沒法安慰,便走過來親暱地抱着他,並擡腿壓住了他在牀上的大腿。她,此時也只有這麼做。

    這時,燕凡才發現她換穿了高跟鞋,便一邊摟她,一邊說:“要睡了,換什麼鞋。”

    “不都是爲了你嘛。明明在做最快樂的事,你卻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事,更不用說興奮了。整天愁眉不展,使我也情緒低落,幹工作也提不起精神,甚至覺得人生太無聊了。烏雲遮日只不過是暫時的,它的能量充其量無非是一場暴風驟雨,但很快會雨過天晴,還會出現彩虹。”蔣麗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