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等冬貶我得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等冬貶我得了字體大小: A+
     

    “如果說他想借胎兒的身份瓜分咱燕家財產,就不會大肆宣揚胎兒是他的骨血。只有證實胎兒是你的,他纔有可能參預燕家的財產紛爭。都知道了胎兒是他的,他還有什麼藉口?再說,當時爲了達到降息漲率和你安全的目的,僅僅那麼一下午,雖然是受孕期,但還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多,誰敢保證是誰的?”吳春的話有一定道理。

    燕凡點點頭:“他倆當初地大肆宣揚,是爲了徹底控制你倆。目前看,目標達到了,你倆乖乖的成了他們地下女人,隨叫隨到,這麼大月份了還與他們卑鄙下賤,我都捨不得。既然控制了你倆,下一步他會疏通關節,搞兩份假的親子簽定,硬說是我的骨血,這不就有了資格了嗎?上次的車禍,雖然主要目標是我,但秋在車上他們已看到,正好來了個一箭雙鵰,那樣就剩下了你倆的胎兒,各百分之五十,正是他們所希望的。好了,我已解釋清楚。你倆沒有吃飯,爲了胎兒,我現在去給弄點飯。你倆再好好思索一下,飯後咱再繼續溝通。”

    “不餓,別跑腿了。”吳春、邵夏幾乎異口同聲。

    “我的女人,起碼還在還是,我不能看着你們餓肚子,而且還有身孕。”燕凡說着,起身下樓,要到沈記小酒館買些飯菜。

    要非他人,酒館已經停止了營業。快九點了,服務員又炒了兩個菜,拾上了四個饅頭,打包遞給燕凡,並說是免費的。

    燕凡留下了五十元錢,提起方便袋往回走。來時,他發現一個背對他的身影比較熟悉。他重新轉進小酒館隔窗張望,那人一直不轉身,而且轉到了道那邊,又見那人與另一健壯的陌生男人也是背對他交頭結耳,不免心中產生警惕。出了小酒館,燕凡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唐傑與江漢蒙了臉也做好了準備,當燕凡橫穿大道以後,各持短刀迅速奔燕凡胸部和後背刺去。

    燕凡閃身往右後一縱,順勢一腳踹向江漢。

    襲擊燕凡時,唐傑閃身在前,江漢在後形成夾擊。燕凡閃身,唐傑與江漢的短刀刺向對方。要不燕凡一腳,兩人就死於非命了。這時江漢一個前臥,兩人倖免於難。

    燕凡沒等江漢爬起來,從後面又狠狠踹了一腳。這一腳踢在要害小腹上,痛疼讓江漢滿地翻滾。

    唐傑本想逃走,又不能捨棄了同夥,只得手持短刀比劃着,預防燕凡對他攻擊。

    打倒了江漢,也不能讓唐傑逍遙法外。一塊來的,哪能偏向?他向唐傑步步逼來。

    唐傑比劃着步步後退,他恨江漢爲什麼還不爬起來。

    燕凡照唐傑臉上輪去裝食物的方便袋。

    唐傑迅速做出反應,馬上將頭一偏躲開。

    這是給我女人買的,能捨得讓給你嗎?燕凡狠狠的一腳踹着了唐傑的小肚子。

    江漢是前趴,唐傑不願學樣,便來了個後仰。因燕凡只離他一米多,更不敢學江漢在地上打滾,只得馬上爬起來掉頭便跑。

    燕凡謹遵古訓沒有追窮寇。他回過頭來,江漢已經無影無蹤。他搖了搖頭,走進燕墅。

    吳春在婚房裏已擺好桌子,邵夏在門口攔住燕凡:“在咱這間吃吧,還寬闊,把董事長蔣妹妹也喊來一起用吧。”

    “你倆能接受她嗎?”一邊往裏走,燕凡一邊說。

    “現在,不是她能不能被接受的問題,而是你倆還容不容下我與春妹。”邵夏把燕凡買飯當做了他的最後關心和殷勤。

    “夏啊,你說反了。不是我倆容不容你與春,而是你倆還願不願意留在燕家。我感謝你倆都把寶貴的東西獻給了我。所以,我尊重你倆的最終選擇。”燕凡走進熟悉的房間。

    吳春接過飯菜,倒進盤裏,在小圓桌上擺好。

    邵夏拿來暖水瓶及杯子、筷子擺在四個方向。

    燕凡電話通知蔣麗,要她馬上過來。並且往裏擁了擁筷子:“我和她都吃過了,這是四個人的飯不假,是兩對母子。”

    “你把董事長叫來,是你向俺示威還是讓她來羞辱我倆?”吳春拾起筷子,摸起饅頭。

    “不是冬的意思,是我讓冬叫她來的。秋姐走了,董媽也扔了擔子。讓蔣董事長過來透個底,咱倆既然在一定程度上背叛了冬,看看蔣妹撤了咱以後,還分不分配個小差事咱姐妹幹。”原來,邵夏在擔心自己的職務。

    “何必敲山震虎,直接問我好了。你倆,現在名意上還是我的女人,即便有一天選擇離開我,只要保證目前企業的發展態勢,是不會給你倆調定工作的。已經相處了這麼多個日日夜夜,還不知我的爲人處事,還不被你倆所瞭解,這是我的悲哀和做人的失敗。”燕凡現出一絲苦笑。

    這時蔣麗走過來:“老闆說兩位姐姐叫我過來,有什麼吩咐嗎?”

    “吩咐不敢,只是打聽一下,現在我與春妹的工作是否稱職而已。”邵夏並未有了冬的答覆而放心。

    “兩位姐姐近期是養胎和準備生產,只要兩位滿意自然稱職。前期各自的工作也很出色,問這幹啥?”蔣麗不解的左右相顧。

    “我與夏姐自知有愧於冬,真覺得沒臉再在燕氏工作。”吳春插言。

    “這不很好嗎?是雙贏啊。兩位姐姐多心了” 蔣麗安慰說。

    “你兩位真不如一個十幾歲的丫頭片子,丟人!”燕凡似乎有點責備。

    “當然了,我真的自愧不如。”吳春心裏補一句:她是個小狐狸精,誰能比得了?你被她迷暈了!

    “蔣董事長確實有才份,佩服,佩服。有智不在年高,無智瞎活七老八十,真不錯。”邵夏並未因爲蔣麗直接威脅到她的位置而感到應有的氣憤,她知道不配。

    “他們抓緊了對付我的行動,看在我們曾經恩愛過的份上,夏和春請注意不要隨便透露我的行蹤。”燕凡表情有點嚴肅。

    “冬的意思是我與夏姐要出賣你啊?再說,車禍或許是個陰謀,說不定是秋姐和董媽與人家有個人恩怨,是專尋她二人下手的,這不能證明是專衝你啊。你不在車裏,人家看不到嗎?”吳春表示不服。

    “可我剛纔出去買飯,有兩個人前後用短刀襲擊我,路燈下是能夠看清我吧?那可是針對我,這沒錯吧?”燕凡本不想說,可不說人家不信。

    “好危險啊!春姐行動不便,憐兒有育嬰師護理,你不要單獨出去,再出去叫上我。”蔣麗真的開始擔心了。

    “叫上你?”燕凡一笑:“你保護我?算了吧,你會給我增添不必要的麻煩,顧好你自己就不錯了。”

    “你不相信我?等春姐產後恢復了,我與春姐比試給你看。”蔣麗不服的努努嘴。

    “吹什麼牛?在店裏差點被那個癟三給賺了便宜!要不我,你哭去吧。”燕凡言罷轉面二季妹:“你倆不要被甜言蜜語所迷惑。當然,我的恣態是一貫的。如果,如果你倆現在感到與我在一起後悔了,我給你們充分的自由空間。但,如果你倆真的選擇了殺人犯,最終還是獨守空房。我還是再次提醒二位:可以不顧及我的安危,但要爲自己和胎兒的將來着想。好了,我的規勸到此結束,以後我不再會勸阻,願我的春、夏好自爲之吧。”燕凡看看已沒有迴旋的餘地,只好失望地站起來準備離開。

    “冬,別走。”二季妹異口同聲。

    “那好,有話說罷。”燕凡還沒有看到迴歸的希望。

    “難道冬真的要摒棄你的春、夏嗎?”邵夏悲切切的問。

    燕凡沒有吭聲,面向吳春望着。

    “也是我要問的。”吳春的表情更復雜一些。

    “我還沒老,卻老闡明不了一句話。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倆,是不是還真心願意留在我身邊。留與不留,一切取決於你倆。願意答覆,我聽。不願答覆,我不再追問。不過,應該改變一下目前的處境,不能老是本末倒置,於你我都不利。”燕凡言罷離開了婚房。

    蔣麗沒有走,怏怏不樂地說:“兩位姐姐,還是留在他身邊吧,讓咱共同扶佐燕氏。”

    “謝謝你,董事長小妹妹。象我這髒身子還有臉繼續留在他身邊嗎?已經這樣了,不再賺個離開冬的惡名,等冬貶我得了。”吳春雖然對蔣麗沒有好感,卻還是說了實言。

    “春妹說的是,也就只好破罐子破摔了,否則如之奈何?”邵夏言罷,又對蔣麗說:“珍惜冬給你的機會吧,千萬不要步我倆的後塵,悔之晚矣。”

    蔣麗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尷尬了一會說道:“還是向他低一會頭,他還在心裏深愛着你倆,會重新接納的,只要拒絕了外界的干擾。”

    “有把柄在人家手裏攥着啊,我倆也不願過這逆來順受的遭罪日子。有什麼法子啊。”邵夏嘆了一口氣。

    “可以告訴他,擺平這點事,在他手裏是小菜一碟不是?”蔣麗又提議。

    “可這,不青不紅,也是沒法擺平的呀。”吳春指指二人的肚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