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望各公司備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望各公司備案字體大小: A+
     

    “好,劉兄提供時間、地址,此事包在兄弟我身上。你,說吧。”江漢信心十足。

    “這次一定要成功,不能再給板兒喘息的機會。否則,我們會處在不利的位置。上次已經打草驚蛇。”劉地說。

    “可上次不能怨我。只要你信息正確,保證萬無一失。”江漢信誓旦旦。

    “是,上次不怨你,怨只怨板兒命硬。從現在起,你做好準備,要面對面的清除他。只要情報到位,我立即通知你。”劉地一頓又說:“你先原地待命,上次的案子查得正急,所以你暫時不要來此,等我通知就是了。”

    “好吧,劉兄,就這麼辦。”江漢掛機。

    “再找莊弟與唐弟來商量一下吧。”趙承同提議。見劉地點頭,他馬上電話通知。

    此時,莊滿與唐傑正在一家小酒館裏。劉地與趙承同應邀騎電動車前往聚集。

    處理完兩個女人後事的第二天,萎靡不振的燕凡又分別到了金秋的單間與石淑秀的臥室。一切擺放是那麼整齊有序,好似主人尚在有規律的生活着。然而,已經物是人非了。無聲之淚盡情流落,他回了自己的單臥,這時電話響了,是蔣麗打來的。自從處理完兩位逝人的後事,蔣麗一直在醫院陪伴憐兒,一個電話也沒打來,他迅速接聽。

    “還在痛苦中徘徊嗎?”沒有稱呼,蔣麗問。

    “我能怎麼樣?憐兒如何了?”燕凡的重心轉向了嬰兒。

    “他很好,已經可以喝奶粉了,醫生囑託不能一次喝太多,憐兒沒飽呢,吃奶的樣子可愛極了。”蔣麗儘量將對方向平穩心態的方向引導。

    “你喜歡憐兒嗎?”燕凡問。

    “當然,憐兒歸我了,我會請最好的育嬰師月嫂。你,只有親近的權力,憐兒的撫養權是我的。”蔣麗不容人計較的口氣。

    “你不用爭,憐兒的外祖母也是指名你爲憐兒的媽。但,你還要分心繁重的工作,我怕你身體吃不消呀。”燕凡在試探,看她應承任董事長的可能有幾成。

    “難不倒我的。你的工作安排我會分秒不誤。撫養憐兒是分心,把對你的感情轉嫁給憐兒,也是對你的一種解脫啊。”蔣麗真心初顯。

    “秋兒和秀兒已棄我而去,你也要冷落我啊?”燕凡聲音不滿。

    “不是還有春、夏兩位姐姐嗎?秋、秀兩位姐姐走後的空缺理應由春、夏兩位姐姐承擔的。”蔣麗並沒搶寵之意。

    “可那二季妹懷着他人的血脈,她能承擔什麼?現在,我的女人,名正言順的只有你。”燕凡的聲音有點激動。

    “可我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啊。做你的地下女人,我已經心滿意足了,沒有其他奢望的。”蔣麗也非常激動,聽得出來。

    “噢,差點忘了,還有一件大事,想徵求你的意見。”燕凡聲音轉爲正常,類似於開始了工作。

    “我想,你的大事不會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即便是,爲你,我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你說吧。”蔣麗的內心表白。

    “你說的是真心話嗎?”燕凡微微有些興奮。

    “說。”蔣麗恢復了以前的作風。

    “好吧。其實從昨天起,你己經不僅僅是燕氏集團的總經理,而且又肩負了董事長一職,不過晚通知了一天。”燕凡說。

    “不行。我任總經理已是勉爲其難,又加上撫養憐兒,哪有能力和時間任董事長啊。不行,不行。”蔣麗連聲拒絕。

    “就這麼定了,不得再推辭,我生氣了。”燕凡開始強權:“抓緊找月嫂,還有重要工作要做,目前我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說不定,你也會面臨着與我一樣的艱難處境,所以要處處小心,更要注意咱憐兒的安全,大意不的,我感到了莫大的生存壓力。”

    “你的認知與我不謀而合。這次,如果我沒看錯,秀姐和金姐是替你而死。由於我在燕氏一直在低層勞作,所以不知道你爲什麼會成爲他們的謀害對象,或許你會知覺,可以告訴我嗎?”蔣麗問。

    “以前,內部爲爭權奪利。現在,不敢說內部已經平穩,但起碼還不會心黑手辣到這個地步。最大可能,前期改革時被撤的那幾個跳樑小醜在興風作浪,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我懷疑,在我最親近的人裏,間接促成了他們報復的信心。好了,我親自查辦此事,你安心工作的同時,切實注意好自己的安全。”燕凡又囑咐一遍。

    “好吧,我記住了,相信你的判斷力是無人能及的。”蔣麗答應。

    “對了,馬上找好月嫂,爲安全起見,出院你直接拉育嬰師月嫂來燕墅,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燕凡言罷掛機,否則小屁孩會找藉口不住燕墅。果然,還沒扔掉手機鈴聲響了,是蔣麗打來的。

    “我暫時不打算住燕墅。一,有點不尊敬兩位逝姐的嫌疑;二,你那兩個最親近的人會有一種被欺凌感,同時爲了我與憐兒的安全。”蔣麗竟找了三個藉口。

    燕凡聽罷掛機。他知道不言勝多言,她會乖乖來燕墅住。

    吃了晚飯,王軍又沿襲了往日的“良好”習慣,在妻子的遣責聲中點上了一支香菸:“就這習慣了,難改啊。”

    “說實話,這次懲治那兩個渣男是不是你做的?”燕紅不再追究吸菸。

    “是我如何,不是我又如何?”王軍吐一口煙霧。

    “到底是不是你?”燕紅聲音加大。

    “那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太肆無忌憚了。把春、夏兩人搞大了肚子,還恬不知恥的到處宣揚,不知冬弟怎麼能熟視無睹,任兩個渣男給城功製作和順利戴上綠帽子。他慈悲過度,變成了軟弱無能。”王軍忿然不平。

    “你知道這次你導致的後果嗎?”燕紅有些生氣。

    “難不成兩位老總的遇難與其有因果關係?”王軍問。

    “絕對不錯!金總和董媽一定是這兩個渣男所爲,非他而誰!”燕紅說:“所幸冬弟躲過一劫。我問過冬弟,他送兩位老總上車,車開走了,他在車棚裏接了一個電話,渣男的眼線以爲是冬弟駕車。”

    “這麼說,說句不好聽的,是金總和董媽做了替死鬼。”王軍長嘆一聲。

    “只是冬弟福大命大幸免於難而已。渣男們把兩位老總當成了陪葬品。那次懲治這兩個渣男爲什麼不徹底讓其從地球上消失!”燕紅有些不甘心。

    “這兩個渣男的存在,就是對燕家的最大威脅。不如瞞着冬弟,我聯繫一下孔弟和侯弟,一舉消滅他!”王軍商量道:“你看如何?”

    “你聯繫一下他倆,看有什麼說法。”燕紅迴應。

    王軍接通了二妹夫孔偉的電話,孔偉堅決支持大姐夫的意見。王軍又接通了三妹夫侯波的電話,侯波與孔偉的意見一致,並約好明天中午在二店,連襟三個見面,好好計劃一番。

    蔣麗正如燕凡所料,與憐兒連同育嬰師月嫂一同回了燕墅。燕文正兩口子圍着憐兒轉來轉去,失去兒媳與董媽的悲痛被孫兒甜甜的笑容沖淡了一些。

    邵夏與吳春見了憐兒,聯想到金秋,不禁又流出了思念的淚水。如其說對憐兒有一種喜愛,倒不如說憐憫的成分多一些。又想到腹中胎兒的出處,心中未免不五味雜陳。

    燕凡雖還在悲傷中迴旋,但他不得不狠心走出悲傷,將重點移向工作。在他單間裏,他口述,由蔣麗在電腦裏打字:燕氏集團內部文件。保密程度,中。各天地公司,自今日起,一切燕氏事務全部由董事長兼總經理蔣麗負責。萬一法人兼總裁燕冬不能直接爲燕氏服務,蔣麗也無法履行職責時,各個天地公司將各自爲政,第一負責人將暫時主政企業。

    如第一負責人也無法正式工作,第二負責人遞補,直至法人迴歸或者憐兒年過十六週歲,由蔣麗及天地各公司鼎力相助完成整合。憐兒因故不能履行整合任務或有其他突發事故,由蔣麗出面與三個姐姐及姐夫協商處理。法人燕凡隨時有分經和整合的權力,此文件下發至各公司的一二把手,從接到文件時起便準備生效,由家族企業專職律師譚眚律師公正,望各公司備案。

    蔣麗打完,擡頭看了一眼燕凡,悶悶不樂地說:“怎麼象交待後事似的?你有什麼想法?”

    “只有全面想到,纔是對工作的認真負責。有些事情會突然發生,讓你措手不及,好比秋兒與秀兒。有備無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燕凡沒從正面回答。

    蔣麗不願在他心情已顧及了工作而去提邵夏與吳春的孕事,但劉地與趙承同幾乎已跳到前臺,不能不引起注意:“這次事故,我考慮與那兩個渣男有關。在他剛剛被人教訓過不久就出現這次車禍,不會沒有因果關係。”

    “不能否定你的懷疑。但我詢間過,除非這二人是幕後,出車禍時他倆都在班上。”燕凡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