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雙手攙起燕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雙手攙起燕凡字體大小: A+
     

    處理了董媽與金秋的後事,一家人團聚在燕墅的大客廳裏,包括金秋的母親、兩眼有些浮腫的金喬喬在內。

    等人們陸續坐下,燕凡在岳母面前雙膝跪下:“媽,我沒保護好我的妻子,給您造成了不可饒恕的傷害,請媽責罰。”

    金喬喬離座,雙手攙起燕凡:“這不怪你,要怪就怪她沒這福份。好了,既然她不顧我與她的母女之情和你與她的夫妻之愛,我們也不要有過多的想法。有她,你是我的閨女女婿;沒她,你是我的兒子。”

    燕凡點點頭,把岳母扶坐在應屬於她的座位上:“屬於您的股份,她不能再替您代管。您可以考慮抽回或繼續留在燕氏參股。”

    “冬兒,人走茶涼啊。”金喬喬在痛苦中顯示出幾分不高興。

    “媽,即便我想冷落您,可將來您的外孫也不會同意啊。”燕凡輕聲說。

    “什麼年代了,還外孫!我認準是我的孫兒。”金喬喬又加了幾分不滿。

    “冬兒不會說話。”徐英蘭說:“對對,是咱共同的孫兒。”

    “院方不說孫兒今天回家嗎?”金喬喬終於丟棄了不滿。

    “爲了保險起見,冬兒讓院方再護理一個星期。有我義女蔣麗在那裏監視,親家母放心就是。”燕文正急忙解答。

    “對了,給孫兒起名了嗎?”金喬喬問。

    “媽,等您給起呢,或許您已經想好了。”燕凡謙尊地看向岳母。

    金喬喬看向燕文正兩口子,見點頭後說道:“孫兒命苦,生不見母,實屬可憐,就取名憐兒吧,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燕凡面向二老,見二老點頭,說道:“就照媽的意思吧。”

    金喬喬又說道:“剛纔冬兒不是問我股份的問題嗎?我把股份全留給憐兒。再,我建議給憐兒指名一個媽,不知親家和冬兒是否答應。”

    “媽,您說罷,一切照您的吩咐辦。再,我代表憐兒,對於您贈預股份和找媽表示衷心感謝。”燕凡對岳母的安排早已料到。

    “謝什麼!憐兒是我的孫兒,我自然會親會痛。夏兒與春兒最有資格成爲憐兒之媽,本來就是。但兩位都已到臨盆之日。爲不致使兩位把愛分散,還是不要勉於其難。對於這次遇難,秋兒好似有預感。他不久前跟我通話時說,將來我孫兒大概與一位名叫蔣麗的有緣份。想來,她有意讓蔣麗撫養。當時,我還沒考慮到有此橫難,我可憐的秋兒。”金喬喬又哭了起來。

    大客廳裏,又陷入了悲痛的氛圍。

    悲痛是主題,但不能繼續,還是悲痛引導者金喬喬擦了擦淚水,面向燕文正兩口子:“我看蔣麗這孩子懂事解理,親家看如何?”

    “我這義女是善解人意,但她還是個少女,是不是合適,還是由咱的冬兒決定吧。”燕文正說完瞟了一眼徐英蘭,又送給了金喬喬求詢的目光。

    金喬喬引導人們把目光投到燕凡臉上。

    燕凡點點頭,說道:“就這麼決定了。另外,董媽走了,扔下了董事長的擔子。今天董事們都在,我決定我岳母給預憐兒的股份由蔣麗代管,並出任下一屆的新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董事們誰有不同意見提出來,否則,蔣麗將在明天就任。”

    寂靜了一會,大家沒一人吱聲。

    “好,就此通過。”燕凡從二姐夫手裏抽過一支孔偉已吸掉了四分之一的香菸吸了一口,賺了一陣咳嗽後又沉重的說:“我,做爲燕氏的法人,在爸、媽在場的情況下告誡各位,我燕凡到目前命不該絕。但不一定哪一天,說不定會命喪小人之手。我最親近的人裏,應該不願看到我命喪黃泉,卻間接成就了小人的陰謀詭計。

    或許,你現在受到阿諛奉承,甚至捧在他們手心裏。但我奉勸你,小人只是利用你。當他的希望成爲現實,你會被無情拋棄。萬一有那麼一天,我不在了,燕氏的各個天地公司,一定要各自爲政,獨立覈算,不受任何人的控制。等我的憐兒成人,再在蔣麗爲主,在座的各位爲輔的幫襯下整合燕氏。

    在這期間,各公司的一把手會不會暫爲法人,我會修訂文件,由蔣董事長下發各個天地公司。當然,我是法人,我隨時都可以把燕氏分開與合併。請大家放心,燕氏,永遠會立於不敗之地!”

    “冬兒,是不你發現了什麼?內部的人你有權處理。對於那些外部的小人,明的和暗的不都在你的股掌之間嗎?何必受制於人?”燕文正首先提出不同意見。

    “是啊,冬兒。既然已經預見,何不快刀斬亂麻,還去留患潤亂!”徐英蘭更是着急:“先處理內部的人,現在開始。”

    “爸、媽,我寧願天下人負我,我也決不會負天下人。我想,我做人的宗旨永遠不會改變。我不信迷信,但我相信命運。邪不壓正,最終正義會戰勝邪惡。好了,在這方面就不要討論了。”

    爲了不暴露,劉地給了江漢兩萬元,讓他暫回了東北,計劃躲一個月。並囑咐風頭過去立即回來,以圖後計。同時,劉地與趙承同做了兩手準備。一是經過二季妹探聽自己是否暴露,以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二是繼續摸清板兒的生活習性,從中找出一擊勝之的機會。這天中午下班回來,二人又密謀了一會,劉地爲自己的處境給吳春發了一條短信:春,說話方便嗎?

    方便,我在自己單間裏。那頭回復。

    劉地立即又發:兩天不見,還好吧?心中好似過了很久很久,相信你會理解。我不放心的是,燕老闆會不會因爲你的身孕而難爲你?同樣,燕老闆會不會同樣因爲你倆的身孕而仇視我倆?如果是,請春實言,我倆會躲遠遠的,找個深山老林,一邊思念着你,一邊度過我倆的殘生。只望春照顧好自己和孩子,我心足矣。

    很快,那頭回了短信:這次車禍,你是不是導演?

    劉地冷笑一聲,馬上回復:天打五雷轟。

    那頭又很快回復:誓別這麼毒,我相信還不行嘛。

    劉地又冷笑一聲,天打五雷轟誰?我沒言明,很快是板兒的!他又飛快回了一封短信:燕老闆沒有懲罰你倆與胎兒還有我倆,可見他對我倆的寬宏大量。報恩還來不及呢,怎能去謀害他的女人?再說,他女人多了忙不過來,不正爲我們四人提供了機會?你放心,我倆只有保衛燕老闆的份兒,絕無二意,只要我的春心裏還有我這個劉哥。發出短信後,劉地面向合夥人:“沒試探一下你的她嗎?”

    “咱兩對一個類型,有你不就結了?”趙承同呲牙一笑。

    “爲了安全起見,溝通溝通吧。”劉地說。

    趙承同立馬發出短信:夏,多日不見,你還好吧?

    那端立即回覆:哪裏多日?兩天前不是還被你侵犯過嗎?非常時期,聯繫不要這麼頻繁,已經這麼個關係了。最多,還有一個半月,那時我會上班,你的野心便得逞了。對了,這次事故我希望你最好不要牽聯在內,他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並含沙射影的指責了他最親的人間接促成了這次車禍。相信他的智慧不是望風捕影。現在,我與春妹處境微妙,你們要有收斂。否則,你我的將來可想而知,你還是好自爲之吧。

    趙承同、劉地共同觀看了短信,互視了一陣子。

    “春沒有說這麼詳細,可能是各人的理解程度不同。看來,板兒驚覺了。所以,我們要加緊步伐,不要等他反撲。”劉地揮拳擊在茶几上。

    “你說,怎樣處置。”趙承同問。

    “馬上聯繫江漢,讓他們迅速返回。車災不行,讓他五人真槍實刀的幹掉他,以除後患。”劉地點燃一支香菸。

    “是不咱有點不近人情了?他的女人咱侵犯,而且搞大了肚子,他都知道。不但沒懲制咱,而且還默許了咱與他兩個女人的關係。如果大開殺界,可能於情與理都講不過去,有點不人道的滋味。”趙承同動了憐憫之心。

    “婦人之仁!他女人多了顧不過來,咱幫他,他還沒道謝呢。再說,無毒不丈夫,要成全一番大事業,就不能有婦人之仁,此乃幹大事者的最忌。”劉地不以爲然。

    “公安局正在破案,這時候讓他們回來,也有所不妥,咱不能引火燒身。”趙承同非常小心。

    “也是,先做好策劃,回來住在安殿,不到一小時車程,召之即來,我打電話聯繫一下,讓其做好充分準備,這次一定要結束了板兒。”劉地掏出手機,摁了江漢的號碼。

    “劉兄,怎麼樣啊?”那端江漢問。

    “你的任務完成的很好,但情報不準,只除掉了板兒的兩個女人,板兒卻逍遙法外。”劉地回答。

    “那劉兄又有什麼任務派我?”江漢問。

    “這次,你率五個兄弟,面對面的幹掉他,以免再生是非。”劉地口氣堅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