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孩子是無辜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孩子是無辜的字體大小: A+
     

    心裏有鬼的兩季妹竟沒聽出蔣麗的話中話和看出焦急表情,同時抽回手,向蔣麗再次表示謝意後跟在趙承同身後往裏走。

    這時劉地己定好房間,示意到110房間就座。

    蔣麗急得要哭,做最後挽留:“兩位姐姐,108不僅是酒局,更是人生啊。”

    “蔣總,明天我倆專門請你,今天確實不便。”吳春回頭擺擺手,她是四人中最後一位進入110的,並閉了門。

    蔣麗勞而無功,默默走回108說道:“二位姐姐去了110。”

    “請不動吧?上菜,我們吃喝,二季妹無藥可醫了,放人家一條生路吧。我去通知他們馬上上菜,下午我還有戲。”燕凡邊說邊欲站起。

    石淑秀摁下燕凡:“我去吧,你休息休息,不是下午還有戲嗎?”說着,石淑秀敞門出去。

    金秋慢慢站起:“我去趟洗手間。”

    燕凡看着兩個背影離去:“一個去了110房間送信,一個去了洗手間發短信,責任心夠強的。”燕凡轉面蔣麗:“我的小屁老婆也差點急得哭出來吧?”

    蔣麗站起來,被燕凡一把拉住,只好坐下。不知她是否出於真心,說道:“我纔不會哭呢,少一位姐姐,我會多一份溫暖呢。”

    “剛纔你要去驗證一下董事長是否去了110嗎?省下腿吧,沒錯。你一定也暗示過二季妹吧?她還沒有矇混過關的理由,所以她倆的首要任務是找藉口,好替自己和兩個渣男開脫。你等着,她倆馬上會過來請罪。”燕凡很平靜的說,好似二季妹不是他的女人。

    “再給兩個姐姐一次機會可以嗎?”蔣麗誠懇的面容。

    “不是我給她機會,是她給不給我機會。如果她實事求是,等於給了我機會。我,也捨不得放棄她倆啊。”燕凡嘆了一口氣。

    “我也去趟洗手間。”蔣麗說着起身離去。

    望着蔣麗離去的背影,他知道她是去送信。心裏,燕凡也確實捨不得把貞操獻給自己的兩季妹,你就替我挽留吧。

    門開,兩季妹走進來,雙雙跪下,淚臉婆娑的樣子。她倆正與兩齷齪男商談對策,石淑秀破門而入,要她倆火速去108。二人還沒等猶豫便同時收到短信:速來108!很熟悉是金秋的號碼,這說明燕冬一定在那裏。二人對視又互相點頭,便離座走向108房間。遇見金秋從洗手間出來,見她豎起拇指,指向108,二人點了點頭,卻見108房間開了門。蔣麗快步走過來低聲說道:兩位姐姐剛纔腦子進水了。他都知道了,實事求是是最後的機會。二季妹心領神會,燕凡在她倆心目中臨時處於無人可逾越的地位,與劉地、趙承同也僅僅緣於生理需求而逢場作戲而已。

    燕凡快步下座,一手拉一位輕輕拉起,並領到桌邊讓其坐在左右。並示意二人不必開口,並一人給倒上了一杯白開水。

    蔣麗拉住了要進房的金秋:“大姐,咱在外面一等,待會再進去,別破壞了他們修補關係的氣氛。”

    金秋點點頭,她知道燕凡爲什麼喜歡這個小屁孩並升她的職了。年齡這麼小,竟這麼善解人意,比大她近十歲的自己都要心細的多。

    石淑秀要菜回來,也被蔣麗攔住。

    菜送來了,蔣麗敲了敲門,又回頭示意送菜的服務員暫時稍等。

    “敲什麼門,進來吧。”燕凡在裏邊提了提嗓門說。

    蔣麗擁開門,見二季妹分別坐在燕凡左右,知其烏雲已經飄走,暴風驟雨暫時避免了。她讓進送菜的服務員,然後跟在金秋和石淑秀身後走進去。

    石淑秀坐在吳春左邊,金秋坐在邵夏右邊,蔣麗跟燕凡坐了個對面。

    菜已上齊,蔣麗與石淑秀二人共用一罐啤酒,金秋、邵夏、吳春還是白開水,燕凡卻砸開了一瓶五糧液。衆女人自他結婚後第一次見自己的男人喝度數這麼高的白酒。也知道平靜面容下他那顆倍受煎熬的心。

    燕紅也不知道嫁給了誰?張保安?郭延漢?兩個男人正在赤肉博,噢,是誰贏了她就跟誰走。她擔心張三個矮歲大不是郭延漢的對手,卻見郭延漢節節敗退,眼看就要招架不住,忽然見同樣赤身無衣的吳春、邵夏冒出來。

    吳春扯了張三,邵夏拉了郭延漢,竟毫無忌諱的抱成塊。兩個弟媳婦不都大着肚子嗎?怎麼變得這麼苗條了?何時生產了?是侄子還是侄女?燕紅正然想着,見那兩男兩女停止了親熱,各持一把砍刀向她跑來,還邊跑邊遣責她寡廉鮮恥的不懂禮貌,觀看人家男女親熱。

    燕紅打算拔腿逃走,誰知腿腳似灌了鉛,任憑你用多少力氣竟挪不了分毫。這時吳春與邵夏的砍刀已奔她剁來。燕紅一驚,從夢中驚醒。她猛得坐起,賺了個心驚肉跳。看一眼鐘錶,纔剛剛十二點。

    午飯吃的早點,這剛睡下就被驚醒了。近日被謠言迷惑着,她擔心三季妹懷得不是燕家血脈。估計燕凡還不會午休,難道這些謠言他不知道?萬一他不知道,我打電話問他豈不給他無形中增加了生存壓力和思想負擔?無論如何,從側面問問吧,她撥通了燕凡的手機。

    “大姐,還沒午休啊。”從聲音裏,好似聽不出燕凡已有幾分醉意。

    “午睡被惡夢驚醒,所以我也不打算讓你安穩穩的午休。”燕紅笑道。

    “我正在酒席上。再說,大姐不是知道我沒有午休的習慣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大姐是爲了謠言的事吧?”五糧液雖幹了多半瓶,燕凡仍然神志清醒。

    “冬弟也聽說了?大姐不知謠言的出處和目的。如果說話不方便的話,咱改日再談。”燕紅打算結束通話。

    “不,大姐有話請講,我洗耳恭聽就是了。”燕凡多少帶了點口齒不麻利,粗心人不注意聽不出來。

    “是關於我三個兄弟媳婦的傳言,看來你早就聽說了。”燕紅試探着問。

    “是出軌和孕育的事吧?那是她的人身自由,**都不管,咱哪來的特權干涉?當今的世界潮流,大姐咱不能逆風而上啊。”燕凡表達開放。

    “我問的不是出不出軌,是讓外界流傳的另一個謠言所困惑。他們望風捕影,說什麼三季妹不僅每人給你做了一個綠帽子,而且都懷了別人的身孕。據說是兩個渣男散佈的。”燕紅氣憤的聲音:“不管真假,都得教訓教訓這兩個危言聳聽的東西。”

    “大姐知道兩個渣男是誰嗎?”燕凡問。

    “知道,是三妹曾經重用的兩個敗家子,一個姓劉,一個姓趙。姓劉的自吹給你戴了倆綠帽,姓趙地給你做了一頂。真是氣焰囂張,欺負到咱燕家頭皮上來了。”燕紅生氣地說。

    “大姐放心,三個大肚子裏,起碼有一胎保證是你的親侄輩。那兩胎也說不定。我也無意做DNA鑑定,孩子是無辜的。”燕凡很平靜地的聲容。

    “但那兩個渣男嚴重損壞了燕家聲譽,有些不知死活,我們不能漠然置之。”燕紅說:“你仁慈,我和你姐夫替你出頭!”

    “大姐不必動怒,進退我自有分寸。也不是那兩個齷齪男肆無忌憚,裏面有我們自身的原因。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真的到了啞吧開口說話的那天,一切自有定數。”燕凡雖然在酒席上禁止自己的女人們議論,但他還是借與大姐通話之機給敲了警鐘。

    “好了,冬弟,少喝點酒,多休息會,大姐午休了。”說是午休,可她哪能睡得着。關機後她打開網絡上網,還是找到了三季妹出軌的網頁。

    王軍有點醉醺醺地走進來站在她身後,雙手摁着他的肩頭,眼睛也用在了屏幕上。往日,他一般不上網,很少時間在網上鬥了幾次地主。

    “這酒氣曛天,又灌了多少?也醉不死你。”燕紅報怨着。

    王軍好似沒聽見夫人的嘟囔,卻注意到了網上的傳言。說道:“風言風語地,發到網上了。劉地和趙承同厚顏無恥,確實該死。冬弟胸懷寬廣容下天地,這事我替他出頭,找人教訓教訓他倆!”

    “剛纔我電話聯繫過冬弟,他說不用咱們出頭。”燕紅回過頭來:“別造出人命,教訓教訓他倆未嘗不可。憑你,單個擊破還有可能,但近期他倆耳不離腮,對付倆,恐怕你不行,還是算了吧,休賺個畫虎不成反類犬。”

    “我不動手,找人收拾這兩個壞尜尜。”王軍說罷,一頭倒上牀。

    “真聽夠了你的呼嚕聲,驚天動地的。你休息吧,我到我辦公室去午休,走時我給你帶上門。”燕紅給他扒下皮鞋。

    回答的是呼嚕聲。藉着酒勁,王軍竟很快睡着了。

    燕紅中午很少回家,今天中午是爲了避開張保安。她害怕他手裏還有她的豔照與錄音,雖然想不再與除王軍外的異性發生關係,但她不敢一下子拒絕,只得與張保安講好一月兩次,今天是協議中的第一次。

    燕紅駕車回到了辦公室。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