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正好你在這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正好你在這裏字體大小: A+
     

    “冬,我們是四季兄妹幫,結拜過的。我知道,儘管你表露的十分坦然,但你的心在流淚滴血。爲了燕家大家庭的完整,你可以眼睜睜地丟棄十個億,還讓你的女人受盡**,禍根也是在受盡**的同時埋下的。我三季妹沒有燕家血統,卻終究也做了一會你的女人。看在她二人爲燕氏企業,爲你的安危捨身投入上,請你放下自尊,再給她倆最後一次機會,我這也是最後一次求你,冬,你答應我。”金秋小心翼翼地要跪下。

    燕冬急忙雙手相攙,在她膝蓋觸地前將她扶坐在沙發裏:“我的秋啊,我答應你。不過,即便今年她倆身體復原了,我也不會與她倆同牀。只有事實證明了她倆與他倆一刀兩斷了,再做個全面的健康檢查,沒有因出軌落下那種疾病,我再重新接納她。這,你可以給她倆輕微的暗示,但不能明說,你必須保證。”燕凡退了一步,早在計劃之內的。

    金秋白了他一眼:“都說你仁慈,對自己的女人竟然這樣,真可謂沽名釣譽。”

    燕凡微露痛苦表情:“連我最信任的女人,都這般誤解我、詆譭我,但你知道我的心在流淚滴血。”

    金秋輕輕捶了他一下:“你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或許,錯誤的根本在我。”

    趙承同臨近暴發的關健時刻被邵夏回身一個耳光,被打了個雞零狗碎、油淌醋撒,心裏相當不痛快。關係剛剛開始還沒確定真假,有委屈氣憤也不便於發泄,只得一邊結束着最後的興奮,一邊說道:“你打我,再重我也能忍受,可你要小心腹中胎兒啊。”

    “真你娘找死的節奏,你知道電話表示着什麼?”邵夏恨恨地,眼裏掃出冷光。

    “不就是金秋嗎?她已經知道咱的事了,怕什麼?”趙承同和風細雨的回答,在還未完全得到她心身的保證時,他不敢放肆。

    “金姐決不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冬肯定在她身旁,這是冬在落實他的預測,你說怎麼辦吧。”邵夏露出憂恨面容。

    “燕冬拍戲時間不可能還在燕墅。再說,即便他真在金秋身邊,料他的大慈大悲,也不會怎麼樣你。退一萬步,他將你逐出燕家,不正成全了我一家三口嗎?我還養的起妻兒。”趙承同表面平靜,內心卻幸災樂禍,剛纔那一聲不僅是抱怨,也是他故意。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你與冬能相提並論嗎?人的忍耐不是無限的,你還是想想怎麼個死法吧!”邵夏不是威脅,她料定這次燕凡不會善罷甘休。

    趙承同打了一個寒顫,頭皮“嗖”的涼了一下,他也怕死。看看牆上的表還不到十點,便說道:“事已至此,只好面對了。劉地那邊與我倆相同的處境,我問問他怎麼樣了吧。”趙承同馬上撥上了劉地的號碼,關機。

    六神無主的邵夏撥打了吳春的手機,關機。

    “不要慌,我們去銀行吧,看看那邊的情況再做對策。”趙承同提議。

    邵夏沒主張,只得起身,啓動車後拉着趙承同去了銀行。

    劉地、吳春沒受到外來的任何干涉,事成後吳春首先開了手機,兩個未接電話:一是金秋,二是邵夏,虧不是冬的。

    劉地隨後開機,有一個趙承同的未接電話,他也這麼一帆風順嗎?那電影演員更有氣質啊。剛要打過去,傳來敲門聲。他急忙前去開門。

    邵夏與趙承同滿面愁容地走進來。

    “夏姐,你給趙兄安排了個什麼工作?”吳春問。

    “哪顧得上。這不知死的待要我的命。秋姐電話查哨,這該死的東西竟埋怨人家給他掃了興,豈不大禍臨門了。”邵夏知道春妹與劉地的關係,說話並不忌諱。

    劉地知道趙承同也已得手,不過那美妙時刻被電話搔擾是令人相當氣惱的,於是說:“不學我們早關機,那不就避免了?”

    “不知死活的玩藝,你倆一路貨色!這裏有兩個未接電話,其中一個就是秋姐的查奸電話。她知道我來這裏,也一定會料到我的遭遇,她不會在這個時間段打電話,冬在她身旁這毋庸置疑。關機,他知道在幹什麼。你們兩個齷齪男就等死吧!”吳春也深感大事不妙。

    “才十點,我們找家飯店坐坐,慢慢商量對策如何?急不得啊。”趙承同提議。

    “奴才,死到臨頭還急不得,還有閒心去飯店!”邵夏已如熱鍋上的螞蟻,站坐都不是。

    “死也得吃飽了,不能做個餓死鬼吧?”趙承同不因遭責而灰心,反把左臂摟上邵夏的脖子,異常親密的舉動,好似沒有危險在威脅着他們。

    劉地本來挨吳春而坐,也親暱地伸手攬住了吳春的脖子親臉。

    “渣男。”邵夏與吳春幾乎異口同聲。雖有反感,因體所累沒敢硬性拒絕,只是表示性的輕輕做出擺脫的樣子。

    趙承同也親了邵夏一下:“有這絕色美女所陪,死而無憾。”

    劉地拿下手來:“美女爲咱付出了,咱也得舍處地爲咱的美人想一想纔是。”

    “這還差不多,心還沒被狼全吞了。”吳春瞪劉地一眼。

    “各位不必擔心。燕冬膽子太小,所以被衆人誤解成大慈大悲。他,沒膽量處置咱。否則,我們的事他早就知道了,是個真正的男人,早打發咱去閆王那兒報到了。”趙承同忽然來了底氣。

    “你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冬一再忍讓,卻換來你等鼠肚雞腸人的貶損,還是人嗎?”邵夏有點生氣,把趙承同的胳臂拿下來。

    “邵經理不要生氣。你倆隸屬燕冬的女人,卻終生不會得到名份。他有多少女人,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你等不白白的在他身上耗掉了大好青春?咱的關係基本已大明於天下,只要離開他咱可以馬上去領證,比這偷偷摸摸強百倍。”劉地說着,又一臂圈了吳春的脖子。

    吳春還是象徵性地表示了反對。

    在人前摟親別人的美妙少婦好似別有一番風趣。趙承同也學劉地的樣子,一臂串了脖子,兩個男人在炫耀擁有感。

    吳春已經接受了劉地的雙手,邵夏乾脆連象徵性的反對也沒表示。

    “纔剛過十點,就接受趙弟的建議。兩位美女付出了,俺兩渣男表示表示,到飯店坐一個多小時吧。”劉地說。其實,他真正的目的是爲了在大庭廣衆面前炫耀與美女的關係,好似威脅解除了。。

    一時半會找不到解決的良方妙法,去飯店散散心也未嘗不可,於是每輛車上都是一男一女,奔向凱旋大酒樓。

    凱旋大酒樓距天地銀行總部一公里多,車子雖慢也只用了不足十分鐘便已到達。找好了地方停下車,兩對男女下車一直往大廳裏走。

    “兩位姐姐,我在此恭候兩位半個小時了,請到108房間,早給二位備好座了。請。”小屁孩蔣麗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鑽出來,擋住了四人的去路,左手吳春,右手邵夏不偏沉。

    “蔣總經理,108的主人是誰?”劉地停步問。

    “無論是誰,反正不是你劉行長。”蔣麗調皮的笑笑。

    “你怎麼知道我們會來凱旋?”邵夏莫名其妙地問。

    “不是我知道,是有人知道。別問了,走吧。”蔣麗扯住手輕輕用力。

    “蔣總,到底是誰?”吳春站在原地未動。

    “是我專門在此等候二位不行嗎?待會還會陸續來幾位,都是親人和老熟人,沒有生人、惡人,以及象劉行長、趙經理這樣的人。”蔣麗笑道。

    “那我倆就不去了,你去忙吧,不耽擱你了,我倆還有點小任務要辦理。”吳春還沒有爲上午的事找着藉口,看樣子不是燕凡舉宴,眼下之急是四人商量個統一藉口,以搪塞過關。

    “爲了你們自己,還是到108房間吧。我不害兩位姐姐。”蔣麗受人之託,還是攥着兩人的手不放。

    “蔣總經理,在哪裏我們都不能動酒。謝謝你的好意,我倆心領了。春妹說的不錯,確實還有點事沒落實。正好你在這裏,向你彙報一下。劉地與趙承同你認識,都是燕氏的老職工,也任過要職。經原金總同意迴歸原單位乾點具體工作,請蔣總批准爲盼。”邵夏藉機想把對兩齷齪男的任命得以名正言順的批准,以逃避她的責任和嫌疑。

    “如果是別人,那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過,這兩位老總都給燕氏虧損過上億,怎麼還有臉回原單位?在任用上務必要高度重視。再說,兩位姐姐臨時離崗專職養胎,這也不是你倆的工作範疇,因此不必操此閒心,而且還避嫌。如果說二位正爲此事而誤了去108房間,那會得不嘗失的。”

    蔣麗是受燕凡的委託,也是給二季妹最後一次機會的組成部分。燕凡與金秋、石淑秀正坐在108房間靜候。不過,燕凡囑託過蔣麗,不要說出真情。蔣麗也不願看到二季妹背道而馳,因而再三暗示,就差點說出實話,一副異常焦急的表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