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如果我沒猜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如果我沒猜錯字體大小: A+
     

    邵夏爲養胎已半年沒同燕凡近身接觸,趙承同的親暱不能不喚起她的興奮。但已懷孕八個多月,她當然不敢輕舉妄動。當男人試圖進一步行動時,不得不把他那如膠似膝地嘴擁開,嬌聲說道:“等生產後再說吧,真的,不騙你,到那時我不拒絕就是了,今天確實不行,都三十六週多了。無論誰的骨肉,胎兒是無辜的。承同,求你了。”

    一聲親切的承同,他知道他已達到了長期佔有她的那個根本沒有希望的目標,但他在異常興奮中並沒有停手:“是啊,三十六週,快二百六十天了,我雖然愛你想你快瘋了,但我今天決不會在你不答應的情況下侵犯你,儘管放心,我不食言,真的只是想見見而已,你不要拒絕,我只是欣賞。”

    邵夏害怕他來硬的而驚擾胎兒,只得退一步做着配合:“這可是你說的。我保證我說過的話絕不反悔,但求你不要操之過急,傷及無辜就不好了啊。”

    趙承同不失時機,嘴手並用忙活起來。

    邵夏有點挺不住了,用手着力抓採着他的頭髮:“承同,你個強人,你怎麼這樣燥治人啊,你真壞!讓我情何以堪啊。”

    趙承同聞言大喜,並未經得人家同意,野蠻地強行侵犯了她的小嘴:“我真的挺不住了,學習那些錄像吧。”

    邵夏沒有拒絕,默默接受了。她堅持了一會,含情脈脈地擡起頭:“承同啊,你壞不壞?明明知道了我已經八個多月了,你不能確定這孩兒是誰的不心痛,但這是我的孩兒,我心痛啊,你這個強人!”

    趙承同壞笑着:“咱二人誰跟誰?滿足一個人,比兩個人都不滿足要好吧?那你起來轉身,我愛死你了,爲了保護咱共同的寶寶!“

    邵夏站起來,手摁座椅,爲讓男人成功,劇烈的不適應感讓她悲殘的堅持着。

    燕凡上午無戲,早飯後去了金秋的單間。金秋正在網上與QQ好友聊天,燕凡親切地說:“不要上網太久了,對大人和胎兒都不利。”

    “多謝壞冬的善意批評,這就關。”網友們正在熱聊邵夏與吳春的出軌。雖然燕凡已經知道,但金秋還是怕給他增加壓力和對二季妹不利,而打算將QQ快速關閉。

    “慢。”燕凡發現了二季妹的名字,忙拖住了她的右手:“上面有她二人的傳言,我看看。”

    “既然知道是傳言,不看也罷。”金秋沒有改變關閉的念頭,又急忙伸出左手點擊退出。右手用習慣了,生疏的左手沒有點擊成功。

    燕凡又拉住了她的左手,並輕輕扶她起來,慢慢將她扶在一邊的輕便沙發上,拍拍他摁在腿上的手,坐在了她剛纔坐的轉椅上,仔細瀏覽起來。看來,在一個名叫“內情探討”的羣裏,她的羣內好友並不知金秋的身份,大篇幅的議論三季妹中,衆口一詞地貶低邵夏和吳春。邵夏先前集攢的人氣與吳春爲國爭光的榮譽因出軌而蕩然無存。也有人稱讚燕冬的心懷坦蕩,戴着綠帽子還這麼寬容。也有人爲金秋擔心,怕受那二季妹的影響也隨之出軌。也有很少幾個人爲邵夏與吳春抱打不平,憑什麼讓燕冬三妻四妾,卻讓她的女人獨守空房?

    “別看了,千篇一律,讓人不開心。”金秋用了自己的玻璃杯倒上白開水,端過來放在電腦桌上。

    燕凡剛要停止瀏覽,卻蹦出一位網友大罵燕凡**。後面跟上一些爲燕凡鳴不平的人。緊接着報料人報料說,邵夏的野男人趙承同與吳春的野男人劉地在公衆場合大放厥詞,什麼他倆與她倆發生關係在燕冬之前,證據是她倆分別懷了趙承同和劉地的骨肉,而且還有他倆在不同場合下的模糊錄相。他倆在錄相里說,是燕冬強迫兩個女人淪落成爲爲他服務的奴隸。

    金秋站在一邊,也看到了最後一條,她扶着他的肩膀:“都是吃多了充得。盡是胡說八道。”

    “雖然有胡說八道的成份,但也有部分事實。孽戀之說還是前期家中不和時流傳的,大肆宣揚者是劉地。劉地當時賣力造謠是爲了得到你,現在是春。趙承同當初是爲我三姐,現在是爲夏。春與夏在這二人薰陶威脅下,離我們漸行漸遠了。”燕凡說。

    “我倒沒感覺出來:”金秋有些違心。

    “剛纔我見她二人玩弄夠了手機,又先後駕車出去了。如果我沒記錯,她倆四、五個月了沒動過車。今天駕車,不是一里二里的路,你可知她二人去了哪?”燕凡問。

    “可能掛念着工作,各人回單位去了。”金秋又有些違心,那二人受要挾的事沒瞞她。

    “你怎麼不臉紅呢?”燕凡笑着問。

    “我沒說假話,爲什麼要臉紅?”金秋白了他一眼。

    “只有說假話才臉紅嗎?說錯了話,辦錯了事,不都臉紅嗎,天太熱,喝多了酒,不也紅嗎?你說假話爲她倆開脫,我知道。”燕凡笑着又問道:“該不是去找姓趙地和姓劉地二人吧?”

    “兩個齷齪男以有可能懷了他們的種爲要挾,要求回單位乾點差事,我考慮了再三還是勉強應承了。而保險公司的孔少傑代經理和銀行的尤帥代行長出於對工作的認真負責,並不願意接受這兩個齷齪男。怕不安排他倆被激怒而宣揚不利燕家的輿論,是我讓她倆去各自單位的。你不要多心,她倆懷了誰的孩子還沒有定論呢。”金秋攬責。

    “秋,我把真心告知你,我還是三個女人:你,董媽,小屁孩。夏和春,從她倆今天離開燕墅時就再不是我的女人了。當然,表面上還是,我只是在心裏不再承認。你不要責備我,因爲這是關係着你我安危的大事。”燕凡表情有些起伏。

    “這麼說,沒有迴旋的餘地了?”金秋預感到事情棘手。

    “不可能有迴旋的餘地。我一不指責她倆出軌,二不斥責她倆的不清不白的受孕。趙承同與劉地,原先都是些小混混出身,至今也沒有改邪歸正。沾花惹草,誰敢保證他們不攜帶病毒?決定難做也得做,苦話難聽可以不說。她倆不要求離開我,可以就這麼混着。若想離開燕家,我也會同意。你不要再勸說,這是最終決定。”燕凡一臉無奈和堅定。

    “那我問你,當初三季妹互爲新娘、互爲伴娘,還共同拜過了堂,這是誰的主意?”金秋正色問。

    “我。”燕凡沒有遲疑。

    “我仨是不都是你的女人?”金秋又問。

    “是。”燕凡還是很乾脆。

    “你收董媽與小屁妹妹,直到現在那兩季妹是不還矇在鼓裏?”金秋再問,臉上嚴肅。

    “我沒告訴她倆,說好由你善後的。”燕凡知道她要問最後一個關健問號,忙提前答覆:“我雖有出軌的嫌疑,但與董媽是你一手策劃,與小屁孩,你曾說讓我過幾年再收他,無非是比你規定的時間提前了。你的意思是我一身碎瓷,反而說人家渾身有炸璺是不是?即便出軌,也是她倆在先。”

    “冬,再給她倆一次機會吧,最後一次,看在她倆爲燕氏盡力,都把貞操給你的份上。”金秋沒有理由斥責他,只得改用商量的口氣哀求着,希望有所收穫。

    “秋,你知道她二人現在正幹什麼嗎?如果我沒猜錯,她們正在私會,正在給我戴綠帽子,一次兩頂。胎兒無論是誰的,都是無辜的,我捨不得傷害他們,你知道我會負出多少努力和痛苦。先前出軌,我都知道也原諒了,並且已經短信溝通過。怎麼還怕那兩個齷齪男要挾?本性難移,或許兩個齷齪男用她倆出軌獲得她倆,但她倆還會用出軌回報這兩個齷齪男,這四人的最後結局難以預料。”燕凡說。

    對燕凡的預測,金秋百分百相信,以前的預側也百分百的靈驗。今天也準嗎?她拾起手機摁上了吳春的號碼。

    “你打在免提上。”燕凡說:“恐怕要呆一會才通,或者根本打不通,正在親熱呢。如若我判斷失誤,就網開一面,再給她倆一次機會。可誰知她要不要這次機會,說不準人家不稀罕呢。”

    金秋剛打開免提,就聽見“已經關機”的提示。她看了他一眼,又摁上了邵夏的號碼,也是打開了免提。

    不象以前一樣迅速得到回話,待了一會,才傳來不同於往日的略有喘粗氣的聲音:“秋姐,有什麼事嗎?”

    燕凡剛要示意金秋不必多說,手機又傳來低低的男音:“真他孃的悔氣,在這千鈞一髮的消魂時刻搗亂!”緊接着有一聲好似很響亮的耳光聲音傳來,燕凡也就沒做示意。

    “夏妹,可憐你沒能夠把握住最後的救贖機會,可惜。”金秋掛了電話。

    “雖然很低,那是趙承同的聲音。那一耳光肯定邵夏用了力氣,否則不會那麼響亮,但願不要牽及胎兒。”燕凡嚴肅着表情輕輕搖了搖頭,臉上透出一絲無奈。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